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又见转校生(修)

深夜。

庆尘回到自己房间里拿出通讯器: "在?

这一-次,哪怕是凌晨3点钟,刘德柱也立马回过来消息:“老板! 我在!我睡觉的时候就把通讯器放在枕头旁边,一震动我就醒了 ,随时等待您召唤!老板,我这表现怎么样?

庆尘坐在自己卧室的床上,面色有些古怪起来,这刘德柱怎么忽然换了个尿性?

突如其来的忠心,让他有点不太适应。

庆尘发消息:“给昆仑打电话,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尽快传递给他们。

隔了几分钟,刘德柱给庆尘回来消息:“老板, 路远的手机一直正在通话中,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呢,但你放心,我知道怎么找到昆仑。

此时此刻。

兴隆小区里,昆仑小鹰举着望远镜,精神抖擞的观察四周,冰糖则端着一杯咖啡, 百无聊赖的坐着。

有一说一,别的组织成员,花名-个比一个酷炫,要么叫黑狼,要么叫朱雀,反正听起来就有气势。

反观昆仑,小鹰、山楂、扳手、冰糖、葫芦,听起来就很接地气。

"你说咱们保护他干嘛啊,”冰糖无奈道:“我并不觉得 他有什么保护价值。

小鹰-边扫视四周,一 边回答: "这你就错了,咱们可不是在保护他,路队让咱们守在这里是为了用他钓不法分子呢。这个刘德柱的价值太高了,很多人都会打他注意。好多时间行者

藏在暗处,咱们也发现不了。有了刘德柱以后,他就像是夜里的灯笼,蚊虫会自己扑上去的。

“这倒也是,”冰糖想了想说道。

就在此时,小鹰忽然说道:“咦, 刘德柱怎么突然出门了..他在干什么?”

冰糖扒着窗户朝楼下看去,赫然是刘德柱正在转着圈的对四周疯狂摆手,看起来仿佛像个智障。

让人不由自主想起那天晚上阿巴阿巴的一蒂。

这时,刘德柱也不挥手了,干脆来到小区门口,门口停着两辆出租车。

他想了想坐上其中一辆,因为这一辆的司机看起来比较年轻,更符合昆仑的特点。

上车后刘德柱便死死盯着司机。

大半夜的司机心里有些发毛,当他刚想问刘德柱要去哪的时候,刘德柱开口说道:“我是刘德柱。 ”

司机: ..呵

顿时间,司机的情绪都不连贯了,两人相对而坐,忽然僵持了起来....

望远镜里,小鹰看到刘德柱上了一辆出租车, 但那出租车好半天都没启动....

小鹰倒吸一口冷气,转身往楼下冲去。

冰糖在他身后问道: ' 你去哪啊?

小鹰赶忙说道:“这货找咱们呢, 他以为出租车上的司机是咱们的人,但我出租车还在修理呢,门口根本不是咱们的人!”

这时,车里的刘德柱看着司机说道:“装扮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还有收付款二维码,不过你有破绽。

出租车司机疑惑了: "什么破绽?

“出租车司机半夜都会听收音机里的小说,但你没听,”刘德柱说道。

司机懵了:“我收音机坏了 ...

刘德柱压低了声音凑过去说道:“不用解释, 我知道 你的秘密。

出租车司机脑子懵了一下,他颤抖着问道:“兄弟, 你是小花的男朋友吗,你怎么找到我的?我跟她就是普通朋...

刘德柱压低声音说道:“别装了 ,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我有重要的急事找你老板!

出租车司机此时哭笑不得:“兄弟, 你别这样,我现在有点害怕!”

忽然间,出租车门被拉开了。

小鹰将刘德柱扯出了副驾,然后还对司机解释道:“不好意思啊, 我这朋友脑子有点问题!

刘德柱认出了小鹰: "诶! 你是那天晚上拉我去行署路的司机,我认识你!

他扯住了小鹰的胳膊:“我要找你们老板, 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告诉他,快,一一刻都不能耽误, 我现在就要 当面跟他讲!”

