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

两小时前…………

………………

“记住,你们的目标是将整个工厂控制在你们的手下,不择一切手段将工厂里面的人困住,不要让他们逃出来,并且找到这四个人杀掉。”

能用平静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语,我相信这个家伙一定不是第一次吩咐杀手去进行刺杀行动了……

盯着眼前有些暗淡的投影屏,我心里这么想着。

投影屏里那个男人所在的房间十分昏暗,加上烛光的效果,让整个屏幕只能显示出他的大致轮廓出来,想要看清他的面部轮廓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就像是电影里面常见的那种犯罪集团老大一样。

“就是他们,把他们找出并且杀掉。”

说完,屏幕里的那个陌生男人向我们展示了四张照片,这四张照片上分别贴着名字和序号标签。

1号:石明贝

2号:石目尧

3号:悠付源

4号:埠力珥

虽然他在视频里面将照片展示给了我们,可是看不清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昏暗的光线加上投影的解析度综合起来的确是让视频里的照片变得像是马赛克一样。

“为防止你们看不清,老爷将这四个人的照片和信息都让我保管了,你们尽请检查……”

年老的声音伴随着身后大门的打开声一并传来。

“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接话的速度会这么快,而且还十分准确。

转过身去,一个穿着西服,有些驼背的白发老人手里拖着他嘴里所说的“老爷”吩咐给我们的东西,和身边两个保镖样的人并排走了进来。

“A,开灯。”

“听从您的吩咐。”

虽然看起来只像个管家的那个老头命令右手边的保镖打开了房间的灯,随即关掉了正在播放的投影仪。

“这是他们四个人的基本资料和照片,以及那个工厂的厂区图和地理位置,你们可以研究一下作战方案,研究好了,就按下这个按钮,我带你们去拿武器。”

随后,老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像是遥控器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一个红色按钮。

“你是他们的队长吗?”

犀利的语气让我觉得这个老头以前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是的。”

“那这个遥控器就由你保管了。”

说完,老头将手里的遥控器交到了我手上。

“好的。”

“就这样,希望你们能够组织一场完美的作战计划,并且顺利完成老爷给你们交代的任务,放心,之后的报酬绝对会让你们十分满意的。”

说完,老头向我们鞠了一躬,便退了出去。

咚!

随着两名保镖的关门,整个房间又安静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这些陌生面孔,我不禁将目光快速转移到了面前的照片上。

(早知道就不接这个活了……)

有些后悔的我想起了前两天通过朋友介绍的这个工作。

………………

“喂!我说有一票大的你敢不敢接?”

“一票大的?”

“对,酬金可不是一般的高呀~”

说完,他将手机短信页面打开,给我看了看老板发给他的消息。

〔我这里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你愿不愿意接?〕

下面写着大致的内容和酬金。

(!)

“三千万?”

我被那个酬金数吸引了。

“对哦,听说如果完成任务时对面那个人要是满意的话钱会更多的。”

………………

“假的吧……”

兴奋了一下,我突然回归了冷静。

仔细一想,这个报酬的数目的确值得怀疑。

“没有骗你,你看后面……”

说完,他给我看了这条短信的下一页。

〔预支付金额300万,现在我已经拿到了,就等人来接这活……〕

………………

也就是说,在任务开始之前我就能拿到300万?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诱惑力?”

………………

“你为什么不去啊?”

想了一下,我突然发现了这个问题。

论实力和技巧,我的那位朋友完全能够碾压我好几个层次,这次老板接的这个任务找他没有找我估计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我也想啊,但是已经接了另一个工作,你也懂,咱这行接了任务没有完成可是有可能掉脑袋的呀~”

我那个朋友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了,在我之前他还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就算是那个最要好的朋友在任务失败后被组织暗杀的事情也经历过,所以对他来说,对待工作的态度是他能够存活到现在的一大要素,在这方面上,他的确是我的前辈,所以说,即便是再大的诱惑,对于已经承接其他任务的他来说也是像空气一样的存在。

“喂,考虑一下啊~”

其实我也不想遮遮掩掩,但是由于我们这个职业的特殊性,我不得不去隐藏自己真实的身份,没错,我在几年前加入了这个杀手组织,也执行过多场刺杀任务并顺利完成,但那些大多都是比较简单的任务,报酬也只是一般般,所以说这次的报酬之多让我觉得这个任务也许可能是我的那个朋友也会觉得棘手的一项挑战,这也是我不敢轻易承接它的原因。

“那个……”

