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

就这样在完全看不清路况的情况下,我被石目尧和埠力珥磕磕绊绊地搀扶到了他们所说的那个防空洞的门口。

(好想看看真正的防空洞里面是什么样的呀……)

知道自己的眼睛被眼皮所拘束无法睁开,所以对于没有办法看到防空洞真正的样子而感到有些失落,不过我的内心更多的还是对即将踏入防空洞内部而感到的激动。

“喂!现在还笑什么啊?”

石目尧似乎从我的嘴角看出了我的内心。

“现在可不是开心的时候,虽然我也是有点小激动,但是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那个他们说的防空洞里面究竟是不是真的安全,而且现在命都该没了,还笑的出来,我也是对你服气了~”

从石目尧的言语中感受到了一丝责骂的我觉得似乎这样做不是很对,就将笑容收敛了起来。

可能是眼睛睁不开的缘故吧,我并没有能力去看到眼前景象,这也许可能就是为什么我没怎么把这次他们嘴中说的“大灾难”当回事的原因,不过根据周围人的反应,我感觉这次的规模应该算是中东那些地方的恐怖袭击的级别了吧。

“让我数一下啊!一二……”

那个职工人员仔细的数着我们队伍的人数。

“十五……十六!好!十六个人是吧?中途没有走丢的人是吗?”

那个男的反复询问着人数的事,生怕中途有人被落下的样子。

“快点让我们进去啊!万一这个工厂爆炸了呢?”

在我们旁边的一个男生有点等不及了,大声的叫着。

没有回音,但是却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而且这个门似乎很厚的样子,跟工厂里面开的那种大门以及平时开的教室的门的声音完全不同。

嘎吱嘎吱的响声足以证明这道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被使用过了,怕是门框上都是满满的锈蚀痕迹吧。

(这样的防空洞真的能防住后面的爆炸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被他们“拖”了过去。

经过大概五分钟的行走,前行的队伍停了下来。

“嗯?”

“怎么了?”

“前面这道门可能需要几个男生帮我一下,因为这道门的防爆炸冲击波的效果是最好的,但也是最难被打开的,可能需要几个男生一起来帮我一下。”

“那我来吧!”

“我也来!”

周围的男生都开始踊跃报名。

“人数还是不够,再来几个!”

“还不够?”

说完,我感觉到了埠力珥开始向四处观望。

“什么呀!怎么男生这么少?”

环顾了四周后,埠力珥发出了这样的叹息。

“那边那三个,你们过来帮一下!”

很明显说的是我们三个。

“咱俩过去吧~”

埠力珥对着石目尧说到。

“行,那先把付源放到那块吧。”

“好。”

就这样,我被石目尧和埠力珥放到了像是通道边壁的位置。

“大叔!我们的那个同学双臂失去知觉了,可能用不上力量。”

“失去知觉?”

瞬间,我感受到了来自周围人的目光。

(嘶~)

不禁打了个寒颤。

还好我的眼睛是睁不开的,要是平时睁眼看到这样的情况,把头埋在地底的想法都可能会从我脑袋里蹦出来。

“嗯,被那两个裸男打到了脑袋,医生当时说没什么大问题,没想到会这样。”

“哦。”

就这样,石目尧和埠力珥帮我解释清楚了我的情况。

(拖着这副身体真是不方便呀……)

这么想着,我将身子慢慢往后挪了挪,想找到周围的墙壁靠一靠。

“哎?”

摸到了似乎是土一样的东西。

不是已经进入防空洞了吗?

就在我产生疑问的时候,一阵香气进入了我的鼻腔。

(沐浴露吗?)

奇怪的想法突然从脑袋里面蹦了出来。

(不是!沐浴露的味道不会这么香,这是香水!但是周围男生都过去帮忙开门了,难道……)

“这块应该只是防空洞的外围,还并不算是防空洞的内部,所以别往后靠了,都是泥土,很脏的。”

一个温柔的女声进入了我的耳朵里,那声音就像是棉花糖一样,瞬间就治愈了我因身体残废而受伤的心灵。

不过,好像这个声音很熟悉的样子……

“哦……那也就是说咱们现在相当于还在山洞里,还没有进入防空洞是吗?”

