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郑奋犹豫不决,最终还是带上了父亲的刀。除刀外,卷了几件衣裳。向伯父要了些碎银,辞别离村。

一路南下,风光十色。在家里时很急切着想去林府,如今出来了,反而不愿直接到长沙,反正银子够用。临时决定兜一小圈。

不一日,绕到开封。城中热闹非常。街道张灯结彩,繁华似锦,车水马龙,喧闹不息。在杂乱的行人中,郑奋发现有许多和他一样随身带着兵器的人。开始还很好奇,猜测他们的武艺高低。不过只一会儿,就被小摊上陈列的小玩意吸引住了。

“这个……”郑奋把捏着一个插在小木棍上周身涂了色彩的小泥人,爱不释手。

“这个是黑脸张飞,喜欢就买一个吧,才三文钱呢。”卖泥人的老人解释。

郑奋放下张飞,又拿起一个。

“这个是红脸关羽,武圣人关老爷,也是三文钱。你看这把大刀,做得多好呢。”老人指着泥人手中握的大刀,“青龙偃月刀,九九八十一斤重。”

郑奋心痒痒,摸出三个铜板买了下来。

街道弯角处有一家酒楼。郑奋把玩着泥人“关云长”走进去。

一个伙计迎面而来,扫了郑奋一眼,含着嗓子说道:“楼上满客了,来这边坐。”郑奋朝他指的地方看。那里是厨房门口,凳子已经占在过道了。

郑奋径直向楼梯走去。

那个伙计”哧溜”窜到郑奋前面,伸出一条胳膊挡住郑奋,喝道:“不是跟你说了楼上满客,怎么还想上去!”

郑奋知道他们这一行人是势利鬼,气愤地回道:“满了就不许我上去?”

伙计翻了白眼,扯高了嗓门 :“你这小孩儿,听不懂人话呀!”

郑奋一步跨过去,伙计死拉住郑奋的衣裳不放。郑奋挥臂一格,并没使多大力,伙计抱了那条胳膊蹲在地上,大声叫嚷起来:“哎呀……我的胳膊……哎呀呀……有人在这里行凶呀……断了断了……”

正在吃饭的所有食客都朝这边看,郑奋觉得伙计是故闹玄虚,仅这么轻轻一下子,哪里就断了。

可是顷刻有五、六个人把他围住,要动手的样子。郑奋冷笑一声。

一个富态的中年汉子款款走来,斥道:“哪里来的毛孩子敢在这里撒野。”

半晌,郑奋才反应过来,那人骂的毛孩子就是指他。一股怒气油然而升,右手警惕地按住刀柄。

突然有一只手压在他手上,然后立即听到有人声:“对不住,对不住,这位是我表弟,从没出过门,刚才有得罪之处,还请掌柜多多包涵。”

郑奋看到压着他手的人正是那说话的人,衣衫华丽,与他年龄相仿。

掌柜看着多了个管闲事的,顾虑这个少年的穿着非凡,便寒暄问道: “这个小哥是……”

少年塞给伙计一小锭银子,抱拳道了声“得罪”,又向掌柜说:“既然楼上满客,我们换别处。”拉了郑奋疾步往外走。

两人一口气走了半个开封,停在一家小饭馆里。那人对郑奋说:“你一定不晓得聚宝楼的老板是什么人。”

郑奋摇头,依稀记得刚才的那酒楼名叫“聚宝楼”。

“这次打擂的出资人。”

“什么打擂?”

“原来你不知道,这样吧,我们要些菜,我跟你细说。”

四碟小菜,一壶酒。

“你是哪里人?”

“邯郸,河北邯郸。”

“我是杭州人……你今年几岁呢?”

“十七。”

“我大你两岁,你要是不嫌弃,我们结拜个兄弟,怎么样?”

“好!”

“那……大哥姓范,名书村……嘿嘿……”

“小弟郑奋。”

酒菜上齐,范书村斟满酒,举杯道:“为我们结义干杯。”郑奋仰头一饮而尽。

酒过数杯,范书村说道:“是聚宝楼老板出资筹办的这次擂台。我也是路过,

正巧看看好戏咯!听说已经来了不少好手,而且武林盟乔盟主也派了一名高手来打擂。”

时隔三年,郑奋又一次听到武林盟,好奇地问:“武林盟是干什么的?”