说到杀手,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我们是一群十分冷酷的西装男子,并且精通各班武艺,拥有超强的随机应变能力,而且是那种将杀人看做平常事的冷血动物,实际上这句话只有中间的那个部分是对的,不过在我们这个组织里像我这样平常就像个傻子一样的存在也不是很多,大多还是以冷酷为主,我和朋友是个例外,也许是性格相似的原因吧,我们俩从一见面就很投机,聊的就很欢,但是,就因为这样,印象中刚开始进入组织的我总感觉融入不到这个大集体里,像是每个任务都是自己完成的一样,完全跟其他人没有关系似的(实际上也就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只不过是把孤独说的很花哨罢了),不过还好我的那个朋友实力和阅历都算是数一数二的,在组织里也算是比较有地位的人,我也挺厚脸皮地去借了借他的光,顺势就越爬越高,现在也算是组织里的小大哥一样的存在了。

“不说话就默认你同意了啊!”

“喂!”

“我现在就给那头打电话!”

“我……”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被金钱冲昏了头脑,我那时竟然没有组织他打电话给老板,而且老板竟然出人意料地同意了他的推荐,于是我就顺势接受了这个任务。

之后我被分配到队伍的时候我才明白,这次的这个任务与其说是刺杀,倒不如说是一种恐怖行动了。

与之前我所接受过的刺杀任务相比,这次的任务参与人数众多,而且有很多我所熟知的在这个行业里面算是顶尖地位的人参加。

而我,被分配到了D小队的小队组长这个职位,这,也许是因为之前所参加的测试里面我组织策划能力超群的数值被选拔官看上的缘故,并不是我的综合能力有多强,说实话,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几位,有些甚至是我的那位朋友都要管他叫前辈的家伙,能在这行混下去的人,尤其是还混的很长久的人,绝对不简单。

“我们D小队被分配到的任务是刺杀3号目标悠付源。”

我把面前打开的计划书上面写的内容读给了他们听。

“这次任务的开端是I小队的入侵女生宿舍楼以及J小队的救援计划,随后其他F到H小队负责埋放**,包括我们在内的B到E小队则是对4个目标进行刺杀,有什么问题指挥部A大队会随时派遣J以后的小队进行补充支援的。”

(这次参与这个计划的人是有多少啊……)

把计划书上面的内容读完后,我抬头望向面前的小队成员。

…………

没有回答……

就像我说的那样,一般的杀手和刺客都是那种十分冷酷型的,突然觉得像我这样性格的能混到现在真的算是很幸运的了。

“嘛~我已经习惯了,那就当你们默认知道了啊。”

…………

依旧没人回应我。

(这样的队伍真的可以顺利完成任务吗?)

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不禁怀疑了起来。

(管他呢……一路走过来这样的事情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想着,我继续说了下去。

“就像刚才说的那样,咱们小队的主要目标是刺杀3号目标悠付源。”

顺手打开了刚才那个老头给我们的东西。

里面放着我所需要刺杀的人的照片,以及厂区的地图,上面圈画着目标可能会出现的位置。

(就是他吗?似乎有点眼熟的样子啊……)

照片里面的人似乎我曾经有过见面之交,也只有见面之交了,也可能只是路过的路人罢了,虽然十分眼熟,但是就是想不出他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

“队长,您有什么计划吗?”

突如其来的一声问话吓了我一跳,或者是说我根本没有想到那些家伙会主动问我问题,更何况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我们这个队伍里年龄最大的,而且对我称呼还用了“您”!说实话,还真有点接受不了。

“嗯……”

嘴上先答应了一下,实际上我还没完全从刚才的惊吓中逃出来,现在脑袋都是空空的。

(这就是职位所带来的权利吗?)

突然间,我看到了在地图下面被盖住的东西。

“这是……”

我掀起了盖在上面的地图,看到了下面的东西。

“猎鹰……迅豹……雄狮……这些都是……”

“看来这些是我们的代号了。”

又一位队员开了口。

(!)

