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

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

(十八)

凤秀死后,兰溪村十年都没有发生任何丧事,村里似乎换了一片蓝天。

快接近七十岁的永德是了还是那么勤快,但勤快终究是勤快,怎么也赶不上先进的技术。幸好他今年买了些好点的粮食品种,所以收入的粮食也还算不错,但粮食再多也只能剩下那么一点,来填个温饱,其余的都得把它卖掉,换点钱,来供乡香读书用。永德有一次外出干活时看到了一妹子,问道:“桂桂,今天有空回家看阿娘来了?”桂桂是村里嫁出去的女儿,娘家就在永德家附近,当然离我家也不远。

“永德叔,还这么勤快,如果凤秀还在,那多有福气啊!最近都比较忙,所以有段时间,没回家看望爹娘了,今天正好有空,就回来看望看望。”

“是啊!女儿嫁得近,爹娘好福气啊!不像我家小芳,十年才回过一次,而且那都是因为何三爷死了才回的。如今我家乡香也在镇上读书了,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我啊,在家无聊,也就出来活动活动。”

“永德叔,哪能这样说呢,听说你女儿挣到大钱了,明年就接你享福去了。乡香读高中了吧?听说这孩子挺聪明的。今年多大了?”桂桂笑着说道。

“她呀,今年17岁啦,明年考得上就读高中啦。”乡香已在读初三,快要中考了,她在学校的表现非常不错,成绩优异,受到广大师生的好评,考个重点高中那是易如反掌。她在校期间,每个学期都有500元的贫困生活补助。每当她把钱拿回家时,永德都是笑容满面,可这个学期的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说起这助学金的事来也挺令人恼怒的,学校竟然没发放过一次奖学金给学生,就连那生活补助都不能按时发放。

“永德叔,现在好了,孙女都这么大了,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桂桂啊,哪里?乡香每个学期的学费要好几百,生活费也要好几百,现在又要为她准备上高中的钱,读高中啊什么都贵,怕是她考上了也读不起啊。”永德叹气说道。

“永德叔,别急,一步一步的来嘛。你看你还这么能干,乡香又学习努力。反正你一切都是为这孩子着想,她长大了,有出息了,会好好孝敬你的。”

“是啊!一切都寄托在她身上了。但我老了,等不到那享福的时候咯。”

“永德叔,哪里的话,你还年轻着呢。”桂桂说完后,又大声说道:“我先走咯,等会儿记得来我家喝酒,一定要记得来,我们会等你。”

“好咧,我等会儿就去。”

桂桂说的“记得”那句话,在永德大脑里浮现了好几次,因为那样的话语在近些年在他的身上是很少能听到的了,这次听到这话使得他非常的开心。

永德的四周静悄悄的,而桂桂家倒挺热闹的。

(十九)

桂桂家发出一阵阵香气,大概是在炒肉吧。

“阿娘,我刚才看见永德叔了,跟他聊了一聊。”桂桂笑着说道。

“跟他有什么聊的,他就只知道聊着经常聊的旧事。”

“阿娘,怎么可以这样说永德叔呢?”

“你是不知道,村里都在说凤秀死得好。”

“你们为什么这样说人家?”桂桂有点不理解的答道。因为毕竟她和凤秀的女儿小芳从小就一起长大的,并且还是邻居,所以说关心关心一下。

“你看,她死后,村里十年都没发生什么丧事。所以有的人就开始说凤秀是村里的扫把星,她死了,村里安宁。”兰溪村这十年间变化是飞快。村里新的公路修建了起来,一栋栋新的楼房也已在村庄建了许多,还迎来了农村医疗保险,生产工具也得到了改进,人们的收入大大的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乡亲们怎么这样,也不好好思考思考,怎么就不说她是村里的保护神或财神爷呢?”

“有是有,可那是少数人。只有她自己家族的人才会那么说。”

“别人家的事管那么多干嘛,开饭。”桂桂的阿爹挡住话题说道。

于是,这场争论便停了下来,桂桂家便开饭了。经过这段话后,桂桂也就没去叫永德喝酒了。

(二十)

这时,永德也回到了家中,正在淘米。他家的生活质量没什么大的改善,不过萝卜白菜还是有得吃。一开始,家里那头牛每年都会产出几头小牛,可自从乡香十岁那年被它踢伤后,就再也没有产出过小牛了,大概是它太伤心了吧。可永德还是舍不得把它卖掉,还是像以前一样,不管是怎样的天气都会一个人赶着这头牛前往武当山下面放牧,这真是令人不解。当然,我想这也许是他唯一的陪伴。

