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

………………18秒钟后………………

(这回丢脸丢大了……)

复活点跟我想象的出入很大,在我的感觉里应该是一个人也没有的,实际上却是一个有很多工作人员进行监督和工作的地方。

[你看那个家伙……满身是土啊……]

[这么狼狈哈哈……]

[那男的怎么回事?也太极限了吧?剩两秒?]

通过收集周围人的视线并进行现场翻译,我大致总结出了他们心里想说的这三句话。

当然,前两句从女生那里出现的次数更多……

………………

(切,要不是为了赶时间我才不会搞的这般模样!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个破复活点设计地这么偏僻!还好意思笑我?都是你们的问题!)

在他们的视线下,我差点从嘴中爆发出了这样的话,不过还好理智抢先占据了头脑,才没让形式恶化。

(估计要是刚才那句话说出口我会更加被人瞧不起的吧……)

无奈,我拍了拍裤脚上面的尘土,想让自己变得不像他们心里那样的土里土气。

“付源?你到了吗?付源?”

突然间耳机传来了目尧的声音。

“我……唉,算了,先说正事。”

刚想向他们诉苦,但是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

“你们那边情况如何?一切顺利吗?”

“嗯!都按计划走着呢!”

(呼~)

听到了这句话,我觉得我被嘲笑满身是土这件事并没有做无用功,心里长出了一口气。

“估计他们也快来了,你们坚持住,具体情况一会再说!”

“好!你小心一点,他们可是4个人啊!”

“知道了!大不了牺牲一人歼灭一队呗!”

说完,我断开了语音,静候那个队伍的到来。

要说为什么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找到这里,因为那条路只有这一个主干道,没有岔路,如果一直沿着那条路走的话,迟早会找到我,而这个复活点设计地位置则是这条路的终点,也就说……

(背水一战了……)

抱着“必死”的决心,我握紧了手中的“枪”,静候那一刻的到来……

………………

(怎么可能那么傻?这里是现实世界不是中二世界啊!谁会傻站在那里等着别人来锤你?可笑!我又不是超级英雄!)

猥琐着蹲在旁边灌木丛里的我这样想着……

虽然觉得很丢脸,但这的确是事实,无可争辩!

〔您已完全复活!判定点重置,为头、右手、后背,重复一遍,您的判定点为……〕

(好了好了!我知道是哪里了!拜托能不能安静一点!)

其实,能听到系统提示音的人只有我一个,但是对于这一点我是十分清楚的,然而实际上这次复活让我害怕的是复活时身体上某个机械装置发出的报警装置,也就是提示周围玩家我已经可以被攻击了,这也就是说我之前辛辛苦苦找到的藏匿之处很可能被瞬间发现,因为我不知道周围倒底有没有其他队伍的存在……

“喂,我们都知道你藏在哪了……”

耳机那边传来了明贝的嘲讽。

“我也没想到啊!想来想去还是忘记了这点……失误失误……”

我因在思考战术的时候忽略了复活报警这一机制而感到无比的自责。

“别说话……藏好……来了他们。”

万幸的是,似乎周围并没有其他队伍的存在,而我身上的报警器也在6号队伍赶到我这个复活点前就解除报警了,这对我们马上要实施的计划是十分有利的。

“队长!找到了!复活点就是这里!”

(队长?这么客气的吗?一个宿舍的不应该直接叫名字?)

“很好,我们一会儿就在这里驻脚,不过得先排除一下周围可能存在的隐患,你去那,你就看看那里吧……”

说着,6号队伍的队长不断用手指指向不同的地方派遣着身边的随从人员去相应地方探查。

“我说队长啊~用不着那么严谨吧~要是周围有敌人咱们来的时候不早就中埋伏了?”

那个头发十分个性的家伙似乎对周围的环境很有信心的样子。并不觉得周围的灌木丛林里面会有敌人隐藏在其中的样子。

(真抱歉,偏偏这一点你猜错了~)

“喂,该差不多动手了吧……”

就在心里还想着一会儿怎么去嘲讽已经被团灭的那帮家伙的时候,明贝似乎已经按捺不住他手里的那把枪了。

“这么着急的吗?要不再看看情况?”

