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

到达后山的时候,天空已是挂满繁星,不过从远处来看一会儿依旧是那种有可能下大雨的情况。

“好多虫子啊!”

虽然在城墙入口旁边有一段水泥路,但由于是靠近大山,而且是盛夏,蚊虫依旧很多。

“我似乎意识到了个很严重的问题”埠力珥突然说。

“什么……”

“咱们怎么进去?拿**炸吗!”

还没等我们问他意识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抢先回答了。

(!)

的确,城墙门口一半被砖头和水泥挡住,另一半又被水泥墙糊的死死的,就算是最小只的蚂蚁想进入都不是件易事,更别说是我们了。

“啊……”

埠力珥说的我们哑口无言。

(怎么办啊,要不去借个铁锹挖?)

我的确不甘心这么一个好的想法就此被终结。

………………

“过去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就在我们因无法进入城墙内部而感到无助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位老人的声音。

“梦境里的东西会让现实的人们如痴如醉”

老人似乎是在念着什么诗一样,慢慢悠悠地弯着,应该说是驼着后背一点一点地朝我们这个方向移动过来。

“沉迷美好的事物可能会让人们迷失自我,那么陷入绝境的是噩梦人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那个,老爷爷……”

我鼓足勇气问到,想从他那里知道一些什么,因为看到他神神秘秘的样子,我总觉得他一定了解关于这个城墙的某些事情……

“你是否能以完整的躯体再次回到这个世界呢?”

走到我身边后,老人突然把脸转向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哎?”

因为我的身边除了那三个家伙没有外人,但是他们离我又是不算很近,很明显他的这句话是在问我。

“我……请问您是在问我吗?”

与他弯曲的身躯不相符的是,老人的眼睛炯炯有神,像是要看穿任何物体一样,搞得我都不太敢直视那双眼睛。

“你是否能经受住磨难,以自己的意识和躯体再次回到这个世界里?”

老人再次向我问到。

“我……您要是现在问我这个,我也不是太肯定啊!”

………………

老人没有回答,还是直勾勾地看着我,似乎在等我把话讲完一样。

“嘛~要是……要是硬说的话,也许可能会吧~”

被盯毛了,我不得不先找个理由把这个问题应付过去,他的那双眼睛虽说不是很可怕,但是与那种炯炯有神的目光对视的我总是有一种浑身发凉的感觉。

“你们呢?”

听完我的回答,老人突然又把目光转移到了其他三个人的身上。

“没问题的!”

可能是听到我的回答不愿意自己去思考的原因吧,他们仨立马给出了跟我差不多的答案。

………………

“你们,跟我来……”

沉默了许久,老人开始带领我们往山里走。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感觉这位老人家不像是这个世界里本该出现的人,但却又有一种十分相信他的感觉……

“喂……怎么办?”

埠力珥看到这位老爷爷要带我们上山,似乎有点担心,急忙跑过来问问我的意见。

“我觉得应该没问题吧。”

“你不觉得那老爷子有点神经兮兮的?”

的确,他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给我有一点这种感觉。

“应该没有问题吧……”

可是我下意识地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应该吧……)

想着,我便跟了上去。

“哎!悠付源!”

埠力珥和石目尧石明贝他们看到我跟了上去,也不得不紧随我的脚步跟了过来。

………………

“到了,就是这里……”

随着脚步的前行,周围道路上的嘈杂声也慢慢减退,到达目的地后,我们四个以及那个老爷子已经完全因为周围树木花草的原因与外面隔绝了,四周的寂静让蝉鸣格外响亮,各种各样的鸟叫声配上这种漆黑的环境让人有一种浑身发毛的感觉,而且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山林徒步进军,我们几个的腿和胳膊都“战痕累累”,到处是蚊虫叮咬的包。

但是,比起胳膊上那些被蚊子叮咬所带来的奇痒,更加吸引我注意力的是老人旁边被许多高过头的杂草所掩盖的一个密道。

虽然天色很暗,但是适应了周围黑暗的环境下我的眼睛依旧是能够轻微看清密道的门口似乎是被一块像木门一样的东西挡住了,而且似乎每次进出都需要进行像开门一样的动作。

“这是……”

虽然猜到了这个可能是什么东西,我还是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

“古城墙的另一个入口”老人平静地说。

“难不成这个是古城墙的出口?”

“不是……这个入口并非是城墙建好时候出现的,准确地来讲是后人慢慢一点一点挖出来的,并且,从这个入口进去了可能就很难再通过原路返回的方式出来……”

平静的话语在现在这种情况看来却带有一点微微的恐怖……

“总之,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要记住我所说的那句话和你们的回答,不管发生什么!”

随后,老人将覆盖在门上的杂草拨开,并且熟练地将那个木板门打开了。

(不是第一次开这扇门了吗?怎么这么熟练……)

在被老人奇怪的话语困惑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了老人熟练打开这扇木门的样子,这让我十分地在意。

突然间,我的脑袋不知为何似乎开始晕了起来。

(酒劲还没有过吗?)

“我先下去了!”

石明贝似乎没怎么把老人的话放在心上,而且也没有注意到老人的行为,直接顺着密道滑了下去。

“别急啊,等等我们!”

说着,石目尧和埠力珥也跟着滑了下去。

“谢谢您的忠告,老爷爷!”

