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

吃完午膳,王妃跪坐在溪边,歪着螓首,仔细的梳头。

她的身姿在水中模糊,可正因为模糊,反而有了几分朦胧的美感,独属于王妃的美感。

盈盈眼波流转,瞥了眼溪对面,树荫下盘膝打坐的许七安,她心里涌起怪异的感觉,仿佛和他是相识多年的故人。

可分明自己一开始是讨厌他的,捡了香囊不还,捡了钱包不还,还砸她脚丫子.........

经过方才的吐露心事,王妃心里轻松了许多,至于自己将来会怎么样,她没想过,毕竟很多年前她就认命了。

不认命还能怎样,她一个看到虫子都会尖叫,看见床幔摇晃就会缩到被子里的胆小女子,还真能和一国之君,以及亲王斗智斗勇?

现在,她依旧不知道自己往后会迎来怎样命运,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比待在淮王府更有安全感。

“唉,我真是个红颜祸水。”王妃感慨一声。

漂亮女人都是骄傲的,何况是大奉第一美人。

树荫下,许七安借着打坐观想,于心底沟通神殊和尚,攫取了四名四品高手的精血,神殊和尚的wifi稳定多了,喊几声就能连线。

“大师,镇北王的图谋你已经知道了吧。”许七安开门见山,不多废话。

“.......我不会一直关注外界的事,事实上,我从不主动关注外界的事。”沉默了几秒,神殊和尚说道。

啊?你这回答一点高手风范都没有.........许七安把血屠三千里的情报告诉神殊,试探道:

“大师,镇北王冲击三品大圆满的精血,你可有兴趣?另外,我有个疑问,镇北王需要王妃的灵魂,却又血屠三千里,这是不是意味着,他需要精血和王妃的灵蕴,两者合一,方能晋升?”

许七安敢打赌,神殊和尚绝对感兴趣,不会放任精血大补药擦肩而过。这是他敢扬言惩罚,甚至杀死镇北王的底气。

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

“大师,大师?”

ωωω ⊙tt kan ⊙C〇

许七安在心里连喊数遍,才得到神殊和尚的回应:“方才在想一些事情。”

我还以为你又没信号了呢........许七安顺势问道:“什么事?”

神殊没有回答,侃侃而谈:“知道为什么武夫体系难走么,和各大体系不同,武夫是自私的体系。

“攫取一切可以壮大自身的力量化为己用,专注于打造体魄、元神。大奉的这位镇北王屠杀生灵,攫取生命精华,倒也不奇怪。只是......”

这和神殊和尚吞噬精血补充自身的行为吻合.........许七安追问:“只是什么?”

神殊沉默几秒,缓缓道:“少说也数十万生灵。”

许七安雕塑般一动不动,而后呼吸粗重,脸颊肌肉轻微抽动,额角青筋一根根凸起。

呼......他吐出一口浊气,平复了情绪,低声问:“为何不直接发动战争,而是要屠戮百姓。”

神殊和尚温和道:“没那么简单的,三品已非凡人,那么想要通过攫取凡人生命精华完善自身,必须要让凡人的精血蜕变。

“因此,他需要时间来炼化、提纯精血,达到预期才能攫取。”

说白了就是量变引起质变,所以需要数十万生灵的精血.........许七安皱眉沉吟道:

“所以,战争是无法满足条件的。因为敌人不会给他炼化精血的时间,而且这种事,当然要隐秘进行。”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镇北王不通过战争来炼化精血,战争期间,双方谍子活跃,大规模的搬运尸体炼化精血,很难瞒过敌人。

所以镇北王暗中杀戮百姓,炼化精血,但不知道为什么,被神秘术士团伙洞察,出卖给了蛮族,因此才有如今谍战频繁的现象?