石目尧似乎心里还没有做好十足的准备,看这句话似乎有点打退堂鼓的趋势。

“现在就打吧,反正也是早晚的事,正好他们聚在一起,目标比较击中,是集火的好时机。”

我看到目尧那边有点胆怯,连忙说了这句话,为了让力珥的心能沉下来,不因石目尧的话所动摇。

“那还是老套路呗?我打身子,你头,他俩手脚?”

“嗯……”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别废话!就是干!”

瞬间否认了埠力珥的犹豫。

因为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啊!为了马尔代夫!

说完,我将枪口对准了目标……

“谁在那?”

“糟了!中埋伏了!”

“糟……该死!大家保持战斗状态准备反……”

〔6号队伍已经被歼灭,请迅速回到中央广场进行休息〕

就在霎那间,面前的四个人就被击倒了,甚至连跑到复活点附近的机会都没有。

(哎?)

虽然眼前的敌人已经被歼灭,可是我却丝毫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甚至背后冷汗直冒……

因为我听到了明贝和力珥的问话……

“谁开的枪?我刚才没有按下去啊?怎么回事?”

“我也没有?目尧,付源你们呢?不会你俩枪法这么好吧?”

石目尧那边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的手指连用力的过程都没有,也就是说6号队伍要不就是被石目尧一个人全部歼灭,要不就是……

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打出那么多发子弹并且全部命中敌人弱点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是不可能存在的,也就是说……

“快逃!各位!我们也中埋伏了!”

我急忙站起了身子,准备转身向身后的山坡逃去。

山上的树木虽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但是相比于没有遮拦物的复活点,身后的山则是逃亡的最佳路线。

我早应该想到,既然刚才在等待6号队伍的那个时间段内没有动静,也就是说那帮家伙应该比我们早到这里,而且对我们的位置了如指掌,想全身而退应该不太可能。

(该死,万万没想到……)

这是我在安排作战方案上的一个重大失误,而这个失误,可能是“致命”的。

“你们男人可真是单纯的动物啊……”

这声音在平常听起来应该算是百里挑一的那种仅靠声音就能迷惑住大多男性的女声了,但是在现在看来,它对我的威慑力以及带给我的压迫感是目前来说我所体验过的前所未有的……

那种能带给人窒息感觉的声音。

〔15号队伍,石目尧,倒地〕

紧接着,最令人不快的声音出现了,石目尧在那个女生话音刚落的时候就被击中了三个弱点,进入了“濒死”状态。

“你真的以为,你这么跑就能跑的过我们的手心吗?这周围可就只有这一个复活点啊!”

说罢,那位女生举起了她手里的枪,对准了我的脑袋。

(喂喂喂,开玩笑的吧!)

〔15号队伍,埠力珥,倒地〕

即使听到了这个系统提示音,我的脑袋也无法迅速做出十分惊讶的感情,因为一杆枪现在就顶在我头上。

“那么,先看看你的头是不是新的弱点吧!”

(切……)

抓住了她按下扳机的那一刻,我将头歪向了一侧。

“去死吧!疯婆娘!”

其实刚才发生的所有事仅仅是在1秒内,所以说我对对方的长相都没有看地太清就这么称呼她为疯婆娘,其实我自己心里也不知道对不对。

“哎?”

那位女生似乎是对我用“疯婆娘”这三个字来形容她而感到震惊。

不过,她已经不能继续这样想下去了……

“反杀!”说着,我抬起枪杆对准了她的头。

!

可能是为了瞄准的原因,我将所有视线聚焦在了准星以及她的头上,这也让我看清了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

不能算难看,不,应该算是好看,怎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好看,可爱的那种好看你懂吗?就是那种可爱的好看,嗯,可爱的好看。

身高不算高,属于普通女生的那样,但是头发却很耀眼,长长的秀发被风一吹还会分叉!(废话吗这不?)白色眼镜遮不住隐藏在它后面的那双眼睛,从那里我可以看出她对我拿着枪指着她时候的那种害怕和无助的感觉。

(嗯,这才是一个正常女大学生面对枪应该有的态度!)

我相信,如果她把那副眼镜摘了,可能会更好看一些吧。

………………

(喂喂喂,我在想些什么啊!)