即便是对这件事情有所顾虑,但是面对宿舍其他三名成员已经跳下去的情况,不想被他们嘲笑胆小鬼的我放弃了心中的理智,便向老爷爷点了下头,坐在了密道口的边缘。

随即我用力一推,将自己身体往前送,但是在即将开始滑行的那一刻,身后那位老人嘴里似乎说出了一句话……

“希望你们能……”

由于下滑速度太快,后面的话我就没有听清了……

下滑速度这么快的原因通过我手部传来的那种感觉就已经很明显了,夏天潮湿的空气配上阴冷的暗道,很难不在这种地方长满青苔。

人在下滑速度很快,并且对于前方是未知状态的情况下是会做出应急反应的,现在的我就是如此,但即便是我将双手和脚掌以完全接触滑道平面的方式并加大按压力度试图增加摩擦力以减小滑行速度的做法似乎也没有明显的效果,因为这一路上的青苔实在是太厚了!

(完了,鞋和裤子要变成黑绿色的了,希望回去时候不要被发现……)

脑袋里突然浮现出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穿着只在屁股那里有深色的白色长裤男子走在大街上的样子,是多么滑稽!

(!)

(为什么我要在现在去思考这些东西!)

思绪回归正常的我再次将手按压在了滑行通道上。

………………

没滑一会儿,我突然感觉到屁股底下的支撑不见了!

“哇!!”

随着一声尖叫和重重地撞击声,我一屁股坐在了硬梆梆的石砖上。

“切!被那老头骗地出不去了!”

还没反应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听见了石明贝那边传来的抱怨声,并且可以从语气上听出来石明贝似乎十分不爽。

“好疼!”

我勉强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沾上的青苔,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开始四处观察张望。

我们现在所处的空间十分像是一个倒扣着的漏斗,而想要从这个漏斗爬出去就必须要搭一个至少三人的人梯,但是即使是能搭上人梯也不算太可能爬上去,因为刚才滑下来的时候我也是能感觉得到,这个滑道不仅陡峭,还长满了青苔,加上幽暗的环境,青苔异常湿滑,所以说想要从这里爬出去无异于徒手爬上冰崖。

“看来不能原路返回了啊……”

有些失望,也有些恐惧,我幽幽地从嘴里说出了这句话。

换个思考方向来想,率先提出四个人来这片遗址探险的人是我,就目前我们所处的情况来看,似乎并不是很乐观的样子,如果真的出事儿的话,责任也应该是大部分由我来承担,这不禁让我有些后悔做出带他们来探险的决定。

“算了,还是找找看有没有其他出口再说吧……”

其他人观察了一下环境之后也似乎放弃了通过原路爬出去的希望。

“走这里吧,看上去像是那堵石门的方向”

埠力珥看到了一段向上的台阶,说着指给了我们看。

不过往他的那个方向望去,是有两段台阶的,一段向上,一段向下,不过再怎么想我们也不会走向下的那个台阶吧,毕竟已经从上面滑了这么半天才到达这里,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没准已经是在地表以下了。

“嗯……根据刚才我们进入密道口的高度和下落距离,我认为听埠力珥的没问题!嗯!”

石目尧开始抽风一样地分析着这些毫无事实根据的东西,还似乎分析地很头头是道似的。

“我没有异议~”

石明贝也很稀有地对石目尧这种奇怪的推理表现出支持的态度。

“那就走吧,就当在这段城墙里探探险了!”

四个人意见意外地统一了起来,说罢,我们便开始向上级台阶进发……

………………

可过了一会儿……

“哎!”

石明贝在我们全神贯注向上进发的时候突然大喊了一声。

“啊!”

被吓了一跳,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同样的惊呼。

“别吓我们啊!大惊小怪的!万一吓出心脏病可咋办?”

可以感觉到石目尧有点生气。

“你们……头晕吗?”

明贝似乎没有在意目尧呵斥他的话,直接问了我们这个问题,如果这种情况放在平时的话他早就骂回去了,所以可以看出他十分的认真,就在问这句话的时候。

“好像有那么一点……”

埠力珥弱弱地回应着他。

“你们呢?”

“嗯,也有点感觉……”

我也似乎有点用不上力气。

………………

“我们走了多长时间?”

突然认真起来的石明贝让我们感觉似乎事态有点微妙的变化。

“有20分钟了?”

“20分钟?”

明贝面部表情突然惊恐了起来。

“20分钟了……”埠力珥幽幽地说:“刚才我们滑下来的时间不到半分钟,按照这种倾斜程度的阶梯走了20分钟应该早就到达地表了……”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我们走的路是错的!”

咚!

随着一声闷响,我们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眼前的一幕让我们更加的惊恐!

站在队尾的石目尧就这样倒在了台阶间,想必刚才那声闷响就是他倒地的声音吧……

“目尧!”

我大声的朝他叫到,并跑了过去。

“目尧!”

Wшw _тTk án _C 〇 明贝看到这个情形,也跑了过来。

咚!

就在我们刚跑到目尧旁边的时候,有在背后出现了同样的声音。

(该不会……)

带着不安的心情,我转过了头。

最让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第二个倒下的是埠力珥……

“咳咳!”

此时我和明贝都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咳嗽了起来,并伴有一阵阵头晕出现,而且呼吸不上空气的样子。

“明贝……快……快跑……跑……”

突然间,脑袋开始发晕,呼吸也变得更加困难了……

“悠付源……救……”

眼前一黑,作为队伍里最后“存活”的两个人,我和石明贝最终还是没有敌过这令人窒息的感觉,双双倒地……

“救……命……”

即便使再大的力气也无法抵抗这股力量,带着绝望的心情,我闭上了双眼……

………………

………………

虚幻的梦境……

有些让人后悔……

有些让人流连忘返……

而有些就像平时呼吸的空气一样……

经历过就不再铭记……

有些人身处酒肉美色的梦境中……

不愿再次醒来……

有些人身处充满迷雾的梦境中……

便迷失了自我……

如果……

你能得知真相……

那是否能从充满恐惧与死亡的梦境中逃离呢?

………………

………………

………………

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
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