一时有些激动。

在我的印象里,听说之前有一次我在刺杀行动中出了意外,而自从那次出了意外以后,我就再也记不得关于我之前那些事情的任何记忆了,虽然任务顺利完成了,但我的记忆也被那些被暗杀而逝去的灵魂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一并带走了,从医院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脑袋上面缠满了绷带,后来被组织里的人带走后听他们说的才得知我是一名杀手,在之前的任务里被子弹击中了头部才会这样,还好没伤及脑干,要不我也会跟我刺杀的那个目标一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虽然小命被救了回来,但是我的名字似乎成了一个迷,可能在之前我的性格一直是不言不语,很少跟人沟通,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因为组织内部的特殊性,一旦加入这个组织就几乎不能跟外界有这样那样之类的沟通了,所以说,想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不过还好,我的一切生活所需组织内部都能够帮我解决,不过,我一直在想,再怎么没有信息,身份证什么之类的个人信息总可能有吧,但是,就算我在宿舍翻了个底朝天,我也没找到跟我个人信息有半毛关系的东西。

于是,我就这样以空白人的身份在杀手组织生活着,别人见到我或者想跟我说话的时候都会以“哎”,“你”这样的称呼来叫我,这让我很是不舒服。

所以,今天看到了我这个队长的身份被赋予了“猎鹰”这个称号的时候,我的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猎鹰吗……”

虽然不能完全称得上是一个名字,但是这是能够证明我身份的象征。

“不错的名字啊……”

叹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我便开始布置了我们的作战计划。

………………

………………

距离坐上这辆车已经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了,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个地方到底是有多偏僻啊?鬼地方……)

据我推测大概离开城镇已经有近半个小时的车程了,虽然离开城镇的时候正好赶上下班高峰期有些堵车,可离开城镇的这半个小时里没有堵车的现象发生,所以说照目前来看我们的目的地距离市区还是很远的。

………………

无聊到开始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

………………

“请问是您按下的按钮吗?”

就在刚刚把刺杀目标的照片交给我们的那个老头在我按下他说的那个按钮之后不久便敲门进来了。

“你们已经制定好作战计划了是吗?”

“是的……”

按下那个按钮就标志着我们已经完全准备好后面的行动了,现在就只差……

“那好,我现在带你们去武器库。”

看到我点了点头,老头这样说。

“你们跟好我,现在去武器库那装备,A,叫上C和D,跟我一起来。”

“遵命。”

老头对左手边的那名保镖说完,他就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走这边……”

老头的声音再次将我们的注意力拉回到他那里。

就这样跟着那个慢悠悠走路的老头走了大约五分钟左右,队伍终于在一道像金库大门一样的装置前面停下了。

“C,D,你们俩把门打开。”

原以为站在大门两侧手持枪械的那两个人就是老头嘴里说的C和D,但看来这样并不是,似乎是固定去守卫这个武器库的人。

(这地方安保措施这么严格……)

十分钟后,大门打开,里面的东西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叹,包括那些身经百战的老杀手,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需要设立这样的安保。

因为里面装的不是钱,而是琳琅满目的枪支。

要说这些枪支的种类和数量,我想如果让一个枪械爱好者住在这研究的话,一年两年不出来都可能是绰绰有余的。

“这也太多了……”

看到这样壮观的场面,我不禁惊叹了起来。

“请吧,随意挑选你们想用的枪支。”

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大门边上了。

“随意挑选吗?”

“是的,并且如果任务顺利完成的话你们是可以带走所选的那把武器。”

超级诱惑!

听到了老头的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燃起了斗志。

“那么,请吧……”

说完,老头微微鞠躬,并伸出手臂示意我们可以进去挑选枪支了。

……

就这样,又过了20多分钟,我们都选好了自己心怡的枪支。

(一会儿就靠你了!)

选了一把看上去十分花哨,但是又十分朴实的枪,花哨在枪身是由黄金做成的,虽然看上去很不错但实际拿起来的时候却十分沉重。

我拍拍跨在胸前的枪,心里却十分不平静,不知是为什么。

………………

“队长,我们到了,队长!”

右肩传来的拍击感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

像是做了噩梦被惊醒的状态一样,我身体颤抖了一下。

“啊啊~刚才在想事情,抱歉抱歉!”

略带歉意的从车里出来,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这个工厂还是真大啊,而且这么偏僻。”

距离市区半个小时的车程足以说明其位置的遥远。

〔滋滋……〕

左耳戴着的便携式蓝牙通讯耳机发出了电磁波的声音。

〔D小队队长猎鹰……小队队长猎鹰,听到请回话。〕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过来。

“猎鹰收到。”

〔这里是指挥部A大队,我们……已经派遣F……到……小队以及诱敌小队……往指定地点了,请和其他三组刺杀小队等待……时机,一旦炸……引爆,你们就开始行动。〕

似乎是因为在郊区的缘故,加上工厂的电磁信号干扰,指挥大队那边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不过似乎并不影响我正确地接收到他们传来的信息。

“收到。”

我回应了过去。

〔好的,猎鹰,我们这边一旦有行动变更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请保持通讯……通。〕

(通讯畅通吧指挥部那边想说的,这破信号……)

“好的,知道了。”

很想当场吐槽一下这里的通讯,可是又憋回去了。

〔如果你们那边有什么特殊情况,也请及时联系指挥部。〕

“好的。”

说完,那边挂掉了语音。

(现在就是等待那个时机了吗?)