带着有些犹豫的语气,我开始了与这名女生的对话。

“嗯,是这样。”

“这样啊……”

“脑袋好点儿了吗?”

突然问起我这个问题,让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的脑袋现在来说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嘛~倒是不疼,但是胳膊和眼皮倒是问题不小~”

我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都成这副德行了还开玩笑呢!”

被教育了!

“当初问你你的头好没好,当时你还说没什么问题,我看啊,是没什么小问题,都是大问题吧!”

(!)

略带嘲讽的语气并没有让我感到气愤,反倒是她说的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

“哎?你是……”

“什么我是?我是赵月梦呀!就半天就不认识我了?你的脑袋是不是被捶失忆了?”

(!)

完全没有印象!但是她好像是今早在女生宿舍问过我话的人!

“我……”

“加油!大家!啊!”

“啊啊啊啊!!!”

好像门很难打开的样子,从那头传来了他们十分用力的喊叫,但是没有听到半点门开的声音。

“说实话,我真的不……”

又一次,刚想开始与那个我既熟悉又陌生的赵月梦对话的时候,被打断了。

轰隆!

“啊!”

咣当!

大概是因为用耳朵取代了眼睛,我大致能猜测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机会去想这些了。

因为我知道刚才那声爆炸可能就是不远处,也许就是头顶上工厂方向传来的。

轰隆!

爆炸带来的又一阵冲击波来了,伴随而来的是防空洞大门的打开,并且由于气压的原因从打开的门那边传来了一阵强劲的风。

由于我的双臂没有办法支撑身体,于是那股强劲的风瞬间把我吹飞了过去,究竟多远,我也不太清楚。

但是,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脑袋!脑袋要炸裂开了!)

就在我翻滚停下来的瞬间,头部传来的脑痛让我痛不欲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

剧烈的头痛让我下意识地用没有知觉的手捂住了脑袋,这种脑袋能感觉到手而手却感受不到脑袋的奇特感觉实在是让我觉得有趣。

………………

(现在可不是有趣的时候啊!)

“啊啊啊啊!”

突然间我听到好像还有跟我一起叫出来的人。

是她!赵月梦!

“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忍着疼痛,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问过去。

“脑袋,脑袋好疼!快炸开了!”

(她也……)

说起来很恐怖,就在我思考着她为什么跟我一样会头痛的时候,我的大脑好像被别人撬开了一样,无数关于我之前的回忆都灌输了进来,什么一起躲避追杀啊,参加宿舍文化节活动的记忆,全都回忆起来了!

但是,这些回忆都有一个不好的结尾……

那就是我的死亡。

(为什么会……)

肩膀被一块硬硬的东西砸中让我回到了现实。

(什么东西?)

剧烈的振动加上刚才落在肩膀上的那个东西让我明白了,这个地方正在塌陷?山洞正在塌陷!再过不久我们就会被活埋在这里的!

头顶上不断掉落的土块疯狂地砸着我的头部,每砸一下都会让我痛不欲生。

“悠付源!这边!”

很远出传来了石目尧已经几乎听不见的叫声。

是被刚才那阵风吹的吗?竟然吹了这么远!

看不见东西,再加上双臂没有知觉,艰难的维持着平衡,在剧烈的摇晃中我竟然完全靠自己站了起来!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刚迈开第一步,我的平衡感就瞬间消失了。

扑通!

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完了,来不及了,又要死了……)

说来也是笑话,我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自从我们四个去探险进入古城墙这个遗址后……

“起来!快起来!”

(赵月梦?)

