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

自从遇到他以后,我每天都在努力地生存着,比以前更加努力地生存着……

那次见面对于我来说,不,应该是对于所有平行在其他世界的我来说,应该都算是开拓性的吧,两个几乎拥有相同记忆的自己的对话……

以及对于平行世界的猜想……

但是,在我后来的人生中,我发现事情并非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似乎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面会出现很多个连接点,毕竟是万里长城,露出地面的部分应该不止一个才对,这也就是为什么记忆中学校和工厂都会出现时空连接现象的原因,我也因此差点在这个平行世界里消失,虽然保住了一条性命,但是我觉得如果想要让自己在这个世界里过的安稳,就要从源头抓起,也就是从那段记忆的起点起步,于是,我便完全放弃了公司,将其交给了我已经定好的继承人以及手下管理的那些刺客杀手们,并在学校的那个古城墙遗址周围买了一套房子,时刻关注着是否会有来自平行世界的自己的到来。

因为,在我的回忆里,一切的开端就是大四即将毕业的时候,四个人一起出去探险的经历……

还有那个老头……

那个将我们引入不归路的老头……

但正因如此,我才会拥有了那些常人无法想象的记忆,而且也探知了古城墙的秘密以及证实了那个可怕的校园传说,虽然说这些东西从那时的经历来看并不是很好,但是……

那些回忆以及经历正是我要去守护的……

真正属于我自己的……

美好的东西……

………………

………………

(!)

把那些入侵到这个平行世界的孩子送进遗址之后,我回到了家里,安静地躺在老头椅上,一不小心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回过神来时,已经走过了6个钟头,外面也开始下起了暴雨。

(刚才又对着年轻的自己和那帮家伙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生感悟啊……)

慢慢地,我发现自己随着年龄的变化,我的想法从开始引导年轻的自己走向死亡这条道路变成了希望他能经受住梦境带来的考验,成功从梦里走出来的这条道路。

(哎呀,现在的我不就跟那个老头一模一样了吗……)

想起了大四那年探险时候遇到的那个老头,似乎跟现在的我有着许多相似之处,不过经过岁月的沉积,我已经慢慢地接受了这个现实的存在,所以对于我究竟是不是那个曾经让我深恶痛疾的老头,现在的我已经不在乎了。

现在来看,也许我就是那个曾经将我们引入不归路的老人……

(是我已经老了的缘故吗?)

在那次见面之后的几十年里,我一直遵守着与那个我之间的约定,让我活下去的约定,也许正因为有着那时候的约定,我才能够走到今天。

窗外的暴雨不断击打着紧闭的窗户,发出令人心烦的声音,已经因为盛夏而枝叶丛生的树也因为暴雨带来的大风而以平常无法想象的幅度摇摆着,与此相比,我现在内心却异常地平静。

“该上床睡觉了……”

艰难地站起来,拖着沉重的双腿,一点一点地向前挪动着身体。

年老的身体给行动上带来了巨大的不便,不过这些年来我已经克服并且慢慢习惯了,但是唯独这次不一样,大脑对于身体的控制异常艰难。

(是在椅子上躺太久的缘故了吗?怎么身体……)

(!)

突然,我意识到了什么……

(哎呀,那个时刻终于到来了吗?)

过去的几年内,我曾无数次地想着我的自然死亡究竟什么时候到来,然而一直都是白白浪费思绪和时间,终于,在今天,我等到了那一刻。

因为我……

已经不想让自己再陷入轮回的竞争当中了……

“我已经……厌倦了……终于可以……”

(对不起了,猎鹰……我已经尽力遵守诺言了……)

如果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一定会理解的吧~

“解脱了……”

身体一沉,我将自己完全交给了重力,随之也将生命交给了这个曾经不属于我的世界……

………………

………………

………………

“哈哈哈!瞧你一副穷酸样!跟从垃圾堆跑出来似的!”

石明贝一边嘲笑着石目尧的样子,一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虽说我们四个人从遗址中跑出来灰头土脸的,但是没有多余的污渍在我们身上,要说多脏的话顶多也就是尘土的作怪了,拍一拍还是能让我们几个变干净一些的。

印象中昨晚我们四个在喝醉酒后莫名其妙的想去探险,爬到了后山上好像找到了一个像是入口的地方,借着酒劲竟然完全不顾安危跳了下去,不过还好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只不过进去之后完全找不到出口的我们因为喝醉了酒有些晕,并且空气流通不好,二氧化碳过多,加上是晚上的缘故,竟然就直接趴在了地上睡着了!现在想想都觉得恐怖。

“还好昨晚那场暴雨让一部分山体产生滑坡,把埋在那块的另一个出口给冲出来了,咱们现在才能有机会逃出来,而且有新鲜的空气进入到里面,要不估计现在咱们早就去西天找如来去了!”