想着,我看向了远处的工厂……

………………

没过不久,原本还是深蓝色的天空就被熊熊燃烧的火焰烧成了炽红色。

“D队,在这里就要分开了。”

一路跟我们进去的B队队长似乎也跟我是一类比较健谈的人,走到第4个岔路口的时候,他们的队长跟我说了告别的话语。

“嗯,有机会再一起作战!”

“好的,那么再见了!”

“好。”

我回头转向身后的队友。

“各位,跟我来。”

说完,我便朝着最后没有爆炸的那三座工厂前进。

听指挥部说,那片区域将会是最后爆炸的地方,说我们要刺杀的目标悠付源就会在那周围徘徊。

(真的假的啊?)

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不太可能,毕竟其他工厂都爆炸了,谁回去冒险前往一个还没有确定会不会爆炸的地方在那里悠哉悠哉地走来走去的?而且,指挥部那边是怎么知道目标就会再那边徘徊?

虽然心里觉得不太可能,但是我还是按照指挥部的要求去做了。

应该就是这周围了。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了一下地理位置。

(三座工厂,应该就是这附近了。)

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三座工厂距离爆炸区很远,跟那边相比,这里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三座工厂安静地矗立在夜空下,安静下来甚至能听到夏蝉的鸣叫。

(好好享受吧,一会儿这里也要变成那边那样了。)

与那边工厂区不同的是,这边还有一座小山丘,与周围的树相映衬,感觉这里就像是建造在森林上面的工厂。

“可惜了啊,这个地方。”

作为一名热爱大自然的青年,我的确有点为它感到悲哀。

“各位,就在这里,两三人一组,分开寻找三号目标!”

可任务归任务,再可惜也得去遵守,想到这里,我转头向身后的队友传达着命令。

“好!”

随即,他们便迅速分好了小队,开始寻找了目标。

看到他们都往工厂的方向寻找,我便决定去山丘那边瞅瞅。

………………

不久过后,我们便搜完了整个山丘的周围。

“什么啊~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无奈着挠着头,我似乎想从这个动作中找到任何有关于能找到我们所要刺杀的目标的任何线索。

但是任何想法都不存在,或者说是任何想法最终都以不可能成立而告终。

(本来就是这样啊,到底是谁下达的命令让我们搜查这里的?)

〔队长!〕

就在我心里抱怨的时候,队员的声音从耳机里传了出来。

“怎么了?有什么信息?”

一开始我以为找到目标了呢,然而……

〔在这个区域边缘地带发现一个类似于山洞隧道的大门样的东西,而且看上去像是新打开的,我们认为很可能有人藏在里面,是否潜入调查搜寻?请指示!〕

虽然不是直接了当的看见目标,不过发现了目标潜在的隐藏点也着实让我兴奋了一小下。

“听我指令,搜寻目标山洞。”

抓住了目前唯一可能的线索,我当然不肯放弃。

“我们也前往那里协助他们吧。”

通过无线电,我将命令传达给了小队的其余成员。

“毕竟大家都没有看到关于目标的蛛丝马迹,这也许可能是咱们唯一的线索了,抓住机会,各位!”

不知为什么,我说完这句话之后竟然有些励志的感觉涌了上来。

说完,我便迈开脚步,快速向着那个地方冲去。

然而就在我还没跑到一半路程的时候,耳机那边再次传来了声音,但是这次不是我的队友,而是模模糊糊的像是其他队伍的声音。

〔D小……我是……我……引……你们快离……收……话。〕

我尽我所能去听懂他说的每个词语,但是失败了,而这个通话是建立在队长之间的,也就是说我的队员完全听不到我们之间的对话,我去求助其他人的途径就这样被阻断了。

“喂?喂?请重复一下!喂?”

〔……〕

除了沙沙的雪花声,完全听不见任何其他的声音。

(该死……)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小队与其他小队的联系中断了。

“这下好了……”

与其他小队联系中断意味着整个任务很可能会因我们而中断,严重的话,如果指挥大队不想中断任务的话,很可能会放弃我们小队,任凭我们自生自灭,而周围三座还没有爆炸的工厂现在成了夺取我们性命最可能的因素。

轰隆!