小鹰愣了一下:“我们老板不在洛城, 你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

此时此刻,- 架飞机刚刚飞抵京城大兴机场。

黑夜里的机场被橙黄色灯光笼罩着,看起来十分温暖。

乘客们陆陆续续的下了飞机,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全尺寸越野车。

那越野车旁,还有两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守护着。

看起来就仿佛电影里给大人物接机的场景,肃穆、神秘。

几分钟之后,身穿黑色中山装的郑远东缓缓从飞机里走出。

他平静的来到黑色越野车旁,何今秋打开车门跳下来笑眯眯的说道:1‘老班长大驾光临, 竟然坐的还是民航班机,更令人惊讶的是,我让人查了一下,老班长你坐的竟然还是经济舱

啊,昆仑已经窘迫到这种地步了吗?

郑远东平静的看着何今秋:“好钢自然要用到刀刃上, 昆仑没有铺张浪费的习惯,有那个钱不如给成员多买一份商业保险,好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老班长还是一如既往的体恤下属,”穿着一身考究西装的何今秋赞叹道: “不过我很好奇, 究竟是什么事情能惊动你大半夜飞来京城?

“有重要的事情,”郑远东说道:我们的人已经察 觉到财团有了新的动作,不少时间行者已经被财团势力给拘禁起来了。

”我九州的两名成员也暴露了,目前被庆氏关押在不知名的地方,”何今秋渐渐收敛了笑容,面色凝重的说道:”但老班长既然大半夜 飞到京城,那就最好说点我不知道的信息。

郑远东平静说道:“前不久, 我的人被李氏隔离关押起来,他猜测与他一起被关押的人还有数百名。我怀疑不久之后李氏就会有大动作。不止是李氏,庆氏、陈氏肯定也有一样的动

作。”

何今秋回应道:“我跟老班长想的一 样,而且这个动作一定和我们表世界有关。里世界的庞然大物们受到了威胁,不会坐以待毙的。

这时,郑远东忽然说道:“我的人随时都有 可能暴露表世界组织成员的身份,你应该也很清楚,财团不会希望自己的行动计划被我们知道,那样会被我们有组织有计划的进行反击,所

以在执行真正计划之前,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肃清队伍。我的人,也做好了殉职的准备。

何今秋想了想说道:“老班长, 如果你是想让我一起去营救他们,那我现在就可以拒绝你。代价太大了,昆仑和九州目前都没有与里世界抗衡的资格,我们必须隐忍发展,等待时

机。”

“我没有想过营救他们,”郑远东面色严肃,他虽然很心痛,甚至预见到下属未来的结局,但他依然不能在里世界做什么。

“那老班长想要做什么呢?”何今秋平静的从怀里取出那枚'正确金币’, 禁忌物ACE-099.

金币在他手背上不停翻转着,灵活跳动间,像是一个在跳舞的精灵。

黑夜的机场,越野车.上衣着考究的年轻人,神秘的金币,让何今秋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郑远东看着那枚金币说道:”何今秋, 你已经没法相信其他人了是吗,需要用一枚禁忌物来鉴别真相和谎言?

何今秋笑了笑:“郑老板, 这世界上有谁值得被信任吗?”

郑远东说道:“没有 可以相互信任、相互扶持的战友,如何走到更远的目标?

何今秋不置可否: "先说说郑老板你想要我做什么吧, 记得说真心话。

郑远东面无表情道:“当里世界反扑时, 最重要的东西不是你我的性命,而是所有时间行者的性命。但有一样东西不能被财团得到,那就是户籍信息库。这是最危险的东西,一旦被他

们得到,所有时间行者都会被重新核验一遍。

最关键的是,户籍信息库全国联网,随便一个公安局的内网电脑就能找到数据库入口, 这太容易被突破了!

他们总不能派人天天看着成千上万的公安局办公楼吧?

