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

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

(三十五)

十二月二十六那天,广东天气是阴转小雨。那天,乐勒到达了他爸那,他把一切告诉了他爸,但他爸早已买好了一张二十八日的火车票,因为当时他爸爸决定回家过年,可由于初五就得上班了,他也就不打算回去过年了,正好乐勒来了又还得回家过年,便把这票叫乐勒用上。

“爸,要是我没找到乡香,我可不得回家。”

“你为了她,不回家过年?想想家里的母亲,她一个人在家过年,不孤单吗?你太自私点了吧。”

“那你也得一起陪我找乡香,找不到的话,我反正不回家。”

“谁说不找啊!难道我会让你一个人去这么大的地方找她吗?”

“那我们今晚就得开始找,我就不相信找不到。”

“你想得倒简单,你以为这么大的地方找一个人有那么简单吗?我认为这像大海捞针一样,难找到。”乐勒的父亲暗笑乐勒的愚。

乐勒听了这番话更急了,说必须从那晚开始找乡香,实在找不到就得报警。父子俩人连续找了两天,可还是不见乡香人影,乡香到底去哪了呢?乐勒又该怎么办呢?他会继续找下去吗?

(三十六)

乡香独自离开酒吧后,到处寻找工作,她想在外打工挣钱,再回家看望爷爷,可是快过年了,很多工厂都停业了,她几乎找不到工作了。苍天不负有心人,她独坐在桥下,发现一张招聘公告。于是,她仔仔细细地看完了公告,原来是火车站急需招聘服务员,工资待遇也较高,并且没有什么条件限制,只要求吃苦耐劳、服务周到的工作态度,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给乡香遇上了,但她这次犹豫了很久,她怕又是一场骗局,便想放弃,可没过多久,很多行人路过此地,都会谈论一番,说划算,工资也不错。她想了大概一两个小时后,觉得这应该不是骗人的,她想她还是要去应聘这份工作。不然,也没地方可去。前往的路上,她的大脑浮现出她应该回家陪爷爷过年的想法,可又怕爷爷知道她和小芳一家发生的一些事,便又下定决心要去挣钱,等挣到大钱后再看望爷爷,给爷爷赔不是。

于是,乡香到了火车站招工处去应聘,那里恰好还要招一名服务员,她便填了表后,就在那上班了。虽然她很想念爷爷,可她总觉得要挣到钱才回家看望爷爷,她希望她爷爷知道她已经是一个大姑娘,是一个能挣钱的孩子了。夜晚无聊时,她也想上网和乐勒聊天,可她回想她和何东度过的那个晚上时又不敢和乐勒聊过去,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乐勒竟会来广东找她。

可怜的乡香在火车上度过了几天几夜,虽然那里包吃包住,但在那期间工作,是非常拥挤的,确实很累。她每天忙的,是在火车上打扫卫生和卖点水果。虽然一个月说是有2600多元的工资,可乡香时常挂念以前读书的乐趣,她想回家读书,可她又不敢想,她想努力挣钱回家看爷爷,让爷爷开心开心。她想挣到钱后再回学校和同学们一起学习,可一切的一,一的一切,她都觉得有点不现实了。她就知道活着是正确的,她不能死,所以她得挣钱养活自己,然后回到爷爷身边,孝敬爷爷。

她每当傍晚下班时,经常想起童年的回忆,她想起她和乐勒外出放牛的时光,和何东下河洗澡,和我下棋,和小朋友玩娃娃家等童年的趣事。白天上班时,她忙个不停,每天打扫二十四节车厢,而且每节车厢每天打扫两次,有时还得卖水果。幸运的是,就在十二月二十八那天,她被安排上夜班,每天只打扫十二节车厢,每天一次就行,不过卖水果的时间多了许多。但她还是非常乐意,因为她觉得反正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又打瞌睡,夜班还好一些。

乐勒和他爸爸整整找了两天,找遍了他爸所熟悉的地方,可都没找到乡香。于是,乐勒他爸对乐勒说道:“乐勒,乡香有可能不在这了,你还是回去陪你妈过年吧。火车票是今晚九点的。”

两眼泪汪汪的乐勒说道:“爸,你说的也许不全对,我想乡香肯定还在广东,她没有钱去不了其他地方的,可想想妈一个人在家过年,又想回去陪妈过年,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你不必想太多了,你先回去过年,这里我帮你找。再说,我可以报警找乡香的,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的,放心吧。”

“爸,你这主意不错,那我听你的,我今晚就回家。乡香或许就是你未来的媳妇,所以必须得找到她。”

于是,两父子下定决心就这么办。晚上,乐勒他爸送乐勒进了火车站,往返回家的路。火车上将会发生什么事呢?乐勒还有可能找到乡香吗?

