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联手

两个人都把自己手里的军刀拚命向对方的胸膛挺近,他们又死死抓住对方握着军刀的手,两个人就象是两头愤怒的西班牙公牛,狠狠对撞在一起。

血狼一抓住对方的左手,心里就狂叫不妙,他抓住的哪里是一个人的手腕,他纯粹就是抓住了一头成年公熊的爪子!和一个身高比他高出三十分分,体重要高出三十公份以上的成年公熊比拚体力,实在是他的最大失策!

双方就这样身体前倾,鼓起一双比乒乓球还要大的双眼,咬牙切齿的狠狠对视着。他们拚命扭动自己的手腕想摆脱对方的揪缠,他们就象是两个生了气发了火却不知道怎么才能打得对方更痛一点的小孩子一样,硬杵在地上拚尽全身每一分力量角逐。

只觉得对方手腕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爆炸姓的力量,感受到自己的左手五根手指都开始发热发颤,感受着胸口传来的犹如要爆炸的气闷痛苦,血狼只觉得自己的嘴里弃满了又苦又涩的味道。

而克鲁斯眼睛里也盛满了不信,这个比他矮了整整一头还要多,更比他看起来要瘦弱很多的中[***]人,竟然可以在力量的角逐上拚斗得旗鼓相当!对方哪里还是一个人,纯粹就是一头体力深不可测的骆驼!

血狼突然右腿狠狠弹起,在绝不可能的情况下,对着克鲁斯的下巴,来了一记近乎完美的高撑踢,还沾着冰屑的海军陆战靴又厚又硬的鞋跟重重撞在克鲁斯的下巴上,发出“啪”得一声大响,克鲁斯不由发出一声惨哼,被血狼这一脚踢得连继倒退出两三步。

血狼这一次从最小的角度弹起高举过顶的高撑蹬,立刻又转化为空手道中最悍狠的高劈踢,居高临下狠狠甩在身体已经失去平衡的克鲁斯胸膛上,克鲁斯下意识的伸出右手格挡,面对已经获得空手道黑带三段阶,同时精通国术、泰拳、柔道甚至是摔角的血狼这一全力一击,他的右手一热,就连那把M9多功能军刀也被血狼这一腿踢飞!趁着克鲁斯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平衡,血狼整个人就像是一头出击的猎豹,般带着自己那把已经在战场上刺死六名敌人的虎牙****,闪电般疾冲上去。

“噗……”

踉踉跄跄不停后退的克鲁斯嘴一张,一大篷炽热的带着一股甜腥味,混着着鲜血的口水喷到血狼身上,无论血狼受到过如何严格的军事训练,拥有再坚强的意志力,面对这样意外的攻击,他还是全身不由自主的一滞,就在这种情况下,克鲁斯干脆身体往后一仰,在主动摔倒前他的右腿弹起,对着血狼的胸膛狠狠踢出一脚。

无论是身高还是体重都和这位克鲁斯绝不在同一个吨位级上的血狼,避无可避的被他踢得倒飞出三四米远。

克鲁斯身体刚刚着地,他就立刻一个后滚翻后血狼的距离拉开到十二米以上,他半跪在地上,迅速从自己脚下捡起一枝M11美国部队通用九毫米口径手枪,他刚刚将M11手枪举起来,还没有来得及向血狼瞄准,他就看到一道红白相间的流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他狠狠撞过来。

“当!”

克鲁斯只觉得手心一热,手里那把M11自卫手枪竟然被血狼倾尽全部力量狠狠甩过来的虎牙****撞出八九米远。

这两位年龄相差超过十二岁,但是都是最优秀军人的敌人都缓缓的站起来,克鲁斯看了一眼自己被血狼抛出的虎牙****生生撞裂虎口的右手,道:“身手不错!你刚才的这几手,可不是战场上应该使出来的!”

“因为我遇到了你!”血狼凝视着克鲁斯,轻轻转动自己刚才因为用力过度而发酸的手腕,诚心诚意的道:“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我再努力支撑,最后的结局也会被你用军刀刺穿胸膛,我还不如全力冒险一搏!”