何今秋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是想让我去关闭户籍信息库, 进行物理隔离,那我做不到。郑老板,你我都没有那么大的权限,而且这牵扯事情太大了,申请、上报、审批,怕是几个月

就过去了。

郑远东说道:

“我知道你的12处数据要塞已经建好了,这几天就打算发布群聊平台,好将所有时间行者纳入自己的管理范围。但我希望你先缓一 缓,先用数据要塞将户籍信息库保护

起来!

何今秋皱眉:“郑老板, 我有我的计划。你不会是为了拖延我的进程,才专门跑这一趟吧。

“孰轻孰重你自己其实也很清楚,我希望你以大局为重, ”郑远东说完,便大步流星的朝航站楼走去。

此时,何今秋手背上的那枚金币夏然而止。

他轻声问道:“郑老板说的, 是真心话吗?

金币上的突然如溪水-般流淌起来,当它重新凝固时,朝上的赫然是麦穗圆环图案。

是真心话。

他取出一根金条融进了金币之中,并低声说道:“吾债已还。 ”

何今秋收起正确金币,然后看着郑远东稍显孤单的背影。

那个正在走远的人没有同行者,似乎也不需要同行者,就像是一位心存信念的先驱,无所谓自己是否孤独。

他喊道:‘我答应你, 数据要塞我先用来保护户籍信息库。”

郑远东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何今秋又喊道:“老班长, 别自己去候机了,九州的私人飞机就在旁边,我让人送你回去啊,时间是你我现在最宝贵的资源。”

这时,郑远东的电话突然响了。

他接起电话神情便凝重起来,仿佛电话对面说了很重要的事情。

挂了电话后,他转身对何今秋说道:

“有人得到的信息比我们更加具体,财团已经制定了清除计划,想要对表世界进行反制!而且他们的反扑来了,你我这次必须联手!单单某个财团

所控制的时间行者就有数百人,他们打算将这一批时间行者的实力全部提升到某个等级, 并给予他们最专业的训练。

何今秋惊讶了,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获得的消息,比昆仑与九州还详细!

他想了想问道:

“郑老板不怕我借着这次插手国内事务吗?

郑远东看向他说道:“以大局为重, 这是你我共同的使命, 有分歧,未来再谈也不迟。”

何今秋笑眯眯的答应了:“好, 我曾设想过有一天会再次跟老班长并肩作战, 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然而此时何今秋有一个疑惑: 这个提供情报的人,所提供的情报过于准确了,起码比九州和昆仑的消息都要准确。

他们只能靠猜测,对方却仿佛参与其中。

何今秋意识到,如今恐怕有-个躲在蒂后的时间行者,在这场时间赛跑的游戏里,领先了所有人。

他必须找到这个时间行者。

....

倒计时161:00:00.

早晨7点。

庆尘还没睡多久便要从床上爬起来上学,他看了一-眼微博,闯王的那条已经快速爬到热搜第一。

评论区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讨论影子之争, 所有人都被这九龙夺嫡的戏码吸引,仿佛在看一场言斗大戏似的。

还有人搜集着某些时间行者发布过的只言片语,汇总出了影子候选者的资料。

庆尘看了一眼,那些资料竟然比他知道的还多- ....

比如庆怀是庆氏四房三代长子,是影子之争的最热门人选。

比如庆闻喜好观看斗兽,12号城市最有名的斗兽场里,最豪华的包间永远给他留着,他还自己养了一头禁忌之地捉回来的白虎,异常凶猛。

比如庆诗是影子之争里的唯-

个女孩,很少抛头露面。

比如庆一是候选者里年纪最小的, 据说还在上初中。

当然,都是一些大众能知道的信息,并不算重要。

不过,也就是大家整理资料的时候才发现。

他们竟然只总结出了八位候选者的信息,最后一名影子 候选者就孤零零的待在表格里,所有人都对他-无所知。

表格里,其他候选者名字后面都跟着一连串花边新闻。

唯独第九个,大家连名字都不知道,这太突兀了。

就在此时,他身旁的通讯器震了 起来。

庆尘拿起一看,赫然是刘德柱发来消息:“老板, 我又收到奇怪的信了。早晨-睡醒,它就在我的枕头边上了,老板,我好害怕啊。

那位恶魔邮票的持有者,又忽然出现了。

“不用害怕,他的目标并不是你,”庆尘回答:

“信上是什么内容?

