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

“喂!上课了!”

“……呼……”

“喂!老师来了都!”

“……呼……”

虽然有听见似乎是旁边人的声音,但我还是因为睡意太浓而没有完全苏醒。

“……这位同学昨晚几点睡的啊?”

“呼……啊啊啊啊!!!”

突然,我吓地跳了起来。

环顾了四周,发现我现在还在教室里……

(刚才好像做了什么可怕的梦了啊,似乎很吓人的样子)

虽然记得那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梦,但我却根本记不起详细的情况。

(刚才是做了什么梦……哎?)

眼前的景象让我瞬间从似醒未醒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我这是……)

突然我反应了过来,刚才下课的时候我睡着了,所以才会做梦。

(那现在……)

看了一下周围,女生们都在诧异地看着我,一些关系好一点的男生在偷笑,而我面前的老师正神情凝重地看着我。

“嗯?几点睡的?”

面前的老师开玩笑似的问着我。

“啊啊啊我……两点……”

含含糊糊地说出这句话后,我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人。

因为我知道,实际上不止我一个人这样,这点我心里很清楚,这个教室里面除了我以外应该还至少有3个人跟我都是同样的情况。

………………

………………

今早凌晨:1AM

………………

………………

“喂,石目尧!想出来什么好的作战方案了吗?”

即将到来的宿舍文化节,为了赶上时代的潮流,竟然在活动模式中加入了全新的大逃杀模式!

但这并不是我们熬夜讨论战术的原因,真正吸引我们的是其“丰厚”的奖励:马尔代夫四人7日游!!

当我们听到这个奖励的时候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其重量,可能是因为不敢想象一个小小的宿舍文化节的奖励竟然这么有份量的缘故吧……

为此我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在这种战术方面上,不过,研究了许久,始终没有一个方案是大家都能够接受的。

“我倒是有一个想法,咱们可以利用这个游戏机制……”

突然间,我又想到了一个主意。

…………

…………

就这样,长时间的熬夜讨论导致了我们现在这样的情况。

这时,我瞅了一样远处角落里刚刚苏醒的石目尧,为了抢到一个上课睡觉的好座位,他也是在今早很稀有且很主动地起了床。

“行了,你先坐下吧,一会儿好好听课别睡着了啊!”

说罢,老师转身走向了讲台,继续了他的讲课“表演”。

(真是够丢人的啊~)

想着,我一屁股坐了下去,仿佛卸下了肩上的重担。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还好,可是坐下之后的我还在因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十分尴尬,有点不知所措。

(嘛~得开始听课……)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决定先听一会儿老师所讲的东西。

嗡~

刚想着听课,突然右裤兜处传来了振动。

(谁啊……)

知道有消息来了,我掏出了手机。

(这帮家伙……)

手机屏幕上第一时间就显示出了聊天框,并且上面显示着:这次活动就完全靠你的作战计划了啊,付源!

(别把重任全放在我一个人身上啊…)

“喂,我说你们也帮着点啊”

一边打字回复石目尧,我一边对着坐在我旁边的明贝说。

“行,行,估计目尧都没听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的确,根据学校所制定的游戏方案,昨天我们彻夜去讨论了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不过这个战术对于接触游戏很少的石目尧和埠力珥来说,想要十分透彻地去理解还是挺需要一些时间的。

“那就好,不过真的没有想到啊,学校的外联竟然拉到了这么给力的赞助。”

“的确啊,能拉到五日这个大公司的赞助也是不得了。”

随着游戏行业的发展,各大网络电子公司争先恐后向着电子游戏产业的领军企业看齐,国内也不断地引进外国的优秀作品,你挣我夺地抢着一些能够过审的优秀游戏的国内运营权,这次赞助的运营商五日公司就是其中一家,在近期大逃杀游戏模式风靡国内的时候没有抢先一步拿到游戏运营权的他们,为了在喜欢这个游戏模式的玩家们中拿下一定优势地位,于是率先推出了真人版大逃杀的“玩具”,而在推出这个“玩具”刚不久,就正好赶上我们宿舍文化节的来临,主办方也在众多的游戏模式中选择了这个流行的大逃杀模式,顺便也让我们当了一下五日公司这项玩具的“小白鼠”,在我们进行游戏的过程中收集相应的数据,去完善并且改进他们的技术开发,也就是这次活动我们所要使用的“武器”。

当然,能拉到这么一个大公司来做赞助,对应的奖励当然是十分诱人的,就单单是这次活动的三等奖——日本冲绳海滩3日游就已经十分地吸引人了,就更不用说冠军的马尔代夫四人7日游大套餐了,被这个奖项吸引的人甚至都有外校的团体,这次宿舍文化节在某种层面上可谓是学校间,以及校内之间的一场大战。

