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

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

(十三)

五年又这样过去了。

在这五年里,村里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每家人的温饱问题也都已基本上解决。可永德和凤秀都已衰老了很多,他俩的头上有着明显的一片白发区间,因为他俩都已接近60岁的高龄了。而七岁的乡香比以前懂事多了,便知道和乐勒外出放牛了,每次乐勒外出放牛时,都会带上几颗糖去。而乡香每次回家时,都能听到奶奶说道那句惯常用语。

“爷爷,我和乐勒要去放牛了,快拿钥匙来开猪圈门。”刚放学回来的乡香边叫边往家里跑。这时,碰巧永德外出做事去了,而凤秀一个人在家里,她似乎听懂了乡香的话,便一边去拿钥匙一边答道:“哦,原来是这样。”

“奶奶,你拿的钥匙不对,这是家里大门的钥匙,我是要拿猪圈门的钥匙。”乡香向凤秀说完,便丢下手中的书包,拿了个小小的椅子向柜台走去,她站上去摸钥匙,摸了许久,还是够不着。

凤秀又是一句:“哦,原来是这样。”

乡香站在那摸了大半天,终于摸到了钥匙。她高兴的跑去猪圈那,开了门,牵了牛。于是,她和乐勒又踏上了每天放牛的旅途时刻。

在路上,俩人有说有笑,有时还唱着儿歌,有时也猜谜语。

“乡香,你说我手上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乐勒让乡香猜道。

“肯定是糖。”

“你怎么知道?”

“你妈妈在你每次出来放牛时,都会给你带糖,对不对?”乡香笑道。

“乡香,你真聪明,难怪你这次考试又是全班第一。”

“我说你真够傻的,每次来的时候,都是带着糖来叫我猜,你说我能不猜出来吗?”乡香又是笑道。

乐勒心里也在想乡香说得真对。他想:“下次我不带糖来了,看你还能不能猜对。”

过了二十来分钟,他俩上了山,乐勒和乡香都把牵着牛鼻子的绳子系在了一颗树上。俩人便坐在草地上玩起了游戏。

“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穿花衣。”

“你拍二,我拍二,两个小孩坐飞机。”……

最后,俩人也许是玩累了吧,便躺在那草坪上睡着了。兰溪村的蓝天真蓝,好像在拥抱着这对小情人似的。虽然说村庄的树木等绿色植物不比以前那么多,空气也没有以前那么新鲜,但还是有股“绿色农村”的气息存在。

(十四)

天上的月亮已经慢慢地照耀着大地,两头牛在山上叫个不停,凤秀也在村里忙着找乡香,永德则刚干活回家。

香翠已坐立不安了,心里想到:这两个孩子还不回家,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永德叔,乡香回来没?”

“没呢。”

“我俩找找去,真叫人担心。早知道就不让他俩去了。”

于是,永德立即放下了锄头,随香翠走去。

“乐勒,乐勒,快醒醒。”刚醒来的乡香叫道。

“乐勒,乡香,你们在哪?”这是从很远处发出来的声音,是香翠和永德来找他们了。

“乐勒,醒醒,你妈妈来接我们了。”

“爷爷,奶妈,我们在这呢?”

香翠听见了回音,便答道:“你们别走,蹲在那,我们这就过去。”

“快来,我们怕怕。”乡香看着黑夜哭着叫道。

“乐勒,醒醒啊,你妈妈真的来了。”

“乡香,我在哪啊?”

“你在山上。看,长蛇来咬你了哦。”乡香笑道。

“啊!妈妈,快来,有长蛇来咬我啊,我怕怕。”乐勒爬起身哭道。

香翠听到乐勒的哭声,走得更加匆忙。

“永德叔,他们在那。”香翠很急切地说道。

“乐勒,妈妈这就来接你,你别走动啊。”

“哈哈,哈哈,胆小鬼。你看,哪里有蛇?”

