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最后的算计【大章】

这一日,只得李成龙与左小多两人在上京城外山坡上并排而坐。

自从十方围杀战役之后,整个上京城官民百姓为死难将士送行之余;上京城内的气氛陷入了空前沉闷,肃穆。

每个人的心头都是沉甸甸的。

整个上京,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有笑容。来往行人,都是沉着脸来去匆匆。

整个城市充盈着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低气压。

尽管已经过去了多日,这种沉闷氛围却是有增无减,日甚一日。

左小多两人对于英灵宫殿,怀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复杂感情;只要是去了,进入了英灵宫殿,那就恨不得天天都待在那里面,跟亡者距离的近一点。

能感觉自己的生命灵魂,在里面一点点的净化。

但在没有去的时候,却又非常害怕到那里面去,因为,那种酸涩,那种怅然,那种世界都空了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难受。

甚至想,哪怕是一世人都不再踏足其内,再不复见心中惦念之人。

那样,我就会以为……他们还活着……

不去又想念,去了又要触景伤情,负面情绪一日多过一日,无法排遣,两人干脆跑出来散心。

“妖族巫族西方教的战况,已经传来了。”

李成龙道:“战况同样惨烈异常,不像是假打做戏。”

左小多点点头。

“巫妖再次两败俱伤,俱都付出了超乎想象的战损,从来不曾折损的巫盟十二大巫,此役陨落三人,妖族白虎星君亦告湮灭,占到便宜的,反而西方教,据说俘虏了几百万两族兵士,据通天教主之前给我的信息,这是西方家一贯的作法,惯性度化他族生灵,纳入西方教教下,化为自家势力,往昔封神量劫如是,西游量劫如是,而今……大抵也是如是!”

李成龙沉吟着,说道:“可我倒觉得……西方教这是要打算离开了!”

左小多挠挠头,诧异道:“你是怎么得出这么个结论的!?”

“左老大,你只看到了西方教于此次会战得宜,怎么不想深一层,根据情报,这次大战,应该就是西方教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挑起来的……而他们之后的作法,可说是将他们目的彰显无遗——两边干仗,他们占些便宜,立即就走。”

“他们之所以会冒着得罪死双方的危险,直接挑起大战……用意肯定不会在于争霸,而是抽身,捞一票之后抽身而退,也可藉此弥补之前回归阐教、截教的战力,这一手,做的很绝。”

“现在战后,巫妖双方虽然愤怒,但是都要处理战后事宜,想要报复,也不会是现在,而这段空档,便是西方教撤走的最佳时机,更是最后时机!”

李成龙道:“若是错过这个机会,巫妖两族未必不会联合起来,共讨西方教,同时面对两面进攻,西方教哪里扛得住的。”

“你笃定西方教会放弃此次清天劫,成为天地主角的机会?”

“原因其实很单纯,无论巫族,妖族,人族,魔族,乃至灵族,都是血脉族群,可西方教不是,西方教是一个教派……既然是教派,那就需要发展教徒才行。”

“而在祖地这样的特定环境之下,教徒,尤其是高质量而且修为很高,直接就可以上手做一切事情的教徒并不好发展!”

“我甚至怀疑,三清圣人之所以会走得这么干脆,未必没有这方面的考量!”

“族群大战之中,你想要从对战族群里发展中坚力量作为教徒……谈何容易?”

“西方教固然掳掠了许多巫妖兵士,但只要未曾离开祖地这个地界,就不可能做到让这些人皈依。”

“所以,他们必然是要走的。”

“还有就是,圣人级别战力,亦可藉此时机脱离天道束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更有甚者,一旦离开了这片世界,西方二圣,就是真正的自由,他们甚至可以找到一个生命星球,在上面直接将整个星球都发展成佛国,再将佛法传播到更多宇宙,再也没有任何力量,束缚他们了。”

“平心而论,换做是你,走是不走?”

左小多顿时点头:“明白了,换我我也走。”

“所以他们这一次,狠狠地抢了一批人手!从两个族群……”

李成龙叹口气:“据说,足足有八百万多万……其中不乏高阶战力。”

左小多脸皮抽搐了一下。

李成龙道:“当年封神大劫,截教与西方教绵延数十万年的恩怨……据说也不过是卷走了三千红尘客而已……”

“如今,这一波直接八百万,虽然素质高下差得远了,但量变足堪引爆质变……”

李成龙嘿嘿冷笑:“手笔真真是大上了天。”

“而且这些人被他们带走之后,离开这个世界,自有大把时间可以重新收纳,梳理,以后就是正儿八经的西方教教下……再也不会出现阐教截教那等……有了功德归别人的情况……”

“因为这片世界的根,已经断了。”

“所以……换成你,你不做?”

