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殇

托尼小的时候就向往侦探一样的冒险生活,长大以后,就在北部地区的一个小镇里开了一家侦探所。可是平静而祥和的小镇生活,很难有惊险的案件让托尼处理。顶多是桑尼亚太太的猫跑到森林边缘,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这样的活计,让托尼充满了失望。

冲了一杯咖啡,托尼打算到门口看看今天的报纸来了没有。在门口的地毯上,托尼发现一封被拆开过的信。托尼端着咖啡杯,没有急着拾起信,而是开始分析起来。

“白色普通信封,开口用裁纸刀整齐的拆开。”

“嗯,应该是私人信件,被看过后,塞到我这里的。”

“信件一侧有褶皱,看样子,送信的人比较慌张,第一次塞的时候,不小心将信弄折了,呵呵,不会是恶作剧吧。”好吧,托尼承认自己无聊了,只是一封信而已。

当托尼随意的看了看信封,上面写着“熊之惩戒者收”,证明了自己的猜测,将信随手一丢,“呵呵,哪个小孩子的恶作剧?”托尼开门继续去取报纸。

续了一杯咖啡,打开报纸,略过头条新闻,直接翻开启示版块,托尼慢慢的看了起来。

作为一个侦探,要掌握多种搜集信息的能力,报纸的启示板块,就是一个很好的消息来源,桑尼亚太太的猫就是通过这里找到的活计。

一条不起眼的启示,引起了托尼的注意。“熊之惩戒者将收到一封信,请按照指示行动。”

“熊之惩戒者?”托尼有些嘀咕。

能刊登报纸的话,显然早上的恶作剧并不是孩童所为。托尼来了一丝兴趣,找了的随手丢掉的信。

从字迹上看,还真的不是孩童写的字,虽然字迹有些潦草。

抽出信纸,上面写着:“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我需要继承者,在我的房子里面关了一只熊,需要你继续这项工作。这有些危险,如果你不愿意的话,请将信转交给其他人。”

内容很简单。在信的背面,绘制了一张简易地图,似乎是房子的位置。从周边的环境来看,房子应该是通往森林深处。

“是有些危险,谁会跑到森林深处呢?”托尼有些嗤笑,“不过这个成功的激起了我的兴趣。”

托尼收起了信,给报社打了一个电话。他要先追查出是谁发的这条启示。他才不会傻傻的跑到森林里让蚊虫叮咬呢。如果这只是一个老顽童做的恶作剧,难道还要给他增添笑料么?

从报社得到的结果很意外,竟然是一个药材铺老板马勒先生发的启示,并且给了马勒先生的电话。托尼没有打电话,而是穿上了外衣,打算亲自去逗一逗这个老顽童。

“欢迎光临!”甜美的门迎电子音响起。

“你好,有什么需要么?”一个岁数颇大的店员公式化的询问道。

“你好!”托尼应和着,打量起这个店员。店里面只有他一个人,60岁上下的年纪,秃顶,胸前挂着一个老花镜,从这个装束上看,他应该就是马勒先生了。

“您是马勒先生么?”托尼问道。

“是我,你是?”马勒放下手上的账本,有点疑惑。

“你好马勒先生,我叫托尼……”托尼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小报的记者,询问起关于“熊之惩戒者”的启示的事情。

“说起来,麦肯这个人很奇怪。”马勒陷入回忆,“他应该是个猎人,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到我这里出售些熊胆之类的药材,总是来去匆匆。前一阵子,他给了我一个字条,说是让我帮忙发个启示,哦,就是你在报纸上看到的那个。反正他已经给了我费用,我倒是不介意去报社跑一趟……信?什么信?这个我不太清楚。”

告别了马勒先生,托尼觉得事情有些诡异了。

从马勒先生得到的消息来看,先前猜测的这个老顽童恐怕是那个叫麦肯的人。但马勒先生对麦肯的评价如果是真实的话,麦肯这种人,是不会搞恶作剧的。而且,麦肯应该是个外来人,作为本地人的马勒先生对他很不了解,充满了种种猜测。

