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

………………

………………

………………

大家已经沉默不语好久了,自从塌方停止之后。

没有来得及关上的大门已经被塌方所形成的土堆压的不成样子,虽然有缝隙能让外面的空气流进来,可是这完全不能让一个完整的人从这个缝隙钻出去寻求帮助。

换句话说,我们被困在这个防空洞里了……

………………

“月梦……丽香……唔……”

不久后旁边的女生开始了啜泣。

“没事……她们应该不会出事儿的,要相信她们啊……”

看上去像是朋友的女生安慰着她。

………………

(悠付源……你现在应该还活着吧……)

埠力珥也因为接受不了悠付源没有逃进防空洞而自闭一样地坐在角落里,眼神迷离。

不仅是没有逃进防空洞里,甚至有可能已经……

(不能往那方面想!事情会好起来的!)

但是让我一直不解的是,在最后土块压住防空洞大门的前几秒,我拼命去喊那个拖着悠付源行走的女生,试图让她往这个方向走,可不知她是没有听到还是什么,刚才似乎是执意要往与大门相反的方向前进,不过幸亏他们没有到这边来。

我看着眼前被压坏的大门,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侥幸心理。

(多亏没听我的啊……)

需要几个大男人合力才能搬动的防空洞大门现在被塌方压的完全看不出是大门的形状,这种重量要是压在悠付源他们身上,那结果可想而知。

坐在角落里的埠力珥看上去一直出于灵魂脱离的状态,看上去这件事儿对他的打击似乎不小。

“没事的,悠付源他们。”

我试着去装作平静地安慰着埠力珥,想让他从这种忧伤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

不过看上去好像他得需要适应一会儿的样子,半天没有说话,眼神虽然紧紧盯着自己的双脚却看上去又十分无力。

………………

(还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安静安静吧……)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让埠力珥自己一个人可能会更好,我的安慰也许只会起到相反的效果。

(我也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什么事儿没有的我现在干着急也没有用,只有蹲坐在一个地方好好休息养足精力来应对还没有预想到的突**况才是目前来看最值得去做的决定。

整个防空洞内压抑的气氛让人实在喘不过气来,由于在爆炸的时候大多数靠近大门的是男生,导致有许多的女生都因为大门被震开的那阵冲击波而被震飞到更远而没有来得及跑进防空洞内,甚至可以说,仅仅有三四名女生成功跑进来,其余的女生以及悠付源都被困在了外面,现在生死未卜。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女生在防空洞里的啜泣声更加令人心碎,就连我一个大男人都有些为之动摇。

我想现在处在防空洞里的同学和工人们,大多都会十分牵挂着那些没有成功逃进来的人吧……

“唉……”

无奈,唯有叹息……

坐在角落里的埠力珥依旧是一言不发,眼神迷离,就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防空洞里的异样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个……”

感觉到不对劲的我首先打破了这充满悲伤的寂静。

“你们有没有觉得……呼吸不太舒服?”

胸口的闷感让我意识到氧气含量可能已经下降到了一个足够令我们警觉起来的地步了。

“但是,应该是有缝隙能将防空洞内的二氧化碳与外界的氧气进行交换的啊……”

带领我们走进这个防空洞的那个大叔脸上表情写满了疑惑和不解,并从嘴里说出了这句话。

大叔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按理来说像是这样的塌方,而且在防空洞大门还在打开的情况下被压坏,多多少少会留有一些缝隙,而且我想在防空洞内部也应该设有提供空气交换的通道,为什么会……

(!)

防空洞内微暗的灯光下,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我注意到了那个能解释这一切问题的答案。

天花板上一个像是通风口的地方正不断往下泄露沙土,而且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土堆!

(刚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点?)

可能连我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状态,说是很平静的样子,而实际上我在刚刚也完全把自己融入到那种悲伤的气氛中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的思绪已经完全被那些因没有成功逃进来的人而产生的悲伤所占领,从而忽视了防空洞里的一切……

(是爆炸吗?)

“管道老化……加上……加上刚才的爆炸引发的振动!”

大叔也注意到了这点,突然把声音加大了,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

“我们完蛋了!彻底完了!没有人能知道我们现在在这里!现在这里就是一个棺材了!啊啊啊啊啊啊!”

