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大汉带着林安到了整个石柱顶端世界的最中心。

中心有着两个格外显眼的景象。其一,为一处明显比其他建筑要更加**的屋子,说实话,这**的感觉可能只是相对其他建筑来说要更加的精致,按着所处位置与做工来考虑,很明显,这是一处类似于议事大厅的建筑。其二是一颗明显不寻常的植物,它所处的位置是建筑的旁边,但并没有因为它只是一株植物而所处空间很小,相反,要是细算的话,它的占地面积要远大于那一处建筑。

大汉径直走入了那处建筑,内部有着总共十三把椅子,其中有十二把椅子每边各六把依次排列,至于那最后一把位于最上首的中间,不同于其他椅子的样式与所处位置无疑在说明着拥有这把椅子的人的权利是最大的。

大汉解下了背上的林安将其放在十三把椅子所围成的空间内,这次,大汉总算是解开了林安那被绑着的双手和双脚。

林安也不站起来,就这么就地盘膝坐着,活动着双手的同时观察着四周。

“它是修炼者!”大汉再一次复述着。

最上首的那把椅子上此时正坐着一个人。他是一名女子,长相只能算是普通,不过,她所带着的一只黑色眼罩在说明着她只有一只独眼,那空荡荡的左边衣袖同样也说明着她只有一只手臂。

仅剩的独臂放在椅子扶手之上,略显杂乱的发丝根本无法阻挡此时紧盯着林安的目光。

林安在等着那女子主动进行询问,而那女子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一味地盯着林安好似并不准备开口。

林安被看的有些不自在,终归还是忍不住自己开口了:“呃,那个,我是修炼者,但我只会制符和药理。”

林安有些紧张,无意识地揪着衣服的下摆。看着女子仍然盯着自己,林安继续说着:“那个,虽然我没法战斗,但是是你们的人把我掳来的,我是不准备走了。”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本是个问句,却像个普通的陈述一般。

没办法了,林安并不擅长撒谎,并且他觉得这是一个取得信任的机会。

结果是林安把前因后果简单的叙述了一下,女子沉默了,直到过了好一会,才开口:“就因为这点小事就跑出来,你可真的是~”

“你们老师也真的是~”

两个说到一半的句子完美的表达了女子此时的感受。

“呃~”林安感到有点尴尬。

“好了,我会让你留下的,既然你是修炼者,那你以后就呆在那根藤的旁边吧。”

“在我未允许之前,你不许离开去其它地方。”

“好了,蛮牛,带他出去吧。”

大汉上前扯起坐在地上的林安,就这样拉着他出去了。

第五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七章
第五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