刘德柱将内容原封不动的发在通讯器里:“你所掌握的信息 竟然比我还多,我对你更感兴趣了,嘻嘻。”

庆尘看着这条消息皱起眉头,对方所说的信息,明显就是关于“清除计划” 的。

因为信来的非常“及时”。

他昨晚专门交代刘德柱,此事必须保密,而且一定要直接跟昆仑的那位负责人说。

因为没人知道,昆仑、九州里是否有里世界的“间谍”

表里世界如今犬牙交错着,彼此之间就像是在发动一场”间谍”战争,彼此身边都有对方的卧底。

谁先暴露,谁就输了。

庆尘无法确认这个恶魔邮票持有者是怎么知道的信息,但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要么昆仑、九州没有做好保密工作。

要么这位持有者,比想象中还要厉害。

总之,都很危险。

就在此时,刘德柱又发来消息:“老板, 又有两封信凭空出现在我枕头旁,他原话是:是不是在想,我怎么得到的信息?嘻嘻;不如我们来比一比,谁找出来的里世界间谍更多吧,唱

嘻。

庆尘看到这一个又一个的嘻嘻,头都疼了。

然后他想到,对面可能还是个抠脚大汉在嘻嘻,庆尘的头就更疼了。

不过好消息是:这个人好像也在抵制里世界,对方应该不会把秘密泄露给里世界。

庆尘一一时间不确定这个蒂后玩家的立场了。

等等,对方这次寄了两封信?

那就说明恶魔邮票的内容字数确实有限,不然对方一封信就把话说完了啊。

这时,刘德柱说道:“老板, 又-封信:可以让你的奴隶将血滴在邮票上,然后烧掉,我将收到你的回信。”

庆尘诧异了,林小笑可没说禁忌物ACE-017恶魔邮票竟然还能回信!

他斟酌了一下说道:“问他, 找我干嘛。

刘德柱在家拿来水果刀,咬牙割破了手指,将血挤到了邮票上。

当血液滴上去的瞬间,那紫红色的血液竟缓缓的自行蠕动起来,在邮票上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圆形邮戳,邮戳内圈则是一行看不懂的字符。

刘德柱在信上写道:找我干嘛。

然后又去厨房拿来一只不锈钢盘子, 将信件放在里面点火烧掉。

对方回信:” 当然是找到你,让你做我的奴隶呀,嘻嘻。

庆尘对刘德柱说道:“写信: 你不怕最后做了我的奴隶吗?”

刘德柱哭丧着脸再次挤出几滴血来照做。

对方回信:“好像也是 个不错的选择,嘻嘻。”

庆尘愣住了,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竟然会觉得给自己做奴隶也不错? !

刘德柱将原话发给庆尘后,忽然补了一句请求:“老板, 咱们不能一次把话说完, 这么一-句一-句的聊,我怕我有点扛不住啊...

他回复:“恶魔 邮票寄出的信里只能有一句话, 下次胡小牛交易的金条你自己留两根,去买些补品,这是对你的补偿。”

这世上没人会直无偿为别人提供服务,庆尘也不会让刘德柱白忙活。

而且,他在这里所说的补偿,其实还有补偿基因药剂的事情,毕竟- 不小心就给人家绝育了, 这一点确实让庆尘有亏良心。

不管怎么说刘德柱也不过是个高中生,罪不至绝育....

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什么办法挽回一下?

不过,对此毫不知情的刘德柱听说可以留下两根金条,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谢谢老板! 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跟老板的事业相比,我刘德柱的一-点血算什么? ”

庆尘想了想说道:

“你回信问他,老君山的事情,他是不是主使者?'

对方回信:是我,嘻嘻。

庆尘发消息: "你问他, 做坏事不怕睡不着,不怕下地狱吗?

对方回信:“我们不就在地狱里吗?