左小多颓然叹气:“换我我也要这么干,而且我带走的人只有更多……”

“那不就结了?”

李成龙嘿嘿笑道:“但是为了避免一些意外情况,他们在临走之前,还需要再做一些事情……要不然,这事儿还留有纰漏。”

“看你智珠在握,想必知道他们还要做什么?”

“我是想不出来,现在撤就已经占了大便宜,达到了最大目的,而且全身而退了……还能干点什么事儿?”

左小多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李成龙这货,恩,不止是李成龙,这些玩战术的人,心眼都脏。

“现在唯一的疏漏并不在巫妖两族那边……最简单直观的例子,西方教带走了巫族和妖族这么多的人手,但若是巫族或妖族最终在清天劫之中得胜了呢?最后的最后,巫族和妖族任一成为祖地大陆唯一主宰呢?”

李成龙翻着白眼说道:“那样的话,带走的那些人之中,出身祖地主宰一脉的他们,所做出的所有功德,还是要归于祖地本族啊,因为彼端有根溯源。”

“若我是西方二圣,为了杜绝这种可能性,势必得想办法,将这个根、这个可能性断绝掉,那就是,我们西方教走了,出去打天下了,但是你们巫妖二族,也别想在这里留下来……”

“所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大机会将是对我们人族有莫大益处的变故。”

“因为只有除却巫妖两族之外的族群成了这片天地的主宰,他们才能高枕无忧的在外面尽情开疆扩土,不虞后患,而以当前各族实力论,我人族攫取到这一利益的可能性,最大!”

李成龙道:“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会做到哪一步了,但咱们会获利,我毫不怀疑……”

左小多是彻底的惊了。

这特么……这是得算计到多么精细,这也太鸡贼了吧?!

肿肿,你的心,还能更脏一点吗?

“你等着吧。”

李成龙莫测高深的看了一眼左小多:“左老大,若是我所料不错,你很快就会有大礼上门了。”

“大礼?给我的?”

左小多指着自己鼻子。

“咱俩可以打个赌,若是我算错了,我那些欠条,自动全部翻一倍。”

李成龙道:“若是我说对了,那么我的欠账一笔勾销,这样的赌注很公道,不是么?”

“你想得太多了,我从来不赌博!”

左小多非常干脆的拒绝了。

就你这小样儿的,居然也敢来坑我,一代军师的预测,老子哪怕不信,也不和你赌!

居然还妄想一笔勾销,你长得不咋地,想得倒是真美啊!

“没劲!你这人真没劲,太没有风度了!白白浪费我这么多的吐沫星子!”

李成龙很失望。

这委实是一个极好的无债一身轻机会,怎么就落空了呢?

唉,没办法,左老大就是这么一个人!

虽然李成龙觉得自己玩心眼儿,比左小多要玩得更加纯熟,这货肯定是不如自己的心眼儿多。

但是这货有个最大的好处,恩,或者对于李成龙等欠债者来说乃是最大的坏处,那就是……已经落入口袋的,那就绝对不会再拿出来!

你智慧再高,你说得天花乱坠,你有千条妙计……秉持一定之规的左小多也不会上当!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跟他赌,他有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机会赢,他也不会给你这万分之一,只会给你来一句:“你特么居然想要坑我,你的利息该再涨点了!”

果然!

果不其然!

“你小子居然想要坑我,你的利息该再涨点了!”

左小多斜着眼睛盯着李成龙。

李成龙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地上,心如死灰,生无可恋。

我对左老大的了解,果然是到了骨头里。

猜他说话,居然是百分百一点都不带错的。

果然还是这最不讲理的那句话!

我分析半天,结果一点便宜没占着,反而倒搭进去价值几个大陆的利息……

“如果是太平年间……左老大你一定能成为大陆首富……不过,说不定会被早早的抓起来咔嚓了也没准……”

李成龙哀叹。

对这等放高利贷的惫懒货色,心脏如他,竟也倍觉无计可施……

……

李成龙的猜测不仅在这里进行着。

在另一个地方,也正在进行着。

碧游宫内。

归返的云霄仙子跟一众截教弟子集结在一处。

通天教主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

便在这个时候,一片祥云,悠悠而落。

却是接引准提,联袂来访。

“通天师兄可在?”

