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

“嗯……我未来想当的职业嘛~小说家吧!”

作为刚入学第一天的新生,尤其又是同一宿舍的伙伴,想要一起和谐地度过这漫长的4年本科生涯,互相了解对方是必须要做出的重要工作之一。但是由于高三是在自己家那边的学校读的,整天生活在父母身边,一上大学突然离开了父母,而自己又是那种十分怕生的人,我并没有将我真实想说的自己想当旅游家的想法告诉他们,只是含糊地硬怼上去了一句话马虎了事。

“这样啊……”

其他人听完似乎思考起了什么,没有人说话了。

好尴尬……

(不会是一不小心说了谁想当的职业了吧?)

“那个,其实……”

“我的话,想……”

就在我刚想说出实话的时候,石目尧打断了我。

也许他看到大家都不说话了,石目尧为了救场才这样做的吧,恰巧跟我同时间开了口。

“你先~”

我面向眼前尴尬的石目尧说。

从前一天大家一起报到就能看出石目尧也是一个十分怕生的人,而且似乎他的情况要比我严重。

我想,要是这样打断了他的话,也许可能会对他造成不小的打击吧……毕竟让一个怕生的人去在还不是很熟悉的人面前救场需要很大的勇气,我不想打消他的积极性。

不过,似乎他也有让步的意思,看着什么话也没说。

不过我现在又不想把实话说出去了……

“你先吧。”

我把右手向外摊向了他,意思是让他先说。

“我……我未来想当一名歌手……”

弱弱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寝室中……

(噗)

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不过我的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我猜,现在宿舍的其他人也是跟我相同的想法吧。

可能有些欠妥,不过我现在实在无法想象面前这样怕生的人的梦想竟然是站在几百万人的面前唱歌!

“那个……是不是很诧异?”

本来是为了救场的,没想到石目尧将自己愿望说出去的时候,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

“没有!并没有!”

石明贝急忙解释到。

(那家伙也偷偷在心里笑了吧……)

石明贝的反应就好像是他知道石目尧接下来要说什么似的,以极快的速度将话说了出来,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要说他对刚才石目尧说的话没有反应是不可能的。

说到石目尧和石明贝,他俩从名字上看上去似乎是双胞胎,而实际上他们仅仅只是两个姓氏完全一样的人罢了,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点很容易从体型和面貌上看出。

我和埠力珥起初也被他俩的姓氏所骗到了,为此我俩还背地里揣摩了一番(虽然从见面到现在才将近一天)。

埠力珥,我的舍友之一,为人敦厚老实,当然那只是从表面上看上去的样子,实际上跟我一样,是动漫二次元的忠实粉丝,不过他只能算上初出茅庐吧……

(跟我比,嘿嘿……)

“我永远效忠皇马!”

就在我还因他俩关系而分神的时候,石明贝突然站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虽说我主要方向是二次元,不过体育运动我还是有些关注的,尤其是足球方面,皇马这个词就自然在我的认知范围内。

“皇马?”

但是对于石目尧和埠力珥来说,它就比较陌生了,虽然仅仅是第一次见面,两人却一口同声地表达了自己对这两个字的不解。

刚从高三的压力中释放出来,对于刚开始接触新世界的大一新生们来说,有很多不懂的东西应该算是很正常的,毕竟在高中那堵高高的围墙里面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那么久。

“就是一个十分有名的足球俱乐部的队伍了!”

看着他们傻傻不知道的样子,我开始显摆起了我仅有的那一丁点知识,并装作一副似乎很了解足球相关事情的样子。

“哦哦!”

那俩也心不在焉地回应着我,从他们的反应可以明显看出他们对这方面是完全不感冒的状态。

(喂喂,在给你们俩讲新知识呢哎!认真点啊!)

虽然心里有点不爽,但是我在外表上还是显得十分从容。

“那么,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石明贝接着我的话说到。

“嗯!”

大家都积极地回应着,其中也包括我……

………………

………………

………………

那是四年前的某个夏夜,四个人坐在各自的床上,述说着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偶尔也略带调侃地评价着从他人嘴里说出的那些鸡毛蒜皮……

………………

四年后的今天,四个已经对对方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家伙醉倒在名为即将离别的酒桌前面,回忆着四年间他们经历过的许许多多……

………………

………………

………………

“那时候目尧你可是羞涩的一比啊!”