还没等庆尘回信,对方又发来-封信:“我弟弟要醒了, 下次再聊,嘻嘻。

庆尘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如今出现这么一个时间行者,他很难有安全感,对方就像是在黑暗里盯着自己的恶鬼,随时准备吸他的血液与骨髓。

夺走他的灵魂。

不过,这场双方的勾心斗角中,庆尘是有些小优势的:起码他不用割破自己的手指挤血....

另一边刘德柱家中,他的父母闻着家里纸张燃烧的气味寻了过来。

自打刘德柱成为时间行者后,他的父母也关注着舆论,所以父母也知道自己儿子是时间行者里最厉害的人之一。

虽然他们还是很难搞董里世界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但儿子既然是最厉害的,那他们就尝试着去理解、包容。

并尝试着跟刘德柱建立共同话题。

这会儿,刘德柱父亲小心翼翼的推开卧室门,他看看烟雾缭绕的屋内,看看刘德柱割破的手指,再看看不锈钢盘子里烧完的灰烬。

刘德柱父亲憋了半天问道: .额...做法事呢?

刘德柱:"???''

他父亲赶忙说道:“做完法事 了赶紧来吃早.饭...

江雪已经做好了早餐,她系着棕色的围裙,将袖子随意的挽在小臂处。

将盘子端上餐桌时,她嘴里还哼着曲子。

与普经糟心的日子不同,如今的她已经没了压力,身心完全放松。

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就像是一颗蒙尘的珍珠, 突然擦拭干净了。

江雪见庆尘从房间里走出来便笑道:“小尘, 这次在里世界没什么危险吧?

没有,”庆尘笑了笑: “江雪阿姨,感觉你今天特别开心。

嗯,”江雪笑眯眯的说道: “我在黑市上又买到了两小瓶特效的药育,治疗外伤的那种。以后你再训练的话,尽管拿去用。阿姨以后每次往返里世界,都给你带。”

李彤雲小姑娘在一旁抬起头来: "我妈妈昨天晚 上从里世界回来的时候,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就像一只仓鼠。

江雪笑着拍了拍李彤雲的脑袋:”吃你的饭吧。

这时,江雪又对庆尘说道:“我早 上去买菜的时候,发现隔壁好像已经住人了啊。我还以为要过段日子才会有人住进去呢,起码也重新装修一下啊。 ”

庆尘想了想:“这么急着住进来, 不会也是时间行者吧?江雪阿姨,你看到新房主长什么样子了吗?

他那个屋子在卖掉之前已经破旧不堪了,墙皮脱落、墙角发霉,屋里的灯泡都坏了一个,庆尘都懒得修。

对方竟然也不装修,直接就住了进去。

而且他们谁也没听到搬家的声音,对方该不会是直接睡在庆尘的床上了吧?

到学校时,他赫然发现门口停着好多辆豪车,随便一辆都是百万级以 上的,把老师们的停车位都给占用了。

庆尘有些纳闷,学校里出什么事情了吗?

他身旁,有不少人从他身边经过时讨论着: "学校里新来了好多转校生啊, 之前咱们猜过会有转校生来,但没想到一口气来了这么多!”

有人说道:“我姑父是学校团委的, 他说突然有好多学生转学过来,而且家中都是达官显贵,甚至是一方巨富。 门口的豪车,全是那些转校生的,而且大部分都是自己开车上学呢。’

“我也听说了,亚丁半岛酒店的行政套房已经全被人包下来了,而且一包就是一年!

“对了,我姑父说他们全都转去了隔壁高二 4....

洛城这个三线小城市里,家里有个资产几千万的公司,就已经是顶级富二代了。

但这种地方的富二代,在上学时看起来和普通学生没什么太大差别,就是衣服穿的好些、球鞋穿的贵-些、 抽烟抽的贵- 些, 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大家何时见过这种豪车云集的阵仗?