通天教主心下纳闷,这俩怎么并肩子上门了?

吓唬我?

难不成竟是来打架的?

但就算是你俩联手也奈何不了我啊,不是人多就能壮胆的?

“什么事情?”通天没啥好脸色。

这两个货一个话多一个话少,但骨子里是一样一样儿的,通天教主自觉玩心眼肯定玩不过这俩的。

“有一桩大好事,大造化,要和师兄商量。”

“什么事,直接说。”

通天言语间愈发不客气起来。

“看道兄,这是要……离开此界了?截教上下,已经准备万全了么?”

准提满脸尽是蔼然笑容。

“与你何干?”

通天仍旧毫不客气。

“自然是没有关系,不过,道兄这一走,可就是唯有前路,回头陌途了。敢问此间因果,俱已了断了么?”

“不劳你操心,自然已经了断干净。”

“俗话说得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赶紧说,说得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想走似的,你们也不过是想在临走,多捞一笔,否则来我这干嘛?”

“道兄乃是明眼人,只不过贫道横亘心头的这个提议,于我西方教固然有些好处,但对道兄亦颇有裨益,左右你我即将离开此世,为何不将一切再安排一番?”

“我没有你那么多的脏心眼,道出你的真意吧!”

“此间始终是祖地,是吾等源头所在,你我虽号称圣人之尊,归本溯源仍旧是生长于祖地的先天生灵,总是希望这片天地能够更好,亦可令你我根本气运不失,贫道窃以为,这片大陆的未来主宰种族,最好还是以人族主宰为最佳,不知道兄以为如何?”

“你要做什么?”

“人身虽似孱弱,肉身强度乃是诸族之末,然人身却是天生道体,最易入道修行,便以道兄与我为例,何尝不是以人身姿态修行,以之行走世间?人族左小多年岁虽稚,却有圣上之姿,这一节,通天道兄自然心中有数。”

“那又如何?”

“只是因果了了,就离此而去,未免……未免有错过机缘之嫌。”

“那也是我的事。”

“那左小多身负收集洪荒葫芦苗裔的职能……说来惭愧,当年诸天大能机缘一会胡芦根,这天地开辟之前的混沌灵根,各方具有分润,七个葫芦分别归属于,道祖、太上、元始、妖皇帝俊、娲皇、红云道友以及通天道兄等七人的手中,我师兄弟二人虽也欲谋求一二,却是机缘浅薄……”

通天截然道:“据我所知,你们之所以没有参与那次的葫芦争竞,乃是将目标锁定在还未成熟的最后两颗葫芦之上,更在其上布下多手杀招,若非左小多气运惊天,有意无意间打破了你们的布置,那最后的黑白葫芦,合该是你们师兄弟的囊中之物!”

准提面上闪过一抹尴尬却仍是不失蔼然的微笑:“神通不及天数,纵然我们如何筹谋,仍旧是为他人做了嫁衣,正是时也运也命也!但那左小多果然是此量劫气运之子,据我所知,目前已经收集了七个在手,尚余两个在外。落在娲皇宫的那颗还好说,可最后一颗,却是落在道祖手中,却不知他何时才能竟全功……”

通天教主目光有些嘲讽:“准提,你竟将主意打到了道祖的身上?”

“非也非也,道兄高看准提,此事须得多方通力,方才有望。”

准提笑容依旧:“既然要走,我等何不结伴同行?”

通天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还要再加上……娲皇?”

“不止不止,若是能加上火云洞的那几位,成数才是最高。”准提道。

通天心下盘算,显然是被准提说得心动了起来。

火云洞三皇五帝,虽然战力不高,每一位都是功德无量之辈,更兼人族真正的祖先源头。

“此次是火云洞先找得你?”

通天问了一句话。

“非也!”

准提道。

“之前找过。”接引在一边,平静的说道。

准提都楞了一下。

接引道;“在初初归来之时,火云洞八人曾联袂到访,言明若事不可为,还请为人族留下千万人口,只要人族不至灭绝,还能繁衍生息,愿意接受西方教的教化。但这个约定,现在来看,只是未雨绸缪,与现在的形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才合理,他们也曾找过我,从我这里离开之后,应该还有去娲皇宫拜访。”

“火云洞三皇五帝,不参与清天劫征战搏杀,但愿以自身为筹码,换取人族族群不灭!”