华灯初上,小镇里一片祥和。只有酒馆里,不时透出放纵的大笑声。

“给我来杯啤酒。”托尼双肘支在柜台上,冲酒保喊道。

“听说过熊之惩戒者么?”一个身穿牛仔裤白体恤的成熟女人,斜倚在柜台上,正询问托尼身边的一个酒鬼。

那个酒鬼根本没有在意她问的什么,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胸前撑起来的那一抹白。

“你也知道这个?”托尼搭了个话,成功引起女人的注意。酒鬼略有不满,嘟囔了两句,便走开了。

“你好,克莉斯汀娜。”女人大方的伸出了手。她能感觉出来,托尼虽然眼神色色,但还算清明。

“你好,托尼。”托尼礼貌的碰了下克莉斯汀娜的手。

“关于熊之惩戒者,你都知道写什么?”克莉斯汀娜妩媚的问道,好像她很懂得利用女人的优势。

托尼瞄了一眼那抹白色,迅速的收回眼神,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的?”显然,这个事情要更吸引托尼。

经过交谈,托尼知道,克莉斯汀娜是一个真正的小报记者,莫名其妙的,收到了一个电子邮件,里面讲述了很多关于熊袭击人类的事件,并且里面有附带很多血腥的照片。看的克莉斯汀娜惊恐不已。从邮件上来看,有人正对熊进行报复性的虐杀,并且宣称,请抛弃动物保护和物种保护的伪善外表,试问,如果你的亲人被熊撕咬而亡,难道你还要保护那些野兽么?

这个题材克莉斯汀娜想要深入挖掘一下,看看这个话题能否造成更大的轰动。经过种种调查,她一路找到这里。托尼也将他的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她,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打算准备几日就按照地图指引,去寻找一下那个房子。也许那里就是所有事情的发起点了。

处于森林里面的房子,没想到并不难找,一路上都有路标,只是路不好走,到处都有蔓延过来的藤蔓。托尼都有些怀疑,这房子找得是不是太轻松了。

房门没有锁,地面很脏,到处都是污泥脚印。屋内门口处有些很奇怪的装置,像是吊车的操纵扳手。餐桌有些大。在房间里面搜索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在一个仓库里面,堆了一堆的熊皮。看起来还是蛮阴森的。

克莉斯汀娜呼出了一口气,“这里可够脏的。托尼,你发现了么,这里竟然是有电力供应的。”

托尼没有搭话,他还在观察这个房间。按照那封信上说,这里应该有一只熊被关着。但是他并没有发现哪里有这样的房间。而且,启示上说,“请按照指示行动”。那么,指示在哪里呢?如果找不到线索,他们就要赶紧离开这里了,来的路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砍藤曼,再不走,天黑之前恐怕就出不了森林了。他可不想在森林里过夜。

“托尼!”克莉斯汀娜大喊一声,让托尼吓了一跳。

“怎么了?”

“你看这个。”克莉斯汀娜举着一个笔记本。上面写着——《杀熊日记》。

翻开一看,这个笔迹和信上的笔迹应该是一个人的。上面零散的写着写文字。

1,每天只给1块肉,四点的时候喂食。

2,如果吃完肉,它睡着了,就将它捅醒,直到它不再醒来,就去挖下来一块同样大小的肉。

注意,尽量挖肌肉,这样它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看到这里,托尼和克莉斯汀娜对视一眼,心里冒出凉气还有点恶心,这是让熊吃自己的肉啊。这要有多大的仇恨,才会这样折磨一只熊。难道说这个人的家人被这只熊杀死了?

翻开下一页,上面写着一句话,“只有吃过人肉的熊,才会对人肉感兴趣……”

“吼~~~”

一声沉闷的熊吼声,将两人吓得寒毛直竖。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熊的踪影,难道熊潜伏在附近?

声音很沉闷,托尼突然想到,会不会在地下?!

隔着窗户,托尼观察院子,发现右侧有一个像是通气孔的铁格栅,被敲开了一角。

克莉斯汀娜一把拉住托尼的手腕,一脸惊恐的道,“你去哪?”