有同学纳闷:“为啥转校生全是这种土豪啊, 太夸张了。”

然而庆尘觉得这不是夸张,而是一种幸存者偏差: 只有土豪才能如此随意的转学转校,普通家庭的学生就算成为了时间行者,也未必能随心所欲的转学到“大佬”身边。

所以大家看到的转校生便只有“土豪”。

学生们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朝学校里走去。

人群之中,似乎只有庆尘在平静的走着,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然而当他经过高二4班门口的走廊时, 饶是庆尘这种见过大世面的时间行者也差点愣住了。

只见那间不大的教室里,正聚着乌央乌央的学生,而且那群学生里有人穿着奇奇怪怪略显时尚的衣服,还有人竟然梳着脏辫。

最关键的是,一个班级里,竟然堆了一百多号人!

那些转校生们一个个把刘德柱给围得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报着需求:“ 那...佬,我在里世界有俩仇人啊,你能让李东泽帮我杀了吗?我给你地址。

"大佬啊,我想搞两支基因药剂,你那有货吗?”

“大佬,我这边的需求是. . . .

人群中传来刘德柱无力的声音:“大家不要急,一 个一 个说, 而且我也没大家想象的那么万.能...

庆尘暗自思忖,这班级还能保持教学秩序吗?

这哪是高二4班啊,分明就是个传说中的黑市交易市场,而刘德柱则被他们给当成了“黑市商人” 这样的NPC.

不过,他听到那个让李东泽帮忙杀人的需求时,忽然意识到为何会有转校生突然结伴前来了。

因为王芸的死亡。

李东泽出手杀掉王芸的事情已经不胫而走,在所有人看来这都是刘德柱的能力、地位体现。

一个顶级富二代,如此轻易的死在里世界之中。

寻常人感到的是恐惧,可这些人却认为是刺激。

那是一个真正能刺激肾上腺素的世界!

这时,庆尘正好撞上南庚辰。

对方凑到他身边压低了声音,得意洋洋的说道:

“尘哥,他们全都是冲着刘德柱来的啊,但他们恐怕想不到真神根本不在高二4班,而是在隔壁啊!

南庚辰一脸兴奋的模样 ,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难以言喻。

庆尘看了他一眼:“别得瑟了, 很危险。

“尘哥放心,我不会泄密的!”南庚辰又看了一眼高二 4班的教室,心说自己才是真正抱到大腿的那一个啊。

回到自己教室里时。

教室里的胡小牛与张天真忽然扭头对庆尘笑道:

“你好啊同学, 以后咱们接触的时间就更多了。

庆尘有些意外:“你们两个不应该在隔壁班吗? ”

胡小牛笑了笑: "你应该也看到隔壁班那个样子了, 在那种环境里太浮躁,所以我俩昨天晚上就打了申请,换到你们班。你也猜得到我们是时间行者,本身也是为刘德柱而来。但现在

他身边围着的人太多了,我们留在那边也没什么意义,不如放弃完全依赖别人的想法,好好在里世界中寻条出路。

胡小牛说的很坦然,也很坦诚。

胡小牛判断过那位蒂后大佬的行为逻辑,对方低调且谨慎,睿智冷静却有血性。

这种人应该看不上那群纨绔子弟。

若是自己跟那群暴发户纨绔子弟混在一起, 恐怕反而会被大佬看贬。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强大起来,有足够的利用价值。

这时,张天真补充道:“而且, 隔壁班现在也确实太挤了...

南庚辰面色古怪,心说你们这一步,恰好走到了真神身.啊...批。

这两人收拾着自己的桌子,恰好是王芸与白婉儿空出来的那两张,倒是不用再去搬新的桌子了。

最后这一排四张桌子,依次是南庚辰、庆尘、张天真、胡小牛-字排开。

下一刻,班主任田海龙走进班里,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 材极其高挑的女孩,对方双手插在卫衣的兜里,神情格外的平静。

对方原本带着兜帽,进班之后便若无其事的将帽子摘了下来,一头 黑直顺滑的长发散落在背后。

那标准的瓜子脸上,却藏着一股隐秘的锐气。

田海龙站在讲台上说道:“同学们, 这是咱们班新转来的同学。这位同学...