两个刚才还拼死拼活的敌人,现在隔着十二米的距离傻傻的望着对方,虽然克鲁斯摆出了一个揉合了拳击和军警格斗拳的攻击动作,血狼也摆出了一个空手道中攻防结合的“猫步”,但是他们上下打量着对方那过于结实的身体,和胸部套着的那件防御力超强,一拳打上去手指还要被撞痛的防弹衣,两个人无不气馁的想到了同一个问题:“想打死他,只怕不是三五十拳能够做到的事情吧?”

两个人突然不约而时的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武器狂扑过去,他们用貌似经过上百次排练的整齐动作,一起扑倒翻滚又一起伸手抓起地上的武器,克鲁斯劈手从地上拾起一门2003年刚刚批量生产装备南非军队的阿姆斯科MGL40MM**发射器,他本来就要比血狼更高更壮,就算拥有比血狼更丰富的实战经验,可是他抓住容弹量为六发的阿姆斯科MGL40MM**器的动作就要比血狼从地上抄起武器的动作慢了一拍,将这种重型武器抱起来瞄准又用了相当的时间,克鲁斯在心里狂叫道:“我艹,这下可死定了!”

可是当克鲁斯把手里的阿姆斯特MGL40MM**发射器举起来的时候,血狼才刚刚把一门距离他最近,重新填装了弹药的毒刺式单兵制导地对空**发射架扛在了肩上。望着对方手里绝对能把自己送回老家的重型武器,克鲁斯和血狼再次一起都呆住了。

两个人的距离只有十二米,就算他们是实战经验丰富的职业军人,可是在扣动身上武器发射键的瞬间,想躲避对方发射的**,或者是干脆当成火箭炮来使用的毒刺式飞弹,那纯属痴人说梦!

两个人就这样半跪在那里,大眼瞪着小眼,别看血狼一到战场上就是奋不顾身,一出手就是破釜沉舟,但是人哪有真的就活腻了不要命的?他的手指搭在毒刺式地对空单兵制导**发射按键上,可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小妖那温柔的笑容,王勇那威严中带着慈爱的叮嘱,郭浩宇 大鹏 涛子 疯子……这一大票狐朋狗友的音容笑貌就象是走马观花般在他的眼前不住转动,一时间血狼仿佛又重新经历了一次自己的人生,酸甜苦辣百种滋味在他的心头不住流淌,望着和他一样汗流夹背,一样呆呆的抱着重武器却不敢发射的克鲁斯,血狼真的痴了!

克鲁斯的脸上突然扬起一片绝望的神色,因为半跪在他面前不足十二米位置上的血狼,眼睛里飞快的闪动着各种情绪,有迷茫有温柔有不舍甚至还有孩子般的顽皮,但是到了最后,却又慢慢冷寂下去,最后变成了一片冰冷!

那是终于痛下决心,准备携敌齐亡的死志!

突然间一连串子弹射到血狼和克鲁斯的身边,炸起一片细密的雪花,血狼和克鲁斯不约而同一起放下手中的武器向前翻滚,他们抓着重型武器的身体,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做出各种简单的、复杂的、困难的、令人目瞪口呆的军事闪避动作。从远方看上去,克鲁斯的身体就象是一只把自己抱成一团,正在向山坡下疾滚的公熊,却偏偏带着一种视觉与现实间绝对冲突的灵活感。

就是凭这种视觉和实际上的差异,克鲁斯躲过了一波又一波齐射。

而血狼却让感觉在狙击一只能蹦会跳,偶尔还能做出各种有违物理学定论的橡胶球,任何一个拎起自动步枪向他狂扫的人都要头大如斗,因为血狼简直就象是能猜出他们的想法,每一次身体突然做出的各种闪避动作,都出乎他们的意料,那每秒钟都会出现一次的假动作,更是玩得他们团团乱转疲于奔命。

血狼大喊一声,克鲁斯跟血狼一起翻到了一个丛林的小山后面,克鲁斯终于忍不住说话了:“中国人!想活着出去我们必须联手!”

