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拜师

走进一条人声鼎沸的巷子,快速的穿过人群,侯暮带着陈君迁来到一座豪华的府邸门前。

两扇门上订着铜黄的门钉,陈君迁仔细一数,整整六十四颗。

门钉以九为极数,皇权门钉是九九八十一颗,而便宜师父家大门门钉是八八六十四颗。

“嘶,这便宜师父地位不是一般的高啊!”陈君迁暗自叹道。

门楼高大豪华,旁边的两头石狮子目测更是高达两米以上,门楼上牌匾的侯府二字也是苍劲有力,整座府邸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侯暮上去敲了敲门。

“呜。”

大门被打开,府邸的内部倒是和陈君迁想象的不同。

看真这豪华的府邸,任谁都会以为府邸里会是家仆众多,人来人往的景象。

宅邸虽大,可府内很冷清,空荡荡的,就连开门的也只是一个老管家而已。

“老成啊,辛苦了。”

侯暮一边打招呼一边大喊:“老婆子我回来了。”

侯暮带着陈君迁进门,脚下生风,看样子心情不错,必竟出门散散步就能拐个徒弟回来,虽然有点皮,但是好好管教一番就好。

陈君迁跟在后面撇了撇嘴,要不是包吃包住,小爷我才不会跟着这老头回来呢。

这叫侯暮的便宜师父地位挺高,应该有不少仇敌,等哪天有人上门寻仇,他被人砍了那怎么办,找谁说理去。

说实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要继续在大街上游荡,不是饿死就是被官兵赶出城外去,在这样的选择里,陈君迁义无反顾的选择跟侯暮走。

毕竟就算被人上门砍死,也能做个饱死鬼不是。

被侯暮叫老成的管家诧异的看了一眼陈君迁。

“将军,这位小兄弟?”

“哦,他呀,路上捡的徒弟。”

老管家略带疑惑,心想将军你也太草率了吧,路上捡的?

陈君迁听着二人的对话,心惊:“好家伙,这便宜师父是个将军。六十四个门钉,又是将军,那不得是统领三军的大将军呦。”

“老爷你回来啦!”一声甜得让人酥麻的声音从偏殿里传出来。

这是个头发花白的少女,嗯,算是少女吧。

琼鼻朱唇,略显娇小的身姿惹人相怜,长发随意的盘在头上,两抹红霞侵染侵染在脸上,显得极为可爱,容颜秀丽,活像个妙龄少女。

长相清纯可爱,却也有成熟的风韵。

啊尼玛这是师娘?

谁来告诉我,师娘除了头发有点老人的样子外,其他地方哪有半点老人的模样?

这不河里!长相年轻就算了,这凹凸有致的身材,简直比年轻的小妹妹还要小妹妹,哪里是个半老徐娘?

陈君迁只知道自己是看得内心燥热。

“老爷,这位小兄弟是?”林依雯疑惑的问。

“捡来的徒弟,是个上好的苗子。”侯暮高兴的回。

林依雯嗤笑一声,随后仔细打量了陈君迁一番,觉得哪里不对,走上前,将左手放在陈君迁肩头。

陈君迁只感觉自肩头传来一股热热的气,很舒服,气钻进他的体内,在周身游走。

他还在疑惑之时,林依雯却收回手,对侯暮说:“老爷,是罡气之体呢。”

侯暮听到后,大笑。

“那可不,我眼光怎么可能会错。”

那神情,活脱脱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这时,偏殿里走出一个小姑娘,见到侯暮,躬身,行了个礼。

小姑娘长得也是十分标志,活脱脱的一个小美人,特别是那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惹人喜爱。

“哦,思郁啊,这是我刚收的弟子,以后就麻烦你多做一份饭咯。”

侯暮笑着说。

“不麻烦的。”姑娘轻声回应,侧身对着陈君迁行礼:“公子好。”

陈君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又仔细回味了一下公子这二字。

“好像,跟我不沾边吧。”陈君迁暗自想到。

“你好。”没办法,人家都不嫌弃自己,自己也不能不回礼不是。

“哦对了。”侯暮一拍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小子,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林依雯:“..........”

侯成杰:“..........”

思郁:“..........”

“陈君迁。”陈君迁扶额,这老头连名字都不知道就把人往家里拐,真是个人才。

侯暮尴尬的挠了挠头,姗姗道:“进屋坐,站着都不累的吗?”