瞬间,我被一副柔软的双臂抱起,并被让一个手臂搭在她的肩上,以这样的姿势艰难前行着。

“错了!是这边!”

身后传来了石目尧的怒吼。

(石目尧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怎么回事?赵月梦?”

“先别管这些,活下来再给你解释!”

轰隆!

这回可以确定,肯定是头上传来的爆炸响声!

咣当!

伴随着这声音的是身后的塌方。

“悠付……”

声音被瞬间阻断。

“看来堵的严严实实的呀……”

…………

没有回音,我们的行动也停了下来。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地震终于在刚才那声爆炸后停了下来,而我的头痛也止住了。

“被堵的不止身后,前面也一样。”

(!)

赵月梦突然说的这句话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绝望。

可能是太过于紧张的原因,我当时只注意到了身后塌方的声音,而把面前塌方的声音忽略了。

“进退两难了啊……”

赵月梦把我放在了旁边,走到塌方的两边似乎是观察了一下说到。

我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为什么这家伙的语气突然变化这么大?刚才还那么柔弱,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强硬?)

“那个……”

“嗯?”

“现在这个地方是不是就剩我们了?”

“嗯,没错,因为刚才被吹飞的最远的就是咱们俩了,而且刚才地震的时候他们都是朝我们相反方向跑的,我想应该都跑到防空洞那里去了吧。”

“这样啊……”

我不禁为他们的安全而叹了口气。

“别因为他们安全了就放松!你我的存活是现在最大的问题!而且能够在塌方中活下来是真的很幸运的,还好刚才脑痛在塌方之前停下来了,要不咱们俩都得被活埋。”

突然间强硬起来的态度让我有些不太敢去接她的话。

我用嘴吹了吹肩膀上的尘土,平静下来说到。

“还说咱们俩生存最关键!要不是你带错的方向,咱们现在也应该在防空洞里了吧!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也许这样强硬的态度会让这个外表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妹子展现她真正的面貌。

“你还不明白吗?”

(我的天!)

我被她的反应吓了一大跳,可能是因为与我想象的差距太大才会让我出现这样的情况吧,本以为能让她变回来,没想到竟然起了反效果,让她的态度更强硬了……

“你现在看来还是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是什么样的~”

话风一转,突然间平静下来的赵月梦似乎又恢复到之前的温柔状态了。

“正好给你解释一下现在咱们的处境,你听好了啊!”

“嗯……”

(咱们?)

似乎这个事情很严重的样子,虽然我这里也有很多让我发懵解不开的地方,比如莫名其妙消失的记忆,正好看看是不是跟她说的这个情况一样。

“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刚才是不是也出现了头部突然剧痛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事情的情况?”

…………

“嗯……”

稍微震惊了一下,没想到她对我刚才的情况竟然如此了解……

不对,她刚才也抱着头说疼的厉害,难不成是跟我同样的状况?

“还记得你参加过的宿舍文化节吗?”

(!)

(这个女的是能够窥探人心的超人吗?为什么对我那么了解?)

我心里开始产生了胆怯,毕竟反常的现象太多了,毕竟记忆中自己已经死了不下3遍了,但为什么现在又完整地出现在这里?还有那个女的是怎么回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对下面我该说的话产生了犹豫感。

“参……”

(到底该不该说实话?对她……)

“参加过!而且最后还掉到了深坑里面。”

我决定暂且信任她。

“还记得那个把你逼到绝境的女生队吗?”

“记得……啊?难不成……”

“嗯,我就是那个女生队里面的那名队长。”

赵月梦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抢在我前面回答了。

“……”

说罢,我陷入了沉思。

虽然看不见脸庞,但是通过对早上在宿舍见面时大致的模糊印象,这么一对比,似乎还真是她!

(那个疯婆娘是她?)

“那也就是说……我们以前见过?”

对于突如其来的这个消息,我一时还真是有点接受不了,她的意思是我们之前肯定是有见过面的,而且还是那种令人印象特别深的敌对关系,但为什么我在刚才才想起那段记忆?又是通过什么方式突然想起来的?难不成是脑袋被落石和土块砸开窍的缘故?