血狼说道:“你们不是一伙的吗?!”

克鲁斯说:“狗屁一伙的,他们请我们来就给那么点钱,现在还想把我灭了不给钱。”

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杀气锐减,血狼和克鲁斯同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不约而同的伸手想去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可是他们的左手只是略略抬起,又触电般放到怀里的武器上,警惕的望着对方。

没有经历过和旗鼓相当的高手在战场上生死相搏的人,就不会明白他们之间给对方的那种可怕心理与生理压力!面对这种实力和自己无限接近,已经达到同一水平面的职业高手,所有自以为一击必杀的军事技术,就象是打到了一面冰冷的墙上,被无声无息的弹开,而无论自己如何闪避如何努力,已经拚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可是对方的攻击总象是死神的镰刀,死死的追在自己的身后,只要稍有松懈就会殒命当场。

在这种生死决定于瞬间的高手对决,那种心脏瞬间剧烈收缩强烈刺激,那种拚尽所有力量,却无法重创对手的无力感,对每一个职业军人过度膨胀的自信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是在同时,这又是职业军人战斗力摆脱瓶径,向上再次攀 到全新高度,开启另一扇大门的一个必要步骤!

血狼和克鲁斯这一刻,都带着那种既小心又尊敬又彼此带着敌意的心态,他们就象是两只全身都长满了尖刺的刺猥,面对强大的压力,他们想背靠背并肩作战,他们都明白,如果不把自己身上的尖刺收起来,只会彼此刺得对方鲜血淋漓。可是他们却不敢将身上保护自己的尖刺一次姓收起来,他们只能在彼此试探中,一点一点的放松,放松,再放松。

“喂!”血狼突然问道:“你手里的**发射器里还有几发**?!”

克鲁斯头也不低,掂了掂手里**发射器的重量,答道:“应该还有三发!”

“再加上我身上这门毒式地对空**里,我们也只有四发炮弹!”血狼倾起头,仔细聆听着乱成一片的自动步枪扫射和脚步声,道:“而我们要对付的敌人却有十二个至十五个!”

一谈到他们要共同面对的敌人,两个人之间的敌意再次大减,克鲁斯干脆将手里的阿姆斯特MGL40MM**发射器收回来,他以一种职业级专家的眼光和手法,拆开**发射器,迅速检查三发四十毫米口径**的状况,他沉声道:“一共是十四个!其中有八个拿着AK47,有两个拿着M16,还有两个王八蛋,只带着自卫手枪,不过千万不能让他们靠近。

感受到血狼用疑惑的目光望着他,克鲁斯苦笑着道:“那群天杀的混蛋,从一开始就紧紧的跟着我们,眼睛里还不时冒出几丝凉气,搞得我们队员极端不爽!我刚开始还以为他们是想一路跟着我们,从我们身上学习到点特种作战的技术和经验,再学习一下我们如何用有限的武器进行防空作战。现在我才突然想明白,原来这些家伙早就做好了黑吃黑,赖掉我们剩余几百万佣金尾款的准备!而他们这十四个人,就是负责在事后把我们这支才六个参战的佣兵团一举歼灭的人员啊!”

“呵呵,别说他们的准备还真够齐全的!”血狼终于也笑了,“你们六个人有两个要携带毒刺式地对空**,在近距离作战时根本没有战斗力,等于他们用十四个人打你们四个,又能出其不意,一开火至少能击毙你们三个人。而且他们生怕你们这支佣兵队伍能够咸鱼翻身,还专门准备了一个掷弹兵。”

克鲁斯揉着鼻子低叫道:“干他妹子的!”

