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苏醒

一座常年云雾缭绕的山上,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

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

峰入云层,树木茂盛,百花争放,偌大的山中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坐落其中。

宫殿四周巨大的魔法阵保护着宫殿的安全。

殿内花园里花香四溢彩蝶纷飞,小鸟尽情的欢叫着,为这一片圣洁的土地歌唱欢歌。

一个大大喷泉耸立在花园的前面,大门的面前,哗哗流下的水溅起无数美丽的水花,来回荡漾起无数的涟渏。

宫殿典雅神秘,雕梁画栋,小桥流水,假山画廊,地上铺着上好的玉石片,光洁亮丽。

两边的走廊上小窗里镶着结实透明的玻璃,每一间房的门上都雕着镂花精美华贵。

一位穿着优雅的女子,迈着优雅的步伐,穿过偌大的宫殿。

来到一间大气华美的房前,轻轻敲着一扇宏伟的大门。

屋内,一位男子。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而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神情。

举足间的优雅,不言而喻。

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

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

一双幽暗深邃的冰眸子,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一头银白的发丝,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丹凤眼,虽没有一丝柔情,却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进来。”

淳厚滋性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其中冷寒的气息跟着浸出,让人不由得一颤。

不过早就习于为常美丽的女子不心为然,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张舒适奢贵的沙发上,一个高大俊美男子正喝着酒。

饱满的额头,飞斜入鬓的眉,丹凤眼角扬起,挺直的鼻子,不薄不厚的唇,男子冷硬而清冷。

整体给人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冷寒如冰,仿佛千看冰山般寒彻透骨,虽俊美却危险。

银发垂直用一根紫玉扣束住,高贵清冷的金眸让人不寒而栗,浑然天成的皇者气息让人想躬身府拜。

“主子,小主子该醒了,只剩您给她输入灵气了。”那位女子恭敬地站在一旁,询问着莫辰逸。

“嗯。”

“主子您要去看看吗?”

莫辰逸轻睨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杯子,淡然起身,白衣飘然,寒气围绕,让人不敢造次。

“走吧。”

起身,抬起步伐走了出去。

看起来无足轻重,如果仔细观察,就可发现走路的人有些急切。

不一会儿,就来到一间房外。

打开门走进去,屋内的东西很齐全。

走进内殿,榻上躺着一位女子。

这位女子是莫辰逸唯一的亲人了,名为冰凝月。

莫辰逸望着里面的小人,眼底划过一丝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宠溺。

而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女子,就是冰凝月和莫辰逸管家:伊诗蓝。

伊诗蓝看到自家主子眼底一闪而逝的宠溺,无声地笑了笑。

莫辰逸从手上的空间戒子里取出一个白净的玉瓶。

打开玉瓶的塞子,从里面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

放到冰凝月的嘴里,让她含着。

一只手抱着冰凝月的身体,另一只手端着水,慢慢的、轻轻地喂下。

给冰凝月喂好药后,再把她请放到床上,让她平躺好。

▪ttκд n ▪C○

莫辰逸双手合十、结印,一股强大的灵气从莫辰逸的手中涌出。

顷刻间便流入到冰凝月的体内,直到这股灵气一丝不剩的流入了冰凝月体内,莫辰逸才把手放下。

不一会儿,冰凝月慢慢睁开冰蓝色的双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却冷寒如冰的脸。

“你是谁啊?这是哪里?”

“小主子这是您的兄长——莫辰逸,也是凡人口中的神王——逸王。”

“嗯。”

伊诗蓝汗颜,小主子和主子果然是一家人,不仅有同样绝美的容貌,还有同样孤傲高冷的性格。

冰凝月直直的盯着莫辰逸,莫辰逸也不说话,只是让她看了一会儿后,转身离开了。

莫辰逸的离开,让冰凝月有些失落。

不过这些失落很快就被冰凝月用自己本身的淡漠掩盖了过去。

虽然冰凝月眼中的失落只是一闪而过,但是像伊诗蓝这样精明的人怎会错过自己主子的任何情绪?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却还是被伊诗蓝发现了。

安慰道:

“小主子,没事,主子平时都是这样的,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虽然主子冷冰冰的,其实他对您可关心了,以前天天来看你的。”