而这次游戏规则也很特殊,与游戏中大逃杀的游戏模式不同的是,每个游戏者都会穿上一套感应设备,其感应点分别位于头,双手,双脚,后背以及前胸心脏处,并配备一把发射红外线的“枪”以及接受必要信息所需要的耳机,这也就是之前所说的“玩具”,每人在游戏开始时会被系统随机在自己身上的几处感应点中选中三处作为可以产生伤害的位置,也就是说只有地方红外线照射到那三个正确的位置才能完全击败那个人,当然,这三个点只有自己知道在哪里,不会通过别人的耳机传达或者在自己身上显示出不一样颜色的光,让不让队友知道也是自己来决定,没错,这次活动有队伤,队友完全可以“杀害”自己队伍里面的人,不过三个正确感应点被击中并不代表自己完全“死亡”,要是在规定的很短时间内到达分散在学校的4个复活点的其中一处,就可以“复活”并且重置那3个感应点的位置,并且头上会亮起一盏灯让大家知道自己是不可被攻击目标,也就是在“复活”后存在的无敌时间,但是在这段时间不能使用红外线枪,可敌人也无法对你造成伤害,不过在复活结束后身上的灯会灭掉,还会发出响声,让大家都知道你可以被攻击,“无敌时间”出现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防止复活点出现在“毒圈”外,嗯,没错,跟网络上面的大逃杀一样,这个游戏是有“毒圈”的,只不过是通过耳机播报告诉玩家们,这样就对外校来的挑战者们增加了不利因素,不过我觉得,本来这次的游戏就是给学校内部学生参加的,他们得不到奖励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最后,本次游戏全队失败的挑战就是在没有队员还在复活状态下的时候全队团灭,“不留活口”,坚持到最后有队内成员存活的队伍即是这次宿舍文化节的冠军。

规则看起来浅显易懂,可要分析出相应的战术却十分考验我们之间的团队合作和对游戏机制的理解。

我和明贝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关键是目尧和力珥,他们俩平时玩游戏的时候少,更不用说这些特殊的真人游戏了。

(不行不行!得全力听课!)

心里想着听课,但脑袋却十分不听话地不停地思考着如何去应对那些之前完全没有经历过的游戏机制……

(嗯……应该用那种阴人的战术好一些还是做好正面战场呢,又该如何分配作战体系呢,让我去担任……)

………………

该来的那一天终于是到来了……

“各位同学们,欢迎你们来参加我校举办的宿舍文化节活动,本次活动的目的是为了增进宿舍内舍友间的友谊而举办的,并且我们有幸请到了……”

“切!什么增进舍友感情举办的,我看大多数人都是冲着奖品来的吧!”

(吐槽的好!)

心里想着,我随着声音的源头望去,一群并不认识的黑人小哥们组成的队伍就站在我们身边。

(这么显眼的队伍刚才怎么没看见……)

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们身上那刺鼻的香水味。

事实上刚才我在从宿舍出来到在这里站定,包括之后的到现在的时间内,我都是在思考着关于游戏的事情。

关于我为什么会这么认真地对待这次文化节举办的游戏,我想不光我,其他参加这次活动的人也知道吧……

毕竟是马尔代夫……

目光向周围的扫射,一个个认真并且敌对感十足的面孔映入眼帘,伴随着那种紧张的不能再紧张的硝烟味实在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还是继续思考吧……)

我选择尽量去避开这种令人讨厌的氛围。

(不过那些黑人小哥们应该也在中国待了不久了,普通话说的那么流利~)

虽然气氛很糟糕,但我还是不忘吐槽一下,至少能让我心里多少能放松放松。

“喂!付源,你没问题吧……”

突然身后的石目尧拍了拍我肩膀,似乎是看出了我的不适。

“你不觉得这种气氛十分奇怪吗?”

我倒也是毫不遮掩地对着石目尧吐槽了周围的气氛,周围有些人注意到我的情况我也有所考虑。

“大家现在都是敌人,毕竟奖品摆在那里你也能看到,那么一大块肉谁不想要啊,你说对不对?”

石目尧更是不加遮掩,直接将“敌人”二字从嘴里说了出来。

不过他说的的确是实话……

“还是按之前的计划做?”

力珥看到我们把气氛搞的很奇怪便插嘴说了一句。

(实际上你已经把气氛搞的更奇怪了,喂!)

谁都可以想到,在周围包围着很多敌人的情况下说出“作战计划”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我用余光就能瞄到,比刚才更多的人将脑袋转向了我们……

(无所谓了,反正一开始就被盯着……早习惯了)

心里这样想着,身体却很诚实地不停地打颤,就连没有咬紧的牙齿也微微颤抖,不断发出碰撞的响声。

“别紧张了”

突然又一只手搭在了我另一个肩膀上。

“没问题的咱们!”