一声巨响打破了寂静。

轰隆!

紧接着又是一声!

就在我还在想一会儿该究竟怎么办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啊!”

突然间就在身旁发生的两次爆炸带来的冲击波像是把我的内脏震碎了一样,让我爬在地上硬是没有力气站起来。

(快要死了……啊啊啊……)

腹部传来了一阵剧痛,很可能是刚才的那两阵冲击波把脏器震地不太正常才会这样。

“我……我们被抛弃了吗?”

旁边的队员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就像我预想的一样,想因为一个队伍而放弃整场作战的情况对于一个由冷血动物组成的集团来说应该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我早应该做好这方面的准备,但是现在才反应过来已经太晚了。

(唔!又开始痛了!)

然而,疼痛的部位并不只有这一个,随着腹部的疼痛而来的还有脑袋的不适。

(搞什么?这是……)

突然间,似乎有什么回忆跑进了我的脑袋里,不过那就像是有时候做完梦睡醒后的样子,完全不记得梦的内容,只记得自己曾经做过一场梦那样。

(难不成是……以前的回忆?)

因为睁着眼睛做梦这种事情是个正常人都会被认知为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我也包括在内,与其让我相信这是我刚才睁着眼睛有意识地做了好几个自己完全没有印象的梦,还不如说那些很可能是我在之前遗忘的那些记忆。

“队长……”

这时我才注意到旁边的惨状。

有几名刚才跟上来的队员被震飞到了好几米远的地方,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而刚才站在我身边的那几位则是受了轻伤,至少表面上看上去很正常,有些单膝跪地,有些甚至能够直立行走,只有我现在一个人爬在地上默默忍受着身体内部传来的疼痛。

“真是倒霉啊……偏偏我……”

已经没有力气说话的我陷入了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感已经减轻到身体完全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了,幸运的是,在我缓和的这段期间内,有意识地队员没有离开我,而是将我和其他已经不能自主行动的队员转移到了安全的位置,并且在这段期间内并没有发生任何爆炸和地震,这也是我能够快速恢复的重要原因。

“嘶……”

虽说身体已经能够忍受那种疼痛了,但那毕竟还是一种令人产生厌烦的感觉,想要身体能够轻易接受它的存在,我觉得目前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

“再疼也得忍着啊……”

勉强支撑起身体,拍拍身上的尘土,刚要起身出发的时候……

轰隆!

一声巨响从远处出来。

最后存活的那个工厂也被爆炸所带来的火焰吞噬了……

还好刚才意识健在的几名队员将我们搬到了这里,离工厂较远的地方,没有受到第三次爆炸的波及。

〔滋滋……D小队!D……听到请回答!〕

耳朵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指挥部!)

“D小队收到!我是队长猎鹰!”

像是在战争中看到了自己的庇护所一样,我兴奋地回答着。

〔太好了……们现在情……何?〕

(情况如何吗?)

“报告大队,我们这里由于刚才的爆炸冲击波导致了部分队员的受伤,甚至有些队员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可以说形势不是很乐观。”

我将目前的情况报告给了指挥部。

〔……现在派遣其他……援你们……〕

从大队那边听到了像是“救援”样的两个字,心里突然踏实了。

(终于派来支援了吗……)

〔滋滋……〕

心里刚放松下来,我的耳朵里又传来了指挥部的声音。

〔滋滋……们现在有没有发现目标的踪迹?〕

“报告指挥部,目前还没……”

………………

“……梦!醒着……一声!”

突然从刚才小山丘的方向传来了声音,而且听上去像是男性发出来的。

那一声喊叫让我警觉了起来。

“报告指挥部,突然发现很可能是目标的声音!我马上前去调查!”

〔滋……的,请保持通讯,不要挂断……什么情况请及时……汇报。〕

“好的。”

“队长……”

看上去旁边的队友也听到了刚才的声音,现在能够自主行动的人都在看着我,等待我的指令。

“你,你,还有你,跟我来,剩下两个能够行走的看护好那些昏迷的队友。”

我顺势挑选了看上去最合适的三名队员,让他们跟我前去调查。

“好!”

似乎听到了疑似目标的声音后,他们也兴奋了起来。

“那现在就出发!”

说完,我便向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

………………

“这里!这里有两位幸存者!在这里!”

没跑两步,从刚才的方向又传来了那名男性的喊叫声!

(是把我们当成救援人员了吗?)

