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

(原来那个自己长的是这个样子的啊……)

我看着眼前躺在床上已经陷入昏迷的自己,心里这样想着。

对于一个虽然已经跟自己有过一次“对话”但是始终没有与另一个自己真正见过面的我来说,面前这张病床上的这张面孔既熟悉又陌生。

就在半个小时以前,当另一个我被送回来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命令管家将他在床上固定好并且送到一个隔音效果很好的房间里,随后在他身体内注射了****。

“已经成功将那个‘我’除掉了吗……”

在那个地方将“自己”除掉的话,意味着面前躺在床上的这个悠付源也会有被他除掉的那个学生悠付源的记忆,这点我是最清楚的。

“唔……”

(醒了吗?)

突然,面前被工具固定在床上的那个悠付源的身体震了一下,随后睁开了双眼,但是从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对自己清醒后所处的情况十分陌生,睁大眼睛环顾着这个房间,很明显是被眼前这突然变化的情景吓到了。

“你好啊,悠付源……”

这是我与另一个自己的第一次对话。

“你是……”

“你好,我就是你之前在投影屏上面看到的那个看不到脸的人,初次见面,我也叫悠付源。”

当说出悠付源的名字时,我可以从他脸上看出那种惊恐的表情。

“你不是……已经被我……”

“那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不想回答面前的另一个我自己的疑惑,我反问了过去。

“我是……”

他肯定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而且也明白自己与刚才被自己除掉的那个悠付源是什么样的关系,他之所以会有犹豫是因为听到了我也是悠付源这个消息。

“你也是悠付源,换句话说,我就是平行世界里未来的你。”

“未来的……我……”

在我的预想之内,果然他即便是取回了那个悠付源的记忆,也暂时无法接受在这个世界竟然还有第三个悠付源的存在。

“其实咱们俩之前是见过一面的,只不过是我单方面见你,而你那时候还没有从昏迷中醒过来罢了。”

说完,我看到面前的自己瞳孔又一次放大了。

“别惊讶,你应该庆幸自己当时没有醒过来。”

“为什么?”

“你还记得当初赵月梦说的关于平行世界的推论吗?”

说着,我开始围绕床边走动,并继续进行着这对于我和他,甚至是对其他平行世界的悠付源有深刻影响的对话。

“你……你也知道赵月梦?”

“嗯,因为我是另一个平行世界过来的,只不过在这个世界里存活到了现在,在与你们的竞争中。”

………………

听完之后,另一个悠付源明显出现了很多疑问。

“算了,一个一个给你解释吧,反正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你什么意思?”

听到了我说他的时间不多了,另一个自己突然警觉了起来。

“我在你体内注射了慢性毒素,再过半个多小时你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你……”

突然,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出了愤怒和杀意,估计要不是他的身体被固定在床上,现在他肯定会跳下来把我暴揍一顿,甚至连我的生命都会受到威胁。

“其实,你本来早就已经死了的……只不过是我让你多活了点时间。”

说完这句话并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另一个我的眉头明显由倒八字变成了正八字。

“你让我多活了?”

“是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你曾经是被列在刺杀目标当中的人。”

“我?”

“没错,只不过那次的刺杀行动出了意外,要刺杀你的那名杀手死了,而你却活了下来,昏迷了半个月,而且醒来后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记忆,并且脸上也多了几道伤疤,可以说接近毁容,本来你之前是跟我长的很像的,但是因为疤痕和毁容的原因,现在咱们看起来就像两个人一样,于是我突然有了一种想法。”

“什么想法?”

“还是回归正题,你还记得赵月梦所说过的平行世界的相关事吗?”

突然间我把话题一转。

“不要岔开话题!告诉我你想把我怎么样?”

明显感觉到愤怒正从另一个我那里涌出。

“想要听懂我的这个想法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先别急,我问你,你还记得赵月梦所说过的平行世界的事吗?”

“怎么了?”