“所以他们先后在你我还有娲皇陛下身上下了注,倒是煞费苦心,不愧为人族源头。”

接引准提齐齐沉默不语,准提脸上更是闪过钦佩之色。

“自从上古以降,人族便始终存在,只是从一开始有如蝼蚁一般的渺小,一路不断的变强,运道殊异,却非止是因为天生道体,极易入道修行,时至今日。你可知,个中因由为何?”

接引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问自己的师弟。

“为何?”

准提问道。

“只因为人族……不管遭遇任何危机,人族所有上古强者,都未曾出手,甚至未曾现身。一切都是靠人族自己强撑过去的。”

“越是撑着,骨头越硬,实力越强,一代更比一代强,底蕴自然丰厚。”

“错非如此,人族何能有现如今的鼎盛风光。”

“反观妖族,魔族,阿修罗族,灵族,巫族,龙凤族等……甚至包括我们西方教……”

接引轻轻叹息:“每当危机到来的时刻,各族巅峰之人总是心生怜悯,就连圣人之尊,也总是忍不住亲自下场,尝试挽回本族颓势……这也就导致了;妖族无数万年以来,再没有任何一个后辈能够超得过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魔族阿修罗族,魔族只有一位魔祖,阿修罗族只有一个冥河老祖。后人不管如何惊才绝艳,但是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他们两人的高度。至于龙凤麒麟三族……他们的情形更是不堪,非但没有进步,反而就连巅峰高手,都在退步。”

“纵是我西方教,这么多年下来,你我二人肩上的担子始终不曾放下。”

“只因为有些事情,在咱们看来,必须亲自出手不可,否则就是西方教伤筋动骨。”

“这也导致了西方教虽然看起来人才鼎盛,英才辈出,但是真正能到我兄弟二人的存在,却是一个都无!”

“这是我们的失误。”

“而人族则不然。”

“其中天差地别!”

“哪怕是现在这般,遭遇到了灭世危机,人族祖先,仍旧不会亲身入战,只会如现在一般,在暗中为人族谋求一条可以繁衍生息,东山再起的后路。”

“而为了这条后路,他们甚至可以用自身不灭的性命作为交换代价。只为了换取人族在将来能够出现挽天倾的人物的一线希望!”

“所以人族无依无靠,仍旧强者辈出!”

“这一次仍旧如是。”

“所有人类都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可以依靠,只能倚靠他们自己,所以,他们闯出来了。”

“有另外一个种族,差一点就做到如人族一般,便是巫族。巫族这么多年以来,一如人族一般,自强不息。所以,在十二祖巫后面,再次诞生了十二大巫,气数重现圆满之相。”

“若是没有这一次妖皇宫营救祖巫之事的话,我想,现在的十二大巫,很有可能会在之后悉数蜕变为新的祖巫,十二祖巫!若然是到那个时候,将是巫族的彻底崛起,成为新的天地主宰,绝无匹敌!”

“只可惜,那八位祖巫回归,将这一个巫族崛起的最好时机,给掐灭了。”

“因为巫族的大巫们,突然间松了那一口气。感觉有了依靠……而这一口气一松,未来不管情形如何变化,这一口气,也再也不会提起来了。”

“这便是巫族最大的错误!”

接引叹口气:“道兄既然问出来火云洞是否找我们这句话,那就证明,道兄你也看到了这一点。”

通天缓缓点头:“不错。”

“所以未来统一大陆,成为万灵之主宰者……必然是人族无疑!此已经是大势所趋,天命所归。”

“这也是这一番清天劫,气数归结往复之症结所寄。”

“清天劫,早已注定了要将我们还有其他种族,全部清除出去,唯有自强不息的种族,才有资格成就天地主宰,永恒主角!”

“你道天道为何会给我们这帮老家伙超脱离去的机会,就是要避免吾等以神通强逆天数!而在我们离去之后,这片大陆,还会大有可为,甚至,超出我们想象的情况出现。”

“我这么说,通天道兄是否认同?”

通天教主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认同!”

正因为看到了这个未来,通天教主才想要帮助了左小多那一次之后,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并且留下自己的修为传承。

——这本身,便是一种投资!

