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

说来也怪,偌大侯府,住着零星几人而已,平日里少有吵闹声传出,然而近几月,却是时常有哀嚎声传出。

“师,师父,嘶,我觉得,差不多了吧。”清晨的老槐树下,传来一阵无力的哀嚎。

一个翩翩少年站在老槐树下,身上穿着一件灰色长袍,一头长发用布带束起,额间如泉涌的汗水顺着刘海打湿了肩头。

此时的陈君迁正扎着马步,双手胯在腰间,头上顶着一个小水缸,有气无力的向坐在一旁的石椅上喝着茶的老人求饶。

看向老人脚下,大大小小的瓷器碎片堆积成山,地面上湿漉漉的,一直没有干过。

陈君迁保持这个姿势已经有一早上了,即便他的身体要比原来没穿越前的好,但是也吃不消啊。他是个人,可是怎么感觉这个老头把他当牲口,有点休息时间都没有。

打碎一个瓷缸就要加半个时辰,他这原来只有两个时辰的,硬生生扎了一早上。

陈君迁表示心好累,好想回家,安逸的躺在床上玩手机。

“这武功,不练也罢。”陈君迁这般小声嘀咕道。

“嗯?臭小子刚刚说了什么?”侯暮放下茶杯,眯着眼睛审视道。

“啊,没有没有,我自个自言自语呢。”陈君迁一脸谄媚回道。

“好好练,时候到了传你小子绝世武功哦。”侯暮诱惑的说道。

陈君迁想到几个月前侯暮在那场大战当中用出来的武功,信心顿时倍增,他就不信了,他不可能学不到。

说个有意思的,那天陈君迁回到家,看到了在房门口跪搓衣板的侯暮,当时陈君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外那般生猛的侯暮,回到家里竟然这般怕师娘林依雯,堂堂大丈夫,竟然怕老婆,传出去怕不是会被侯暮的敌人们笑掉大牙。

果然,在外面刚猛强硬的男人,一般来说都是妻管严,古人诚不欺我。

“快点哦,等会错过吃午饭的时间可就没有的吃了。”侯暮喝了一口茶,悠闲的说。

“我星星你个星星!!!”

陈君迁在心里疯狂吐槽,侯暮教他武功已经有快三个月了,可是从头到尾只教了他基本功,如何找到心脉穴位,如何感受无时无刻存在的气,以及这每天必不可少的扎马步环节。

每当陈君迁问到何时教他武功之是,侯暮总是模棱两可的说什么他基础不牢,还要再练。

不过虽然每天都是无聊的调息和令人烦躁的扎马步,不过陈君迁确实在空气中感受到了一缕缕令人舒服的气,只可惜侯暮没有教他如何将之引到体内,他也不敢贸然为之。

这算是这几个月不幸中的万幸,陈君迁成功感受到了气,他成功的走上了练武这条路。

在陈君迁融入这个大家庭之后,他也知道了很多对于外人而言无比秘密的事,当然了,这当中要排除和侯暮亲近的人以及朝堂之上的那些官员。

侯暮和林依雯有过一个孩子,但是在他21岁的时候和侯暮一起去打仗的时候战死了,林依雯在看到侯暮带着儿子的尸体回来的时候没哭没闹,只是独自闭关了一个月。

侯暮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慢慢放开手中的军权,慢慢远离政事中心。

自那以后,侯暮在军中虽然说威名依旧很大,但是不少新兵没有亲自见过这位杀神的风采,以至于侯暮出现在军营中时会有那么几个愣头青顶撞。

直到去年于漠南的战争爆发,前线吃紧,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皇帝才亲自去请侯暮这位老将出山,侯暮也是不失所望,将漠南鞑子赶了出去。

也是从那以后,世人才重新见识到这位南周杀神,这位沉睡了许多年的雄狮的力量。

沉重,压得人抬不起头,只要侯暮在军中,那便是胜利的希望。

可是现在和侯暮相处了这么长时间,陈君迁发现,他这个师父,平日里脑子有点不正常。

怎么说呢,就是有些时候吧,神神叨叨的,有的时候呢,有很不正经。

令人摸不清头脑。

不过侯府全员对他还是很好的,日常的各种细节,完全把他当自己人,他自己也没有那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

活得像个人,安逸,舒服,让人忘记烦恼。

这几个月来,就这样平平常常,慢慢融入了侯府这个大家庭。

......

不知不觉以是正午时分。

侯暮起身过来将陈君迁头顶的水缸拿掉,随后瞥了一眼陈君迁说道。

“差不多了,先吃饭,从今天下午开始,我教你如何引气入体,教你刀法。”

“刀法?”陈君迁兴奋的指了指屋内刀架上侯暮的佩刀。

刀,战场上士兵常用的兵器之一,因为比之于剑,更适合近距离砍杀,单面长刃更好受力,深受将士门的喜欢,同时是十八般兵器之一,九短九长之一,九短之首刀为单面长刃的短兵器。与钺非常接近。其形状为 短柄,翘首,刀脊无饰,刃部较长,适合拼杀。

“还远呢,先入九品去蜕,后面再说。”侯暮一脸正色的说道。

“那师父,这武道等级如何划分?”陈君迁一脸谄媚,卡姿兰大眼睛闪闪发光。

“倒是忘了跟你说了,这么些月,是为师失职了。”侯暮略带歉意的说道。

“这武道啊,分九品,一品为尊,九品最差,一品之上为天人。九品去蜕,八品通脉,七品入定,六品神游,五品化俗,四品金刚,三品神练,二品凝气,一品归真,一品之上据说为凡练,也称仙人。”侯暮回忆道。

“哦,还有啊,入得九品便是正式踏入武道,四品之后便可辟谷,一品,便是天下宗师之一流。”侯暮随后补充道。“不过莫要小看这最次之九品,寻常山野莽夫,定胜不得这九品之人,如入军中,九品便可当上一官半职。”

“哦,原来是这样。”陈君迁听完脱口而出。

“别想了,赶紧来吃饭吧,你离那九品之地,还远呢。”侯暮说着向屋内走去。

“来了。”陈君迁应了一声,拍了拍衣服,随后紧跟侯暮。

第七章 身份第七章 身份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五章 计策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七章 身份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六章 冲突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七章 身份第七章 身份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五章 计策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七章 身份第三章 拜师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六章 冲突第三章 拜师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五章 计策第五章 计策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七章 身份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三章 拜师第三章 拜师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六章 冲突第七章 身份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六章 冲突第七章 身份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七章 身份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六章 冲突
第七章 身份第七章 身份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五章 计策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七章 身份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六章 冲突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七章 身份第七章 身份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五章 计策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七章 身份第三章 拜师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六章 冲突第三章 拜师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五章 计策第五章 计策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七章 身份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三章 拜师第三章 拜师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六章 冲突第七章 身份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六章 冲突第七章 身份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七章 身份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六章 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