(三十七)

火车站犹如菜市场,热闹非凡,来往的人连续不断。

“爸,我进车站了,你回去吧。”

“我送你进候车厅,路上一定要小心。行李一定要放好,一定不能一上去就睡觉,还有回到家后一定得给我来电话,记住了吗?”

“记住了。爸,你回去吧。到家再给你打电话。”

“记得哄你妈开心点哦。”

“爸,我会的。大舅不也在广东吗?你就去大舅家过年吧。”

“是的,放心吧。”

乐勒进了候车大厅,乐勒他爸离开了车站,而心里复杂的乐勒又想出车站找乡香,可他又怕找不到,再说还得回家过年,但如果空手而归又不好向爷爷交代。他想了将近半个小时。火车来了,广播也响了,上车的人也都走了,他却在那发呆,直到最后一个上车。

火车开往回家的路,在车上什么人都可见。老人、小孩、中年夫妇、学生等等。有的人睡了,有的人坐在那聊天,还有的人在那做买卖;听:

“卖水果,每样五元一包。苹果、香蕉、梨子、橘子、葡萄,样样五元一包,随便你挑。今晚是最后一次了,大家抓紧时间购买。”

这阵熟悉的声音,慢慢地逼近乐勒的耳朵。他便急忙地边跑边说:“一定是乡香,一定是她·····”

乡香低着头看了水果,又看了一眼前方,她看到一位小伙子正向他跑来,她没看清楚是乐勒,也想不到会是他,她便还是像以前那样低着头问道:“靓仔,你要买什么水果吗?”

乐勒跑到她的眼前没回答,只在那低声叫道乡香,乡香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糊里糊涂的以为是何东来找她了,转头就准备跑,但乐勒不停地叫道:“乡香,别跑,我是乐勒,我是乐勒。”

乡香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又听到乐勒的名字,便转头过去看了乐勒一眼,俩人跑上前拥抱在了一起,车上的人们感到很诧异,只为他们高兴,笑个不停,睡着的人也都醒了,这节车厢便热热闹闹的了。

“乐勒,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乡香哭着说道。

“是我,别哭啊!我是乐勒。”

乡香松开手,擦干了眼泪说道:“不行,你快回到你的座位去,我不能害你。你快去。”

“乡香,你怎么了?我是乐勒,我不是骗子。难道你不认识我了?”

“你快回座位去········”乡香双手捂着脸说道。

“我为什么要离开你?我是特意来找你的。我和我爸找了你好几天都没找到,好不容易在这遇见你,你却赶我走,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乡香听到这番话更是伤心,跑了。乐勒还没反应过来,乡香为什么会要他走呢?他仔细的思索了一会儿,终于脑子转了一弯,原来是乡香又回想起她和何东的事了吧。

于是,他跑去追乡香,结果追了八节车厢才追上乡香,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时,乐勒还是向乡香说道:“我们一起回家,如果你想读书,我也陪你一起读,以后我们还可以谈恋爱,可以做夫妻。”

车厢的人听到这么年轻的小伙子说出了这样的话,连忙叫好。乡香也停止了逃跑,望了乐勒一眼使劲地哭。乐勒安慰了她一番。车厢的人不解之事,却都在谈论之中。

经过乐勒的一番安慰和劝解,乡香决定回家,她向班长辞职,那班长坚决反对,想留她在这工作一段时间。乡香便联系了招生负责人,向招生负责人写了辞职信,便辞掉了这份工作。白白的几天活,工资也没拿到,便和乐勒巧遇姻缘。他们下了车,回了家。回到家后的乡香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乐勒和乡香是继续读书还是直接就结婚生子呢?

(三十八)

兰溪村家家户户喜迎新年的到来,鞭炮声花炮声这几天经常能听见。而我前几天从大学回来,也正和我的几位哥哥在平台上面堆雪人,便瞧见了乐勒和乡香前往德爷爷家。

“爷爷,我把乡香带回来了。”乐勒正在门口就高兴地叫道。

“乡香,乡香回来了,不会是我听错了吧!应该是乐勒回来了,我好像听见乐勒声音了。”香翠对永德说道。

“爷爷,我回来了。”永德和香翠听见了乡香的声音,立即起床出了门。

“乡香,你真的回来了,爷爷可担心死你了。你一个人去了哪啊?怎么不告诉爷爷一声呢?想急死爷爷啊。”永德似乎忘了很多事,只记得乡香一个人在外面。

“爷爷,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没事,没事,回来就好。来,快坐。”香翠笑着道。

“奶妈,这些天,你照顾爷爷,辛苦您了。”乡香发自内心说道。

“这些天,确实是辛苦你奶妈了。奶妈人很好,每次都帮我们家,我们一定要记住,一定要懂得回报。”永德说道。

香翠和乐勒异口同声道:“哪里的话,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嘛。”

四个人笑哈哈,迎接第二天的到来。

(三十九)

“我的病,好得差不多了,不必躺着了。今天啊,农历二十九了,要上街去买些年货。”永德说道。乡香便说道:“爷爷,我陪你去吧。”

永德答道:“我的乖孙女,你留在家里帮我打扫一下房间,我和你奶妈去就行了,这几天她一直陪在我身边,也还没买上年货。”

“那好。爷爷,路上要小心啊。”

永德前往了香翠家叫道:“香翠,你要去镇上买年货吗?”

