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

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

(三十一)

人算不如天算啊,这怎么就知道这手机害了这两个孩子呢?早知道就不奖赏手机了呀。

那年农历十五,小芳一家人本来打算是二十就要回家过年的,可被永德拒绝了,因为当时的猪肉涨价了,而且特别好卖,如果回家去过年的话,眼前能赚的一大笔钱就没了。于是,在永德的劝说下,小芳和阿天商量了一下,也就说还是不回家过年了。

在这放假期间,何东和乡香打算如何度过呢?他们在很短的几天就把寒假作业完成了,那剩余的时间就开始了玩手机度过了,每天还没起床就开始和别人聊天,晚上也是聊到很晚,特别是乡香和乐勒聊个不停,有时还发出一阵阵笑声,有时又回想起童年时两人在一起游泳的时光,而何东也在和其他朋友聊得很嗨。

不幸的时刻即将逼近这个家庭。乡香和何东的手机都在农历十九的晚上十一点收到一条获奖的短信,短信是这样写到的:恭喜你的手机号获得了新年幸运号码,请您在24小时内回复yes ,明天即可在旺昌大商场领取10万元和一台价值6000元的手提笔记本电脑。这时,乡香高兴得不得了,直接回复了yes,她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还说要给小芳一家人一个大的惊喜,那晚她都在笑着睡觉,而何东知道这一定是骗人的,便没理会这短信。

第二天,天空上有一片乌云。不过小芳和阿天还是一大早就去了市场卖猪肉了,而懒惰的何东还赖在床上睡觉,乡香悄悄地起来了,八点便从家里前往旺昌大商场。这哪有这回事,她便不解的问了问旁边的穿着正装的大叔,这位大叔一看就知道她肯定是受骗了的,他便利用这么一个方法继续骗她,说道:“我也是来领奖的,听旁边这位大叔说是得转到另外一个地方发放了,我们跟这位大叔走吧,不然等会赶不回来吃午饭了。”

乡香毫无怀疑这又是一次骗局,还说了声谢谢,并真跟着这两位大叔上了车去。这回坏大事了呀,这两位大叔究竟是什么人呀。他们把乡香带到了一个大地方,那里的人虽然很多,但都在忙个不停。乡香开始问了:“大叔,这是什么地方呀,没看见领奖的人呀?”

“小姑娘,你以为天上真的会掉馅饼吗?我们在旺昌大商场等候你多时了,幸好你来了,不然这钱还真可惜了。”

“你们要干嘛?”乡香开始恐惧地问道。

“你给我们干活就是了,这很赚钱的。”

“干什么活?工资多少?”乡香好像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便不解的问道。

“我们这活很简单,你这么漂亮,我们给你安排了更简单的活了,只要你去找几个帅哥或者找几个美女来我们这工作就行。工资嘛,只要你找一个人来就一万元,可以不?”

“就这么简单?”乡香似乎看出了一点不对,说完便拿手机准备报警了。

“小姐,就这么简单。”他俩看到乡香在拿手机后,便把她的手机抢了过去。

“你们想干嘛?”乡香愤怒了,眼里也含着泪水。

“小姐,只要你配合我们就行。”

“怎么配合?”

“你打电话给你家人,说你受骗了,要拿十万元去旺昌大商场见面。”

“十万?还有别的办法吗?”乡香哭了,知道是受骗了。

“当然有,只要你叫位帅哥在旺昌大商场等我们就行,说我们可以带他来救你。”

乡香想了想,这办法还行,何东一定能救她的,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她说:“那给我手机,我叫我弟来。”

“小姐,这就对了,短信我帮你发。”那两位大叔高兴地说道。

他们说完,看了看手表,才十点五十分,于是就发了短信给何东,短信是这样写的:弟,我中了十万元的大奖,现在在排队领奖,你收到获奖的短信没?如果收到了就快来吧,在旺昌大商场有两位大叔会接你过来的。

他们发完后,就把乡香关在了一个黑黑的房间了。

何东似乎觉得有点怪,这短信竟然还真是真的。他也没想那么多,因为这毕竟是他姐姐发来的,他便高兴起来,立即起了床,也是说要给小芳一个惊喜,于是他也前往了旺昌大商场。

这两位大叔还是穿上正装在那等候何东的到来,何东来了,急急忙忙的。这两位大叔是太有经验了,一看就知道是乡香的弟弟来了,便上前去问道:“先生,请问您是来领奖的吗?”