台上老师在做着介绍,台下庆尘面无表情的打量着那个女孩,老师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在意,因为他见过这个女孩。

这是老君山普帮他解决过歹徒的那位。

庆尘仿佛回到了那天夜里的停车场,- 切记忆都与此刻重叠。

他甚至能想象到,那一刻对方抬起手掌,以无匹的重力按着歹徒下跪时,那兜帽下阴影里的表情,也是这般平静。

然而,正当庆尘看着女孩的时候,女孩目光也扫过了庆尘。

女孩的目光从庆尘身上掠过,落在了张天真身上,然后很快又转回到庆尘这里。

她认真打量着庆尘。

不,与其说是打量。

不如说是毫无情绪波动的审视。

直到讲台上田海龙说道:“ 请新来的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吧。 ”

那女孩看着庆尘说道:“叫我秧秧就可以, 谢谢。

庆尘余光里发现胡小牛和张天真俩人都怔怔的看着女孩,他转头问道:“你们认识?

张天真解释道:‘'我们是世交, 很早就认识了,她也是我们海城高中的传奇人物。你们有没有看过一个视频...就是一个十岁的外国小女孩在树林里移动持枪射击, 干脆利落的换枪、

换弹匣,枪枪命中靶...我们小时候跟随父母去国外的野外靶场时,她比那个小女孩还要凶悍.. ."

庆尘愣住了,他看过那个视频,但他没想到国内也有如此凶悍的女孩。

胡小牛补充道:“秧秧1 6岁的时候就驾驶帆船游艇横渡过印度洋,在海上还遇到了劫掠渔民的小海盗,我爸说她那次用自动步枪隔着上百米点杀了三个海盗,竟是把海盗给打退

庆尘与南庚辰二人面面相觑,对于他们这两个小城市的学生来说,这种事迹听起来就像是在听魔幻故事。

此时,秧秧从讲台上走下来,她站在张天真的桌子前面,无声的看着对方。

-秒、两秒、三秒....