的确,为了这次文化节的活动,我们四个人不断地在电脑上进行模拟练习,又对个人薄弱的环节进行了自我针对性训练,并且就连这类游戏里面最重要的部分也进行了魔鬼式训练……

可我仍然对此放不下心,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总是平静不下来,感觉仿佛像是马上要上真正的战场似的,真枪实弹地去跟其他人拼枪,而输掉的那一方就会真正死亡一样……

(为什么会这么心慌?)

我也不停地询问着自己,并且努力保持冷静,但这一切都是徒劳,反而逆着心走的紧绷的精神状态让我会更加地疲惫。

(是不是世界要崩塌了……哈哈)

自我吐槽……

但是并没有什么缓和效果,该慌还是慌。

(行吧,就这样慌下去吧!)

………………

………………

'“哇!我就知道这么慌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您已被击倒,请迅速赶到校内指定复活点进行复活〕

头上的红灯就是我心慌的应召,在开场不到10分钟内,我就被一队四人围攻,我们进行的是分散战术,虽然这种一对多的情况是有考虑过,但没想到实际操作起来发现还是无法实现像之前考虑那样的反抗,不过虽然情况对我极度不利,可我依旧进行了尝试,并且有所收获。

“明贝,力珥,目尧,听好了!16号队伍的那个大个头心脏,头部已经被我打中了,并且都是弱点,还有一个头发很个性的那个……那个左手是弱点,头和心脏都不是,那个最矮的……头,心脏,左手都不是,最后那个黄头发的头是一个弱点!”

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频率,我向大家传达着自己所获得的信息,并全力奔向复活点。

(所给的复活时间也太少了吧!)

耳机不断传来系统提示:您还有1分钟时间……您还有50秒……

伴随着系统提示音的是身后四名地方追兵的紧追不舍得脚步声,让我的逃亡之旅更加紧张了起来。

“不要让那个家伙跑了!追紧点!”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很明显是6号队伍队长的声音,但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关注那些地方了,究竟他们队的哪个是队长这件事……

“我才不关心呢!啊啊啊啊啊!”

〔距离存活时间结束还有30秒〕

如果这30秒换作是距离下课的时间的话,我会十分的兴奋,并十分期待着那一刻的到来,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不仅身后的追兵对我紧追不放外,而且现在来看我与复活点的距离也不是区区30秒就能到达的。

但是这并不说明我就这样凉了。

因为我的视线已经转移到我的目标……

(切,对不起了,我的新鞋……)

为了以新的面貌去迎接这次挑战,我特地穿上了一双崭新的运动鞋,这双鞋是就算是平时我都不想拿来穿的那种,但是现在为了团队的胜利,我不得不做出选择,然而那个选择就是……

“队长!怎么办?”

后面的6号队突然停下了脚步,也被我所做的决定震惊到了。

(这座山丘后面就是复活点……如果……如果能翻过去的话……)

初春的山丘上虽然长出了一些嫩草,但我依旧还是被扬起的尘土所呛到。

“那个家伙竟然在爬山?”

(我也不想啊!)

听到后面6号队的队员所发出的惊叹,我心里这么想着。

虽然是个小峭壁,但10秒内是绝对能够翻越过去的……

只要你会翻……

多亏了小时候的淘气,经常去农村的各个地方冒险,才让我研究出了一套十分迅捷的爬山秘笈,想想当初觉得很淘气的行为,现在却派上了大用场,自己心里也不由得想笑出声。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心里这么想着,我以目前我所能支配身体的最快速度将右手扒住小峭壁上面的那一块凸起,顺势右臂用力讲身体上拉,同时左脚配合右脚做出往上登的节奏,而左手也同时在寻找下一个支撑点,虽然动作很繁琐,并且时隔多年,我爬山的速度依旧像从前一样,丝毫没有因为时间推移的原因而拖慢我的节奏。

“队长!怎么办?还继续追吗?”

我能从身后听出那个队员的无奈。

(想必应该是要放弃了……)

“我们绕远路继续追下去,先不考虑击杀问题,知道一个复活点对自己也有一定的好处!”

(还追?)

听到了他们队长的这句话,我心里不禁颤了一下,甚至练石头都差点没抓稳。

跟我想象的剧情不太一样,本以为这样就能摆脱他们“重获自由”,可谁又能想到这些家伙的思考方式跟平常人不一样?

(嘛,不管了!爱追追去吧!)

因为我在背对着他们,所以确定的是我知道他们绝对看不见我脸上的表情……

“哼……”

轻蔑的笑了一下……

“明贝,目尧,力珥,计划正常进行……”

幽幽地说完了这些,我继续进行着我的动作。

〔您还剩20秒时间……〕

(我知道!我知道!用不着你提醒!)

真想把这个东西关了啊……

右脚一个用力,我的身体再次被提了上来一下。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