近段时间,永德就在筹划乡香上高中的钱了。他每当想起那次阿龙寄钱回家买牛时,眼睛就会变样,嘴里偶尔就会默默地念着他的名字。但他不会向妇人那样哭哭啼啼,他只想到如果家里这头牛能正常产出牛仔就好,才能存点钱,来供乡香上高中和为自己的归老作准备,可是村里山上的草都没几根了,还叫永德怎么养牛呢,产牛仔的事就更不用说了。

突然,外面传来的还是十七年前那个经销店的老板娘来叫永德接电话。

“永德叔,快去接电话,小芳打回来的电话。”老板娘大声叫道。

“我这就来。”永德这次比兔子还跑得快,一下子就和小芳接上了电话。这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急,大概是很久没聊了吧,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小芳聊吧。

“小芳,阿爹来了。”

“阿爹,家里还好吗?身体怎样?我这里最近生意比较忙,有段时间没和你打电话了,挺想你的。”

“家里好,不用担心。你们过得怎样?何东现在学习怎样?”永德问道。听说何东那孩子爱贪玩,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在班上排倒数的几名。

“他呀,管不了那么多,说一下他又和我吵,现在读初三了还是每天放学就打游戏,明年让他打工算了。乡香学得怎样?下学期也要上高中了吧?”

“乡香这孩子可努力了,总是班上排前几名。可下学期上高中,钱就要一笔啊。”永德仿佛有点叹息的味道。

“阿爹,下学期你把乡香带到我这里来,让她来这读高中算了。一来这里教育水平高一些,二来也可以过来辅导辅导何东。你看怎样?”

永德听了这话,心里既是欢喜,又是悲伤。他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你的负担会加重,而我也会很孤单的呀,这样不是很好。”

“你也一起来啊,未必多两个人,我就负担不起了呀。我觉得还是一切要为乡香想想,毕竟这里的教育是要好很多。何东也和我多次说过这事,他也挺喜欢你和他姐姐过这来的。”

永德又犹豫了一会,便说道:“也好,那我今晚问问她?她今天下午就回来了,看她是否同意?她同意,事情就好办。”

“阿爹,会同意的。就这样定了。你要注意身体哦。”小芳笑着乐道。

“那就先这样吧,再见。”永德慢慢的放下了电话,还是像以前一样从兜里拿出一元钱,摸了再摸,然后给老板娘,才走。

永德刚跨出经销店大门几步,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想这会是谁打来的电话呢?一定是老板娘家里人的,不然就没人会打电话到这的,如今几乎每家都有了自己的电话和手机,这一定是她自己家里人打过来的。

“永德叔,等等,你家孙女乡香打回了电话。”

永德比刚才更急,他在想:怎么会是她呢?以前从来都不打电话回的呀。糟了,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二十一)

永德跑进经销,拿起电话,便急忙问道:“乡香,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爷爷,你别急。我啊,没出事,你听我说来。今天我去拿生活补助时,班主任告诉我,说是贫困生活补助费要明天早晨十点才能拿到,所以我想拿到生活补助费后才回家,可我又怕你担心,所以借了班主任的手机给你打了个电话回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又吓了一跳,以为出什么事了呢。那你就明天回,回家时记得路上要小心。”永德松了口气,说道。他本想和她说说刚才她姑姑说的那事,可又想了一下,那是乡香班主任手机打过来的,不好意思和她说得太久,便准备明天回来时才告诉她。

永德又拿出一块钱来给了老板娘,便笑着走了。

永德回到家时,饭是熟了,可煮什么菜好呢?他走进厨房,本想打个鸡蛋来吃,可又想着乡香明天要回家,明天再煮着吃吧。他便又没煮蛋了,只好吃点萝卜了。吃饭时,他在想:究竟带不带乡香去女儿那呢?去也不好,去了的话,家里就空虚虚了,牛也得卖掉,而女儿又得增加负担;我不去嘛,乡香又不会去。乡香去那里学习,教育肯定是要好很多,我看我还是该说服她去那。

(二十二)

第二天,乡香起得很早,怀着满脸的喜悦去了操场读英语。她心里总是想着自己要努力,为家人争气,长大后能跳出农门。她没去玩,而是刚好十点,她就到了班主任伍老师家。伍老师亲切地说道:“乡香,你先等等,我还得去开会,那钱也要在会上才发。”因此她也只好等等了。说起来,也非常奇怪。直到下午一点五十了,伍老师还没回,乡香心里想:“这校长究竟在会上说些什么呢?伍老师怎么还不回来?等会儿,爷爷会担心的。”

WWW⊙ttkan⊙¢ O

“这怎么还不回?乡香,你先等等,我帮你问问。”

“好的,谢谢师母。”

乡香的师母刚拿起电话,伍老师露出一副笑脸来到了门口。

“伍老师,你总算回来了,你如果还不回,我都准备要回家了。”

“乡香,让你久等了。这是你的生活补助,500元。记得拿回去就交给你爷爷,别弄丢了。”伍老师拿着五张大大的红票子亲切的说道。

“嗯,谢谢伍老师。那我先回去了。”

