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郑伯父听邻居说在村口见到郑奋了,他不相信,离家走还不到十天,连去长沙的一半路都走不了,怎么会这么快呢?

三人成虎,郑伯父到郑奋家中证实。果然,郑奋蜷缩在炕角,衣裳脏污而华丽,想必这小子一定是胡乱花没了钱,才落到这样一个下场。

郑伯父试着喊了声“郑奋”,已然发现搁在桌上的断刀。

良久,郑奋瞥视了一眼,饱含委屈地大哭起来。郑伯父询问,郑奋一味哭泣。他坐下来,耐心地等待。凝视这断刀,一时猜不透。

郑奋哭罢,开口说话时候已是黄昏。

“伯父,我把爹爹的刀折断了。”

郑伯父看到他哭得红肿的双眼,一股怜意油然而生,安慰道:“跟伯父说说,出了什么事?”

郑奋将经过叙述了一遍,毫无隐瞒。

“如果不是兵刃,你有希望获胜?”郑伯父这样问。

郑奋不语,一路上。他不知想了多少遍,他与韩金铁的武艺差距并不大,但要想获胜不会容易,但即使失败,也决然不能将父亲的刀被人削断。

“你爹在没有和你娘成亲前,一直带着它闯荡。”

郑伯父望着断刀,叹了口气,安慰他道:“刀断了不要紧,找一个好工匠接成原样应该不难。”

郑奋凝视断刀,心里一阵阵的悔恨,这时,他好想听到几句责备,或者是痛打。可是没有,伯父的劝慰令他更加难受,刀断完全是他的过失,由于他的自大和骄傲。

夜晚的黑暗里,当他看清那两双眼,心颤不已。父亲的怒目,俨然是责问。母亲虽然很祥和地望着他,但不是安慰。然后他看到了很多眼睛,似闪烁的繁星,有嘲笑,有怨恨,有鄙视……

在平静的夜色里,他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终于,黎明来临,那些眼睛也如星星般渐渐淡去,恢复了正常的思绪。

“爹爹用这把刀很多年,一定也遇到许多强兵利刃,而爹没有像我一般,”他这样思考,黎明的曙光逐渐明亮,“这表明我的刀法还远不及爹爹,如果武艺高,即使用一把木刀,也同样可以取胜。”

真正的黎明光临,淡淡的光线透过纱窗钻进头来,那原本迟疑的眼睛却闪烁异常,不多时,朱大伯家的公鸡开始啼叫,光线一点点增强,一颗心也随着明晰了。

起身穿衣,开门,深呼吸,迈步跨刀院中央,气沉丹田,静立片刻,练习开始学武时父亲教的第一路长拳。

一趟练完,接着练第二路。

朝霞是如此的美丽,飞上天搂一怀归来,如丝带系在袖口。

郑伯父取走断刀,找好工匠去了。

郑奋勤加练刀,技艺日进,父亲的遗著已经翻完一遍,收获许多,但也产生了很多疑问,不能自释。

一日,中秋节之前,林家又派人送来些东西,出人意料的是,这次另有一封信。仆人说“梅小姐写的”,郑奋撕开信封,取出一张薄纸,字迹工整。想不到三年不见,小梅的字练得这么好了。

信的内容更出乎意料,小梅说在中秋节后,林左使会把她送到峨眉山学剑,她很不乐意去,想见郑奋一面恐怕来不及实现了。

邯郸到长沙,千里之遥。仆人说他是连夜赶来的。郑奋闷闷不快,不知几年后才能再见到她。

中秋节很快过去,郑奋一天比一天苦闷,刀法的疑问难以解决,武艺也少有进步。脑子里不时幻想小梅拜了名师,将来剑法一定较他的刀法出众。

如此越想越恼,于是萌生拜名师学艺的想法。

到哪里去呢?

在家中好似笼中的鸟儿,不飞出去,就永远没有方向。

辞别伯父,独自负囊出行。

【《郑奋》章节更新至少在2天。共10个章节,各个章节,并没有字数限制,完全按照情节而定。希望大家读过后,对写作方面,文字语言的不足提出。希望得到好的意见和建议。谢谢!】

第八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章
第八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