对着吱吱呜呜说出话来的我,赵月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你目前还是没有办法来接受我说的啊……”

……

(总感觉她知道些什么……要不要继续问下去?)

对于发生了这么多奇怪事情的我来说,知道出现这些情况的真相对我的诱惑力是极大的。

“那麻烦你能帮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吗?”

感觉到赵月梦已经不是很想继续说下去的样子了,我立马试图挽救回来。

“……你真的想知道这些事吗?可能听了之后会对你精神造成不小的冲击。”

…………

“因为……”

“嗯?”

“我就是这样的,当我认识到这点的时候,虽然精神侥幸逃过一劫没有崩坏,但是人格却永远的改变了……你现在看到的我和以前或者说真实的我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虽然以前的记忆在刚才被收回了,但是曾经在我身上的那些东西已经完全不复存在了……”

шшш ★ttκǎ n ★c○

…………

听到赵月梦的这句话,我又开始有些犹豫了。

也许真的会像她那样说的,听完真相的我可能会接受不了事实而精神崩溃或者导致人格分裂,甚至出现更可怕的后果,但是现在真相就摆在我的面前,或许知道真相后我的思想会有很严重的后果,但是不去选择真相又有可能被蒙在鼓里做永远无法出头的井底之蛙。

“我……”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是可以确定赵月梦正专注的等待我的回答。

“你说吧!”

斩钉截铁的回答让有些优柔寡断的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要是换作平时,这么重要的事情,没有时间限制的话,一两天的考虑都有可能发生。

“呼~既然决定了,可就不能走回头路了~”

叹了口气,赵月梦似乎也为我做出的这个决定而感叹。

谁知道我一会儿会变成什么样的?

“嗯!我已经有所觉悟了!来吧!”

(现在的感觉真的跟上刑场没什么两样啊……)

即使身处这样的环境,我内心也不忘吐槽一下。

“仔细想一下……”

赵月梦开始了话题。

“你记忆中的每次死亡前是不是都是大概在相同的情况下发生的?”

“什么意思?”

我竟然一开始就有些听不明白她说的意思,这让我对后面她要讲出来的内容有些担心,担心我是否能理解到她想告诉我的意思。

“简单来说,你能回忆起你死前的样子吗?”

“能是能……”

…………

突然间,一些我不是很愿意接受的记忆从杂乱的记忆网格中蹦了出来。

“嗯……大致记得。”

说实话,让我去想那些东西真的是够受的,就像是看欧美主题类型的恐怖片一样,但是片中的受害者却是我本人,那种血肉模糊的场景配上自己的脸,怎么想都会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有没有什么共同点?就比如地点,时间什么的?”

“唔……”

可能是大脑在抵触,太阳穴那里不断传来隐隐的痛感,看来大脑在试图控制不去主动想那些画面的样子。

“有……有的……”

不过为了知道真相,我还是拼命忍住了这种痛感。

“似乎,好像都是掉到了一个古城墙遗迹中,被……唔……被……被摔的很惨,要不就是被毒气给……”

“好了,先别继续往下说了,休息一下吧……”

“好……”

“你这样下去要是没人管的话会很危险,我当初就是这样……但是那时候没有人听我诉苦,也就是没有人来阻止我,就这样我的思绪不停地交错,试图去理解这个奇怪的古城墙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那种不敢相信又不得不去相信的矛盾情感让我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了,也就是让我的人格产生了改变。”

(!)

(那也就是说,在没有赵月梦的阻止下,如果刚才我要继续这样下去,我也有可能……)

(会人格分裂?)

“啊……啊啊啊……”

想到这里,身体更加不听使唤的颤抖着,虽然是盛夏季节,我却丝毫没有流汗的迹象,反倒是鸡皮疙瘩已经起了一身。

“悠付源?悠付源?”