经过我的解释,另一个我似乎接受了我的建议。

“其实经过我这么多年的摸索,我大致了解了这个古城墙遗址的特殊地方,赵月梦所说的只不过是她遇到的那种情况罢了。”

没等另一个我回话,我接着说了下去。

“那个古城墙遗址的确是像她说的是一个平行世界的连接点,只不过从那个连接点出来的平行世界是对每个人不同的,也就说是死亡方式因人而异,对于咱们的方式可能就是两个自己互相感知到对方的存在,也许其中一方在不久之后就会因为某种原因而死亡,而这个世界又会把你引向那个古城墙遗址里,这样,即便是死亡了,你也会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出现,就这样,再与那个平行世界的自己竞争,直到有一方消失为止。”

我第一次将目前我对这个平行世界的推测说给了另一个自己。

“那为什么之前那些记忆里没有出现另一个我,但是我却还是死掉了?”

“即便是不经意间感知到了另一个自己,也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也就是说……”

“没错,那几个世界里你没准感知到了身为路人的自己。”

………………

“的确,罪犯那段记忆里那些家伙里的确有一名看上去有点像我的,而且硬要说的话玩大逃杀的那段记忆虽然没有正面见到自己,但是队伍淘汰是会播报队员名字给所有人听到的,而且,在所有队伍即将开始比赛的时候我也有过向周围队伍投以目光的情况,没准就不经意地扫到了其他队伍里的‘我’……所以说如果那时候有另一个我在的话,被感知的猜测是说得过去的……”

“但是……”

紧接着,另一个我又似乎有什么疑问的样子。

“第一次进入遗址的记忆里我并没有看到自己,也不存在被感知的条件,怎么……”

“你说的这点……其实也是我心中的一个疑问。”

我平静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疑问?”

很明显,另一个我认为我已经对古城墙这特殊的秘密有一定的了解了,但依然有很多疑点即便是现在我也没有解开,就比如我记忆中的……

“第一次进入遗址……关于第一次进入遗址为什么我会死亡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印象中似乎我并没有感知到或者我被感知到的情况出现……”

“这样啊……”

“这些恐怕还是得以后才能研究出来,不管怎么说,是我让你多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个世界。”

(他在听完这句话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

曾经的自己差点被另一个自己杀掉,但是又被救了回来,但是到现在又被相同的自己杀死,这种事情放到谁身上都不会好受的吧。

“也就是因为你在看我的时候因为我没有睁眼感知到你的存在,所以现在才会有双方都存活的现象发生?”

令我意外的是,他并没有纠结于刚才的问题上,而是顺势稍微改变了一下话题的方向。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

………………

“不敢相信是被自己救下来,又会被自己杀死啊……”

叹了口气,他又说到。

“你似乎很能接受自己即将死亡这个事实啊……”

看着眼前平静的自己,我被他面对死亡所表现出的淡定所折服。

“又不是第一次死了,这次也无妨,大不了就是难受一点呗……”

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后,他又叹了一口气。

“反正我也轮回够了,脑袋估计也装不下再多的痛苦回忆了吧,早死早超生说的就是我现在的想法~况且我死了不还是有你吗?如果你还活着的话,也就证明我并没有真正的死去,而且,我也不想再承受这个世界上的那些杂七杂八让我心烦的事情了,所以说,你可得替我好好活着呀。”

(!)

突然,我被眼前自己所说的话震住了,这超乎了我的预料,能够坦然接受死亡这一现实的确是让我无法想象是能从另一个我嘴里说出来的事情。

不过……

(哼,看来这个真的是我,连性格都是一样的。)

我靠近了床边。

“看什么看!不要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势好不好!”

面前有些傲娇的自己看上去是那样的可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却有些笑不出来……

生存了20多年,面对了不少来自平行世界的自己,我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其实……”

我决定把我的想法告诉那个自己。

“我的大脑已经几乎装不下任何多余的回忆了……也就是说,如果现在你在那个平行世界的连接点消失的话,你的那段记忆就会将我的旧部分记忆替换,但是我不想失去那些只属于我自己的那部分记忆,那些真正是我的经历,我不想失去它们,可能有些自私,虽然那些记忆的内容是相同的,可是我更希望我脑中的记忆是由我亲自创造出来的。”

………………

“所以你才会将我带到离平行世界连接点很远的地方把我杀死,是这样吗?”