“爷爷,快坐,快坐。”乐勒笑道:“妈,爷爷来了,问你去不去镇上买年货?”

正在井旁洗衣服的香翠答道:“就来了。告诉爷爷,我要去镇上。记得给爷爷沏茶。”

乐勒端出茶和糖果给爷爷吃,永德夸道:“这么听话的男孩子真是少见,如果我孙女哪天能找到个像你这样孝顺的丈夫就好咯。”

乐勒笑了一笑,说道:“会的,一定会的。乡香比我优秀多了。”

永德一边喝茶一边等候香翠,又一边想起刚才说的话,便想起了乡香和何东的事,问道:“乐勒,乡香告诉了你关于她和何东的事吗?爷爷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爷爷,别提这事了,过些天陪乡香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乐勒似乎开玩笑说道。

永德觉得乐勒好像有点介意乡香的过去,便也没怎么问了。

“胡说,小小年纪睡在一起能有什么事。”香翠回家听到了,便说道。“永德叔,别听他瞎闹,他是和你开玩笑的。”

永德认为乡香的终身大事是不能开国际玩笑的,那关系到乡香一辈子的事。他有点恼火了,可他又想,在他活着的时候能把乡香交给乐勒,他便可以瞑目死去。所以他又和香翠商量道:“要不,我叫乡香和我们一起去镇上,带她去检查检查?”

“这孩子会不会害羞呀?恐怕不会去的。还是别去了,万一等会儿又闹出啥事来。但如果你有点不放心,还是带她一起去检查一下为好吧。”

“香翠,那我回家叫她,你先去停车场等等我们。”

“乡香,爷爷有点不舒服,要去镇上医院做个检查,你陪爷爷去趟医院。”

“爷爷,怎么了?我陪你去就是。”乡香急促地答道。她想:其实我也应该做个检查才是啊。

“好孩子。”

“爷爷,我······我·····我也想做个检查。”乡香吞吞吐吐又有点害羞的说道。

“是啊!孩子,你终于长大了。爷爷就告诉你实话吧,爷爷的病其实好了,不用检查了。我想的就是叫你做个检查,只是爷爷·····”永德流着泪说道。

“爷爷,别哭。爷爷是怕我伤心,我懂的。”乡香哭着抱着永德说道。

“好孩子,我们走。你奶妈在车场等我们呢。”永德止住了泪水说道。

乡香也止住了泪水,便和永德去了车场和香翠碰面,他们三人上了车,前往了镇上。在前往镇上的车上,很多人都和乡香说:“乡香,你明个儿嫁给乐勒算了,乐勒也是个听话的孩子呀。”“你俩啊,从小就在一起,算青梅竹马,很适合。”“是啊,你俩是男才女貌,在一起是再好不过的了。”

“叔叔,阿姨,你们就别拿我俩开玩笑了。我们还都得读书的,结婚的事,以后再说吧。”

“是啊,还是得多读点书。我家乐勒读书可不努力,不过有你在他身边就会好多了。”香翠说道。

“奶妈,我去他们班上读,我来监督他,可以吗?”

车上的人全笑了,都把香翠的意思想歪了。可永德没笑,他心想乡香还打算读书,这钱哪里来啊?又有了一丝担心。

“好,那太好了。永德叔,你说是不是?”香翠笑着对永德说道,又问道永德:“永德叔,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乡香看了永德一眼。“不是。”他又对着乡香说道:“我是在想,女孩子读个初中也就行了,爷爷是没钱供你读书的啊。”

车上的叔叔阿姨又说道:“她想读书,再说她又聪明,就是借钱也得给她这个机会啊。”“再说,村里的大学生都少,他俩争取要考上大学啊。”

香翠发话了:“永德叔,既然乡香想读,伙食费就我来承担,学费就先借点,以后再还。”

“这怎么行?你的钱也不是水打的。这样不行。”

车上叔叔阿姨笑着道:“早晚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行。永德叔,这么好的事还不知道答应啊。”

永德低下了头。乡香也开始说了:“爷爷,钱的事,你别担心。我下课就饭馆去帮老板打饭菜、洗碗等类的活,有空我就去做家教,我总得把学费挣够的,相信我。”