“火云洞众人为何在娲皇宫久驻?因为大世灭绝的时候,乃是娲皇陛下补天。而且……他们也能在人族即将覆灭的时候说动娲皇陛下出面,希望能够为人族保留下一些种子。”

“他们的确是为了人族未来,付出了所有的一切。”

“而我们也是为了各自的教派族群付出良久,可谓是同途却殊归,方法不同,结果自然也就不同。”

“所以在找到新的驻足点之后,我们未来也将会如此行事……纵然有小辈解决不了的事情,

纵然教派因而伤筋动骨,大伤元气,我们亦不会出面。”

接引言语间尽是喟叹之意。

而这也正是通天教主的打算,但两人对望一眼,却是齐齐苦笑了起来。

不管是接引准提这等事必躬亲的性格,还是通天教主这等超级护犊子的性格……

想要完全撒手不管,这可能性还真的不是很大。

弟子遇到生死危机,怎么办?

救是不救?

当真不救?

这将是一个永远不解的难题!

“既然如此,既然人族到现在,也并不知道自己族群的命运,何不在这个时候……在临走之前,再结一次善缘,帮他们一把?留一个念想!”

接引微笑。

“何解?”

“你我联袂前往娲皇宫,邀约娲皇等一起上路,或者火云洞诸人也有意愿随我们一道,彼此有个照应……我想他们无论知道还是不知道左小多致力搜罗混沌葫芦,但他们势必不好意思开口,但是你我却不必有这样的顾虑,直接向娲皇讨要便是。”

“至于之后离开祖地星空之后,火云洞等人,想去何处,便去何处,如何?”

通天教主眯着眼睛道:“仍是那句话,你的真意究竟为何?”

“不过只是想要在离开之前,将道统,留下来而已。但是我们西方教在左小多那里,可远没有通天道兄你这么有面子,甚至是没有可信度可言……”

接引苦笑:“所以,今天就是来求道兄帮个忙。”

通天教主冷笑道:“我看你们是要卷走巫族和妖族的修炼者,但却又担心未来遭受反噬,畏首畏尾,首鼠两端……所以才要在这祖地上,灭绝他们成为主宰的希望吧?”

准提面不改色,道:“难道通天道兄你就希望巫妖两族,任何之一主宰这片大陆吗?”

通天哈哈大笑,准提这句话说的倒是没错。

就按照截教情分来说,他自然是不希望左小多一方的人族战败。

接引与准提来的这一趟,乃是阳谋,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只有巫妖两族不好的阳谋!

或者换句话说,通天本心如何已经不重要,同意与不同意都无法改变这件事的结局。

通天不同意,这两位圣人也会去找娲皇,并且做一样的事情,然后去找左小多实施人情;再然后施施然的离开。

然而那样的话,通天反而会不放心。

两人今天来到这里,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通天教主自问是真的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因为他不可能让火云洞三皇五帝跟着西方教走!

既然如此,那就说走就走。

三位大佬一个晃身,已经离开了碧游宫。

不多时候,三人已经联袂来到了娲皇宫之前。

他们这一行,自然是极为顺利的。

而娲皇陛下,似乎也正在等着他们到来。

甚至还没有提出要求,娲皇陛下就微笑着拿出了自己的万妖葫芦,递给了通天教主:“烦请教主,派个人将这个送去,望此可以了结当日因果,完成老葫芦藤一家人团聚的心愿。”

“陛下似乎是知道我们要来?”

“自然。”

“不知陛下是如何打算?清天劫,乃是我们仅有可以脱离天道的机会,失不再来,相信陛下也是有自己的考量吧?”

“考量自然是有的。”

“说来也是唏嘘,早知要流浪星空,便是自由,吾等却又何必归来,神通果然不及天数。”

“非也,若不归来,怎知自由便在眼前,此刻正是天数在吾等。”

“哈哈,道友如此说的也是。”

“敢问陛下如何打算?”

“届时……吾自行之;与火云洞几位道友同行即可。”

“陛下不考虑与妖族……或者与我截教……同行一程?”

“道友说笑了,你我此番解脱,前往宇宙星空,正是寻求更长远大道的机会……你我每人都有自己的道,同行并程,岂不有混为一谈的疑虑,乱了自身体悟的担忧。”

“陛下说的也是。”

“我等虽然离开,不过有些想法,欲将道统留下在祖地,陛下若是有想法,不妨……”

“吾就不必留下道统了。”

娲皇陛下温婉的笑了笑:“本来早几日便要走了,只是因为这个葫芦,知道诸位道友要来取,这才耽搁了几日。而今因果了了,尘缘已尽,我等,便是启程之日了。”

轩辕皇帝等人也是含笑站了起来。

显然,大家都已经做好了离开祖地的准备。

“诸位……倒是洒脱,思虑深远,人族现在已经呈现崛起之相,诸位,功不可没。不过,盛世将临,人族主宰祖地、成就天地主角之日,不远了,就这么离开,不亲眼见证,岂不遗憾?!”