“乡香,在这吃了午饭再回吧。”师母说道。

“师母,我得回去了,等会儿爷爷会担心我的。”

“那行,路上小心点哦。”伍老师说完这句话后,看到乡香向寝室奔去,他便告诉了乡香的师母,他去开会那么久的原因。他说是开会只用了两个小时,不过校长今年发下来的生活补助是每个人300元,引起了很多班主任的不解,很多班主任认为现在国家越来越重视这困难补助的问题,这种钱应该越来越多才是,怎么会越来越少呢?所以向校长询问了很久,校长都是一句话;教育局就是这么说的,就给了我这么多钱。伍老师看到这个样子,想了许久,从自己的兜里拿出200元,凑整500元给了乡香,他还和其他班主任说,如果有人问起这事,就说那200元只是我给乡香的奖励。其实当时老师的工资也并不高,师母听了甚为感动。而乡香还不知道此事。她只是高兴的跑回寝室,收拾好了东西后,急切地向家里奔去。

这时,永德回来吃午饭了,可乡香还没回来,心里便又有点不安了,但他也没等乡香了,毕竟农活多,吃完还得去干活,便开始吃饭了。他一边吃饭,一边想着:不是说十点拿钱吗?应该回家了呀。怎么还没回,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这时,乐勒在门口叫道:“乡香,在家吗?”乐勒也长大了,长得英俊潇洒的,他从小便和乡香在一起读书,可是由于他家境好点,他便初中就去了城里读书。

“乐勒,进来坐,乡香还在学校没回呢。”

乐勒虽然听说乡香还没回,但还是进去了,他问道;“爷爷,乡香怎么星期六都上课了,是在补课吗?”

“不是,她那生活补助费要今天才发,她在那等发钱的事。现在国家啊,强大了,我们老百姓真的是万万没想到能过上这么好的生活啊。你们年轻人啊,要认真的读书,回报祖国。”永德很低声的说道。永德说完后,又向他说了说关于小芳叫乡香去广东读高中的事情,乐勒非常同意这观点,说是那里的教育肯定好多了。只是他没考虑到何东是一个怎样的人,毕竟那是乡香的表弟,所以也没去想这点。

乐勒这一来,永德似乎把乡香回家的事都忘了。他而且还对乐勒说,要他多劝劝乡香,不然乡香是不会去的。

(二十三 )

“爷爷,我回来了。”乡香在离家很远就大声叫道。

乐勒似乎听见了,说道:“爷爷,是乡香回来了,她在叫你呢。”

乐勒便跑了出去迎接乡香。

“乡香回来了。”永德还迷迷糊糊的自言自语的说道。

“乐勒,你咋来了?今天放假吗?”

“乡香,想你了呗。”头上戴着帽子,身上穿着衬衣西裤的乐勒笑道。

“你咋这么开放,讨厌鬼。”本是比较内向的乡香,今天竟然这样说道。

他俩一步一步向家里走去。乡香走进家里后,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口袋里的500元,说道:“爷爷,这是这个学期的生活补助费。”

永德接过手中的钱,数了数,笑道:“乡香,快去吃饭,别饿坏了。”

一直听话的乡香放下了书包,盛起了饭,向椅子上坐去,吃饭。

活泼开朗的乐勒说了一些笑话,令永德和乡香都笑得合不拢嘴。

这时,永德便说起了正事,问道乡香:“乡香,你姑姑昨天打电话回来说,叫你去她那读高中,一切学费和生活费都由她来出,你只要认真学习和辅导一下何东,你看怎样?”

“爷爷,那你去不去?”

“你姑姑叫我去给她们煮饭,可是我不能去。”

“为什么?你不去,那我也不去。我不能丢下爷爷不管。”

“乡香,家里总得有一个人照顾。你想想,如果没人在家里,那房子漏水也没人修理,不久就会塌陷,那我们以后回来就没有了家;并且爷爷现在老了,如果在那里哪天我死了,那我不值啊,我还是不去的好。可你则不同,你需要一个好的地方学习,那里的教育比城里的教育好很多,你只有去那里读书才能学到更多知识,才更容易考上大学,懂了吗?”