范书村惊奇不已:“你……你还不知道武林盟?……那你带着一把刀干什么?”

郑奋更纳闷,带不带刀跟武林盟有什么关系。

“简单些跟你说吧,武林盟由前任王茂雷王盟主创立,统领江湖各个门派。官最高的就是盟主,然后是左右使……”

“原来林爷爷那么受人尊敬,是因为他的官很大呀!”郑奋走神,范书村后面的话就没听到。

“要是在武林盟里有地位,在江湖上简直一呼百应,威风如虎呀!”范书村看到郑奋不屑的神色,又说:“就说我们家吧,自从和武林盟交往,他们照顾了我们不少的生意,浙江省的舵主很给面子……”

饭后,天黑了,范书村带郑奋到了一家很豪华的客栈,给他住一间上等的房间,出手极其大方,并向郑奋说道:“今天迟了,待明天给你换一身衣裳。”

次日,范书村果然拉着郑奋置办了一身的衣裳,从里到外全换了新的,随便什么人看,就是哪个富家的公子爷。

“穿了这一身,再去聚宝楼就不会有人拦了。”范书村看了郑奋的改变,很满意地低头。

果然,昨天那个伙计逢迎殷勤,根本认不出郑奋。

城里张贴出两张告示,说打擂比武分两天进行。每日的胜者都由聚宝楼请客,第二天的胜者有礼品赠送。第一、二名另有奖品,暂不奉告。第二张告示是说武林盟派一名高手捧场的事。

一时消息传遍全城。人们普遍认为,武林盟的高手必然夺魁。

晚上,郑奋躺着难以入睡。如果参加打擂,夺他个第一,到了长沙也好风光风光。手不知不觉摸到了父亲的刀。

第二天,打擂正式开始。

擂台设在大街上,高出街面四五尺。擂台下,摆放着两排座椅,第一排只有五把,两边的四把坐了四个老头,正中的一把还空着,椅子很特别,明显比其余四把高大。

范书村拉住郑奋耳朵,道:“那是武林盟那位高手坐的。”

人山人海。

不多时,有锣声在人群后方响起。拥挤的人们纷纷避开,让出一条道。郑奋踮脚观望,打锣的后面跟着一个汉子,三十岁出头模样,右手握一把剑,一身枣红长袍,步履沉稳,目不斜视,单是走在最头儿已很有威势。这人身后一侧也跟着一人,五十来岁。范书村凑来说道:“他一定是聚宝楼的老板了。”

郑奋再看,那老板笑眯眯地指向正中的椅子,握剑的汉子毫不谦让。

两边四名老头都站立了抱拳,那汉子也只点了点头。

“武林盟的高手就是不一般呀,往那儿一坐,跟皇上一般威风。”

“是啊,是啊。听说此人在武林盟的官职甚高,我看夺魁者非他莫属也!”

郑奋转头看到说话的是两个书生,心道:未必……

聚宝楼老板登台,众人不再嘈嚷,他向四方抱拳,高声说道:“我是阎二,出资筹办了这次打擂,一来为天下习武者提供一个交流机遇,二来了结我从小对武艺的一个夙愿。还望到场的各位武林英雄好汉不吝拳脚,登台献艺。

阎二转向那汉子:“承蒙武林盟乔盟主关注,请木旗韩旗主来打擂助威……”

那韩旗主起身,抱拳说道:“武林盟木旗旗主韩金铁。”话音洪亮,中气充沛。人群一阵鼓掌喝彩。

“不就是一个旗主,还要自己再说一遍……”郑奋不由得鼻子”哼”了一下。

阎二接着说:“邀请了四位武林里德高望重的前辈作监督,这位是沧州五祖门掌门李三,这位是华山的王四,这位是长沙鸿福镖局的张五,这位是开封嵩山的马六。”