准提满是羡慕的说道。

“道友过奖了,我等如今留下,对于人族来说,已是末节。此生能看到人族大兴,我等心愿已足,再留下来,不过是厚着脸皮接受香火功德……反而会分薄了人族的气运。当去则去,子孙自有子孙福……我等,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感觉身心愉悦,轻松自在。”

“一路顺风。”

“平安!”

就在通天等三人注视下,娲皇与八老带着几位弟子,悄然穿空而去,不过瞬间已然消失在眼前。

通天看着众人离去的方向,卓然负手而立,神情竟显萧索之色。

“道友?接下来……”

“你们去吧。”

通天教主只感觉心下复杂空前,直接转身而去:“尘缘羁绊深邃,何苦多什么念想,吾也不等了,现在就走。二位,此后再也无因无果,各自珍重。”

“道友保重;将来必有重逢之日。”

“别……我可不希望与你们重逢。”

通天一闪而去。

星空之中,就只剩下接引准提二人。

“你去吧。”接引叹口气,道:“莫要做得太过分。”

“好。”

“等你回来,即刻动身。”

“好。”

两朵白云,就此分开,一朵悠悠向西,一朵悠悠往东。

……

左小多一脸郁闷的摸着后脑勺从会议室出来。

这几天里天天开会,天天研究来研究去,终于令到左小多在会议室里睡着了……

而呼噜声响起的那一刻,被左长路一巴掌拍了个跟头。

“滚出去!”

左长路一脸怒容,游星辰却是一脸羡慕,眼神中尽是伤感之色。

之前高层开会,在会议室打呼噜的只得自己的儿子游东天,然后被自己一巴掌打出去。

如今……会场上又出现了一个打呼噜的,但是……这个人不是游东天……

南正乾,东方正阳,云中虎等人看着一边摸着头皮一边垂头丧气往外走的左小多,眼神中,都是追忆,都是伤感。

白云朵的眼泪更是直接落了下来。

这一幕,何其眼熟。

云中虎眼睛怔怔的看着左小多的背影,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小鱼儿哥。悄然低下头,不着痕迹的抹了抹眼睛,只感觉心中酸涩无限……

鱼儿哥,我好想你。

我多希望你再甩锅给我,我再和你打一架,吵一顿,原来,背锅竟也有求而不得的一天……

……

左小多很听话的滚了出来。

开会睡觉这事儿,可真不能怪左小多。

上下眼皮就是那么容易打架,这能怪我?

再说了,哪次开会有我的事儿了?自始至终就是干巴巴的坐在那里,然后到最后分配任务的时候才会来一句:左老大,你去干什么什么……

你说我浪费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干啥?

你们开完会直接告诉我一声,不就得了?

开会纯属就是劳民伤财!——左小多心里吐槽:形式主义!

不过这句话,可万万不能说出口来。

百无聊赖的闪身来到军部门口,坐在台阶上看女兵。

脸上一本正经,眼珠子咕噜过来咕噜过去,他对这些美人儿是真正的什么想法也没有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欣赏美丽风景啊!

“怪不得军部有这么多的女将女兵,果然,走来走去都是一道道天然的风景线啊……”

正在想着,突然正襟危坐。

因为……

一个体重超过三百斤的女将军吨吨吨的走了过来,左小多瞬时摆出来修炼入定的姿势,紧紧的闭住了眼睛。

惹不起惹不起……

这位女将军已经到了合道巅峰修为,只差一步就是混元,可以说想要塑体的话,哪怕将自己变成十七八的大美女,都没有任何困难。

但是她却是没有半点这方面的想法……

“据说这位刘美丽将军当年曾经拒绝过南正乾南叔叔的追求……”

左小多心里替南正乾捏了一把冷汗:南叔叔,幸亏她当年拒绝了你,否则你现在……咦,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奇妙的问题,南叔叔你年轻时候的审美观……

“哎哟……”

左小多打个哆嗦,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又用手挠了两下。

便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警报,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左小多心有所感,抬头看去。

只见门口无中生有的出现了一个白袍道人,身材挺拔,面容俊秀。

从容不迫,噙着微笑,正向着自己走来。

“多多如来,果然是风姿俊秀,冠绝群伦。”

这白衣道人满面春风,柔声细语,动听之极。

左小多却瞬时就瞪起了眼睛:“你可不要胡乱说话啊,小心我告你诽谤,让你知道王法的犀利!”

