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

“唔……”

今天的起床并不像平时那样,不仅有头部的剧痛,裆部还感觉十分不适……

(内裤有点湿啊……不可能尿床了吧,毕竟这么大了……)

心里想着,以为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嘛,继续睡吧……)

虽然天已经开始发亮了,但是因为头部的疼痛我却没有一点想起床的意思。

(反正设置闹铃了,又不会迟到……)

………………

………………

(!)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不成……)

我掀起了被子,目光聚集在了自己感觉十分不舒服的位置。

(果然……)

目光聚集的地方被一些不可描述的液体润湿了。

“真是麻烦啊……”

为了不打扰了舍友的睡眠,我蹑手蹑脚地爬下了床。

虽然这个现象是男生寝室里面很常见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宿舍里的人对这个事情都会觉得非常害羞。

(刚才是不是做梦了,做的是什么梦来着?)

虽然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但是我脑袋的剧痛肯定了我刚才做过梦,而且似乎还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噩梦。

(算了,不想了,想起来估计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把早上的课熬过去吧,毕竟起这么早……)

这么想着,我走向了水池……

………………

………………

铃铃铃~

“啊~”

下课铃声的响起预示着我将会有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下节课的状态与我这五分钟的休息状态有很大关系。

………………

(开玩笑!好像说的我这五分钟休息好了下节课就会听课似的!)

开始自我否认了起来……

的确,似乎开始上了大学以后,听课就成为了我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能认认真真地听上一节课对目前的我来说就已经算是这一天里的一个大胜利了……

“真怀念大一的时候啊~”

突然想起了刚进入大学的我那一副对这个全新的校园,全新的朋友以及自己即将面对的全新经历的憧憬,当初的想法与现在的现实一对比,这么一看简直就是理想与现实的翻版啊!

想着,我趴到了桌子上,将胳膊伸了出去,顺便伸了一个懒腰。

“嗯?”

由于伸懒腰的时候手顶到了前面的石目尧,他便回头瞅了我一眼。

“你真不去吗?”

没有浪费机会,我顺势就把心里想的事儿问了出去。

“不去,没钱了,去不了啊!”

课间石明贝他们突然讨论起出去旅游的事情,对于已经逐渐开始熟悉大学生活的大二学生,利用好假期去周边地区玩玩是消磨假期无聊时光最好的方式。

不过……

这个方式也受到了许多方面的限制,就比如说金钱等方面,目尧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这次放假宿舍四人一起出游的计划就被金钱所打散,化为了乌有。

“这也没办法啊……”

看到石目尧的态度,我也放弃了说服他的想法,毕竟如果试图说服他的话可能会让他感到十分为难……

“那你们先看看这次出去要带些什么东西吧!”

我对即将一起出行的石明贝和埠力珥说。

就这样,四人出行的计划变为了三人出行。

他们两个没说什么,开始拿起手机搜索了起来……

…………

终于熬到了第三节课下课,铃声的响起预示着假期的开始,由于我们的火车是后天中午出发的,也就说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路上的生活必须品。

“走吧?明贝?力珥?”

由于石目尧的缺席,我们这次去外面购物广场采集材料的人数就由四人变成了三人,说实话,总有一种打麻将三缺一的不爽感,但是我想如果现在因为石目尧的缺席而放弃了计划的话剩下两个情绪激昂的人心情估计也不会很开心。

(嘛~即使不是宿舍之旅也得上了啊)

虽说天气不是很热,但是我们到达购物广场的时候已经开始微微出汗。

与周末和工作日晚上的购物广场截然相反,肉眼可见的是与其完全不一样的人数,从现在的角度来看,热闹的广场上现在只有它繁盛时期的十分之一人数,像是一个荒废的地方,不过即便如此,这些人群依旧让我有些压力。

“快点买完早点回去吧,我可不想在这么热的环境下待着!”