“我打你,你骗我,我等会儿告诉我妈妈,以后不给你糖吃了。”鼓起嘴巴的乐勒说道。

“胆小鬼,胆小鬼,哈哈。”乡香大声的笑个不停。

“乐勒,乡香,你们俩没事吧,我们都担心死了,以后要记住天黑了就要回家。以前不是做得挺好的吗,今天怎么不知道回家了呢?”

“乡香,爷爷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天黑了就该回家,你怎么又忘了?真叫人担心。”

“爷爷,我记得你说过。只是今天我和乐勒做完游戏后都不知不觉睡下了,醒来时天就黑了,乐勒他还睡得很香呢。”

“快,紧跟着我们一起走。”香翠和永德各自牵着牛说道。

于是,乡香和乐勒就跟在了香翠和永德的后面。牛还是不停的叫,也不知前往的方向,好像又要发生不好的事情了。就这样,他们还是回到了家。

(十五)

凤秀找遍了整个村庄都没找到乡香。最后,她是听别人说乡香去山上放牛了,便急匆匆地爬上了武当山去找乡香,但那时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也走不动了,便坐在地上吞吞吐吐地说道:“哦……原来……是……这……样。”

永德把牛牵到了猪圈里,而没受到挨骂的乡香便高兴地叫道:“奶奶,我回来了。”

“咦,今天怎么没听到奶奶的回应?奶奶,奶奶……”

“爷爷,奶奶不见了。”乡香含着泪水对永德说道。

“凤秀,乡香回来了,别躲着,出来呀。”

没有回应,只听见乡香的哭声。

永德这次再也没像以前那么的温和了,毕竟累了,便骂道乡香:“就知道哭,快回房间去再找找,看看是不是躲在哪了?”

哭着的乡香去房间找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找到。永德今天也够火的了,生气地说道:“死婆娘,让你去躲”,便拿着锅去煮饭去了。

“别哭了,找不着就让她去死。”

“乡香,怎么哭成这样,被爷爷骂了?听爷爷的话,天黑了就得回家,快别哭了。”我的奶奶走过来说道。我也跟在了奶奶的后面。

“奶奶不见了。”乡香答道。

“永德,怎么回事?刚不久,我还听见她在说话呀。”

“那疯婆子,不知死到哪里去了?”

“不会走远的,刚不久,我真还听见她在家里说话,快去找找。”

“家里能干事的倒没有,让人担心的却一大堆,刚找回这个,那个又不见了,你说我还怎么活?真正命苦的人,不就是我嘛。”

“永德,你家里是一切全靠你,你不管这事就没人管。不管那人是疯子还是怎样一个人,人不见了,也还是得去找找,快召集你家族的人去找找。”

“我今天还没吃过一餐饭,吃了再去找。”

“那她就会越走越远,还不快去,别人是死尸都得带回家,一只鸡弄丢了都得去找,更何况凤秀还是个活人,还不快去额。”

永德听了这么多,吩咐我奶奶照顾好乡香后,便跑着去告诉了他们家族的人。那晚,我爷爷也和他们一起去找凤秀去了。

“凤秀,你在哪呀?”

“凤秀,你在哪呀?”

这时,凤秀听到了有许多人在喊她,便使出了全身的力量站了起来,憋着嗓子大声答道:“哦……原来是这样。”

永德好像听见了她的常用语,急忙地向山上跑去,可惜他跑去的是凤秀对面的那座山。凤秀心里也在着急,便向山下挪动了一步,谁知凤秀被一根尖木拽了一脚,喊道:“永德,快来救我……我……”,凤秀不幸掉下了山崖,呜呼哀哉,不幸死亡。