克鲁斯猛然瞪大了双眼,因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血狼竟然用一块从地上拾起来的长条形弹片做了一个粗糙的螺丝刀,把他那门毒刺式地对空**发射架给拆了。在这种要命的时候,血狼竟然把自己手里唯一的武器给毁了!克鲁斯连自己的舌头都气得麻木了,他口吃的叫道:“你……你……你在干什么?!”

“这是毒刺式地对空**发射器,又不是肩扛毒刺式火箭炮!”

血狼手脚并用,飞快的在号称世界最尖端最精密的毒刺式地对空**发射架上改来装去,他头也不抬的道:“我要略略对这台发射架做上一点修改,这样至少在改成地对地**时,它的命中精度和爆破威力都会大上一点点!”

克鲁斯张大了嘴巴,要不是血狼在战场上表现出一个超一流职业军人的作战水准,现在又绝不是开玩笑,更不是把手里武器搞成废铁的时候,他真想跳起来指着血狼大骂他吹牛也不打草稿!

“毒刺式单兵制导地对空**已经出现了这么多年,他们的技术再高尖端,对于我们国家军工科研部门来说,也不再是什么秘密!”血狼轻描淡写的道:“作为单兵武器,它的结构其实非常简单,算来算去,也就是核心制导芯片比较麻烦,否则我自己磨来磨去,也能制造出一门来!”

克鲁斯必须承认,他着实被眼前这个中[***]人涮了一把,可是他又不能不相信,一个可以把毒刺式地对空单兵制导飞弹象玩具一样拆开,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又迅速装起来的职业军人说的话!

这才是被中国训练出来的,真正的武器专家!

血狼把这台经过改装的毒刺式地对地飞弹发射器丢给佣兵队长,他迅速在地上画出一副草图,低声道:“敌人共计十四名,分成三十五度角向我们包抄。那两个手里拿着自卫手枪,身上却背着能让你我两人死无葬身武器的家伙,其中背着进攻型高密度软杀伤**的,应该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而那个自爆兵,在战局还没有明朗之前,他没有必要就一心冲上来送死,所以他反而应该在这个队伍的最后方。”

“你手里的MGL40MM**发射器为半自动,理论最大射速为每分钟六十发,但是在实战中,以我来看,你能每分钟射出二十五发已经是极限数字。再加上你没有足够的弹药,每一发都要瞄准人最多的地方,我就算你五秒钟发射一发吧!”血狼在这种子弹横飞乱溅的环境中,竟然真的能静下来思考,“你手里那门MGL40MM**炮里用的**,显然已经应用了比利时PRB公司探索多年的弹射原理,加入了高低压作用,比普通同口径枪**的杀伤力和覆盖密度增加了至少三十五个百分点!我就先设定你能用这三发枪**击毙六名恐怖份子,和重伤两名恐怖份子吧!”

血狼手指一划,就将他那幅草图上代表十四个恐怖份子的圆点,划掉了八个。他伸手扶着自己的下巴随意扫掉一颗打在冰面上,翻着小跟头最后跌落在他肩膀上的AK47步枪子弹弹头,道:“到了这个时候,敌人面对你压制姓亚重火力攻击,已经学乖了,该趴到了地上,让你使用经过我改装的毒刺式地对地单兵制导火箭炮,也的确是太为难你了点,我就只给你设消灭一个恐怖份子的目标吧!”

克鲁斯在心中不停的狂叫救命,他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因为他发现了一个自己虽然不服气,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如果让他带领一支特种作战部队,让眼前这个中[***]人也带上一支同等数量同等质量的部队,让他们自由交火,他根本没有战胜这样一位特种作战指挥官的机会!

现在克鲁斯心里充满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那就是,血狼这样绝对变态级的职业军人,中[***]队中究竟他妈的培养出来多少?!

但是血狼后面的一句话,却彻底把这位实战经验丰富的职业军人送进了晕眩的彼岸,“这样下来,我要一次姓连续消灭的目标,就只余下3个了!”