“你……你不会对着我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吧?”

“哎?”

反应过来的时候,形势已经再次反转,那名女生在我意淫的时候趁机将我的武器拨开并在同样的位置上放上了她的武器,枪口对准了我的脑门,而对面的那位女生透露的表情却是一种似乎被侵犯了的表情,红着脸,似乎很厌恶我的样子。

〔15号队,石明贝,倒地〕

“喂!你在干什么!快逃啊!”

耳机那边传来了石明贝的喊声。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他们在为我争取逃亡的时间,而我却花在了意淫上,这实在让我有点感觉对不住他们。

(抱歉啊,各位!)

可是现在并不是想跑就能跑的了,因为一杆枪正指在我头顶,而且像刚才那样近距离“躲子弹”的事情我可是不太相信能再次发生在我的身上的。

“那就这样断送你们的马尔代夫之旅吧!”

将她的“武器”顶在我的脑门上,看到我已经无路可逃的样子,这疯婆娘的面部表情再度扭曲了起来。

(该死,这疯婆娘……)

真不敢想象眼前这位漂亮的女生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会暴露出这样的本性。

(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应对这样的情况……)

短时间内的大脑高速运转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对于每次期末考试都赶在最后一段时间复习的我来说……

但是面对面前已经聚集起来的4名女生,我已经开始有点不知所措了,毕竟这个时候如果转身逃跑的话后背上的判定点就很容易被……

!!!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按下去吧!”

我用尽全力从嘴中挤出了这样的话,虽然说出来真的很需要勇气,毕竟……

啪!

还没等我想完,那女的就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扳机,一枪“打”在了我的头上。

〔您还剩两个判定点。〕

(毕竟是要放弃一条命的决定啊……)

“哎呀~看来我还真是挺幸运地呀,一上来就猜中了一个位置~”

已经完全顾不上去思考如何回击她的话语了,现在的我进行着平常完全不敢想象的头脑风暴,思考着各种各样的情况并且试图寻找一种方法能让我在这种绝境中顺利逃脱。

每个人身上的判定点就像是游戏里面的一条命,而我,刚刚为了在这场游戏中存活下去放弃了一条生命,因为我知道如果面对着她们倒退的话……

(她们就打不到我后背上的判定点了!)

啪!

〔您还剩最后一个判定点。〕

没有给我空当让我休息,女生队其他三名队员不断地再向我身上的判定点射击,识图找出我身上的剩余两个弱点,并且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

“你在干什么啊!悠付源!”

明贝大吼的声音甚至不需要对内语音接收器就能够直接听到。

(该死,得跑了……)

如果我现在不跑的话,四人全部倒下就会直接导致队伍失败,不过如果在我最后后背上的判定点被击中之前他们仨能够完全复活的话……

(得把她们从复活点引出来……)

如果继续让她们留在复活点附近的话,即使明贝,目尧还有力珥他们复活的话也会被针对地进行扫射,复活也没有用……

想着,我开始慢慢往后退。

“还是别挣扎了你!放弃吧!”

那女的真的像极了那种电视剧小说里面的反派,言语中搞的我真的想上去捶她一拳。

“哼!别以为你留在复活点附近就能永远地保持安全,我当初的计划跟你想的一样,但是由于你们的出现不得不去更改一下所制定的计划了。”

说出这样带有嘲讽的话语也许会对她们有效果,至少我心里这样想着。

“还有计划?”

说着,她们四个开始警觉了起来,注意力开始向我周围的地方分散。

果然有效!

(好机会!)

抓住了她们眼神都没有聚集在这边的那一刻,我向前冲了过去。

确切地说是向着她们身后的丛林冲了过去……

“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怒吼着,可能人在面临绝境时候求生都会发出这样的呐喊吧……

“呀!”和我发出了同样的声音,只不过音调和感情有所不同,并且是4个声音同时发出,是那4名女生。

(看到一个男的像野兽一样向她们冲来,正常的女生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吧……)

“变态!”

(呵~逃跑竟然被当成了侵犯袭击……不就是摸到你们一下吗?又不会发生什么~)

那几个女生的反应有点让我不爽,搞得像是我要怎么怎么样她们一样。

不过,这也是机会,就在接触到她们的时候,我奋力将手两边的女生向站着靠远的那两位推了过去。

“啊!”