何东看着这两位大叔穿得这么正式,刚才又收到乡香的短信说是有两位大叔会来接他,他便说道:“是了。”

“恭喜先生,来,我们从这边走。”

“先生,上车吧。”

“还要坐车?”

“是的,还有一段路程呢。”

何东便跟他们上了车,准备拿手机打电话给乡香,谁知?何东手机不见了。

“先生,我手机掉了,我得下车。”

“没,你手机在我这呢。”

“啊,怎么去你那了?”何东有点害怕了。

“先生,你手机刚才掉在地上,我帮你捡得,给你吧。”

“谢谢,他编辑了一条短信,可怎么也没发出去。”

“先生,到了,你的电话卡在我这,你是发不出信息出去的了。下车吧。”

何东知道受骗了,他想逃,可一位大叔说道:“先生,你跑不了了,你姐姐关在这。”

何东急得不得了,说要见他姐姐。

另一位大叔则把乡香从黑房子里带了出来。何东看见后即急又亲切地问道乡香:“姐,你没事吧?”。

“怎么,怎么你也被他们骗来了?你们这些禽兽。”乡香大哭道。

“啪”一位大叔一巴掌打在乡香脸上,乡香顿时倒在地上。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和你们拼了。”何东挣扎道。

“年轻人就是不懂事,我们又不是害你。”打了乡香的那位大叔又亲切地说道。

此时这场战争停了下来,乡香和何东又被他们关在了黑房子。而打乡香那位大叔在和另外那位大叔商量道:“我们是不是错了,他们毕竟还是学生,不应该拿他们来开刀的呀。”

“现在都到这种地步了,还能怎么办?我们得想办法教他们去如何骗人来才行啊。”

“这倒是,我想应该让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他们才能帮我们做事啊。”

“他们不就是要奖品嘛,我们给他们呀。”

于是两位大叔商量后,那位稍微亲切点的大叔便前往了黑房子里,和他们说明了一切,而他俩当然特别想拿到奖品出去了,可为难的是,拿了就奖品就要答应他们骗其他人来这里干活,他们会去干这种事吗?年纪轻轻的两位孩子该怎么办呢?

天渐渐暗了下来,下起了一阵狂风暴雨,像是正在批斗这个黑暗的社会。

(三十二)

这时已经是十二点钟了,阿天和小芳也忙了一个上午了。小芳想:我先打个电话回去,叫这两个家伙做次家务才行,于是就打了电话给何东,最后电话无法接通,关机的;小芳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是认为何东还没起床,便又打了乡香的电话,也是关机的。

“这怎么回事,两个家伙都还没起床?电话都关机。”小芳对阿天惊讶地说道。

“不会吧,这么迟了还没起床?算了吧,你反正也就要回去了,让他们去,这两个家伙,怎么懒成这样。”阿天说完又开始了做生意,他还是忙个不停,因为今天已经是农历二十了,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很多厂的工人也放假了,市场更加的热闹,所以阿天也就不回家吃饭了。他生意很好,一天能卖上好几头猪的肉呢。

小芳有点觉得不对劲,心一直在跳,越想越跳得厉害,眼睛也在眨个不停,她一路上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乡香平时不赖床的呀,今天怎么会?

十来分钟,小芳回到了家,门是锁上的。小芳一边拿着钥匙一边念道:“这是上哪去了?我说这么迟了,不可能还不起床的呀。”

她进屋后,淘米煮饭洗菜,心一直安不下来,便自言自语说道:“我这是怎么了?这两个孩子不在家,我怎么就安不下心来呢?他们不会有事的,可能是出去玩去了吧。也真是的,出去玩也不知道告诉我一声,电话还关机。”

想到这里,她好像又安静了下来,开始了炒菜。“爱情三十六计,就像一场游戏······”小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喂,何东,你们去哪了?怎么也不告诉妈一声啊。”