说着,石明贝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喂!明贝,你悠着点啊!”

一旁看着他喝完那杯酒的埠力珥也少有地劝石明贝尽量少喝,因为他知道明贝已经接近自己的酒量极限了。

作为学生的我们,平时几乎是滴酒不沾的,但是现在是非常时间段,所以我们也不会像平常那样拘谨了……

嗯……

非常时间段了……已经是……

“第一次看到明贝醉成这样呢!”

“你……你不也红着脸呢吗?”

寝室里两个最能喝酒的人现在已经进入了醉生梦死的阶段了。

当然,我和石目尧也不例外,作为酒精过敏的我也喝下了目前我从出生以来喝过的最多量的酒,想必石目尧也一样吧,看他的样子。

似乎坐都坐不稳的石目尧用一直胳膊蹴在桌子上,用力保持着身体平衡的同时用另一只手拿起筷子,左摇右晃地想去夹盘子里的菜。

看到他夹菜都那么费劲的样子,我都想去帮他夹了,可惜我的身子现在一点也动不了。

真的!

一点也动不了!

在网上查到的关于酒精过敏的症状我也看到过,并且也知道我从家人那里遗传到了这项让我无法在酒桌上“大杀四方”的属性,面对现在的情况,我依旧无法控制住我的手,不断地将手中酒杯里的酒往嘴里送。

………………

没错,我们毕业了……

再过两天……

我们就要各奔东西,分道扬镳……

现在的一切,都将成为永远的回忆……

………………

而让我们更加难受的是……

伴随着我们的离开……

整个校园也将被夷为平地……

全新的校区已然屹立在更美丽的地方……

我们在这里的欢笑,泪水,汗水……

都将随着推土机的轰鸣被完全抹掉……

………………

………………

………………

饭局结束后,大家就这样一言不发待了好久。

我们这边的氛围与餐馆里其他座顾客的叽叽喳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喂,悠付源!悠付源!怎么还睡着了呢?”

明贝开始摇晃起我的肩膀,试图把我从另一个世界拉回来。

可能是前一段时间忙着毕业设计忙的太久了吧,每天晚上都做实验到很晚才能回宿舍睡觉,再加上本来酒量就不是很好的我今天晚上在这令人晕昏的环境里肚子里又灌下了至今为止最多量的酒,想不睡着都很难。

“嗯……嗯……嗯!”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在餐馆里面。

“哎呀!哈哈抱歉睡着了啊!”

我手挠着后脑勺,略带亏欠似的说到。

“酒量真是差啊!要是喝不下就别硬灌了,你酒精过敏!”

“是啊,你得悠着点啊,没事吧现在?”

作为4年的舍友,石明贝和石目尧都知道我酒精过敏不能喝酒这件事。

“没问题!现在就是头有点晕罢了!这几年跟你们出去喝酒可不是白练的啊!”

忍着头痛,我说出了那样的话,毕竟刚睡醒,从梦境的那个世界里面回到现实中开始总会有一些不适应的状况,这点从平时起床就能很明确地反应出来。

尤其像我一旦做梦,再次苏醒必定会头疼的人,这种现象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真没问题?”

埠力珥似乎是看出了我在装正常。

“没……没事!我可不像你们想的那样弱不禁风!”

(刚才那算是傲娇吗?)

为了不让小酒席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提前解散,我还是没有将实话说出口。

(唔!)

想着,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最近怎么回事,就是简单做个梦头就会疼地这么厉害吗?)

的确,像平时的我,就算是睡觉做梦,头疼也就是刚睡醒那几分钟罢了,而且还是很轻微的那种头痛。

不过,刚刚的那个梦,让我醒来之后的头异常的疼,还是那种持续性的痛。

(怎么回事?头……)

想着,又一阵剧痛袭来。

(唔!)