“去那儿看看。”托尼抄起一个铁棍,指了指通气孔位置。

还未靠近,托尼就闻到一股腥臭味。

通气口内透出微弱的光,里面有影子来回晃动。远远的向里查看,一只熊正缓慢的在狭小的地窖中打转。

“它在这儿。”托尼向克莉斯汀娜小声示意。

“啊?什么东西?”克莉斯汀娜没有领会意思。

“熊,在这里。”托尼指了指地窖。

克莉斯汀娜慌张的跑了出来,抓着托尼的手臂,用日记本遮挡住大半的脸向地窖里面看去。好像这样,就能阻挡住恐惧一样。

“吼~~~”又是一声熊吼声。

“啊!”吓得克莉斯汀娜一抖。日记本脱手。托尼想要抓住,却来不及抓准。反倒将日记本碰进了地窖中。

“吼~~~”

“怎么办?”克莉斯汀娜和托尼一脸懊恼。

“得把日记本拿出来。”托尼说到。

“可里面有熊!”

“我知道,进屋里面,看看这个虐熊者还留下了什么对付熊的工具。”

两个人转身向屋里走去。屋子里刚才两人就已经查找过了,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门后倒是挂着几杆标枪一样的长棍。尖头的位置还残留发黑了的血迹。看样子,这就是日记中说的捅熊的用具了。但是地窖这么深,按照这个长度,根本就够不着日记本。何况,即使是够得着,熊在里面干扰,也能难将日记本弄出来。

“托尼,你看!”克莉斯汀娜一脸兴奋指着冰箱里。

冰箱里面有两个分隔箱子,在其中一个箱子上面贴着“迷药”。里面的肉块,上面都散有白色的粉末,看样子,这就是要喂给熊的肉了。难怪日记上说,要给熊肉吃,然后不停地捅。原来是要确认熊已经昏迷,才能进去割肉。

“太好了!”托尼抓出一块儿肉。顺着通风口扔进去。不一会儿,地窖里便没有了声音。

“不对!”托尼说道,“没有熊的干扰,咱们也够不着日记本。”

克莉斯汀娜说,“既然他能够割熊肉,那么虐熊者一定能下到地窖里面。”

“可是出入口……”托尼思索着,突然反应上来,“我知道了!”

说着,托尼来到房子门口,看着比较怪异的操纵扳手。操作台上只有两个扳手,也不知道是操纵什么的,只能拉开试一试了。

轰隆一声,吓了两人一跳。院子里面出现了一个大洞,看位置应该是地窖的正上方。托尼跑出去一看,地窖里面的熊好像被吵醒了一样,挣扎着就要爬起来。吓得托尼赶紧拉回操纵杆。

轰隆一声,洞口又合上了。

托尼冷汗都流下来了,想一想都后怕。如果之前没有给熊喂了有迷药的肉,万一它跳上来,自己就死定了。但冷静下来,又觉得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胆子大。刚才匆匆一瞥,就发现地窖起码有4米多高,熊是怎么也跳不上来的。完全是自己吓自己。

看样子这个操纵杆,是控制地窖顶盖的。这个盖子应该是水泥浇筑的,估计有40厘米厚,走在这么厚的水泥板上一点都不会发出空心的声音,难怪两人来的时候没有发现。

“我好想知道他是怎么抓熊的了。”托尼心有余悸地对克莉斯汀娜说。

与其说是地窖顶盖,不如说这就是一个陷阱。

克莉斯汀娜虽然害怕,但却又有一丝兴奋。“越是这样越好,我的报道会火的。快看看另一个杆使操作什么的。”说着,克莉斯汀娜就拉动了操作杆。

“等等!”托尼赶紧阻止,万一和猜想的不一样,岂不是会将熊放出来?根本来不及阻止,机关已经产生了反应。

“轰!”这次竟然是餐桌下的地面开了一个大口子。这一幕将两人惊呆了。一个楼梯出现在两人面前。

“运气不错。”克莉斯汀娜讪讪地笑道。“应该是地窖的入口了。”