…………

“啊……啊?”

赵月梦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

“要不还是别继续探究下去了……”

可能是看到了我这个样子,她也开始害怕了起来。

“我……不行!无论如何我也要知道真相!”

像倔强的小孩子一样,我反抗着赵月梦的心意。

“但是,你这样下去真的……”

“不是有你在吗?能阻止并保护我的人!”

…………

“没办法,那继续吧~”

有些无奈,但是又有些担心的声音从赵月梦的嘴里发了出来,在我平静下来之后。

“你刚才所说的古城墙遗迹实际上是……哎呀,这个该怎么说?是一个平行时空的连接点。”

像是词穷一样,赵月梦磕磕巴巴地解释着我的问题。

“懂我的意思吗?”

怕我又像刚才一样听的一脸懵逼,她特意在这句话之后加问了一句。

不过事实上她是对的,我的确没有听懂,不,其实是完全不理解她所说的意思。

“……看来你还是不懂我的意思呀……”

相同的话语这次从她那里传出了无奈的感情,想必是她看到我还是理解不了她所说的话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吧……

“不!不是这样,就是无法理解一些事情!”

感觉有点不对,想要阻止赵月梦似乎会随时停止我们之间的谈话一样,我急忙解释到。

“什么事情?”

“你说的那个平行时空连接点是怎么一回事?”

…………

想了一下,赵月梦解释了出来。

“其实这个防空洞就是那个能将几个平行世界连接起来的地方,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里面只有走到防空洞的里面才有机会进入到其他平行世界里,而据我的猜测,每个世界的连接点大同小异,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一样的。”

这句话我倒是大致都听懂了。

“你说大同小异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在前几天的实习里面听说好像这座工厂本来也想把这个小山丘给夷为平地的,不过后来听说这个小山丘下面埋着一个古代城墙的遗址,就强行把它变成了一个防空洞这样子,也就是说……”

“古代城墙遗址……”

这是一个曾经在我刚被取回的回忆中多次出现的词语。

“嗯,可能你跟我的经历一样,是不是在每次死亡的记忆之前都会通过某些不可控力而强行进入到这个古代城墙遗址的内部?”

…………

“好像还真是这样~”

仔细想一下,不管是和埠力珥,石目尧和石明贝探险,还是躲避追杀,或者是一不小心的跌落,最终的目的地似乎都是这个古代城墙的遗址里。

“所以我觉得,进入到其他平行世界的方法就是在这个遗址里面死亡……”

…………

“死亡……”

死亡这两个字对于一个正常的人类来说是十分避讳的一个词语,大多数关于死亡的事情对大家来说都不是很乐意去提的,毕竟,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个世界里多活长时间,来创造自己的一片天地,谁都不愿意接受死亡的到来,但是,在我眼前的赵月梦,这个家伙却完全不回避这个不吉利的词语,甚至把死亡看做一种去往其他世界的方式。

(这家伙……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呀?)

“我猜刚才的那个防空洞,咱们要是进去的话,没准就不会再有现在的对话了。”

我听出来了她的意思,想必如果刚才我们往反方向跑过去,又将会不明不白地死亡,然后被传送到另一个平行世界吧。

“所以这就是你刚才把我拉忘反方向的原因啊……”

“不,其实不完全是……我也是有些为了我自己的利益……”

“利益?”

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吃惊的,原来她不只是为了想救人而救人,而是带有个人利益的救人,那么……

“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吗?”

她救我要是说涉及到她自己的个人利益的话,那个利益绝对是她自己所不能够完成的,或者是说很难完成的任务。

“其实……这个也是对你来说很有利的行动……”

“我?”

(对我也有利的?)

听到这个,我不禁产生了点兴趣。

“说来听听~”

“你想一下,记忆中的第一次进入古城墙遗迹之前的事。”

“之前的事吗?”