“在这里,我左小多就是王法,你说话要注意。”

…………

【明天请假一天,整理一下思路。盘算一下以什么形式开战的事情。有点拿不定主意、、】

第八十三章 非也,亦非也第三百八十四章 我左小多是那种人嘛?第四十六章 了解一下左小多【第二更!】第二百二十五章 这日子没法过了!第一百五十八章 袭击!【为风家学子眦炙尘厉 ,考入广州中医药大学贺!】第四百二十七章 她命不好第三百九十三章 群龙夺脉开启第二百二十八章 猫真香第一百五十九章 当初的心血来潮!第四百八十一章 各自遭遇,一言难尽【第三更!求月票!】第七十一章 巨大收获!第四百一十一章 左小多乐疯了【第四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霸王硬上弓!第七十章 袭!第七十九章 什么是多宝第十四章 生死尽从容【第二更!】第三百二十二章 收网时刻【为玄冰00123盟主加更!】第二百零八章 锤!【第二更!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二章 但愿,还来得及!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她!【第四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万般皆知晓,临头全不会!【第二更!】第三百三十一章 这是大事情!【第二更!】第六十章 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第三百三十九章 好帅啊啊!【第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圣人算计第四十四章 要脸还是要学生【第四更!】第二百九十六章 彻底暴露【为白银大盟糖糖糖糖加更【2】】】第六十二章 此局暂止第二百八十二章 装逼手段太low的魔祖第一百六十五章 他会不好意思?第一百五十九章 当初的心血来潮!第六十六章 嗷~~~~第三百七十章 百战刀不去【第三更!】第二百七十章 沦为玩具的左小多【第一更!】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十八章 凶煞蜕变!第二百九十二章 谁让你无情无义!第二百五十七章 两个望气士【第一更!】第三百零三章 我有家宴待君来!【第三更求订阅!】第四百五十七章 我们都去【第一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把您闺女许了我吧!第二百三十五章 测一下试第二百一十六章 左辅星主!【求月票!】第一百一十章 辈分是个大问题第三百七十三章 最后一刻!第一百七十五章 开始!【为江南第九帅盟主加更。】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喜欢凑热闹第一百四十三章 兄弟各有机缘,多多已是孤军第八十一章 吟诗一首【第四更!】第八章 没有第二战场第四百二十六章 可以洞房了……第二百三十三章 乱七八糟【为风家学子血墨奈何,考入西安明德理工学校贺!】第六十六章 嗷~~~~第十二章 小多发威第一百九十一章 统统打死!第三十四章 魔族的歪理邪说第二百九十八章 凤脉冲魂(7)【第三更!】第三百九十六章 左小多的宏图大志!第二百五十五章 左小多地位提升中!【第三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试试你深浅【为风家学子幽晔考入杭州师范大学贺】第三百四十六章 底牌尽出【为尾号8483盟主加更(2)】第一百一十九章 唯一线索【为风家学子靖宇尐,考入西南大学贺,恭喜。】第四百五十九章 爸妈要走了【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四)】第一百零六章 下不为例第四百二十七章 先喝酒!必须先喝酒!第六十一章 第三摸【第一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收获大大的!【第五更!】第一百零七章 灰袍老者第二百三十三章 无法理解第四百零一章 弑神枪出灭廉贞第八十七章 难道看错了?【第三更!】第三百三十一章 这是大事情!【第二更!】第十七章 这只是开始第七十六章 审问左小多第四百三十八章 唯一后手【二合一!】第一百五十四章 左老大!求你别拖了!第十八章 不容乐观【第四更!】你们牛逼!是在下输了!第九章 星空之下你独有!【第三更,二合一大章】第二百二十四章 消息瞒不下去了第二百七十九章 想上就上!第二百六十二章 住手!快住手!【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七章 钓大鱼【为金兮可萌盟主加更!】第九十九章 丹心碧血归天去,只因人间不值得!【第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埋伏?第三百九十四章 规矩改了?第六十一章 第三摸【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九章 哇,好好玩!【为风语孤独111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章 十件事!【第二更!求订阅!】第四百五十九章 爸妈要走了【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四)】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代军师【第五更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五章 真有发现!【第一更!】第二百一十四章 他还是个孩子啊第四百五十五章 巡天御座令!【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二)】第五百一十四章 试炼结束【第二更!】第四百九十一章 这是机缘牵引啊【第一更!】第二百三十二章 君临祖龙【二合一!】第一百六十七章 晶晶猫【第二更!】第三百六十五章 真有发现!【第一更!】终章【四】