这时,兰溪村的人们都听见了凤秀的呼救声,永德和他家族的人们立即前往了武当山,可是凤秀的脸上已经沾满了鲜血,死了。

“凤秀啊,谁让你来这的呀?”永德大声哭道。

五叔对凤秀说道:“阿嫂,乡香回去了,我们一起回家吧。”他边说边伸出双手把凤秀背在肩上。

“我来,五叔。”一位年轻点的小伙子说道。

于是,这个小伙子接过凤秀,五叔和其他两人就抬着凤秀的腿,妇女们就扶着饿了一天的永德下了山。但因为村里有说法,如果是把死人抬进村庄,那会对整个村庄都带来厄运,所以在外面死了的人一般都不允许抬回家,只能在外搭帐篷进行祭祀。

兰溪村的可恶的月亮在这时却悄悄地躲进了云里,村庄一片漆黑。

(十六)

“来,就放这,放下。”五叔说道。

男人们点燃了火把,在一个较宽敞平坦的地方搭起了一个帐篷,便把凤秀抬进了这里。这个帐篷也不知道砍伐了多少树木才建成的,看上去还是挺结实的。

“永德,今晚买棺材是来不及了,要不明天再过来,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那些妇女们一路上陪永德哭着,男人们扶着永德一起回了家,打电话给了小芳,小芳和阿天接到电话后就流下了眼泪,哭着说道:“我们这就回。”

小芳和阿天回家后,买了棺材,请了大师做祷告仪式。那几天,帐篷里哭声连续不断。特别是小芳回家时的哭声,似乎可以震动大江南北。

整整忙了十天才把凤秀送走,永德一家人都沉下了脸,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小芳,永德,也别不太难过了。”老奶奶说道。

“凤秀在世也是一个麻烦,还不如死了。”永德说了句气话,其实也是句实话。

“也是,阿娘疯疯颠颠那么久,在世也是累赘。不过想想过去,她对家里付出了那么多,而如今这样死去,真的有点对不住她。”

“凤秀以前还是挺好的,对孙女乡香照顾也很周到。回想她经常一拐一拐地抱着发烧的乡香,心里很是感动。只是由于最后疯了,很多话都不会说了,所以许多乡亲们才远离了她。”

可是,老奶奶越说,小芳流下的眼泪就越多,哭声就越大。

“小芳,别哭了,我只是说说她的过去,好让你们记住你们的阿娘对你们的关心,我不在这里说说,又怕你们不知道这些旧事情。”

“小芳别哭了,人都反正死了,去给阿婶倒杯茶去。”永德安慰道。

小芳拿着手帕擦干了眼泪,给老奶奶沏了茶,慢慢地和老奶奶谈起了话。 这样一来,永德家的气氛再也没像刚才那么的低沉悲凉。

(十七)

过了十多天,小芳和阿天带着何东说要去广东了,还顺便说了句:“乡香,你也和姑姑一起去广东算了吧,送你去何东弟弟那个班读书。行不行?”

“我不去,我要在家陪爷爷。我要天天和乐勒去山上放牛。”

“是,乡香还是留在我身边较好。如果把她送你那里去,你的负担会加重,而我也会很孤单,还是让她在家陪我吧。”

“阿爹,负担倒不是问题,主要是你一个人在家,确实会有些孤单,有个小孩是会热闹些的。那你要好好保重身体,以后再把你俩接到我那去。”

“嗯,你们也是要照顾好自己。”

“乡香姐,我下次来就给你带好吃的来哦。”

“好。何东,再见。”

“乡香,一定要记住以后要听爷爷的话。”

“知道了,姑姑再见。”

永德和乡香在那轻轻的挥手,小芳三人上了车也挥了挥手,车子远去了。

那晚,乡香梦见了何东给她带来了许多好吃的,心里乐极了。

兰溪村直达县城的公路开始动工了,山上许多的大树和小树都被挖土机给挖掉了。路,是即将会修好,可村庄的环境是越来越糟糕。有时吹大风时,全村都飞满着灰尘,这是前些年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还有村庄中间的小河,好像也将被埋没,听说也是为了修路,为了全村路路通。这交通方便固然是会好很多,不过村里的河水将会完全被污染,鱼儿也将死光,那就更不用说小孩儿下河游泳的机会了。

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
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