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狼人杀(修)

群聊里,大家一直把这里当做一个纯粹的交流平台,没想到竟然还能玩出这么多花样来。

“尘哥,现在正主跳出来,你就冒充不下去了呀,”南庚辰说道。

“他说自己是,他就是了?”庆尘头都没抬的回应着。

幻羽在群聊里饶有兴致的问道:“你为何要冒充我?”

庆尘在群里答非所问道:“你想当我的奴隶吗?嘻嘻。”

幻羽回应道:“你不用刻意的学我说话,模仿者学的再像,也无法真的成为我。”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一只小鸭子’说道:“可幻羽你说话都没有带嘻嘻啊,他都有带嘻嘻。”

幻羽明显愣了一下,他现在说话不带嘻嘻,纯粹是因为之前被某人给恶心到了。

但他没想到,这反而成了别人冒充他时的佐证,别人说话时有嘻嘻,他却没有了。

幻羽怔怔的坐在的某扇落地窗前,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小鸭子说的话。

最终,他认真解释道:“我不说嘻嘻,是因为之前有个人总学我说话,我不屑于和他一样,所以就不说了。”

南庚辰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立马抬头看向庆尘。

他如今是庆尘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自然知道庆尘与幻羽在信件上说了什么。

现在,眼瞅着庆尘凭借几封信,直接快把幻羽的精神病给治好了……

庆尘在群里对幻羽说道:“我能证明我是恶魔邮票持有者,你能吗?”

幻羽来了兴趣:“你要怎么证明?”

庆尘继续在群里说道:“李四,我给你写过信,邀请你加入我,对吗?嘻嘻。”

李四在手机前愣了一下:“真的是你。”

南庚辰疑惑了:“尘哥,李四也是你的人?”

“不是,”庆尘摇摇头:“我只是猜测这位恶魔邮票的持有者,邀请过许多人,这是对方的行为习惯。”

王芸、庆尘、刘德柱,都收到过这样的信。

此时,幻羽平静发来消息:“我邀请过很多人,这并不能证明什么。”

“我曾给月儿写过一封信,信上说,我可以给他一整套基因药剂,对吗,月儿?嘻嘻,”庆尘回复道。

月儿:“原来真的是你。”

幻羽忽然觉得事情有意思起来了,这两句话他给很多人都说过。

这一次,庆尘用实际行动告诉这位持有者,一旦自己的行为规律被一个有心人掌握,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幻羽现在甚至无法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此时此刻,群里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这出好戏,各怀心思。

隐藏在洛城丽景门深处的小胡同里,路远、小鹰,还有一大群在总部轮值的昆仑成员,这会儿正围坐在一个手机旁边,大家都聚精会神的看着群聊里上演真实‘狼人杀’游戏。

“你们说谁才是真狼?”小鹰问道。

有人想了想说道:“目前看来那个‘冰眼’更可信一点吧,说话习惯里带嘻嘻,而且一样的嚣张疯狂?这才符合一个精神病的特征啊。”

“对,再看那个幻羽,说话就跟正常人一样,也没有嘻嘻。”

小鹰疑惑了:“那也不对啊,如果冰眼才是真的恶魔邮票持有者,那幻羽跳出来说自己才是,图什么呢?”

一旁的路远听不下去了:“一群蠢货,我当年搞刑侦的时候,手底下要都是你们这一群人,全都给你们开了。”

“哟,路队有见解?”小鹰乐呵呵问道。

“这里最关键的点,其实就是幻羽为何要跳出来说他才是持有者?”路远问道:“如果你是持有者,你会跟别人争吗?你肯定不会,但高智商犯罪人群会。前两年我办过一个案子,一个高智商犯罪嫌疑犯作案7起,我一直都找不到他。结果,后来有人模仿他作案,他去寻找模仿者的时候露出了马脚。这种人,不允许别人玷污自己的名声。”

“好像有点道理,”小鹰点点头:“可冰眼那边,有李四和月儿在给他作证啊。”