第八十三章 非也,亦非也第三百八十四章 我左小多是那种人嘛?第四十六章 了解一下左小多【第二更!】第二百二十五章 这日子没法过了!第一百五十八章 袭击!【为风家学子眦炙尘厉 ,考入广州中医药大学贺!】第四百二十七章 她命不好第三百九十三章 群龙夺脉开启第二百二十八章 猫真香第一百五十九章 当初的心血来潮!第四百八十一章 各自遭遇,一言难尽【第三更!求月票!】第七十一章 巨大收获!第四百一十一章 左小多乐疯了【第四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霸王硬上弓!第七十章 袭!第七十九章 什么是多宝第十四章 生死尽从容【第二更!】第三百二十二章 收网时刻【为玄冰00123盟主加更!】第二百零八章 锤!【第二更!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二章 但愿,还来得及!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她!【第四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万般皆知晓,临头全不会!【第二更!】第三百三十一章 这是大事情!【第二更!】第六十章 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第三百三十九章 好帅啊啊!【第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圣人算计第四十四章 要脸还是要学生【第四更!】第二百九十六章 彻底暴露【为白银大盟糖糖糖糖加更【2】】】第六十二章 此局暂止第二百八十二章 装逼手段太low的魔祖第一百六十五章 他会不好意思?第一百五十九章 当初的心血来潮!第六十六章 嗷~~~~第三百七十章 百战刀不去【第三更!】第二百七十章 沦为玩具的左小多【第一更!】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十八章 凶煞蜕变!第二百九十二章 谁让你无情无义!第二百五十七章 两个望气士【第一更!】第三百零三章 我有家宴待君来!【第三更求订阅!】第四百五十七章 我们都去【第一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把您闺女许了我吧!第二百三十五章 测一下试第二百一十六章 左辅星主!【求月票!】第一百一十章 辈分是个大问题第三百七十三章 最后一刻!第一百七十五章 开始!【为江南第九帅盟主加更。】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喜欢凑热闹第一百四十三章 兄弟各有机缘,多多已是孤军第八十一章 吟诗一首【第四更!】第八章 没有第二战场第四百二十六章 可以洞房了……第二百三十三章 乱七八糟【为风家学子血墨奈何,考入西安明德理工学校贺!】第六十六章 嗷~~~~第十二章 小多发威第一百九十一章 统统打死!第三十四章 魔族的歪理邪说第二百九十八章 凤脉冲魂(7)【第三更!】第三百九十六章 左小多的宏图大志!第二百五十五章 左小多地位提升中!【第三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试试你深浅【为风家学子幽晔考入杭州师范大学贺】第三百四十六章 底牌尽出【为尾号8483盟主加更(2)】第一百一十九章 唯一线索【为风家学子靖宇尐,考入西南大学贺,恭喜。】第四百五十九章 爸妈要走了【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四)】第一百零六章 下不为例第四百二十七章 先喝酒!必须先喝酒!第六十一章 第三摸【第一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收获大大的!【第五更!】第一百零七章 灰袍老者第二百三十三章 无法理解第四百零一章 弑神枪出灭廉贞第八十七章 难道看错了?【第三更!】第三百三十一章 这是大事情!【第二更!】第十七章 这只是开始第七十六章 审问左小多第四百三十八章 唯一后手【二合一!】第一百五十四章 左老大!求你别拖了!第十八章 不容乐观【第四更!】你们牛逼!是在下输了!第九章 星空之下你独有!【第三更,二合一大章】第二百二十四章 消息瞒不下去了第二百七十九章 想上就上!第二百六十二章 住手!快住手!【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七章 钓大鱼【为金兮可萌盟主加更!】第九十九章 丹心碧血归天去,只因人间不值得!【第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埋伏?第三百九十四章 规矩改了?第六十一章 第三摸【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九章 哇,好好玩!【为风语孤独111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章 十件事!【第二更!求订阅!】第四百五十九章 爸妈要走了【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四)】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代军师【第五更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五章 真有发现!【第一更!】第二百一十四章 他还是个孩子啊第四百五十五章 巡天御座令!【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二)】第五百一十四章 试炼结束【第二更!】第四百九十一章 这是机缘牵引啊【第一更!】第二百三十二章 君临祖龙【二合一!】第一百六十七章 晶晶猫【第二更!】第三百六十五章 真有发现!【第一更!】终章【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