永德沉默了,车上的叔叔阿姨说道:“你看这孩子多懂事。”香翠的肚子里偷偷的笑。车停了,到镇上了。人们都下了车,他们三人前往了新圩医院。

那天,乡香做了检查,还没什么大碍,只带了几粒药回家吃,年货也买好了,可永德的钱就真的不多了。

那晚,四个人熬夜打桥牌,主要是为了迎接大年三十的到来,按村里的说法也就是坐岁。

兰溪村的月亮这些天都是很亮很亮,五彩缤纷的花炮也照亮着整个村庄,那花炮声也响彻了整个村庄,直到凌晨两三点。四点时,大把大把的鞭炮声又响了起来,整个村庄热热闹闹的,很有年味的气息。

(四十)

大年三十,终于到来了,香翠叫永德和乡香去了她家过年,那天他们定下了乡香和乐勒的婚姻,也同意了他俩一起读书的想法。那晚听说他们四个人还是一起看的春晚。乐勒的爸爸得知好消息后,也是满脸笑容。

新年初一,乐勒和香翠很早就来给永德拜年了,爷爷高兴得不得了,还给乐勒拿了个大红包,虽然乐勒不想要永德的,他说道:“爷爷,你老人家了,我都这么大了,还拿什么红包咯。”可他想起了村里的说法,就是过年时不管红包的多少,都得收下红包,以示尊敬。再说香翠看了他一眼,所以乐勒也就收下了。

这十来天,兰溪村涌现了访客热潮。村庄的鞭炮声是整天连续不断,香翠这些天也都在走亲戚,村庄的新年直到元宵那天都是热热闹闹的。

正月十五元宵节到了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欢聚一堂。而永德和乡香都独自在想,小芳一家会怎样了,乡香想上网聊天,可她和小芳吵架后就把手机都扔了,也就回去了那么久也没联系过何东。

十六上午,乐勒的班主任打电话催乐勒读书去了,说开课一个星期了,乐勒是忘记了,他以为像初中一样,过了元宵才开学。那天,他向他班主任推荐了乡香,那班主任也没怎么问,就问了乡香以前的成绩,乐勒告诉他很优秀后就同意了,听说转学的费用花了一笔,永德几乎是没几个块钱了。

在这个学期学习期间,乡香去了网吧两次都没看何东在线,所以也就没联系上他。原因是听说小芳在杭州开了家鞋店,对何东很严,何东知道了小芳的苦衷,所以何东也较好学了,也不经常上网聊天了。

整整过了四个月,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来临了,乡香和乐勒的成绩会怎样呢?他俩是放弃还是继续努力呢?

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真的来了,这学期可能是乡香不适应,因为上学期家乡的教材和广东学的确实是有点不同,她也没做好准备就开考了。这期末考试又真的结束了,结果俩人都是中等成绩,考得并不理想。而乡香在饭馆也没挣到几个钱,好像是300元一个月,而学费要两千多元,所以学费也没交齐,而老师又催个不停,说不交学费,下学期就没教材发了,也不允许去听课了,也就相当于开除学籍了。乡香很伤心,也不知道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位好友请她去网吧上网,正想发泄的乡香也就去了,结果在QQ空间里看到了何东的说说,说的是何东这次考得非常好,小芳允许他玩几天。乡香评论了一番,最终两人还聊了个大半天,何东也就知道乡香遇到了困难,他便告诉了小芳,小芳便知道永德也遇到了难题,她的心开始了回归,便又给永德寄了2000元回去,这是她一个月辛辛苦苦赚来的钱。

就这样,当然也很多人在小芳背后谈论她不要自己父亲的一些事,小芳本是怕父亲骂她没出息,但是当永德遇到困难时,她又联系了永德,这次聊了很久。永德也没怪她,只为小芳叫苦,被丈夫抛弃了的苦。何东觉得自己的母亲很伟大,最后自己也就更加努力学习了。

乡香在小芳的支持下,乡香更加发愤图强,乐勒也进步得很快。俩人经过了高中三年的不懈奋斗,终于得到了高考喜讯,他俩都拿到了各自的录取通知书。乡香考上了湖南工商学院生科系,乐勒和何东都是被内蒙古理工学院经管系录取,小芳和永德以及香翠三人知道这个好消息后,都乐呵呵的。总之,乡香还是要感谢小芳和香翠的大力支持,说以后挣到钱了,一定得好好感谢她们,把她俩当成自己的母亲相待。

乡香的梦想开始起航,她将如何把兰溪村建设成绿色温馨而又和谐的示范性家园呢?

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乡香传奇》的序言《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
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乡香传奇》的序言《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二章 逢金秋时节 痛母女分别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七章 一害人短信 显社会治安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四章 因凤秀逝世 故永德独养第三章 过两年时光 怜丧父乡香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八章 逢返乡火车 遇天机姻缘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一章 叙村庄琐事 现村庄背景《乡香传奇》的序言第六章 进广东城镇 品城市生活第五章 述乡香中考 邀乡香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