像发疯了一样,大叔抱着头,情绪也由像是崩溃的样子转变成了近乎疯狂的状态,开始在防空洞内四处乱走。

大叔的话让周围的一些人十分不解,他们都在互相看着对方并且在下意识地躲开大叔的“冲撞”。

不过,他的这些话却让我寒毛直竖,管道老化加上刚才两声爆炸所引起的冲击波将原本的通风管道震偏,导致大量沙土从管道流入防空洞内,加上大门被塌方所压住,相当于用山丘上的沙土把我们这个防空洞的所有通气设备堵上了。

这完全就相当于一个大棺材了呀……

(如果不做些什么,我们最后会死于窒息的,也就是说,最后还是会死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思绪停顿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加入了我的记忆里,但是却又想不出来。

………………

(不行,还是想不出来!)

我决定放弃思考。

“大叔!”

就在大叔“冲”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用双手抓住了他的双肩将其停住。

“现在不是放弃的时候!得想办法出去啊!你这样做只会导致剩余氧气量越来越少的!”

看着很生气,我便冲着大叔怒吼着。

“没用了,是我害了大家……”

像是平静下来的大叔幽幽的从嘴里嘟囔了出来这句话。

“没有啊!大叔!要不是你我们早就可能被那些家伙给……”

轰隆!

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距离上次爆炸隔了有一段时间,但这次的冲击波依旧不小,伴随着剧烈的晃动,我注意到了令我更加惊恐的一点。

通风口管道处的流沙土由之前的“细水长流”变成了“倾盆大雨”!

“现在我们已经没有窒息的危险了……”

大叔看到了这幅景象,完全瘫倒在了地上。

“嗯……没错……这样下去,在完全窒息前我们就会先一步被土沙活埋。”

情况已经很明了了,完全不需要隐藏些什么,大家看到这种情况也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现在将事实说出来完全不会影响他们的心情。

“所以说,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突然,迟迟不发声的埠力珥从我身后说了一句,并且在我回头的时候向我扔了一把铁锹过来。

“呦吼!”

因为速度太快,我差一点没有反应过来,铁锹的柄在我接住它的时候距离我的脑袋也就不到三厘米。

“力珥……”

看到了埠力珥这样的状态,我不由得为他担心了起来。

“没问题了!现在咱们的目标是保全自己成功从这里逃出去不是吗?而且如果咱们都死了,那还怎么去找现在还可能被困在山洞里的悠付源他们呢?”

虽然防空洞里的灯光不明亮,但我依旧能看到埠力珥眼中打转的泪花,想必这句话他是忍着巨大的悲痛才说出来的吧……

(力珥……你……)

“喂!再给我把铁锹!”

突然间,旁边的一个体型彪悍的男生冲着埠力珥说到。

“好嘞!”

力珥将手里的那把铁锹扔了过去,随后转身又拿了几把铁锹。

“有谁还需要吗?”

“我!”

“给我来一把!”

“我也要!”

(大家……)

看着在这种绝境中反抗的样子,我也……

“我可不想死在这个叫防空洞的棺材里!”

第一个要铁锹的男生将铁锹前端大力压入了压在防空洞大门的那块巨型土块上,开始了挖掘。

“以后再也不会进防空洞了我!”

“我也是!”

随后大伙也开始了他们的求生。

“给我也来一把吧……”

熟悉的声音从我的右后方传来。

“大叔?”

在我惊讶的时候,埠力珥已经将铁锹递给了他。

“年轻真好啊~”

冲着我们乐了一下,大叔便转身跑去跟他们一起挖通道了。

………………

“还愣着干啥呀?就剩咱俩了!”

突然埠力珥拍了拍我的后背,对我说。

“啊?”

环顾四周,就练力量相对薄弱的女生都参与到了这次的行动中。

“女生们都去参加了,咱们也不能示弱呀!”

说着,埠力珥跑了过去。

………………

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我只能愣在那里。

(真正该悲伤的人是谁呀?)