人们一个劲地鼓掌,好象他们都知道这些人似的。

阎二又道:“这次打擂旨在交流,比武点到为止,如有违背武德,恶意伤人,虽胜一律作败,有韩旗主作证……现在比武正式开始。”

还没人登台,人群已从后方拥挤前来。郑奋用力撑住身后顶他的人,好一阵才缓解了。他一抬头,擂台上已站了两人。

“长安的宋七。”

“太原的刘八。”

宋七使双刀,刘八使齐眉棍。

两人相向一抱拳,各拉架势,斗在一团。

宋七挥双刀左砍右劈,全被刘八化解,刘八脚步灵活,绕着宋七兜圈。

人们竭力喊“好”。

郑奋耸了耸肩,真纳闷,都是三脚猫功夫,到底好在哪里。

不多时,刘八的齐梅棍撞在宋七的肋上,宋七一只手提了双刀,一只手抱在腰间受伤下台。刘八在台上向众人抱拳。

台下掌声雷震之际,又有一人登台亮相:“福州的赵九前来领教高招。”

后者使三节棍,左锁右点,上挑下劈,逼迫前者手忙脚乱,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这一局赵九胜。接着又来人登台挑战,武艺稀疏平常,进招慢,防守差,郑奋料想他在三招之内一定可以打败他们。

上午不知对了多少局,邻近午时,跳上台一个使刀的,结果不过五招,被一脚蹬了下台,郑奋又气又想笑。

午饭时,范书村与郑奋评论:“那个郑州什么门派的安三七实在是厉害,手持一把鞭,站着不动,打下四个去。”言语中溢满的是赞美和羡慕。

“我看都一般。”郑奋不以为然。

“你不是也有刀,一定是练过几下子,怎么不登台?”范书村带着嘲笑的口吻。

郑奋有些不爽,鼻息冷吸一下,想:我会让你看到的。

下午再战,武林盟的那个韩旗主仍不出手,端坐在那张大木椅上,像一根木头。台上可是打斗得精彩多了,人群中的叫好声和拍掌声不绝,很吵,很烦人。

郑奋挤在人群的一边,挖耳挠腮,这些观众的举动很可笑,很像一群傻子围观公鸡斗嘴,他的村子里就有这么一个。

晚饭,聚宝楼已是人满为患了。伙计把两位富家公子引到楼上。阎二正陪着韩金铁。

范书村悄声问郑奋:“你可知道这位韩旗主为何不上台?”郑奋摇头。

“因为他武功太高,一登台,谁还是他对手?两天的打擂岂不是半柱香工夫就完了……”

郑奋注视着韩金铁,暗想:你在这里还未必就是第一。

范书村察觉到郑奋颜色的变化,冷笑道:“是不是对人家能得第一很忌妒?说实话,我也有些忌妒。”笑了笑,接道,“我不是学武的,是羡慕超过忌妒,谁叫人家的有那么高的本领呢。”

韩金铁一定是听到了,头朝向了这边,目光冷电似的在他二人身上转了一转。范书村紧急埋头,郑奋却高昂起头,直视那发出目光的脸,毫无惧意。

二人目光相接,凝滞了一瞬。

阎二慌张了,暗中骂伙计,怎么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领到楼上来了。

一颗心悬了一阵,砰砰砰,几乎从嗓子眼窜出来,幸好没出事。韩金铁低头继续吃饭了,阎二恶狠狠地朝范郑二人瞪了一眼,心道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个小兔崽。

范书村盯着郑奋在心里抱怨:我这兄弟也太大胆,惹火了他,你我小命全玩完儿。

只听阎二搭讪道:“韩旗主的这把剑与众不同呀,一定是把名剑。”

“只有乔盟主才配佩带名剑,我一个小小的旗主哪有这福分,只不过是龙泉普通的一把。”

“龙泉可是个出产名刃的地方呀,那里普通的一把都能削铁如泥……”阎二突觉不对,忙解释:“不是那个……我是说……我是说剑好……呵呵……好剑……”

韩金铁脸面不露一丝表情,使阎二更加小心谨慎地陪伴。

“韩旗主慢饮。”

夜里,郑奋惊醒,脑子里不由地浮现出他与韩金铁对视的一瞬间。翻身坐起,拿起父亲的刀,缓缓地拔开。没一丝的光线,刀却很明亮。

清晨郑奋早早地起床,舒筋活骨,盘膝静坐。他将刀法的要决默默回忆了一遍。

范书村发现了郑奋带着刀同行,眼睛瞪大得如牛眼,惊奇地:“莫非你当真了,要登台打擂?……”

“嗯……”斩钉截铁!