路远乐呵呵笑道:“你想想,咱们已经找到十六七个收到过信件的时间行者了,他们的共性是什么?11个人接到过邀请,然后持有者许诺过9个人说能提供一整套基因药剂。我想,这位冰眼应该也知道这个规律,所以直接开口,赌李四、月儿也收到过这种信。”

路远继续说道:“恶魔邮票的持有者虽然神经质,可他所做的事情是有内在逻辑的,从穿越开始,他就一直尝试着利用里世界资源,壮大着自己的势力。所以他只是神经质,不是真的疯子,也不会闲着没事邀请大家来砍他。”

“那这个冰眼又是谁呢?”一名昆仑成员好奇道:“他为何如此针对幻羽?”

“肯定是跟恶魔邮票持有者有过节,”路远说道:“目前看来,我们倒是可以在群里和这位冰眼结成同盟,因为老板也在找这个持有者。”

小鹰沉思许久:“等等,我承认路队分析的很有道理,但这个幻羽为啥不说嘻嘻了呢?”

这倒是把路远给问住了,是啊,这位恶魔邮票的持有者,怎么不说嘻嘻了呢……

这时,聊天群里的幻羽时隔几分钟,再次说话了:“我一直想看看你准备玩什么把戏,却没想到如此粗劣,这个真假猴王的游戏到此结束吧,我不想陪你浪费时间。虽然你冒充的很像,但你依然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恶魔邮票掌握在我的手中,而不是你的手中。李四,收到我刚刚寄去的信了吗。”

李四迟疑了一下:“收到了。”

昆仑的院子里,一群人拍起了路远的马匹:“路队英明啊,竟然真的分析对了!”

路远冷笑着撇撇嘴:“也不看你们队长我之前是干什么的?没两把刷子,老板能让我管特勤组吗?”

行署路的小屋中,南庚辰抬头看向庆尘:“尘哥,这咱们就没办法了,人家是真有恶魔邮票……”

庆尘摇摇头对南庚辰说道:“他之前躲藏在这个群聊里,一直关注大家的信息,如今他自己千方百计的扒下了自己的马甲,我们又不吃亏。”

庆尘相信。

那位幻羽很快也会反应过来,这件事情里不管他能否证明自己的身份,他都输了。

群里,幻羽问道:“如今,我已经证明了我的身份,你又是谁?”

昆仑成员们来了精神:“这冰眼会不会是洛城的?或者是咱们已知的某个时间行者?”

小鹰抬起手:“别说话,看看这个冰眼怎么回答。”

众人瞩目中。

冰眼:“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昆仑路远。”

路远:“???”

昆仑的总部里,所有人面面相觑,如果不是路队就在他们身边,他们怕是还真以为这个冰眼就是路远呢!

只是,大家没想到这冰眼真敢说啊,仗着大家在群里彼此之间不知道真实身份,想装谁就装谁。

小鹰看向路远问道:“路队,他现在冒充你,咱回应不?”

“不回应,”路远牙疼的挠着他的寸头:“这他娘的到底是谁啊,原本清清爽爽的群聊氛围,他这一进来,把水全都给搅浑了。我知道他是想让昆仑和幻羽站在对立面上,老板肯定也不介意和幻羽站在对立面上,但这么被人利用的感觉,好不爽啊……”

“老板也在群里,这时候应该也看到群聊了吧,”小鹰问道:“要不要问下他该怎么做?”

“先别打扰他,”路远摇摇头:“老板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老板现在在哪呢?”小鹰疑惑:“好几天没见他了。”

“他发现了一个被鹿岛家族控制的时间行者,这会儿正跟情报组一起,看能不能把其他人一起给揪出来。”

……

……

行署路的小屋里。

南庚辰在一旁说道:“尘哥,幻羽冷静下来应该能猜到你就是刘德柱的老板吧,毕竟就你这么擅长……”

他想说就你这么擅长恶心人,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庆尘看了他一眼:“或许,他现在已经反应过来了。”

“那他气急败坏之下找不到你,肯定会想要找刘德柱算这笔账吧?”南庚辰好奇道:“万一他对刘德柱下手怎么办?”