“我下去看看。”托尼拿起铁棍,小心的往入口移去。

“我跟你一起去。”克莉斯汀娜说着跟上了托尼的脚步。

托尼没有回答,全身心的戒备着楼梯下面。

“难怪餐桌这么大,就是为了遮挡地窖入口的啊。”克莉斯汀娜开口道。

转过一个折角,就发现地窖里面的熊,不停的试着爬起来。一个粗大的铁栅栏,死死的拦住了熊。栏杆这边的通道,无疑是安全的。旁边有个拉杆,按照之前的逻辑来看,这个铁栅栏应该是能够移开的。不过熊还能动,还是有些危险。看样子迷药虽然有效,但不是那种一下子就能弄昏迷的那种。可能是虐熊者为了让熊产生更大的痛苦吧。这让托尼觉得未免有些残忍。

日记本掉落在熊的身后,只有熊不能动了,他才敢过去将日记捡回来。

总不能这样慢慢的等吧?要不,再为一块肉?

“我再去那一块儿肉吧。”克莉斯汀娜问道。

看来克莉斯汀娜和托尼想到一起去了。

“也好,总不能一直这么等。”托尼同意。得到答案,克莉斯汀娜转身匆匆的去拿肉了。

托尼继续观察着熊。除了一身伤口,熊的一条腿好像已经折了。也是,从4米高的地方摔落下来,难保受到什么程度的伤害。即使这只熊重新回到野外,也很难生存下去了。

突然,托尼吓出了一身冷汗。

从他收到信,到和克莉斯汀娜结识,再结伴找到这里,怎么也有一周多了。也就是说,熊应该有一周多没有吃过东西。正常来讲,熊不应该像之前看到的那么有精神。这证明最近一直有人再给它喂食。可是熊身上的伤口很多,都已经结疤了。这证明虐熊者没有虐待这只熊,或者说喂食的人已经不是虐熊者本人了。那会不会就是这个人将信塞到他家的门里面的呢?他有什么目的呢?他会不会就在周围看着这一切?

托尼查看四周,看看是不是有监视器。“克莉斯汀娜,看看上面是不是有监控器。”

“没有。”克莉斯汀娜拿着一块肉,跑了下来。“你怎么了?托尼。”

“没什么。”托尼摇了摇头,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咱们要快一些了。”托尼说着,“如果天黑了,咱们就出不了森林了。”

“明白,我可不想睡在这个地方。”克莉斯汀娜同意道。说着,将肉扔到了熊的面前。

肉滚到了熊的嘴边,可是熊却没有精神去吃。

“怎么办?”克莉斯汀娜有些焦急。看着浑身伤口的熊,她实在是觉得有些害怕。真是一刻也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哎……,杀死它吧。”托尼皱褶眉头说道。

“你疯了!”

“它的腿折了,没法活下去了。如果没有人继续喂养它,很难活下去。”

克莉斯汀娜不赞同的说:“咱们可以把它送到动物园。”

“那也得咱们先回去再说。”托尼看了看毫无信号的手机说道。

克莉斯汀娜沉默了,她实在是不想再到这里来了。

“只有吃过人肉的熊,才会对人肉感兴趣。”托尼冷漠的重复日记上的话。

“好吧。”克莉斯汀娜妥协了,“我知道这么不对,但我们只能这么做了。”好似是对托尼说,又好似是坚定自己决定,克莉斯汀娜喃喃道。

托尼拿着标枪隔着铁栏杆捅了捅熊,熊没有反应。托尼松了一口气,对克莉斯汀娜说,“看来咱们不用承受内心的煎熬了。它昏睡过去了。”

克莉斯汀娜也明显松了一口气,打趣道,“看你拿着标枪,我都差点以为你就是虐熊者了。”

