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在庐山山外打听,没有人知道这个苏老头。就连日日进山打柴的樵夫,都不知晓。

郑奋失望之余,决定进深山里寻找,他坚信老乞丐不会骗他。

此时,已是秋深入冬的季节,郑奋带了些干粮,天微亮就踏入庐山之中。

山内阴冷异常,身体不住地打哆嗦。他咬牙坚持,天生的这股不会轻言放弃的韧劲。

范围太大了,大小峰岭无数,峡谷溪谭很多。短短一天,一无所获。眼看天色渐暗,出山已来不及,一夜只能在山中度过了。带来的食物已经吃完,这时突然停住,方觉得饥肠辘辘。更加天气寒冷,这漫漫夜晚怎么度过!

他乘着最后一丝光明,寻到了一个隐蔽的处所。一面有一大块岩石遮挡,能避过山谷的冷风,收拾了一些干草铺在地上,天已经全黑了。

山林里各种鸟儿的啼声倒清亮悦耳,有时风大,呼呼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夜空里的星星明澈万分,他一眼就认出了北斗七星,有一颗被树梢挡住了。

他双手抱着肚子,紧紧地蜷缩了身体,似乎是睡过去了,不像是梦----身旁的草丛了发出异样的声音。他警惕地握紧刀柄,翻起身来背靠在岩石上,凝神仔细分辨。

“一定是狼、豹子什么的……”他想,“如果是一两只,说不定能对付过去,要是窜出一群来,今晚就变成它们的下酒菜了……”心思一阵凄凉。

然而等了许久,再没听到任何动静。绷紧的神经刚刚松弛了一些,突然头顶上的树枝有骚动的响声。竖起刀护住面部,抬起头看,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稀疏的星光下,隐约有一个东西挂在树枝上。

郑奋挥刀向上砍,够不着,跳起来再砍,那东西倏忽就移到了另一根树枝上。

“难道是鬼……”他心跳加速,从小到大还从未这么恐惧过。眼前漆黑一片,依稀的星星仿佛是他最亲密的人。

那东西“吱吱”怪叫了两声,似乎是专门吓唬胆小鬼的。接着又“咯咯”叫了两声。

这时,郑奋笑了,笑得开心极了。不过黑暗中,没敢笑出声,而头顶上那东西再次叫了起来。

原来是一只猴子。

他放下举在头顶的刀,仰望着那一团黑影,咧开嘴傻笑。那猴子也许是看到了下面奇怪动物的表情,也“咯咯”地回应。郑奋胆子也大了,模仿猴子的叫声,他感觉自己模仿得那么地形象。

一人一猴通过笑声接触,很有趣。

猴是通人性的,何况郑奋用的是“猴语”。他指着他的肚子“吱吱”地说,猴子似乎是听懂了一般,“吱吱”答应了一声后就不见了。

不多时,它又挂在树枝上,抛下来几个果子。郑奋此时饥不择食,管它是什么果子,猴子能吃人也能吃。咬开尝了一口,酸酸的有股甜味。没忘记向猴子“吱吱”两声,实在是饿慌了。

他不记得猴子是怎么离开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反正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地上的果核证明它不是梦。

山里太冷了,他决定回城,添件衣服,多带些食物再进来。

尽管是依着原路走,还是迷了路。正在为难之际,从一片密林中走出来一个樵夫,肩上挑着一担柴枝,白发皓须,步履轻盈,年龄七旬。

郑奋迎上去,问道:“请问爷爷出山的路怎么走?”

樵夫止步,上下打量了郑奋一番,目光在他手中的刀上停留了片刻,抬起手指向一边:“走那边,到了一个怪石前右转。”

“谢谢爷爷。”郑奋鞠了一躬,又问:“请问爷爷,庐山之中住着一个武林前辈,姓苏,爷爷是否知道他住在哪里?”