走进内院,入眼便是一汪池水。

有几只锦鲤在欢快的游动,不断的挑拨落在水面上的树叶,一旁的大树下摆着一套石制桌椅,上面有一坛酒,封条开过了,被人喝了几口就没拿回去。

陈君迁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问这问那,一脸惊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在陈君迁叽叽喳喳的声音中,众人走到了内堂。

内堂中心有一供桌,供桌的墙上嵌一幅字,写着天.地,供桌下来有一张茶桌,旁边有两张太师椅,而后还有几张待客的椅子排列在下面。

走进去,众人纷纷坐好,唯独陈君迁被管家侯成杰领到正中央站好,随后侯成杰便退到一旁坐着,而陈君迁则是一脸懵逼。

侯暮闭着眼睛,神情复杂,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虽然说他确实带陈君迁回家来,是要教他武功,但那也只是他看中了陈君迁的天赋,不想错过这样一个好苗子。

虽然刚刚认识,但他觉得陈君迁应该不会是心机深沉的人,好好管教应该可堪大用,甚至改一改那高堂的乌烟瘴气。

他也觉得奇怪,明明这些年好苗子他见得多了,可为什么就对陈君迁莫名有信心?

他怕陈君迁走他儿子的老路,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

但是他越怕,心里就越坚定。

他不知道,他这个决定,造就了一个万古盛世的开端!

侯暮睁开眼,目光在陈君迁身上打量了一会,开口道。

“思郁,备茶,行拜师礼!”

不一会,思郁规矩的将一杯茶放在太师椅的茶桌上,而这时候,正好传来侯暮的声音。

“跟我念,记得加上自己的名字。”

“我,今日拜入侯暮门下,是为光大门楣,守卫百姓,定天下安康,若一日欺辱万民,便武道休止,永世不得超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弟子必竭精尽忠,望皇天后土兼之!”

“我,陈君迁,今日拜入侯暮门下,是为光大门楣,守卫百姓,定天下安康,若一日欺辱万民,便武道休止,永世不得超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弟子必竭精尽忠,望皇天后土兼之!”

礼成!

见陈君迁还在堂下跪着,侯暮急忙下来将他扶起。

“小子,你现在也算我的弟子了,你以后就要叫我师父,懂吗?”侯暮乐呵呵的说道。

“行,但是师父,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我习武,那不是要先吃饱饭嘛。”陈君迁贱兮兮的说。

“哦,也是,思郁啊,赶紧去做饭,今儿个高兴,记得拿两坛酒。”

“是老爷。”思郁起身,行礼,而后退下去做饭了。

黄昏,太阳西山渐落,最后的余晖肆意的撒在檐头,街道上早已不见人来人往,一切重归平静。

侯府里,正传来喝酒对骂和女子的嗤笑声。

夜晚总是来得那么安静,在不知不觉间,整个安阳城便已是灯火阑珊。

洗完澡,换完衣服的陈君迁坐在床头,等着思郁拿被褥过来,左手托腮,不知在想些什么。

思郁的声音打断了陈君迁的思绪。

“公子,被褥拿过来了。”

应了一声,陈君迁下床,走到门前打开门,从思郁手里接过了被褥。

“公子,那思郁回去睡觉了。”

思郁刚想走,便被陈君迁问道。

“思郁,你说,如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怎么办?”

思郁回过身:“公子,为何会这么想呢?如若不是真的,那为何公子会问?公子心中已有答案,又何比徒伤脑筋?”

陈君迁作揖:“受教了。”

思郁还礼,退了下去。

陈君迁抱着被褥回到房间,铺好,睡了下去。

是呀,既然已经穿越,已经回不去了,那为何不好好活着,活出精彩的自己。人生很苦很长,如果不能反抗,那就躺平享受。

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绊.......

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五章 计策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六章 冲突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七章 身份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六章 冲突第五章 计策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七章 身份第五章 计策第五章 计策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七章 身份第六章 冲突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五章 计策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三章 拜师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五章 计策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五章 计策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七章 身份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三章 拜师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六章 冲突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五章 计策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三章 拜师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六章 冲突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五章 计策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五章 计策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
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五章 计策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六章 冲突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七章 身份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六章 冲突第五章 计策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七章 身份第五章 计策第五章 计策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七章 身份第六章 冲突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五章 计策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三章 拜师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五章 计策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五章 计策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七章 身份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三章 拜师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六章 冲突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五章 计策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十二章 被围殴了第八章 胜负之后的突现第一章 想凭实力吃顿饭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三章 拜师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十一章 巅峰之间的战斗第六章 冲突第十三章 报告,他们耍赖,不讲武德第九章 我南周没有孬种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第十四章 尘埃落定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十五章 平凡的早晨,从扎马步开始第五章 计策第十章 秦王的决绝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四章 和世子殿下的初次相遇第五章 计策第二章 穿越者永不为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