…………

片刻沉思之后,我的脑袋里面浮现出了那个画面,但是伴随而来的是剧痛。

“唔……啊啊啊!”

“怎么了?”

肩膀突然间被两只小手抓住,很明显是赵月梦的。

“啊啊,怎么想都想不起来那个……”

“哪个?”

“有一位老人的面貌……想……唔……想不起来……”

紧接着我感受到了肩膀上传来的颤抖,那个颤抖不是属于我,而是来自用双手抓住它的赵月梦。

“你不要继续想下去了!要不脑袋会坏掉的!”

赵月梦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这让我看出来的她似乎知道些什么……关于我头痛的原因。

“唔……好……好!”

“果然是那个老头的原因……本来还想试图破解一下……这样的话……”

突然我似乎听到了那家伙在嘟嘟什么,不过疼痛感完全占据了我的大脑,已经无法考虑其他事情了。

(不要去想那些事儿了……不要去想那些事儿了……)

我把思考的方向转向了其他地方,头痛立即消失了。

“怎么回事……”

看到我不可思议的神情,赵月梦解释了出来。

“刚才的头痛,就是地震的那次,可能是有两个原因的,第一个是脑袋突然被强行灌入大量不好的回忆才这样的,第二个是这个世界想让你在头痛的时候被上面的落石压死吧。”

突然,我意识到了这点。

也许吧,毕竟身后刚才被落下来的巨石挡住了,如果没有赵月梦,可能被压在下面就会是我刚才的结局……

“因为据我观察,平行世界有一个特点,一旦你获得了其他世界的记忆,这个世界会强制让你在这个世界里消失。”

………………

思考过后,我觉得她说的好像的确是事实,每次死亡之前的确会有“前世”的记忆出现在我的脑海,但除了这次,那些记忆里的我在获得记忆之后都很快的在那个世界消失了。

“你记忆回到脑袋里的原因是因为身体已经进入到城墙遗址内部了,也就是每次你进入到城墙内部后都会出现的那些一时不能接受的记忆。”

还没等我发出惊叹,赵月梦又解释了起来。

“等等!先让我缓一会!”

头部因为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多信息,或者说是在短时间内接受了过多信息但却无法处理而导致的脑部剧痛迟迟无法消除。

“我……我还有一个问题……”

即使头部疼地厉害,我也依旧从嘴里问出了我想知道的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你说防空洞是那个遗址,那为什么……唔……为什么……呼……为什么我们还没有进入到防空洞里面回忆就回来了?”

…………

“这个……”

赵月梦似乎也被我的这个问题难住了。

“大致猜测一下,我也不太确定,虽然经过这么多次的轮回,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轮回?)

难道我现在已经开始轮回了吗?像她说的那样……

就像是做梦一样,不管是通过动漫还是小说,轮回之类这种词语的出现总是多少会带有一丝科幻的味道,但是现在我设身处地地在现实中感受到了它的存在,因为,就像赵月梦所说的那样,也许现在的我已经跟她一样开始了这种生命的轮回。

“从我经验来看……”

赵月梦犹豫了一下,听得出来她在思考这个问题。

“有可能是因为刚才那个连接点与外部世界产生了融合……”

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的出来她对自己的判断没有什么把握。

“你是说刚才开门的一瞬间,那个平行世界的空间和这个世界的空间连接在了一起,就是说刚才这个走廊也成为了那个平行世界连接点的一部分?”

“嗯……”

得到了来自赵月梦的肯定,说明我和她的想法是一致的了。

“这么说的话……”

我突然开始回想起自己仅有的那几段记忆。

(该死,头又开始疼了……)

也许是因为脑袋受伤的缘故,不像赵月梦那样,我一旦开始回忆刚才灌入到脑袋里的事情,头就会不由自主地疼起来。

“木板……洞口……”

依稀记得,除了有一次洞口是被杂草树枝挡住那次以外,那个古城墙的入口都是被像木板门一样封的死死的,几乎没有漏缝。

让我更加确认的是,只有在那次洞口没有被完全封死的印象里,我在完全进入遗迹之前是有印象之前去过这个地方的,跟赵月梦的推测十分符合。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停止思考的我一手撑地,一手按在脑门拖着脑袋来维持着清醒的状态。

“你知道这一点?”