心里突然冒出来了这样一个问题后,我便跟随埠力珥的脚步跑了过去开始了最后的挣扎……

………………

………………

………………

然而,我们还是没有逃出去……

………………

………………

………………

“呼~”

到了一个相对于比较安全的地方,把还处于昏迷状态的石目尧从自己的肩膀上放了下来后,我长呼了一口气,并准备找一棵树休息一下,毕竟身上背着这么多的装备再加上一个成年人重量的负重走这么长的一段路是谁都会呼哧带喘的。

幸运的是,在记忆重回我大脑的时候,疼痛并没有持续很久,并且也没有令我疼到像石目尧一样昏厥的地步,我才得以迅速思考并且做出行动。

而且我的推断也十分正确,上面分配给我们的刺杀目标应该就是我们自己,根据我和石目尧被困在防空洞的位置,我便猜测石目尧领队的那一队也应该在那边的周围寻找,所以我便趁乱离开队伍只身一人去往那个方向,并且成功找到了已经不省人事的E小队队长——猎豹,也就是石目尧。

以借口将石目尧带离到离爆炸区域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时,我的体力实在是支撑不住这令人窒息的重量,便决定休息一会儿,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形。

“呼~”

长呼了一口气后,我决定到周围看一看。

像我和石目尧这样擅自脱离“岗位”的行为绝对会引起指挥部注意的,而至于为什么指挥部会让我们来刺杀这个世界中的另一个自己,我想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想要弄清这个原因,就不得不去逆着指挥部的方向走,现在可能还好,在这种作战过程中联系不上可能会被认为是信号不好,但是时间久了也许就会露馅,所以说趁指挥部还没有发觉我们叛逃的时候要尽快找到悠付源和石明贝。

尽可能在他们被刺杀之前找到……

不过现在还有一点让我十分不解,那就是我究竟是以什么方式从这具躯体上复活的,还有之前那看似每次都以死亡告终的疯狂记忆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每次在死亡之后我都能够得以用另外的躯体来达到复活的目的,一切的一切都很令我在意。

(唔……)

一想到这些方面的东西,脑袋就不由自主地疼了起来。

“还是起来活动活动吧~啊~”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在嘎嘣嘎嘣地响。

(得去悠付源那块看看了……)

把所有事情安顿下来后,我决定先放石目尧在这里,自己先过去看看悠付源的情况。

“唔……”

偏偏就在我即将出发的时候,旁边的石目尧身体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并发出了吱吱呜呜的声音。

(!)

在这种本以为会继续安静地状态下突然间被一个声音打破,我被吓了一跳,伴随着身体的颤动,我身上装备的那些零部件也随之发出了响声。

“救命……救……”

仿佛还是在睡梦中的石目尧竟然从嘴里说出了这两个字,让我有点惊讶。

看到石目尧是这样的情况,我便决定放弃前去查看悠付源的想法,准备走过去看看能不能把他稍微叫醒。

但是,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前一声是石目尧发出来的,而后一声则是由我发出。

就在我靠近石目尧并准备把他叫醒的时候,他却像是一直在装睡并且要偷袭我一样突然睁开了眼睛向我扑来!

而我也因厚重的装备和过度的惊吓而导致没有及时躲开石目尧的“袭击”,被他紧紧抱住了大腿。

“力珥……我……我呼吸不上气了!”

紧接着从石目尧嘴里蹦出来了这样一句话。

“呼吸不上气?”

明明周围都是正常的空气,而且我就在旁边,照样能够正常呼吸呀?

………………

(!)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石目尧这是……这是他刚才临死前的记忆……)

想起来刚才我以这个躯体“复活”的时候,在记忆重回大脑的那一刹那间我也有这种在周围都是空气的环境里快要窒息的绝望感。

“我……咳咳!我快窒息了!”

石目尧的眼睛都快到瞪出来了,可以明显看到他充血的眼球在向外凸出,并且用力抓住我的裤子想试着往我身上爬。

(这也许就是人类在窒息这种死亡面前的那种求生欲表现吧……)

我现在只能看着他这样痛苦着,却不能为其做一些什么……

因为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只会让他那边更加麻烦。

………………

就这样,在石目尧“窒息”了十分钟左右后,他平静了下来,依靠在一颗树上一句话也不说,目光呆滞。

(像极了在防空洞里的我呀……)

不过,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想办法把石目尧的灵魂取回来是我觉得目前我所需要做的最主要的一项工作。

“目尧?醒着没?”