这也不是伊诗蓝撒谎,只是自家主子就是这样,冷冰冰的,不懂得表达情感,一个人孤寂了万年。

现在可好了,有了小主子陪着主子,主子就再也不会孤独一人了。

冰凝月站起来,观察了一下这个屋子:

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

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

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

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

冰凝月看到殿内有一张全人镜,便走过去看看自己是什么模样。

反正自己也很好奇自己的容貌是什么样子的。

冰凝月走到全人镜前,看到自己的样子,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冰蓝色的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

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

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般。

一头银蓝色长发,直到腰间,解下头发,冰蓝色的发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

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着一袭白衣委地,上锈血红色彼岸花纹。

一头银蓝发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彼岸花,散出淡淡光芒。

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

所谓倾国倾城,用来形容她也不足为过。

只怕用倾国倾城这一词也无法完全形容她的美。

眉宇间的淡漠和冰冷,足以看得出来,这人是个:冰山美人。

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

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

美目流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

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可那笑容未达眼底,看起来却有一种淡然的疏离。

“诗蓝,你陪我出去走走,熟悉一下一个这么大的......家!”

对是家。

这句话让伊诗蓝笑了笑,是啊,是家!

第七章 沦陷第七章 沦陷第五章 高手第七章 沦陷第一章 苏醒第三章 下山第一章 苏醒第二章 练习第三章 下山第七章 沦陷第二章 练习第八章 身世第六章 神兽第八章 身世第一章 苏醒第四章 赌坊第二章 练习第四章 赌坊第六章 神兽第六章 神兽第六章 神兽第五章 高手第六章 神兽第二章 练习第一章 苏醒第四章 赌坊第八章 身世第一章 苏醒第二章 练习第六章 神兽第八章 身世第三章 下山第一章 苏醒第五章 高手第八章 身世第七章 沦陷第八章 身世第八章 身世第二章 练习第七章 沦陷第二章 练习第四章 赌坊第三章 下山第二章 练习第五章 高手第八章 身世第七章 沦陷第二章 练习第四章 赌坊第一章 苏醒第七章 沦陷第二章 练习第七章 沦陷第一章 苏醒第五章 高手第六章 神兽第八章 身世第二章 练习第三章 下山第五章 高手第八章 身世第六章 神兽第一章 苏醒第四章 赌坊第七章 沦陷第三章 下山第五章 高手第八章 身世第六章 神兽第二章 练习第二章 练习第一章 苏醒第五章 高手第二章 练习第七章 沦陷第四章 赌坊第六章 神兽第七章 沦陷第五章 高手第一章 苏醒第一章 苏醒第二章 练习第五章 高手第五章 高手
第七章 沦陷第七章 沦陷第五章 高手第七章 沦陷第一章 苏醒第三章 下山第一章 苏醒第二章 练习第三章 下山第七章 沦陷第二章 练习第八章 身世第六章 神兽第八章 身世第一章 苏醒第四章 赌坊第二章 练习第四章 赌坊第六章 神兽第六章 神兽第六章 神兽第五章 高手第六章 神兽第二章 练习第一章 苏醒第四章 赌坊第八章 身世第一章 苏醒第二章 练习第六章 神兽第八章 身世第三章 下山第一章 苏醒第五章 高手第八章 身世第七章 沦陷第八章 身世第八章 身世第二章 练习第七章 沦陷第二章 练习第四章 赌坊第三章 下山第二章 练习第五章 高手第八章 身世第七章 沦陷第二章 练习第四章 赌坊第一章 苏醒第七章 沦陷第二章 练习第七章 沦陷第一章 苏醒第五章 高手第六章 神兽第八章 身世第二章 练习第三章 下山第五章 高手第八章 身世第六章 神兽第一章 苏醒第四章 赌坊第七章 沦陷第三章 下山第五章 高手第八章 身世第六章 神兽第二章 练习第二章 练习第一章 苏醒第五章 高手第二章 练习第七章 沦陷第四章 赌坊第六章 神兽第七章 沦陷第五章 高手第一章 苏醒第一章 苏醒第二章 练习第五章 高手第五章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