托尼丢掉标枪,有些嫌恶的擦了擦手,上面黏黏的,应该是之前虐熊留下的残留物。走到拉杆前,拉动了操纵杆。

“吱啦……”随着链条滚动的声音,铁栅栏缓缓地移开。

托尼走进去捡起日记本,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上面还让熊的脚印弄脏了一片。

“嗯嗷……”

一股毛骨悚然的危险感从身后袭来。托尼猛地转身,发现熊露出森然的牙,突然向自己袭来。

“靠!”危急时刻,容不得托尼多想。急忙向后暴退,可是地窖狭小,一下子就被熊顶到了墙壁上。托尼觉得自己胸口好像碎裂了一样,疼得连呼叫声都发不出来。

克莉斯汀娜急忙抓起标枪狠狠的刺向熊的后背。受伤的熊凶性大发,丢下了托尼,转身向克莉斯汀娜扑去。可是它腿部骨折,没等扑到,就栽倒在克莉斯汀娜面前。

托尼忍着胸口剧痛,快步和克莉斯汀娜一起抓住标枪。大声喊道,“一起来!”

两人狠狠的将标枪插到熊的脖颈处。

“吼!”一声野兽的惨呼声,将两人吓得直退。眼看着熊在地上疼的疯狂扭打,地面、墙面不停地顶在标枪尾部,熊受到的伤害越深,慢慢的熊不动了。

克莉斯汀娜跳过熊的尸体,一把抓住日记本,拉着托尼快步往上走。

“吼!”又一声熊吼声出现。

两个人完全吓蒙了。

一只野熊疯狂的刨着院子里的通风口。

托尼明白了,喂养地窖里的熊的根本不是人,而是另一只熊。

wWW ⊕TтkΛ n ⊕CΟ

现在这只野熊堵在门口,如果他们两人出去,必然会遭到攻击,绝对会被咬死。

“克莉斯汀娜,去把地窖里面的铁栏杆拉上。”托尼挣扎着走到门口的操纵台前。

“啊?”克莉斯汀娜愣了一下,迅速明白托尼想要干什么。“啊!好!”

待克莉斯汀娜跑回来之后,托尼关闭了地窖入口。而此时,院子里的熊正围着通风口打转,时不时的低吼。

托尼猛地拉开陷阱。轰隆一声,引起了野熊的注意。

野熊发现了地窖里熊的尸体,它冲着尸体不停的低吼,四处查看,像是寻找下去的方法。

托尼一拉操纵杆,陷阱盖关闭,野熊急向关闭的开口处扑去,好像要阻挡盖门关闭。但陷阱盖还是关闭了。野熊走上去,不停地嗅着盖门的缝隙。

托尼又是猛地一拉。野熊哀嚎一声,掉入地窖中。

托尼松了一口气,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汗浸满了全身。这才发现,自己的胳膊已经被过度紧张的克莉斯汀娜的指甲掐出血来。

顾不得太多,冲克莉斯汀娜低声急道,“快走!”

……

几日后,托尼续了一杯咖啡,展开当天的报纸,头条写着“狂熊虐杀案”。

“铃铃铃……”

“喂?托尼侦探所。”

“托尼,看了我的报道了么?现在各大报纸都已经转载了。”

“嗯,正在看。”托尼抿了一口咖啡。

“你胸口怎么样了?”

“只是有些淤青,没什么大事。”

“开门,我给你拿了好药。”

“啊?”托尼打开门,发现一脸笑意的克莉斯汀娜。

“你怎么来了?”托尼惊讶的问道。

克莉斯汀娜关上门,说到,“我已经将案件交给警方了,并且把你的分析也写上去了,警方应该能很快破案了。”

“嗯,谢谢你。熊袭击人和人虐熊,都不是我们想看到的。希望以后不要出现这种事情了。”托尼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胸口。想了一下说,“现在唯一不知道的是,到底是谁将信塞到我这里的。”

克莉斯汀娜笑了笑,说,“想那么多干什么……”径直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留给托尼一个性感的背影。

“事情已经过去了。”克莉斯汀娜在托尼看不见的角度,唇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托尼眼神暗了暗。真希望自己猜的不对。

本书完结,看看其他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