“啊……”

无力地回应着我,但石目尧的眼神依旧呆滞。

不过这是个好现象,起码我知道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慢慢回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竟然还活着?而且那些我已经死过的记忆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紧接着从石目尧的嘴里说出了这句话,跟我的反应好像……

“这个的话现在我也解释不太清楚……”

帮不到石目尧的确有点让我感觉不太好意思。

“哦……”

冷漠的态度让我感觉虽然学生石目尧的记忆钻进了这个家伙的脑袋里,但这个石目尧的意识以及其思维方式依旧是之前的那个刺杀E小队的队长代号猎豹。

我现在甚至有点不敢确定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石目尧,并且会不会把我们“叛逃”的事情汇报给指挥部。

………………

就这样,气氛就这样僵住了好长一段时间,谁也不说话,石目尧依旧眼神迷离地看着地面,而我因过度疲劳加上对这个可能不完全是石目尧的家伙有一丝警惕,身体一直在微微颤抖,并且紧盯着他,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要不要去找找悠付源他们?”

(!)

突然间,他的眼神恢复了正常,转过头向我问到。

“悠付源?”

因还在认为面前的家伙是猎豹的原因,我对于他说出去找悠付源他们的事情感到十分惊讶。

“怎么了?”

石目尧也看出了我表情上的惊讶,做出了一脸疑惑的样子。

“你还是石目尧吧,不是猎豹对不对?”

要是真的去找悠付源他们,确定与我同行的这个队友对我不会有危险是绝对必要的一件事情。

“你在说什么呢?我就是猎豹啊!”

(!)

(糟了,这家伙没变回来!)

下一秒,我举枪的那只胳膊又一次用上了力气,食指也放到了扳机的位置上,做好随时准备举枪的姿势。

“但我也是石目尧啊!”

………………

听到从石目尧嘴里说出了这句话,我想了想,还是稍微松开了紧握枪支的手。

(信他一次吧……)

虽然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我决定还是相信面前的这位石目尧。

“怎么了?信不过我?怕我会向指挥部报道咱俩叛逃的事情?”

“没有……没有,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记忆到底回没回来……”

说完,我做出了一个有些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

没有说话,石目尧只是沉默了一小会儿。

“那现在出发吗?”

为了不使气氛继续这样尴尬下去,我先开了口。

“走!”

说完,石目尧将枪的后座杵在地上,并艰难的将身子撑了起来。

“慢一点!你刚醒过来不久,体力可能会撑不住的!”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就这样,我连拖带扶地帮着石目尧在这瓦砾堆之间穿梭着。

虽然有些工厂还在燃烧着,不过看上去已经不会再次出现爆炸的情况了,于是我便大胆地带着石目尧在靠近还在燃烧着的工厂旁边行走,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尽量避免与其他队员接触。

于刚才截然不同的是,即便周围的景象十分惨烈,但尖叫声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安静的只能够听到从工厂里窜出来的燃烧火焰的噼啪声。

“应该就是这里附近了……”

跟随着记忆,我找到了当初我们一起进入山洞之前的地方。

然而在我眼前的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平地,而是有大部分已经深陷的凹凸地形,像是刚刚塌方过一样。

“唔……”

石目尧仿佛对旁边工厂燃烧所产生的那种焦臭味十分敏感,甚至因此造成恶心做出了干呕的动作。

“没事吧……”

“没……没事,忍一忍吧先。”

“就在旁边了,忍一下吧。”

“好……”

由于刚才在爆炸的混乱中太匆忙,加上休息的地方光线又不是很好,我一直没有看清楚面前的这位石目尧的面庞,直到现在,在火焰所产生的光线下我才看清。

他的脸让我第一时间的感受就是惊讶,如果只与我相比的话,我感觉他的脸完全就像是一张大叔脸,没有一点像我们这个阶段的年轻人的面貌。

(这家伙的这具身体到底经历了什么呀?)

当面质疑别人的长相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有些过分,所以我没有张口询问这件事。

“悠付源!悠付源!”

不远处突然从树林里跑出来了一个带着防毒面罩的家伙,看上去像是刺杀团队的人,而他奔向的地方,同样躺着一个像是刺杀团队的人,并且那个奔跑着的人还边跑边叫着。

(!)

“他是石明贝!”