电话是那位搞传销的大叔用何东的手机打过去的,他说道:“这位女士,你好,我是大民医院的医生,请问你是何东的妈妈吗?你儿子和一女孩在路上遭遇车祸,现在在医院,他俩病情危机,需尽快输血,请您尽快寄十万元的费用来我的账号,我的账号已发送到你的手机,请尽快查收。”

小芳还没来得及问上一句,电话就挂断了,她经不起这样沉重的打击呀,她听到这个消息后,晕了过去,幸好一位邻居来到她家,那邻居看到她快倒在地上时,立即把手接了过去,才没使小芳晕倒在地,不然小芳会昏迷不醒。

(三十三)

“醒醒啊,小芳,你怎么了,这是?”那位邻居大叫道。

小芳在这位邻居的呼叫下,慢慢地,醒了过来,她自己问道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小芳,刚才我来你家,看见你晕了过去,电话也扔在了地上,是不是你接到了什么电话?”

“对对对,我接了电话,我现在得赶紧去寄钱才是。”她说完就向工商银行飞奔跑去。

“你等等呀,寄什么钱呀,还没锁门呢?”那位邻居急忙地问道。

可小芳跑到了很远了,也许都没听见了,因为她什么都没想,就只知道要寄钱过去救孩子,她跑了有那么久,实在是累了,气都踹不过来,她自己怨道:“怎么这么笨,应该打的的呀。”她又说道:“没事,跑跑也行,打的需要钱。”

她真毫不犹豫地取出了十万元,给那位搞传销的大叔寄去,她还连忙打电话告诉那位大叔,说是钱已经寄过去了,叫他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救乡香和何东,她还说她和阿天立即就会过去。她便向家里走去,还和阿天打了电话,阿天知道后,也用飞快的速度回到了家。

搞传销的这两位大叔商量把钱取出来就放了乡香和何东,不然让小芳和阿天知道了就危险了。于是他俩把乡香和何东放了出来,两人便开始了逃跑。

乡香和何东感到一点奇怪,怎么突然就把他俩放出来了,于是觉得一定有阴谋,何东便在公用电话那报了警,警察立即出动。怕被小芳大骂的乡香和何东偷偷的回到了家,可小芳和阿天早已去了大民医院。

小芳连续向那位大叔打了三次电话,可都没接,最后一次是关机。

“医生,请问一下刚遭车祸进来的两位孩子在哪个病房?”

“不好意思,今天没听说这事,你那边去问问吧。”

阿天在想这肯定是受骗了,但还是不敢确定,还是陪着小芳急切地找这两个孩子。

小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爱情三十六计,就像一场游戏··········”,小芳接过电话,是何东打过去的,何东问她在哪?为什么不在家?

小芳听到何东在家的消息后高兴得不得了,便和阿天骑着摩托车回到了家。

“何东,你没事吧。妈刚才听说你出了车祸,给妈瞧瞧,伤到哪了?”小芳飞快地下了车,跑进家里,摸着何东的脸说道。

“妈,怎么了?我好好的呀。我没出车祸呀,不过··········”何东想说出传销的事,可又把这事吞了下去。

“姑姑,何东没出车祸呀。”

“没出车祸,那怎么大民医院的医生打来电话,说你出事了呢,你刚才说不过什么呀?接着说下去。”阿天发话了。

“妈,是不是一位大叔给你打了电话,说我出车祸了,要你寄钱给他呀,是不是?”何东很急地说道。

“是呀,你都知道呀,你还说你没出车祸。快让我看看。”

“妈,我真没出车祸。”

“唉,出车祸哪有这么快就能回到家呢?我们受骗了。”阿天说道。

小芳想了想说道:“也是,怎么这么快就会恢复呢?刚才那位医生告诉我要抢救的呀,怎么?唉,我真的受骗了。”