突然,石明贝像吼出来的一样大声说了出来。

“走吧!还有,你声音太大了”

很明显当石明贝从嗓子里吼出刚才那句话的时候周围的人,年老的年轻的都有,都不约而同的朝我们的方向瞅了过来。

为了不让周围的人再次因为石明贝的大声说话而注意到我们,所以我急忙说了这句话来安抚他的暴脾气。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啊……)

依旧是老样子,刺鼻的香水味在我们进入商场的一瞬间就强行钻入我们的鼻子内,与广场外不同的是,商场内形形**的人们在我的身旁走过让我喘不过气来。

(嗯,人群密集恐惧症又严重了啊……)

说实话,虽然这是一个网络名词,可是我却实实在在的患有这个症状,尤其遇到那种像现在这样的商场内,总感觉每个人都在盯着我,而且盯地我发毛,这也是我有人群密集恐惧症的一大原因。

“呼~”

走到了超市门口,我长呼一口气

(终于熬过去了啊)

对于有人群密集恐惧症的我来说,刚才那段十几米的路走起来就像是在万里长征一样,到达终点的我虽然没有大口喘气,不过心已经紧绷地感觉随时都可能断了一样,久久不能平息。

“呼~走吧,快点买完回去!”

这次是我说出了这句话。

虽然很少来到这里,可是我们三个却像是这里的常客一样,自由地并且有目标性地穿梭在商品架之间,挑选着最适合自己的物品。

可能是小时候经常跟父母一起去超市的缘故吧,虽然超市里面人也不算少,可是我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压迫感。

说着笑着,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三个已经结完账开始往公交站点的方向走了。

“哎!”

石明贝突然用胳膊肘怼了我一下,然后用眼神示意了我。

“你看他们,像不像平时电视剧里的那种小偷?”

(!)

明贝有一个特别不好的特点,说什么话都特别大声,这点在刚才我们刚到购物广场的时候就有所体现,很明显,这样偷偷评论陌生人的话自然也包括在内,虽然我知道是玩笑话,可是他这样说还是搞的我一时很尴尬,毕竟是背地里说一些陌生人的话。

“喂!你小点声啊……”

可以想象当时我的面部表情十分扭曲,并且伴随着这幅表情尴尬着对着石明贝这样说到。

突然间我注意到明贝向我示意的那几个男的瞅向了我们。

(糟了,是不是他们知道我们在讨论他们了?)

与其感到尴尬不好意思,更让我害怕的是,他们没有转移视线,在很长的时间内一直在盯着我们看。

(似乎真的是让他们知道了啊……)

虽说对方人数也不是很多,五个人,但是就单从个头和人数上来讲,我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加上那些人的气场,足以把我们,至少是我给吓退三米。

(遇到这样的情况可真是麻烦……)

…………

(怎么办?)

我的大脑疯狂旋转,搜寻着完美圆场的方法。

…………

(糟了!大脑一紧张就无法思考!)

算是我的一个特点吧,我大脑的灵活度似乎跟我的紧张程度是呈反比关系,也就是说,越紧张头脑越不灵活。

…………

明贝似乎也意识到了事情正在向不妙的方向发展。

即便双脚已经开始慢慢发软,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开始出现了排斥反应,想要让自己的躯体尽量远离那帮男人,可我们却依然慢走着,一步一步地靠近那些令人生畏的家伙。

…………

(怎么办?马上就要碰上了!)

…………

“你说的是不是这个?”

就在我们与那些男人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埠力珥打破了僵局。

他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这段期间正火的警匪主题的电视剧剧照,上面的正好是一个扮演小偷角色的影星。

“对对对!就是他!”

明贝的反应也很快,在与其擦肩而过的时候顺势就回答了他。

就这样,我们顺利地从那帮男人身边走了过去。

不过就在我与他们“撞面”的瞬间,我看到了一个让我有点不敢相信的一幕。

他们其中有个男的似乎长的与我一模一样的脸!

(!)

突然间,那个很像我的男人将眼神转移到了我这边,吓得我赶紧避开了视线,本来和人直视对于我来说就不是很擅长,更别说与这种充满杀意的目光对视了……

(不可能的……一个世界怎么可能出现两个我?只是长的像而已……也有可能是眼花了看走眼了也说不定……)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刚才对视的时候是不是看走眼了,也许他只是长的跟我很像也说不定,我是我也没有继续多想。

虽然没有继续往奇怪的方向想下去,但按理来说,如果是正常的路人,遇到像我们这样的情况,顶多就是调侃两句就走人的情况了。

可是那些男的似乎还是没有走动地意思,我用余光可以清楚地看出,他们好像还在盯着我们……

(难不成……)

“喂!明贝,力珥,你们跟我来……”

已经离他们有一定距离的时候,我幽幽地跟他俩说。

“怎么……”

“别说话!”