庆尘平淡道:“他不出手,我怎么找到与他有关的线索?”

有时候想找一个人的时候,不一定要自己去疲于奔命,让对方出手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当然,如果刘德柱没有归心,又或者刘德柱没有达到C级觉醒,庆尘也是不敢这么做的。

但现在,很多人都还以为刘德柱只是一个F级基因战士,刚刚打完一针基因药剂,却不知道刘德柱已然悄无声息的完成了蜕变。

庆尘判断,现阶段具备C级实力的时间行者绝对不会太多。

此时此刻,某座城市的角落里,一扇落地窗前,一个瘦削的身影坐在摇椅上默默的思索着。

十多分钟后,摇椅上的幻羽感慨道:“群里多了这么一个人,确实很恶心啊。”

他这时已经冷静下来,并猜到那位冰眼的真实身份,必然就是刘德柱的老板。

毕竟,这世界上哪能有那么多,擅长恶心别人的人。

那特么就是同一个人!

看样子,他在里世界寄给南庚辰的那封信起到了作用,这次,是对方收到信后不堪骚扰的反击。

只是没想到,这反击来的如此之快,又如此之凌厉。

幻羽脸上扬起病态的笑容。

他知道,在这场群聊的较量里,他已经输了一个回合。

从今往后,幻羽这个ID会时刻被昆仑、九州关注着,针对着。

但是没关系,游戏没结束之前一切胜负都是虚无的、无意义的。

只有笑到游戏结束那一刻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想到这里,幻羽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看落地窗外已经陷入沉睡的城市:“弟弟该回来了。”

说完,起身从柜子中抽出三张信纸,并拿起一支黑金相间的钢笔来,在三张纸上分别写下一句话。

写完后,幻羽用笔尖轻轻刺破自己的手指,将三滴血珠挤在了纸上,分别形成三枚红色的邮戳。

奇怪的是,刚刚笔尖刺破的手指,在滴血之后便快速愈合起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幻羽擦亮一支火柴,将三封信全都烧掉。

黑暗的屋子中,他凝视着正在燃烧的信纸笑道:“我说过的,游戏还没结束。”