“姑姑,不是你一个人受骗了,是我们都受骗了。我收到一条短信说是中了奖,结果被两位搞传销的大叔关在了黑房子里。后来·····”乡香哭着说道。

她不敢再说下去了,她的脸已经被泪水洗过了一遍又一遍。

“后来,我去救姐姐,我也被他们骗了去,还在车上时,他们就把我的手机偷了去,我不但没救出姐姐,自己反而也被关了起来。我真的很无能·····”何东埋怨自己说道。

“我的天啊,你就是个扫把星啊。我的十万元啊,我命苦啊,我不活了呀。我上辈子造的是什么孽呀?天王老子啊!”小芳像是疯了地大声哭道,并指着乡香。

“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哭也是没用,哭只会让自己丢脸,快报警吧。”阿天拿着手机大声地对他们三位说道。

“爸妈,我们报警了,我们相信警察叔叔一定能抓到他们的。”

“你们在学校究竟读的是什么书呀?这么大的人了,还被这样的骗局骗去,你以为我们的钱有那么容易得来吗?”小芳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骂道。

乡香看着何东留下了眼泪,自己也后悔莫及,于是哭着对小芳说道:“姑姑,是我错了,都是我惹的祸,你就骂我吧,不关何东的事。”

小芳也许也是气过了头,便还是骂道:“你少在这装好人,你以为你害的人还不够吗?”

乡香很恼火的说道:“我害谁了呀,我?我向你道歉了,还要我做甚?我以后挣到了钱,还你就是·····”

“好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不要再说了。再说这也不能全怪乡香,是你自己拿钱去的,你自己也是受骗人。”阿天劝道。

“妈,算了,别说了,姐姐已经认错了,你就原谅她吧。”

“这样的扫把星,还能原谅吗?你知道她害了多少人了,我不教训她一下,全家人都会死在她手里的。”

乡香听到这番话很惊讶地问道小芳,小芳一一把乡香父母和凤秀的死因告诉了她,这时的乡香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便一手捂着自己的脸,一手向小芳一家人挥手作告别,走出了家门。

何东看着乡香离开后,便急忙地追了过去。

“你说你怎么搞的?只有几天就过年了,为什么还向她说这些,让她伤心呢?”阿天向小芳说道。

“你就是个蠢货,你认为这种扫把星还可以留在家中害人吗?她害死了三位多好的家人!还有那十万元,多大的数目啊!········”

阿天本以为自己是会原谅乡香的,可在小芳无数次的责怪中,觉得真有那么回事,便也认为乡香可能真是个扫把星,也就没有不赞成小芳的观点了。

何东赶上乡香了吗?他会知道她的去路吗?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三十四)

乡香在气愤之中走进了歌舞厅,喝起了酒来,何东也急忙地赶了过去,陪她一起喝,他不敢相信这种事,他希望通过这次外出让小芳这种封建思想大大破灭,因此把大瓶大瓶的啤酒灌进了乡香和何东的肚子里。两人在那使劲地喝,没说一句话,乡香似乎有点醉了,她的泪水随着啤酒一同流进她的肚子里。

“姐,你醉了。“何东的第一句话说出来了。

“你还承认我是你姐,你不怪我吗?”

“我怎么会怪你呢?我只会好好爱你。”半醉半醒的何东用了一句经典的话向乡香表白。

“难道就一点都不怪我?”

“一点都不怪。”

这时的乡香把头靠在了何东的肩上,还在喝酒的何东也醉了起来,两人也就把眼睛都闭了起来,睡在了那一整晚,不知怎的两人就这样发生了暧昧关系。

那晚,小芳和阿天又急了起来,多次给何东打电话,电话是打不通的。就在这种时候,阿天又和小芳争吵了一番,他也走了出去,小芳一个人呆在家里,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清早,乡香醒了,可何东还睡得那么的香。于是,乡香整理了一番,准备一个人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去打工挣钱。当何东醒后,什么都没看见,唯一看到的是乡香不在他的身边,他找了好几天,也没找到,便回到了小芳的身边。小芳那忧郁的脸,已再也无法让人看清面目,何东只好陪在她的身旁,他也不忍心向小芳说任何不愉快的事 。阿天昨晚也好像去了一家酒吧喝了酒,被一女人下了迷魂药,做了一件不敢让人想的事,是一件坏事。虽然他真的想回到小芳身边,可是已经无法挽回了,他不能回去,也回不去,不然是会连累小芳和何东的,特别是何东,对他各方面影响会非常大。

“妈,爸爸呢?怎么还没回?他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昨晚他和我吵了一架,他出去就没回来了。”

“那我打个电话给他。”

电话一直关机,没打通,原来阿天是被昨晚交的女朋友逼去**了,那女人使用美人计和迷魂药骗走了他,还把他的电话号码都换了。

“这可怎么办?这挨千刀的,死哪去了?”