第三十一章 联手第一章 回忆第二十二章打死你个光头第二十章 放假第十六章 意外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二十五章 战斗小队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二十一章 叶天明的女朋友第二十七章 淘汰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十七章 赵梦瑶生气了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三十三章 老兵不死,只会被淡忘第七章 完成任务第十五章 野外生存第一章 回忆第二章 初入部队第三章队伍第一章 回忆第十九章 好姐妹第二十章 放假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三十三章 老兵不死,只会被淡忘第三十六章 上海美女第十七章 赵梦瑶生气了第十七章 赵梦瑶生气了第二十五章 战斗小队第十六章 意外第三十八章 流氓文化第十六章 意外第二十一章 叶天明的女朋友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三章队伍第三十八章 流氓文化第三十章 作战吧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十五章 野外生存第三十四章 挑事第四章比赛第二章 初入部队第二十七章 淘汰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二十三章 大鹏的家第二十五章 战斗小队第三十章 作战吧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十六章 意外第十二章 训练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二十三章 大鹏的家第一章 回忆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三十三章 老兵不死,只会被淡忘第十四章 重回基底第三章队伍第二十二章打死你个光头第三十八章 流氓文化第五章 接到任务第三十四章 挑事第十四章 重回基底第二十七章 淘汰第十二章 训练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二十二章打死你个光头第十二章 训练第二十三章 大鹏的家第十九章 好姐妹第二章 初入部队第三十四章 挑事第二十三章 大鹏的家第三十七章 英雄救美第二章 初入部队第二十四章 结婚与分离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三十章 作战吧第三十一章 联手第三十章 作战吧第三十七章 英雄救美第五章 接到任务第十四章 重回基底第六章 赵梦瑶的计划第七章 完成任务第三十二章 加入Cr第十二章 训练第三十二章 加入Cr第七章 完成任务第十一章 新的朋友第四章比赛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三十七章 英雄救美第二十五章 战斗小队第三十八章 流氓文化第三章队伍第十六章 意外第二十章 放假
第三十一章 联手第一章 回忆第二十二章打死你个光头第二十章 放假第十六章 意外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二十五章 战斗小队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二十一章 叶天明的女朋友第二十七章 淘汰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十七章 赵梦瑶生气了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三十三章 老兵不死,只会被淡忘第七章 完成任务第十五章 野外生存第一章 回忆第二章 初入部队第三章队伍第一章 回忆第十九章 好姐妹第二十章 放假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三十三章 老兵不死,只会被淡忘第三十六章 上海美女第十七章 赵梦瑶生气了第十七章 赵梦瑶生气了第二十五章 战斗小队第十六章 意外第三十八章 流氓文化第十六章 意外第二十一章 叶天明的女朋友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三章队伍第三十八章 流氓文化第三十章 作战吧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十五章 野外生存第三十四章 挑事第四章比赛第二章 初入部队第二十七章 淘汰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二十三章 大鹏的家第二十五章 战斗小队第三十章 作战吧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十六章 意外第十二章 训练第三十九章 又见倪梦第二十三章 大鹏的家第一章 回忆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三十三章 老兵不死,只会被淡忘第十四章 重回基底第三章队伍第二十二章打死你个光头第三十八章 流氓文化第五章 接到任务第三十四章 挑事第十四章 重回基底第二十七章 淘汰第十二章 训练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二十二章打死你个光头第十二章 训练第二十三章 大鹏的家第十九章 好姐妹第二章 初入部队第三十四章 挑事第二十三章 大鹏的家第三十七章 英雄救美第二章 初入部队第二十四章 结婚与分离第二十八章 初次任务第三十章 作战吧第三十一章 联手第三十章 作战吧第三十七章 英雄救美第五章 接到任务第十四章 重回基底第六章 赵梦瑶的计划第七章 完成任务第三十二章 加入Cr第十二章 训练第三十二章 加入Cr第七章 完成任务第十一章 新的朋友第四章比赛第三十五章 就是有钱第三十七章 英雄救美第二十五章 战斗小队第三十八章 流氓文化第三章队伍第十六章 意外第二十章 放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