赵月梦也似乎对我即将要说的事情很感兴趣。

“嗯……有相似的记忆,我记得……”

轰隆!

一声巨响打断了我的思路,随之而来的是大地的颤抖。

“啊!!!”

晃动了不到三秒,我就听见赵月梦那边传来的惨叫。

“赵月梦!”

不管我怎么叫,那边似乎也没有回声。

“赵……”

咚!

就在我想控制住身体去寻找赵月梦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到了我胳膊那块的位置上,压地我无法动弹。

“怎么……”

似乎是块巨石的样子,我用脸触碰了一下那个东西。

呼~

带有焦味的空气突然替代了之前那混杂着泥土味道的污浊空气,刺入到了我的鼻腔里。

(这个山洞塌陷了?)

有焦味的空气流了进来,说明这个地方和外界已经有了连接,而且很有可能是砸到我的那块巨石掉落所导致的。

…………

(有块巨石砸到了我身上?)

意识到了这点,我突然冷汗直流。

(但为什么,不疼……)

(!)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没有知觉的双臂。

…………

还好眼睛睁不开,估计如果我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我怕是会当场昏过去吧……

“对了,赵月梦!”

没有回音……

“赵月梦!醒着就叫一声!”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通过喊的这两声我知道,这个小山丘的一部分已经完全塌陷了,因为比起之前轻生说话都会产生回音这个现象,现在我这么大声的喊叫都没有一点回音说明我的面前绝对是十分空旷的。

哒哒哒……

突然,我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有人过来了?)

生的希望再次燃起。

“这里!这里有两位幸存者!在这里!”

我大叫着,想让救援队伍注意到我这。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跑步时还发出零件互相碰撞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全副武装的军人。

(终于,军队的人来救我们了!)

哒哒哒……

随后不久,脚步声在我们身边停下了。

“抱歉,我现在眼睛睁不开,所以可能看不清情况,而且双臂完全没有感觉,不过左臂可能被一块巨石压住了,还有,我旁边应该还有个妹子,她……”

我急忙向着救援人员说明着情况。

…………

但是没有任何回应……

(怎么了?)

“那个……”

“指挥部,这里是D小队,我是队长猎鹰,发现三号目标悠付源,左臂被巨石压烂,现在身体无法动弹,身旁还有一具同样被巨石压烂的陌生女性遗体,目前无法辨认身份,但确定以无生命体征,是否处决三号目标,请指示。”

(!)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措手不及。

(左臂压烂……三号目标……陌生遗体……处决……)

………………

(这些家伙,不会是那帮炸了工厂的人吧?)

(还有,难不成赵月梦她……)

(不对,她应该已经又开始新的轮回了……)

心里在疯狂思考……

………………

(!)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们现在并没有在平行世界的连接点,也就是那个防空洞里面!而且刚才的塌方应该也应该是把防空洞大门堵上了,也就是说如果在这里死掉的话……

也许……

就真的死了!

“好的,知道了。”

防毒面罩下传来的声音说完,我听见了步枪子弹上膛的声音。

“兄弟!等等!”

我大叫了起来。

本能的求生欲让我发出了平时无法想象的声音大小。

至今为止还没有体验过这种绝望的我,已经完全无法顾及脑部的疼痛了,大叫着,试图说服那些人。

“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你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们只是遵从上面的命令,而且你的手臂已经成了这样,想必如果你看到现在你的样子,也许自杀的可能性都会有吧,对不起……”

话音刚落,举枪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等等!等一下!”

“抱歉了……”

“等……”

啪!

………………

………………

………………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