如果不是自己人的话是不可能知道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究竟是谁的,知道悠付源身份的除了我和石目尧以外应该就是石明贝了。

“自己人,过去吧……”

石目尧也看出了那个带防毒面罩的就是石明贝后,拍了拍我的后背示意我带他过去。

拖着石目尧在这些瓦砾中十分不便地行走了五分钟后,我终于来到了石明贝的身边。

当然,那家伙还以为我们是敌人,看到我们走了过来,竟然对我和石目尧做出了防御性的动作!

“石?”

看到了他这样的动作,我也不敢直接走过去,便立刻停下来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听到我说出“石”这个字的时候,对面的那个戴着防毒面罩的家伙突然站直了起来,向我们反问了一句:

“埠?”

“还有石目尧~”

像是对暗号一样,确认了我的身份之后,石明贝也将他头上的防毒面罩摘了下来。

由于那家伙面朝的方向正好就是工厂的那个方向,所以说他的面貌很容易就能在这个漆黑的夜晚上看清。

不得不说,他跟石目尧真的显老!甚至我感觉这俩家伙的岁数都是我的年龄加十的样子。

“力珥啊,你们状况如何?”

成熟的声音用平静的语气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句话让我有些不舒服,所以我并没有回应他。

因为在我的眼前不仅仅是用火焰染红黑夜的工厂,还有一具我已经不想再看下去的被巨石压烂的女性躯体,以及在她旁边,左胳膊被紧紧压住的,脑袋上弹孔处流出大量鲜血的……

“悠付源?是悠付源吗那个人?”

熟悉的面庞却让我有点不敢确定眼前这具尸体就是悠付源的。

我已经开始哽咽了起来,因为我不敢相信他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惨死在这里。

“是的,但是你们面前还有一个……”

(!)

突然意识到自己学生时代的那副躯体也已经被埋葬在那个防空洞里了,现在的我也是控制着杀手小队队长的身体来行动的。

眼前除了那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外,在旁边不远处,也就是石明贝现在站的地方,还有三个杀手小队的人的身体堆在了一起。

“过来看看吧,悠付源在那边,还活着呢……”

石明贝示意我们过去。

但是当我靠近的时候,我却认不出在这三个人里哪个人是悠付源,因为两个人是爬在一个躺着的人的身上的,而那个躺着的人怎么看也无法让我把他与悠付源联系在一起。

虽然相比于石目尧和石明贝的脸,这家伙还算年轻,可是脸上的疤痕让整个脸就像是毁容了一样,一点也看不出是悠付源的样子。

“躺着的就是悠付源……”

石明贝幽幽地说。

(!)

“是吗?真……”

已经完全顾不上说话了,我准备用手将爬在悠付源身上的两个其他队员拨开。

但是就在拨开那两个队员的身体后,我感觉手套好像沾到了东西,很不舒服,似乎是有什么液体在我的手上。

(!)

是血!

“抱歉了,力珥……”

(!)

“唔!”

就在身后的石目尧说完这句话后,我的后背就被捅了一刀。

“唔……”

痛感立即传达到了大脑,并且让我全身痉挛了起来。

(控制不住自己了……好疼……)

随后,我顺势倒在了地上,将头歪向了刚才我拨开的两名队员的方向。

(!)

如果我现在能讲话,我绝对会大叫出来。

杀手石目尧和杀手石明贝的尸体就这样展现在了我的面前,而且腹部也跟我一样被捅了一刀,他们两个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让我十分不适。

而刚才我用手拨开的正是我现在看到的这两具尸体!

(为什么……刚才没……注意……)

我将身体放平,仰望夜空,像是要在绝境求生一样地大口呼吸着那带着焦臭味的空气。

随后另外的石明贝和石目尧走进了我的视野里。

“抱歉了,埠力珥,这也是为了你好……”

“……”

疼到说不出话来,我怀疑那一刀伤到了我的脊柱。

“悠付源的话你就放心吧,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总部的那个悠付源还想和他见见面呢……”

(悠付源?除了学生,眼前的这个,还有其他悠付源?)

随后,意识开始慢慢模糊,就在即将消失的时候,我模模糊糊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在这里把埠力珥杀了的话,总司令的脑袋估计会疼一段时间吧……”

(总司……A大队的总……吗……)

“好……决了……把悠付……抬……吧。”

(难……这一切都是……)

“……”

(我策划的?)

(石目尧埠力珥篇 完)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