张天真怂怂的收拾书本起身,给她腾出了位置。

第953章 庆尘的黑魔法(修)第899章 小鸭子船(修)625、缺失的一个世纪(修)576、困兽之斗(修)434、一只小鸭子被踢出群聊(修)622、云篆!(修)989 最后一程366、身份识别(修)649、王不见王(修)354、若再许我少年时,一两黄金一两风(修)596、生死看淡(修)110、另有目标(修)372、上任,中情局督查(修)119、第三堂课(修)第963章、打雪仗(修)501、自己的路,自己选(修)359、仪式感拉满(修)971、被安排好的命运111、荒野(修)678、下3区的避风港(修)302、秋叶别院的秘密(修)841、你现在有资格与我联手了(修)358、新的白昼群成员(修)第927章、心鬼与守护,后会无期(修)552、授勋(修)182、里世界的重逢(修)216、流浪诗人(修)676、被熄灭的城市(修)81、生命之脆弱(修)810.中羽!把你们全都制成僵尸!(修)184、看热闹的李叔同(修)343、黑桃,又见黑桃(修)589、变数将至(修)140、宝贝(修)328、内卷的胜利者,罗万涯(修)768、修罗场(修)66、一场关于表世界的交易(修)100、寻找内鬼(修)304、先生与师父(修)703、从未赢过的人,赢了一次(修)47、赛博城市(修)349、老人的朋友(修)第963章、打雪仗(修)991 最后一程(三)第933章 岁月(修)536、雪线救援(修)251、收容禁忌物ACE-011!(修)306、雪山里的火塘,和火塘旁边的少女(修)223、江小棠的狠话(修)413、收获(修)580、最后一件事(修)557、战场(修)第929章、自带BGM的Zard(修)347、相信(修)第897章 零?( 修)30、怎么赚钱(修)484、信息差(修)977、失忆842、邪恶的艺术(修)9、梦魇(修)新年快乐!468、尘封已久的心(修)225、为游戏增加赌注(修)69、可不可以住在你家(修)14、苟富贵,勿相忘(修)443、内测玩家(修)391、春节福利(修)649、王不见王(修)234、老友重逢(修)478、踪迹(修)249、黑匣子(修)209、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修)573、三打白骨精(修)584、这一程,走完了(修)444、再次消失的督查(修)第885章 作为人的尊严(修)553、壹的叔叔(修)630、农务学院的特殊福利(修)第907章 A级基因药剂(修)758、家长会的绩效指标,抓间谍!(修)第903章 生死诅咒,黑叶原的守护(修)785. 蟑螂之灾(修)317、家人们(修)770、明争暗斗(修)239、禁忌物ACE-011,狙击枪(修)330、围猎与猎物(修)567、碾压式的团战!(修)540、星火燎原(修)为了保住大家的投资,再讲一个故事858、伟大预言里的朋友(修)7、编号010101(修)143、必须遵守(修)686、最重要的任务(修)724、禁忌疑云!(修)113、见面礼(修)第935章 终点(修)846、前哨基地惊变(修)699、为虎作伥(修)第888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修)554、接锅(修)
第953章 庆尘的黑魔法(修)第899章 小鸭子船(修)625、缺失的一个世纪(修)576、困兽之斗(修)434、一只小鸭子被踢出群聊(修)622、云篆!(修)989 最后一程366、身份识别(修)649、王不见王(修)354、若再许我少年时,一两黄金一两风(修)596、生死看淡(修)110、另有目标(修)372、上任,中情局督查(修)119、第三堂课(修)第963章、打雪仗(修)501、自己的路,自己选(修)359、仪式感拉满(修)971、被安排好的命运111、荒野(修)678、下3区的避风港(修)302、秋叶别院的秘密(修)841、你现在有资格与我联手了(修)358、新的白昼群成员(修)第927章、心鬼与守护,后会无期(修)552、授勋(修)182、里世界的重逢(修)216、流浪诗人(修)676、被熄灭的城市(修)81、生命之脆弱(修)810.中羽!把你们全都制成僵尸!(修)184、看热闹的李叔同(修)343、黑桃,又见黑桃(修)589、变数将至(修)140、宝贝(修)328、内卷的胜利者,罗万涯(修)768、修罗场(修)66、一场关于表世界的交易(修)100、寻找内鬼(修)304、先生与师父(修)703、从未赢过的人,赢了一次(修)47、赛博城市(修)349、老人的朋友(修)第963章、打雪仗(修)991 最后一程(三)第933章 岁月(修)536、雪线救援(修)251、收容禁忌物ACE-011!(修)306、雪山里的火塘,和火塘旁边的少女(修)223、江小棠的狠话(修)413、收获(修)580、最后一件事(修)557、战场(修)第929章、自带BGM的Zard(修)347、相信(修)第897章 零?( 修)30、怎么赚钱(修)484、信息差(修)977、失忆842、邪恶的艺术(修)9、梦魇(修)新年快乐!468、尘封已久的心(修)225、为游戏增加赌注(修)69、可不可以住在你家(修)14、苟富贵,勿相忘(修)443、内测玩家(修)391、春节福利(修)649、王不见王(修)234、老友重逢(修)478、踪迹(修)249、黑匣子(修)209、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修)573、三打白骨精(修)584、这一程,走完了(修)444、再次消失的督查(修)第885章 作为人的尊严(修)553、壹的叔叔(修)630、农务学院的特殊福利(修)第907章 A级基因药剂(修)758、家长会的绩效指标,抓间谍!(修)第903章 生死诅咒,黑叶原的守护(修)785. 蟑螂之灾(修)317、家人们(修)770、明争暗斗(修)239、禁忌物ACE-011,狙击枪(修)330、围猎与猎物(修)567、碾压式的团战!(修)540、星火燎原(修)为了保住大家的投资,再讲一个故事858、伟大预言里的朋友(修)7、编号010101(修)143、必须遵守(修)686、最重要的任务(修)724、禁忌疑云!(修)113、见面礼(修)第935章 终点(修)846、前哨基地惊变(修)699、为虎作伥(修)第888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修)554、接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