没有停下脚步,我们继续前进着。

终于,在看到那个人的面貌时候,我的心情突然放松了下来。

(终于,任务结束了……)

在我面前的是一男一女的躯体,然而那名女性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像是落石一样的东西脸朝下压在了下面,完全不敢想象如果把落石移开会是什么样惨烈的画面,而那名男性的左臂被同样的一块巨石压着,看上去已经完全压烂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看上去丝毫没有痛感的样子,更可笑的是,他的眼皮似乎从来就没有睁开过,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依然能够确定面前这名存活的男性就是我们要刺杀的三号目标悠付源。

“抱歉,我现在眼睛睁不开,所以可能看不清情况,而且双臂完全没有感觉,不过左臂可能被一块巨石压住了,还有,我旁边应该还有个妹子,她……”

(原来是这个样子,难怪他连一点难受的表情都没有。)

但是对待刺杀目标,即便对方是一名身体已经残疾的人类,我也不能手软。

“那个……”

看我们没有回声,目标似乎也有所疑惑。

“指挥部,这里是D小队,我是队长猎鹰,发现三号目标悠付源,左臂被巨石压烂,现在身体无法动弹,身旁还有一具同样被巨石压烂的陌生女性遗体,目前无法辨认身份,但确定以无生命体征,是否处决三号目标,请指示。”

直接表明来历可能对他来说更为直接地就能知道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干什么的,这样想着,我开始了与A大队的通话。

〔请……滋滋……当场处刑。〕

从行动开始到目前来说指挥部传来的最有决断性的一句话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好的,知道了。”

说完,我关掉了通讯设备。

“兄弟!等等!”

悠付源似乎看出了我们的目的,也就是杀掉他,而我也能看出他的意思,那就是想让我们放他一条生路。

但是,那完全不可能……

“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你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们只是遵从上面的命令,而且你的手臂已经成了这样,想必如果你看到现在你的样子,也许自杀的可能性都会有吧,对不起……”

说完,我拿起了那把自己亲自挑选的枪支,用枪口对准了悠付源。

“等等!等一下!”

“抱歉了……”

“等……”

啪!

没有犹豫,我扣下了扳机。

随着悠付源脑袋上因子弹穿过留下的洞并伴随着流出来的鲜血,宣告了我任务的顺利完成。

“队长,确认没有呼吸了。”

前去探测悠付源是否真正死亡的队员如是说。

(任务成功了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回复任何话语。

终于,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不过,指挥部的那些人是怎么知道悠付源会在这个看上去并没有可能出现的地方现身呢?

带着疑惑,我向指挥部汇报了情况。

“报告指挥部,这里是D小队队长猎鹰,三号目标悠付源已经成功被刺……”

(!)

“唔……”

突然间脑部传来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剧痛。

〔猎鹰……滋滋……怎么了?猎……〕

疼痛越发强烈,以至于我已经我发分散任何注意力到接收耳机那边指挥部传来的消息了。

“啊啊啊啊!”

刚刚还是很模糊的记忆突然变得具体了起来,包括躲避追杀,与那三个人的探险,进行过的大逃杀游戏,甚至……

“啊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来了!”

以悠付源的角度说出的那些话语,都变成了我的记忆,深深地嵌进了我的脑袋里面。

“啊啊啊……”

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因为伴随着它们而来的还有就在刚刚悠付源知道自己即将死亡的恐惧感与无助的绝望感……

“队长!队长!”

隐约听到了旁边队友的叫喊声。

“啊啊啊!救救我!救命!”

我无意识的拼命抓住了旁边队员的胳膊。

“抱歉了……”

就在刚才从我嘴里说出的话语,在我的脑海里突然以悠付源的视角出现了。

(难道……)

(我就是……)

“悠付源……”

轰隆!(啪!)

现实中三座工厂同时发生的第二声爆炸伴随着脑内记忆里的枪声一同响起,将几乎快要失去意识的我彻底击垮。

………………

我的身体又重重地倒在了地上,意识也开始慢慢消失。

“悠……”

完全意识失去之前,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从队员嘴里传来的喊叫声,但是第一个字不是队长的队字,而是……

而是一个我十分熟悉的声音,那个声音似乎是在叫着我的名字……

(这个临时搭建的队伍里有人知道我的真名吗?)

(!)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声音是……)

那个人的名字虽然已经被我锁定在脑海的某个人身上,然而就在那个瞬间我的大脑与这个世界的连接像是被紧紧抓住后硬生生地扯断了。

………………

………………

………………

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
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