范书村还想要说什么时,郑奋已先一步走了。

上午打了一半后,登台的人的武艺不再是那些“三脚猫把势”,一招一式都有章有理。攻防和进退无一不扎实稳重。人们是依然的拍掌叫好。

本来郑奋打算在韩金铁登台后再挑战他,半途却出了意外。

有邯郸的一个汉子连胜了三场,气势汹汹,指着被他打败的人叫骂不休,言词极其难听。立刻就有一个中年汉子跳到台上,大声地喊道:“邯郸的狗给我滚下去。”说着就是一刀,邯郸的那人退让了一步。

那汉子步步紧逼,一招快过一招。邯郸的那人渐渐不敌,被逼迫到台角,再无可退,被一脚踹中屁股,飞起来摔到台下人群里。

胜者自报姓名:“洛阳陈五七。”

接着他也在台上叫骂起来:“还有哪一个邯郸的狗上来领死?”连叫了三遍,哈哈大笑,得意至极。

郑奋忍无可忍,拨开人群径直走向擂台。范书村拉他,那里拉得住,暗中连连叫苦。

陈五七看着登台来的人穿着豪华,手里拿的是一把平常的刀,而且看得清楚是个毛孩子,更加大笑起来。

“哪家的公子哥呀!”陈五七完全是轻蔑的口气。

“人家的公子哥,来打你洛阳的狗。”郑奋此语一出,台下哄然大笑。郑奋屏息凝神,镇定自如。

“小孩儿倒是好大的口气,小心狗咬你舌头。”陈五七立即察觉到不妥,果然台下再次哄笑。

“那我就先打烂狗嘴。”郑奋嘴里还嘟囔着,拔刀就指陈五七的嘴。台下第三次大笑,边助威,边拍掌叫好。

陈五七见这一刀来的好快,不及格挡,侧头闪过。郑奋不容他喘息,一招未用老,变招向下追砍。陈五七叫了声“不好”,一个打滚夺开,狼狈十分。

台下忽有人喊了一声:“洛阳的狗滚的好。”

众人寻声看去,原来是被陈五七打下台的那个邯郸人。

人群中顿时暴笑。

台下吵闹,台上二人充耳不闻。

郑奋又一刀不中,欺身靠近,左手四指直插对方咽喉。陈五七低头欲避,郑奋再一刀,无奈的陈五七再次打滚躲避。

台下就有几个人同时喊道:“洛阳的狗滚的好。”

陈五七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才知道这毛孩子委实不是泛泛之辈,轻敌之心遂去,专心对敌。

郑奋再出刀抢攻,陈五七举刀挡开,郑奋左手急至,陈五七不再敢躲避,使左手格挡。不料郑奋的手,中途突然变爪,反抓向陈五七的手腕,刀法之中暗藏擒拿。陈五七应接不及,心底一慌,手腕已经被逮住,被向外一拉带,一个踉跄爬倒在台上,恼羞成怒。

台下又有人喊:“好一招‘洛阳狗吃屎’ 。”

陈五七气急败坏,涨红了脸,暴跳而起,举刀朝郑奋乱砍,全然不成章法。郑奋一一闪避,丝毫不费力。

“好一招‘洛阳的疯狗乱咬人’。”

等待陈五七再扑来,郑奋闪到他身后,使出了十足的力量,抬腿蹬在屁股上。陈五七风似的轻飘飘飞起来,摔了很远。

“好一招‘洛阳飞狗升天’ 。”