思考了许久,另一个我发话了。

“是的……”

“因为如果我在那个地方死去的话,你怕我会平行到你的身上,将你所保护的那些重要记忆挤走是吗?”

“看来,你已经基本了解这个机制了啊……”

略带无奈地说出了这句话,因为我第一次在来自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感受到了自己会被替代的压力,那个我不管从性格还是理解能力,甚至是包容力上面都远超我,说实话,如果从新选择的话,我甚至会选择自己的死亡来换去他的生存,这样我就不用为守护自己的那份记忆而拼命,就能带着它们一起消失了……

然而,想这些有什么用呢?因为已经不能回头了……

“嗯,就在我杀死那个自己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他刚才即将被处刑时的那种绝望感,那绝对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的感觉,而且结合被强行灌入的那段记忆里赵月梦所说的,我怀疑这个世界已经开始和那个连接点慢慢地融合在一起了。”

接上了我刚才说的话,另一个我开始解释了起来。

他的认真态度也感染到了我。

“是这样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因为你刚才所处的位置离平行世界连接点很近,我猜那时候石目尧他们并没有顺利地关上防空洞大门,所以导致了连接点和这个世界产生了连接,那时候因为你的旁边有先比你得到记忆的那个我存在,所以那时候你的脑袋里面并没有得到其他平行世界的记忆,而当你杀死那个自己的时候,你也就相当于抢夺了被你杀死的那个悠付源的记忆,这就是你在杀死那个悠付源之后脑袋被灌入大量记忆的原因,也就可以说,那个时候你们俩算是一个悠付源,一人一半。”

“半个我吗?那个时候?”

“通俗地说是的……”

“哼~真是……奇怪的……理论呀……”

突然,他的瞳孔放大了,并且全身紧绷。

看上去药效起作用了。

“看来开始……了啊,我……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哼……让我们去那个山丘调查是不是由你提出来的……假设……啊?”

………………

我决定再让他看一件东西。

“你看了这个也许就明白了……”

说完,我撸起了左边的袖子。

“哈哈……假肢吗?要不是……看到最上面的接缝……还真……还真看不出来……真像自己的手臂啊……”

“20年前的今天,我就是被那个巨石压住左臂的那个悠付源,但是我那时做出了现在看来正确的决断。”

“放弃手臂……逃跑吗?”

“是的,因为我知道周围很可能有引爆工厂的那些人过来,所以我直接扯断了……”

说到这里,我突然有点不想说下去了,虽然没有一丝疼痛,但是一旦想到当时的画面……

“真是厉害啊……我真为自己……感到……自豪,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因为我的及时逃跑所以没有出现今天那个悠付源的结局,后来军队及时赶到找到了我,并且处理了事态,不久,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包括那时候的你和我,都被执行了死刑。”

………………

“这么……恐怖的吗?”

我看出来他现在脸上已经满头大汗了,应该是忍受着十分痛苦的折磨吧。

“那现在的你怎么办?已经又把工厂毁掉了……”

可能是接近极限了,他突然用力地说。

“这点,我现在是那个工厂的所有者了,并且因为我经历过了那场浩劫,知道之前那个策划这场灾难的我的结局会被抓,所以这次就事先已经跟那边联系好了,因为工厂地区偏僻,所以影响不会很大的。”

“啊……这样啊……那就好……”

(这家伙怎么突然关心起我来了?)

心里这么想着,那边突然传来了声音。

“至少……得有一个活着的……吧……”

(!)

竟然……

“好!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活下去!并将入侵到这里的另一个自己都除掉!”

说完那句话后,我明白了他的心意。

“哈哈……你这也……太狠了吧……用不着……这样……要对……自己……好……一……点……”

说完,我看着面前的另一个自己慢慢地合上了双眼……

………………

………………

………………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