“爷爷,可家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你会孤单的。并且你现在身体越来越弱,反正我是不会让你一个人在家的。”乡香的眼睛便红了起来说道。

“乡香,你爷爷说得对,那里的教育好很多。你不用担心你爷爷,我放假后就会来陪你爷爷。”乐勒坚定地说道。

乡香还是不答应,她说道:“爷爷,我还是担心你。”

“乖孙女啊,不用担心爷爷,爷爷有你奶妈和乐勒照顾呢。”

“那如果我考上了一中,我就不去姑姑那。”

叹了声气的永德只能说道:“乡香,爷爷老了,家里没什么钱,你就是考上了一中,也难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啊。”

“乡香,听你爷爷的。你去那,你爷爷的负担才能减轻些呀,这也是为你爷爷着想,也是孝敬爷爷的一种表现。”

“那我先想想,过几天再说这事。”眼里含着泪水的乡香答道。

这时,快五点了,乐勒便回到了家,把这事告诉了香翠。香翠也和乡香说了这事,谈了挺多,也希望她能去,那时她好像也想通了,因为她最听香翠的话了,她把香翠当成了自己的亲娘。听说那天晚上她姑姑又来了电话,何东也和她说了很多关于学校的趣事,也很希望她能去,最后乡香只好答应了这事,何东高兴得不得了,还以为是给他一个人说服的。

那晚,永德不管是吃饭还是睡觉都笑咪咪的,他以为不用为乡香读书的学费而愁并且又能让乡香受到更好的教育。听说那晚乡香还梦见了何东来接她呢,她醒后又是哭又是笑的。

(二十四)

两个月后,乡香上了中考的战场,本是满怀信心的走进了考场,很多老师也都觉得她肯定是可以考个重点高中。可当她在考场上看到了许多人用手机发短信的抄袭现象时,她觉得有很多人在撕她的心一样,便心态始终不怎么好,最终考得很不满意。这事使她很愤怒,也使她增强了不少前往广东读书的欲望。

回到家后,永德看着她沉重而又苍白的脸时,便问道:“乡香,刚才去的时候还笑得那么开心,现在脸色怎么这么苍白,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还是没考好?”

乡香很失望的答道:“爷爷,今天考场上抄袭的人太多,我本是满怀信心的,可看到那场景,我的心很痛,所以没发挥好。”

“孩子,是爷爷没本事,没能让你跟上时代。不管考得怎样,你努力了就行,爷爷不会怪你的。”

现在的考试真的是越来越不公平了,为什么有钱人就能买到答案,我真的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仿佛钱真的成了人的奴隶似的。

“爷爷,我打算去姑姑那读高中,可你怎么办呀,你还是去吧,爷爷。”

永德今天很认真的严肃的说出以前说过的那番心里话:“乡香,爷爷也想去享受幸福的生活,可爷爷年纪大了,万一不幸,死在外面就不值了。再说如果过年过节的,没有人在家里,那也就没人帮你爸妈和奶奶烧纸钱的,我不能这样做啊。”

懂事的乡香想了想理解了爷爷的苦衷。永德高兴得不得了。

最后永德出去干活了,乡香也牵着牛,去了外面。自从乡香那次受伤后,永德就很少让她出去放牛了。

就这样,乡香在家帮永德干了两个月的活。通知书来了,考上的是二中。听说那天她去学校领取通知时,遇到了她小学的一位好友。那位同学家里也比较穷,每年也有点生活补助费。她看到了乡香,便问起了发放生活补助费的事,她说道:“乡香,你说这学校怎么今年才发300元生活补助费,往年都有500元的呀?”

“是了500元呀。”

“哪里有?我们班主任就给了我300元呀。”

“不可能,我怎么有500元?”

“那一定是我们班主任贪了我200元。他现在在这,我得去问个究竟。”

经过询问,那位班主任说明了一切,乡香哭着跑去找伍老师,可伍老师早就离开了学校,已经不在这里教书了,电话也换了号码,打不通了。

乡香回去后,告诉了她的爷爷,爷爷说道:“伍老师是个好人啊,可再也难以遇见他了。”其实这句话还蕴藏着一定的含义。

那天,小芳又打来了电话,叫乡香去那。说是她那邻居刚回去接小孩了,便嘱咐了他去接乡香,而且还说只要拿着那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去那报到,可以减少一千元的学费。永德听了,连声叫好。乡香又是担心又是喜悦。最后,乡香还是准备好了前往广东的行李。

第二天,村里下起了小雨。但那位大叔还是来了,是来接乡香前往广东的,说车票是下午两点的,永德便请那位大叔吃了一餐饭。

这次,永德和乡香虽然都有点舍不得离开,但最终还是要离别。于是下午一点,那位大叔带着乡香和他的孩子们前往了县城等车。

永德说了句:“在姑姑家,要听话,记得多多辅佐一下何东。”

乡香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次她的眼睛没红也没泪,但看上去有点沉重。

永德一眼望着车子飞快的向前驶去,一眼望着乡香的未来,心里便是高兴,便是孤单。乡香一路看着外面的风景,村庄的许多小丘已铲平,这是人们用挖机把泥土挖去垫房子的基地,村里的大树几乎是没有了,恐怕这再也没有“绿洲之地”之称了。所以,乡香心想:一定要好好学习,等大学毕业后,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把兰溪村建设成一个绿色温馨而又和谐的示范家园。

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
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