山上崎岖的地形加上被刚才我做出的举动导致的重心不稳让那4位重重地摔倒在了山坡上。

面对这样疯狂的对手,最有效的应对方案就是以狂制狂!

逃脱的好机会!

头也不回,我向着复活点的反方向冲了出去。

“干的漂亮!”耳机里传来了明贝和目尧以及力珥的鼓励,似乎他们也看出了我想把战线拉到复活点外好让他们顺利复活这一计划。

“追!最后弱点肯定是后背!”

虽然声音已经很微弱了,但是那发狂般尖锐的声音足以穿透我们之间的那些树进入到我耳朵里。

这声音也不禁让我打了个寒颤。

(疯了啊,这些家伙……)

虽然有些畏惧的心理,但是我依旧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因为整个队伍存活的希望目前就只能在我身上了。

“啊啊啊!烦死了!”

现在的人真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啊!

回头瞅了一眼,似乎在视野内并没有那几个疯婆娘的身影。

“终于……”

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我长叹了一口气,但是并不敢停下奔跑的脚步。

“哎?”

刚想放松下来,我突然感到左脚似乎踩空了。

(明明是平地,怎么……)

“哎?”

相同的声音再次从嗓子里发了出来,只不过上次的情感是惊讶,这次的更多的是害怕。

左倾的身体证实了我的左脚的确是踩到了空气。

“咳!”

以弧度倾倒的身体让我的肋骨狠狠地撞击到了某种坚硬的物体上,身体带来的剧痛让我咳了出来,但是疼痛感却又让我发不出任何其他声音。

然而下落并没有结束,我的下巴和鼻子也相继撞到了那个地方。

“……”

撞击带来的冲击力,尤其是下巴的那一下,似乎将我的神经与我的大脑之间的连接硬生生地扯断了。

但是,更让我害怕的是,即使这样,下落依旧没有结束。

根据我仅剩的意识大致能判断出这应该是一个类似于地窖入口的东西,但是是垂直下来的,没有一点坡度,而且至少得有十米左右的深度。

不过还好,由于这口井宽度不是很大,让我下落时候能有一些缓冲的过程,其实就是身子不断摩擦墙壁,不至于到底摔个粉碎。

咚!

先是身子撞到了像是一个活动的木板一样的东西缓冲了一下,紧接着耳朵再听到响声的时候,我的身体也重重地摔到了地面上。

(唔……)

前所未有的疼痛感已经让我的内心都发出不了声音了,加上下落时的剐蹭,别说衣服了,我的肩膀和双臂估计也都是血肉模糊,即使这个地窖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我也依然能够感受到这点。

因为那种疼痛是唯一一种能让意识即将失去的人重新醒过来又让人疼到失去意识的疼痛。

“嘶……”

身体以及双肩传来的火辣般的痛感让我连呼吸都变得十分费劲。

(谁来……救救我……)

这个地窖的底部是一块很大的空间,从刚才身体撞到地面的时候整个空间产生的回声就能判断。

(好痛……)

估计严重受伤的不仅有我的双臂,不,不可能只有,应该这样说。

即使有意识,我似乎也无法控制我的身体行动,而且就连呼吸也伴随着剧烈的疼痛,这样来看的话估计神经和内脏也应该有一定的损伤吧……

〔15号队,悠付源,倒地〕

〔15号队,战败,请及时回到广场等候比赛结束。〕

可能是因为毒圈的原因,突然间我后背上的感应器“自爆”了,第二声语音这也意味着我们15号队伍完全失去了比赛资格。

(我也想回到广场等候啊……)

想要吐槽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完全发不出声啊……)

…………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意识也在一点一点模糊,我开始想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

“滋滋……源?……滋滋”

耳机那边似乎是传来了他们的声音,不过我根本听不清也没有力气去听清他们说的是什么了……

意识在一点一点消失……

(我竟然会死在这个地方三次,哈哈……)

…………

(咦?为什么我会记得死过……)

…………

…………

(三次……)

…………

…………

…………

再也使不出力量来维持精神状态的我闭上了双眼……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