有些带着责骂声的训话从我嘴里发了出来。

看到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有些生气,顺手捋了捋头发,并将一些碎叶从上面摘下来。

但是我突然意识到首先提出来到这里探险的人好像是我……

不过看上去我的生气并没有让他们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你看!”

突然埠力珥示意我们往前看。

正前面一个穿着十分时尚的美女正迎面向我们走来,看上去就像是要跟我们搭话一样。

“那个……”

她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突然停下了!

(真的假的?真的在跟我们搭话啊!)

要评价这个女生的长相,可以说学校的校花绝对非她莫属,要是像那些什么三千年一遇美少女,七百年一遇美少女这样形容的话,她恐怕是10万年都没准遇不到的一位吧!

“嗯?怎么了?”

我礼貌地回了一句。

“喂!她在跟我说话呢!你还以为她在跟你说?”

突然身后的石明贝将我硬生生地拉到了后面。

“这位小姐,请问您有什么想问的吗?”

出现了!川剧变脸!

“那个,其实我也没有特地想跟谁说话的意思……我只想问一下,请问古长城的遗址是在这个附近吗?”

(!)

听到了她说的话,我警觉了起来。

“建议你不要进去,在外面参观一下就好,你应该是游客之类的吧?”

毕竟刚刚经历过那么危险的事儿,我不想再多出一个“受害者”,便抢答了上去。

“嗯,是的……”

看上去有些害羞的样子,她说话有些犹豫。

“……嗯……那好,谢谢了!”

说完,她向我们稍微点了点头以表谢意,并走了过去。

(似乎在思考什么啊……)

看到她有点犹豫的神情,我不禁推理了起来。

(嘛~女人心海底针,估计要是仅凭几句话就能推测出来她到底在想些什么的话,估计我离神也就不远了~)

“那个,能问一下您贵姓?”

突然间,一句问话结束了我的头脑风暴。

石明贝永远是攻击性极强,竟然直接去问一个仅有几句话交涉的妹子的姓名。

“能告诉他才怪呢~”

在我身后的石目尧偷偷对埠力珥说,但是却被我听见了。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实话,我也挺想看看攻击性这么强的石明贝受到挫折时候那种沮丧的样子。

“我姓赵……”

女生转过头,以一种天使般的微笑回答了石明贝的问题。

完败!

(啊啊啊!怎么可能!)

不止我,从石目尧和埠力珥的面部表情上可以看出他们对于这个结果也是十分震惊的。

“好的,谢谢了!”

转过身后的石明贝表现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在我们面前嘚瑟了起来。

“怎么样?”

待那名女生走远后,石明贝笑呵呵地说到。

“有希望啊!明贝!”

“快!快去追她!万一成了呢?”

突然间石目尧和埠力珥态度180度大转变,让我有些接受不了。

“喂,你们……这也……”

虽然很想吐槽他们两局,但是我却止住了……

“万一她比我大呢?”

不知道为什么……

“女大三抱金砖啊!”

总有一种感觉……

“那万一是好几块砖呢?”

想要把这些美好的记忆永远封存在脑海里……

“富婆不好吗?”

永远不想忘记……

“还能帮你快乐刷……”

………………

“你们……”

“哎?”

看到我的样子突然大变样,他们三个都停止了动作。

“不要在我煽情的时候搞这些乱七八糟的好不好!!!!!”

………………

“哈?就你还煽情?煽毛线情!快来一起搞基!”

“对啊,石目尧说的没错,快来跟我俩搞基!”

说完,目尧和力珥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做出了像是要互相亲吻对方的样子。

“再见,我要去找那个妹子了……”

石明贝也似乎要离开我们的这个小团队去寻找他的春天。

“我……”

我已经无言以对了。

嘛,反正就这样吧,毕竟在一起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这点小事算什么?

(哼~你们这么恶心我,那我也来恶心恶心你们!)

“我来了!”

说完,我扑向了石目尧和埠力珥的搞基现场。

“加我一个!”

“喂喂喂!我们刚才开玩笑的!”

“别来真的啊喂!”

重心不稳的三个人就这样踉踉跄跄地前行着。

………………

经过暴雨的洗礼,街道上充满了夏天的味道,地面上的水洼倒映着我们互相调侃对方的笑脸,温热夏风拂过脸颊,将脸上少许的汗水吹干,身边花坛里的百日草与曼珠沙华也因暴雨的原因在一夜之间交相盛开,在那些盛开的花朵旁边,这个即将消逝的校园里,四个人的身影伴随着嬉笑打骂声渐行渐远…………

(悠付源篇 完)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