是什么梦,让我的头这么疼……

可怕的是,刚刚做的那个梦却被我瞬间忘却。

虽然,我还依稀记得那是一个让我无法割舍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让我如此怀念却又不得不去放弃……

………………

“唉~真是没办法呢,换校区的事情”

石目尧的一句话把我拉回到了现实世界中。

“嗯,听说以后这里就会变成实验田了啊!”

消息面广的石明贝迎合着石目尧说的话,也不知道他俩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个消息。

“实验田?”

我只知道我们的学校过两年会迁往本部,但是更多详细的消息还尚未确定,对于学校的这片地到后面会发生什么大多数人,当然包括我,也不太清楚,所以说听到石目尧和石明贝说出未来学校可能会变成实验田的这个消息,我还是比较诧异的。

“对!估计咱们的宿舍楼什么的都可能会被拆了吧……”

待了好长一会儿,除了我以外,大家的酒大致上都醒的差不多了。

“妈的,想想就生气!那我们以后回来还能干什么!”

说着,石明贝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看来只是脸不红了而已啊,酒劲似乎还没过去呢……)

………………

大家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的确,作为我们大学唯一的纪念,除了几个好哥们的友谊外,最最重要的就属那些承载着我们在4年内所积累的感情的校园了,可如今,作为这个校园的最后一批毕业生,我们的回忆也会随着离去而被抹掉……

“真是残酷的现实啊……”我不禁抱怨了起来。

………………

一谈到这个话题,大家便不约而同地沉默了起来。

如此伤心的话题,不谈也罢……

(必须做点什么……)

我的脑袋里面突然想到了一些东西。

“要不,去后山爬一爬?”

石目尧的嘴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好无聊的想法……”

大家都开始冷漠了起来。

“要不在哪里刻个字吧!‘石明贝在此一游’之类的”

………………

“太low了吧!我说!”

他的意见也被大家否定了。

埠力珥作为一个十分老实的人,我并没有对他所想的点子有什么期待的感觉。

“要不……”

其实我心里早已经想好了一个十分适合我们的点子。

“哎!你们还记得后山的那个像是墓陵一样的东西吗?”

“你说的是那段古城墙?”

令我惊奇的是,石明贝竟然知道那段古城墙!

“那是一段城墙吗?我还真不知道耶!”

旧有的观念被一下子更新让我有些无法接受,惊讶之余我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明贝后续的解释上。

“嗯,只不过似乎那段城墙里面有一些空间”

“里面是什么?”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因为……”

“因为……?”

“算是个校园里面挺流行的一个传说吧,据说当时那段城墙下面的那个空间是没有被封上的,人可以往里进出,只不过……”

“说啊!别卖关子!”

突然石明贝将脸凑了上来,并用手示意让我们离近点。

“据说进入里面的人会有三种情况……”

“嗯?”

我们三个有点没听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他又进一步解释到……

“第一种情况是进去后就再也没出来过,后来人组团进去查看也没有发现任何他的踪迹,即凭空消失……”

(嘶!)

听完后,我的后背一凉。

“第二种情况”石明贝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是人出来后,疯了……完全失去了进入城墙之前的那种正常意识的情况……”

“那第三种呢?”

“第三种是十分少见的那种,据说很少会出现那样的情况,就是人出来了,精神也正常,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周围的人开始变的不正常起来……”

“嘶~这么恐怖?”

“据说还有第四种情况,但是关于第四种明确的情况还没人知道,所以目前就只有进入城墙会发生三种变化的传说”

“怪不得一半门被水泥重新封上了……”

“第一次听说咱们学校后山那里的那段城墙还有这么一段怪谈啊!”

埠力珥似乎对这个挺有兴趣的。

的确,听多了什么学校都是建在墓地上为了用年轻人的阳气去镇压阴气啊,半夜两点半对着镜子梳头会看到鬼啊之类的校园怪谈,第一次听说离我们最近的校园还有这样的事,我,石目尧和埠力珥倒是对此十分感兴趣。

“要不……”

对这种类型的探险,我毫无抵抗能力,毕竟是梦想着当旅行家的人,所以我直接开了口。

“去试试?”

“走!”

“走!”

“走!”

没想到其他人和我不谋而合!

说走就走!匆忙结了帐后,我们直奔后山而去……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