那燃烧的光,照亮了他苍白的脸。

986.NO.9295、最低调的援军(修)347、相信(修)710、与命运无关的左轮手枪(修)533、冬狩(修)266、弹道(修)526、杀人诛心(修)556、小男孩(修)495、雪国的小女孩(修)624、少年慕艾(修)371、从龙之功(修)413、收获(修)224、影子的游戏(修)494、你的名字(修)179、师父帮你提亲?(修)871、今天是个好日子(修)458、庆尘督查(修)419、落幕(修)453、孙楚辞是何方神圣?(修)259、白昼群(修)319、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修)526、杀人诛心(修)876、被光芒笼罩(修)343、黑桃,又见黑桃(修)586、回归(修)666、大战之后(修)699、为虎作伥(修)283、立规矩(修)6、过河的悍卒(修)866、永恒之枪!从苍穹坠落!(修)603、最强导游团(修)309、新房与新家(修)第930章 穿越!杀!(修)543、飞头蛮(修)552、授勋(修)第898章 零与壹(修)551、行为艺术(修)463、娱乐节目(修)第963章、打雪仗(修)第902章 傀儡师的挑衅(修)372、上任,中情局督查(修)223、江小棠的狠话(修)983、琥珀第968章、哪怕见最后一眼也好556、小男孩(修)第899章 小鸭子船(修)140、宝贝(修)452、隔空对话(修)271、困境中的张承泽(修)174、带我回家(修)369、新的下属,新的邻居(修)269、尝试新的收容条件(修)240、两名时间行者的相遇!(修)275、生死营救(修)673、众生之灾(修)242、以身当饵(修)376、让子弹飞一会儿(修)356、叮咚送的果子(修)257、白昼的未来(修)706、最关键的一环,神明之血!(修)777、给庆尘祝寿(修)187、骑士的传统(修)322、长街,还有如神明般的狙击手(修)289、风暴中心(修)53、学霸与学神(修)222、姑姑(修)第967章 穿透地心(修)60、回来了(修)84、偷袭与探视(修)75、舞台之外(修)306、雪山里的火塘,和火塘旁边的少女(修)971、被安排好的命运658、一个属于骑士的时代(修)397、护身符(修)27、告密者(修)876、被光芒笼罩(修)545、世纪之战(修)657、九座绝壁 (修)257、白昼的未来(修)634、黑色的棺椁(修)281、 龙鱼与龙湖(修)165、尘埃落定(修)193、小人物的江湖(修)579、高效杀敌(修)850、戏命师,五公主(修)696、禁忌物ACE-39,三界外(修)247、洗罪(修)492、启程,新的旅途(修)192、弥补庆尘的短板(修)638、无面人部队(修)第938章 现在轮到我们了(修)323、盛大的毕业典礼(修)135、奇怪的开局模式(修)976、下个路口见第908章 神代云罗的大师兄(修)593、禁忌物ACE-004,真视之眼(修)713、替我看一眼新世界!(修)474、神经元接驳(修)242、以身当饵(修)510、土下座(修)
986.NO.9295、最低调的援军(修)347、相信(修)710、与命运无关的左轮手枪(修)533、冬狩(修)266、弹道(修)526、杀人诛心(修)556、小男孩(修)495、雪国的小女孩(修)624、少年慕艾(修)371、从龙之功(修)413、收获(修)224、影子的游戏(修)494、你的名字(修)179、师父帮你提亲?(修)871、今天是个好日子(修)458、庆尘督查(修)419、落幕(修)453、孙楚辞是何方神圣?(修)259、白昼群(修)319、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修)526、杀人诛心(修)876、被光芒笼罩(修)343、黑桃,又见黑桃(修)586、回归(修)666、大战之后(修)699、为虎作伥(修)283、立规矩(修)6、过河的悍卒(修)866、永恒之枪!从苍穹坠落!(修)603、最强导游团(修)309、新房与新家(修)第930章 穿越!杀!(修)543、飞头蛮(修)552、授勋(修)第898章 零与壹(修)551、行为艺术(修)463、娱乐节目(修)第963章、打雪仗(修)第902章 傀儡师的挑衅(修)372、上任,中情局督查(修)223、江小棠的狠话(修)983、琥珀第968章、哪怕见最后一眼也好556、小男孩(修)第899章 小鸭子船(修)140、宝贝(修)452、隔空对话(修)271、困境中的张承泽(修)174、带我回家(修)369、新的下属,新的邻居(修)269、尝试新的收容条件(修)240、两名时间行者的相遇!(修)275、生死营救(修)673、众生之灾(修)242、以身当饵(修)376、让子弹飞一会儿(修)356、叮咚送的果子(修)257、白昼的未来(修)706、最关键的一环,神明之血!(修)777、给庆尘祝寿(修)187、骑士的传统(修)322、长街,还有如神明般的狙击手(修)289、风暴中心(修)53、学霸与学神(修)222、姑姑(修)第967章 穿透地心(修)60、回来了(修)84、偷袭与探视(修)75、舞台之外(修)306、雪山里的火塘,和火塘旁边的少女(修)971、被安排好的命运658、一个属于骑士的时代(修)397、护身符(修)27、告密者(修)876、被光芒笼罩(修)545、世纪之战(修)657、九座绝壁 (修)257、白昼的未来(修)634、黑色的棺椁(修)281、 龙鱼与龙湖(修)165、尘埃落定(修)193、小人物的江湖(修)579、高效杀敌(修)850、戏命师,五公主(修)696、禁忌物ACE-39,三界外(修)247、洗罪(修)492、启程,新的旅途(修)192、弥补庆尘的短板(修)638、无面人部队(修)第938章 现在轮到我们了(修)323、盛大的毕业典礼(修)135、奇怪的开局模式(修)976、下个路口见第908章 神代云罗的大师兄(修)593、禁忌物ACE-004,真视之眼(修)713、替我看一眼新世界!(修)474、神经元接驳(修)242、以身当饵(修)510、土下座(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