四围的人狂笑不止,有几个女子蹲身抱着肚子,半天站不直。

陈五七很快跳起了,跳下擂台,头也不回地钻入了人群。台下观众为郑奋拍掌喊好。听到这些赞扬的声音总是惬意的。

范书村也冲到了台边。

郑奋收刀入鞘,立在台上片刻,不晓得接下来该做什么,正要下台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快报你姓名呀。”“是呀,是呀……”很多人都嘈嚷起来。

郑奋只得模仿那些人的做法,双手抱拳:“郑奋……邯郸人……”

顿时叫好声与掌声混响一片。

被陈五七打败的那个邯郸人,鼠头鼠脑地钻到台边,拉扯他身边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婆婆,说道:“看是我们邯郸人。”老婆婆白了他一眼:“俺是济南的。”

郑奋等了好一会儿,没人登台。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移向坐在那正中特别椅子上的韩金铁。

恰好,韩金铁也在仰视,二人目光二次相对,与昨晚迥异味道。

阎二不见再有人登台,只得命人鸣锣结束,走上台邀请郑奋到聚宝楼。被人群包围使郑奋异常兴奋,全身都弥散有一种成就感。

郑奋再次等上聚宝楼,情形与以前皆不相同了。阎二陪着喝酒,不时有陌生人来敬酒。范书村拍着郑奋的膀臂呢呢喃喃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一边的韩金铁完全被冷落了,自酌自饮。桌子边镇着一把剑。

下午郑奋一跨出客栈,就被一群人围上,拥簇而行。擂台下人挤得水泄不通,远远瞧见郑奋一行,有人吆喝了一声“锣鼓敲打起来”,从人群正中空出一条大道,鼓声震天。

阎二陪伴韩金铁到来时,很是热闹,不过气氛是朝郑奋的。

郑奋登台,鼓声愈加响亮。

韩金铁并未落座,一径登上台来。鼓声骤然变成战鼓,敲得人心血沸腾。似乎千军万马打仗,也不过如此了。

台上二人没立即出手,相互的对视,心底都异常地沉静。

韩金铁先开口,问出一句话:“林权林左使……是你什么人?”

郑奋上午打擂时,左手的技法已被此人看清,就老实回答:“我曾在林府住了一年半。”

“林左使收了你……徒弟……”韩金铁的神色似乎忌惮又为难。

“没有……”郑奋很坦然,想着林左使:我今天就要打败你武林盟的一个旗主,叫你看看我郑奋不拜你师父,也能学好刀法。

“只住了一年半?”韩金铁犹豫不决。

“他一次都没教过我……”郑奋说出时,显得很自豪,从骨子里钻出了的。

韩金铁知道再不能从话里得到什么了。

台下有很多人,吵闹起来:“快打呀,快打呀,叨叨个啥!”

拔出兵刃,一刀一剑顷刻将斗在一起。

鼓声响彻云霄,惊得一阵风悄悄溜过,襟袍微微浮动,两腔热血渐渐从心底升起。

“小心,我这把剑可是削铁如泥的……”韩金铁不忘提醒郑奋,他不愿依仗兵器之利取胜。

这阵风已从耳边经过。

战斗开始。

战马冲锋声,士兵呐喊声,兵器交接声,声声惨烈;军旗挥动,盔甲粼粼,尘土飞扬,物物凝滞。时而有马嘶鸣,时而有士嚎叫,时而有兵①坠落,声声悄静;有旗离手,有甲触地,有土飞扬,物物颤抖。

尘土散尽,断兵满野,伏尸相垒,空马徘徊……

战斗结束。

郑奋手中握着的父亲的刀只剩下半截,另一半断在台边。

韩金铁并无胜利的喜悦,他还是仗了兵器之利获胜。

郑奋走去断刀前,蹲身拾起,两行热泪滚落。

四围拥挤的人群依然拍掌喊好。郑奋模模糊糊地觉得他身处无人荒芜的旷野,任由泪水流淌。

“到底还是个孩子,输了就哭鼻子。”台下有人这么议论。

郑奋手捏断刀,跳下台,从人群中挤出去。身后有两个声音在喊他,另一人叹了口气。

①兵:此处代表“兵器”。

第三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
第三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