明贝刚想问我怎么回事,就被我打断了。

虽然只是猜想,不过值得观察一下,由于我平时爱看一些推理类的东西,电视上的法制节目也观看了不少,所以有时候会对某些特定的人会有独特的感觉,而且一般这种“犯罪”的感觉十分地稳,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只要被我认定为是罪犯的人几乎都会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从他们身上发生。

而且,更让我感到兴趣的是那个脸长的似乎跟我一模一样的家伙,我实在是按捺不住内心的那种猎奇心态,对这种看上去在正常世界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有一种探究到底的想法。

没有直奔公交站点的方向,我则是带他们走进了眼中离自己最近的拐角,并且随后用手势让明贝和力珥稍微往后退了退。

“怎么了?你感觉有问题?”

明贝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

“嗯,你想想一帮大男的站在购物广场中心神情凝重的样子会正常吗?要是说他们在等人去吃饭也说不过去吧,毕竟神情这么凝重,而且一般大人们的聚餐应该都是在饭店里面等不是吗?”

在这里我并没有把那个长的很像我的家伙说出来。

“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

力珥拖着下巴,点了点头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刚才明贝大声说他们像小偷的时候他们的表现,你们不觉得很异常吗?”

“你是说他们一直盯着我们?还是啥?”

明贝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你这不是也跟我一样看出来了?就凭这一点他们就很可疑了不是吗?”

“其实我也觉得他们有问题了!应该是小偷什么之类的吧!”

明贝突然声音恢复了正常,大声地说出了刚才那句话。

“喂!嘘……”

虽然我们已经离那些家伙有一定距离了,而且还是在一个挺隐蔽的拐角处,可是明贝的大嗓门却能清晰地从我们这里传到那帮男人那儿去的,这点我深信不疑。

(本来想在这里观察一下他们的,这下应该是不行了……)

“走吧!”我对他们说。

“不偷看了?”

“不敢了,估计你刚才的声音应该传到他们那儿去了,怕他们跟上来。本来这个拐角处就是没人的地方,如果他们跟上来我们会很危险的,快走!”

如果只是偷盗的那种小罪犯还好说,但是我从刚才与他们对视的时候,他们对周围事物的敏感度以及感觉他们行为上来看,似乎他们的身份并不简单,换句话说,更像是职业杀手……

“我看看他们过没过来不就行了!懒的动地方了,大热天的~”

说着,力珥走上去准备瞄一眼。

“别!”

我急忙拉住他。

“他们要是往这边走的话你这样探头出去就会被他们看到,一旦他们看到你,我们情况会更危险,而且这个事情跟我们无关,我们只是多管闲事,大不了就放他们一把,先保全我们自己再说吧!”

说着,我往后拽了拽他。

其实我并不想把我认为那帮男人是杀手的猜测告诉他们,第一,这仅仅是猜测,并没有证实,第二,如果我说出他们可能是杀手这个事情,恐怕他们现在连跑的力气都会被吓没吧……

“走吧!快点……”

就这样,我们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

但最令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就在我们往前走了不久,我间断性的余光就瞟到了拐角处出现的那几个熟悉的身影。

“怎么办?”

明贝也在强装镇定,继续向前走着,说到。

虽然埠力珥没有说话,但是很显然地能从他的神情上来看也注意到了我们被跟踪的现况。

“就按正常回去的方式,这次打车,到学校的后门。”

学校后门的地形虽说说不上复杂,但是相比于前门来说,后门的可选性更高,因为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是哪所大学的学生后以后出门遇到危险的概率会增加,而我们学校的后门则是有另一所大学校门的地方,也就是说,我们学校的后门处的位置是对陌生人来说一个很容易混淆的,如果他们跟的不紧的话很容易被搞懵,这样我们就能再利用后门后山的地形巧妙地避开他们从而顺利掩盖他们视线进入学校。

(不过他们也有可能不会跟我们上来呢~)

心里这么想着,我叫住了过路的一辆出租。

…………

…………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