“妈,我们去找找吧!”

找了好几天,问了很多人,都说不知道。小芳报了警,也是毫无音讯。

大年二十四已经到来,家家户户都在过着小年夜,可小芳母子俩孤孤单单。乡香更是孤单的,当然永德也是孤单的。何东给永德打了电话,可永德那时出去了,没接通。小芳则以为永德知道了一切,故意不接她的电话,因此小芳便不允许何东打第二次,还说要换号码。何东看着小芳这样,也不想再让她伤心,便听了小芳的话,最后也就没再给永德打电话,还关机换了号码,因为他也有点怕被永德大骂。

当天,何东和小芳离开了广东,前往浙江一带生活。

“永德,小芳今年过年又会给你搞了一大笔钱回来吧。”一位老爷爷问道。

“哪里哟?最近不知怎的,他们电话都没打回来过。”

“肯定生意好,太忙了吧!”

“是那样倒好,我就怕出什么事。”

“你有电话,明个儿给她打个去问问呗。”

永德听了这话,有点心燥不安了,他那晚便打了电话过去。最后,四个手机,四个关机。

永德开始急了,他对别人说道:“四个人,四个手机,四个都没打通,这怎么回事?不会是出事了吧?”

“是不是你没话费了?还是没信号?”

“不是,就是说关机。”

其实村里很多人都知道小芳和乡香那些事了,只是没告诉永德而已。

“永德叔,你不知道吧!你女儿啊,可惨了。”村里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说道。她叫爱美,她消息灵通,但她说话有点藏不住的感觉。

“爱美,我女儿怎么了?”

“小芳啊,丈夫和侄女都给她气走了。还听说你外孙和你孙女上了床。”

“你听谁说的?别乱瞎扯。”永德有点气愤,又有点怀疑的说道。

“村里都传开了,你还不知道啊!”

永德听了这句话后当场晕倒在地。

“永德叔,你醒醒啊。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告诉你了呀。”

“你看你,你告诉他干嘛,这下麻烦了。快去叫人啊!”老爷爷大声嚷道。

“你凶什么,你不问他,我会说吗?真是的,叫人就叫人啊。我性格就是这样,你能拿我怎样?”

“永德,醒醒。”老爷爷在那叫道,他并没有再跟爱美大闹。

爱美去叫了香翠,香翠知道后,便和乐勒立马赶了过去,两人抬着永德去了医院打吊针,永德在他俩的照顾下才醒了过来,他醒来就是流泪满面。香翠安慰永德说道:“永德叔,不必这么急也不必这么气,反正何东也长大成人了,他读书也还有小芳挣钱。”

“香翠啊,我这个倒是不怎么气,我担心的是何东和乡香上床的事,这丑事该如何得了,乡香会去哪呢?这事真的是太丢人了啊。”永德对香翠说道。

“永德叔,你想到哪去了?我们都没听说这事,就算有这事,也不奇怪,小小年纪,一起睡一晚,那怎能那样说呢?”

“我听爱美说的,其实这两个娃年龄也不小了,我担心啊!乡香又没回家。她会去哪啊?”

“爷爷,你好好休息,别担心。我这就去找乡香。娘,你照顾好爷爷。”乐勒一边说一边往外跑。

“乐勒,回来,你找不到的,别冲动。”香翠叫道乐勒。

“妈,我一定找得到她,她会上网的。”乐勒很急切又很自信地说道。

“广东那么大,你上哪去找?”

“我先去我爸那,反正得找她回来,不然她一个人在外面多危险。”

香翠看出了乐勒是真心喜欢乡香,她便向口袋里一边掏钱一边说道:“那你拿着这些钱,回家带好衣物才去,路上一定要小心。”

乐勒向香翠拥抱了一个,便回家带上衣物,前往了广东。

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
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乡香传奇》的序言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