“能砍柴的就是好刀好斧,你赶快出山去吧。”

说罢,樵夫绕过郑奋,向深山走去。

此时的郑奋,不曾想到,他已经与他寻找的人擦肩而过。

等他再次进山,已经入冬有几日了,山谷里更加寒冷。

有时候,巧合会改变人的一生。

郑奋在山中胡乱地走,第二天晌午,竟然在一座峻峰之下发现了几间茅草屋,距屋子不远的一片平地上,明显是人开垦出来的耕田。郑奋喜出望外,过去打探,不料,这里的主人就是那个樵夫。

“你终于找到了。”樵夫没来由的这么说了一句。

郑奋还在想他找的人是苏前辈,又不是一个砍柴的,但他随即就明白了樵夫的话。

郑奋欣喜万分,立刻跪下磕头,恳求道:“请师父收我为徒,授我刀法。”

“不收,你起来快走吧。”苏前辈的语气非常严厉。

郑奋这次是铁了心了,一定要拜成师。他斩钉截铁地说:“师父要是不收,我就不起来。”

苏前辈询问道:“你如何知道我在这里?”

郑奋将遇到老乞丐的经过诉说了一遍。

苏前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老叫化你也没死呢。”

郑奋听了全然不明白,不理解这些人情世故。

“孩子,你回去吧,我是不会收徒弟的。”

“我已经决心要拜苏前辈学刀。”郑奋坚定地说道:“我是不会半途而废的。”

两个人都是倔强的性格,一个非要拜,一个绝不收。

“我说了不收就绝对不会收,你一直跪着也没用。”

“不,我要跪到你恳收我为止。”

苏前辈愤然离去,郑奋跪到晚上,又跪到天明,苏前辈提了扁担和斧头,只瞟了郑奋一眼就砍柴去了。

郑奋强忍受着寒冷和饥饿。

太阳落山后,天空竟然阴了。山谷里的凛冽寒风,嗖嗖地在身边窜过。郑奋咬紧牙关,为了拜师,这饥寒交迫又算得了什么。

果然,第三天早晨开始下起了小雨。冰冷的雨水浸湿了郑奋的全身,在寒风中,浑身的雨水迅速结冰,紧紧地粘着皮肤……这些算得了什么呢!

苏前辈隔窗观望了好几次。

黄昏时分,雨终于停了,苏前辈端来一晚热饭,放在郑奋面前的地面上。这时候没有比这碗热饭更诱人的东西了。

“孩子,你吃吧,我还是不能当你师父。”

“你不答应,任何人送的饭我都不吃。”郑奋强忍着诱惑说。

“好,你再跪七天,如果到时候还能这么有骨气,我可以考虑。”

“一言为定。”郑奋余下的力气,在说完这两句话就耗尽了,眼前突然发黑,脑袋眩晕起来。他立即闭上眼,用仅有的意识告诫自己不能倒下。

他不记得如何坚持到的第四天。大概快午间的时候,只觉到手背上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动,勉强支开眼,是一只猴子。猴子在郑奋面前摆了几个果子,“吱吱”地叫着。

“人送的东西不能吃,猴子不是人。”

郑奋欣然抓起猴子的礼物,并不认识,依稀是那晚他吃的那种,太甜蜜了。这寒冬时节,猴子怎么保存这些果子呢?

苏前辈在屋子里看清楚了,一只猴子,这讨厌的家伙。

郑奋一连吃了十来个果子,精神大振,“吱吱”地告诉猴子明天再送来。

现在有了食物,比起饥寒两者,已经优越许多了,别说是七天,就是再来七天也能坚持,寒冷算不了什么。

苏前辈因为有言在先,对猴子送的东西只能不作数。反而看着猴子每日捧来大把的果子,倒引得他口馋。

七天很快过去,苏前辈答应了郑奋。

郑奋不曾起来,直接拜师,然后把他最后两天里精心挑选的优质果子,孝敬师父。

“起来吧,要不是这猴子,你就是再跪七天我也不见得会答应。”苏前辈虽这么说,但心里是高兴的。

“师父老了,教不了你几天,说不定那天就咽气,等我死后,你把我葬在这茅屋旁边……师父只有这个要求。”

才拜师,就谈到离别,而且是永别,郑奋喜悦的心情顿时消失无影,只能悻悻地答应:“徒儿郑奋谨记在心。”

从此,师徒两人相伴生活,还有一只猴子,后来它引来了一群。

庐山五老峰下,有过外人不曾知晓的世外桃源生活-----春耕秋收,师徒同登山砍柴,徒弟练刀,师父逗猴,冬天享受猴子贮藏的果子……

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
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