神殊和尚继续道:“我可以尝试参与,但恐怕无法斩杀镇北王。”

许七安皱眉:“连您都没有胜算么。”

神殊“呵”了一声,“他既然有把握晋升二品,那说明本身不是寻常三品,距离大圆满只差一线。现在的状态,最多也就争一争,打赢他都难,何况是斩杀?三品武者很难杀死的。”

“可您在古墓里还打败过二品巅峰的古尸呢。”

“那只是一具遗蜕,况且,道门最强的是法术,它一概不会。”

所以您和古尸都是虎落平阳,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就看谁残的更厉害........许七安险些捂住脸。

结束谈话,许七安思考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得知神殊大师如此不济,他只能改变一下策略,把目标从“斩杀镇北王”改成“破坏镇北王晋升”。

一:找到案发地点,那里极有可能是镇北王炼化精血的场所,找到那里,阻止他,破坏他的好事。

二:他必须隐藏自己的身份,不能被镇北王发现昨晚那个烎菿奣的男人就是大奉许银锣。

三:该怎么安置王妃?

第一点的线索是西口郡,先去那边看看是怎么回事,但要快,因为不知道镇北王何时大功告成,不能耽误时间。

所以路上还得继续背着王妃,王妃她.......没想到如此有容,二叔诚不欺我。

第二点,如何隐藏身份?肯定不能现出金身,虽然这是佛门绝学,拥有这套绝学的武僧数量恐怕不少,但依旧不够保险。

许银锣也会金刚不败,许银锣恰好潜入北境,不再监控范围。

只要沾上一点点的怀疑,镇北王就会查,永远不要低估别人的智商,更不要心存侥幸。

“好在神殊和尚还有一套皮肤:不灭之躯。这是我从未在旁人面前展现过的,所以不会有人怀疑到我头上。嗯,监正知道;把神殊寄存在我这里的妖族知道;神秘术士团伙知道。

“但他们都对我有所图谋,在我还没有瓜熟蒂落之前,不会急惶惶的开我苞。也不对,神秘术士团伙大概率是想开我苞的,但在此之前,他们得先想办法清理掉神殊和尚,嗯,我依然是安全的。

“反倒是我这张脸不能用了,这个锅不是二郎这个年纪能承受的。但人皮面具肯定不行,一打就掉,我的“瞒天过海”易容术还未大成,只能模仿最熟悉的人,比如二郎、二叔、婶婶、玲月、魏渊,还有许铃音。

“不如易容成小豆丁吧,让镇北王见识一下金刚芭比的厉害,哈哈哈........”

许七安苦中作乐的想着,缓解一下心里的郁火。

他笑完,脸色慢慢平静,轻声自语:“其实有一个人,是我最熟悉的。”

第三点,如何王妃?

肯定不能还给镇北王了,只能带回京城偷偷养起来,不能养在家里,得给她另外买一栋小院。

原本在许七安的计划里,北行结束,王妃肯定要交出去。现在知道了镇北王的暴行,以及王妃的过去。

许七安打算把王妃偷偷藏起来。

“但这样一来,那些婢女就麻烦了........唉,先不想这些,到时候问问李妙真,有没有消除记忆的办法,道门在这方面是专家。”

...........

楚州城。

大理寺丞乘坐马车,从布政使司衙门返回驿站。

三人穿过大堂,进入内院,径直来到杨砚的房门口,不等敲门,里面便传来杨砚的声音:

“进来。”

推门而入,看见杨砚和陈捕头坐在桌边,盯着楚州八千里版图,沉吟不语。

大理寺丞给自己倒了杯凉茶,猛灌一口,舒服的吐出一口气,抱怨道:

“这天可真够热的,出行一天,口干舌燥。驾车的车夫,顶着烈阳晒了一路,一点汗水都没出,果然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刘御史调侃道:“是寺丞大人自己太虚了吧。”

喜好女色的大理寺丞老脸一红,反唇相讥:“风流才显本性,不像刘御史,高风亮节。”

他在暗讽御史之类的清流,一边好色,一边装正人君子。

杨砚静静的等两位文官吵完,问道:“楚州各地的公文往来如何?”

大理寺丞脸色转为严肃,摇了摇头,语气凝重:

“没有问题,从定期的公文往来情况看,除了受蛮族侵扰的抵御外,各地都看不出端倪。如果想要进一步确认,只有实地视察,但我觉得没有必要。”

楚州纵横八千里,何时走完。而且,身为经验丰富的官场老油条,大理寺丞只要看一眼,就能对公文的真假做到心里有数。

陈捕头颔首:“而且,驿站附近全是眼线,我们出行就会被跟踪。”

杨砚重新看向地图,用手指在楚州以北画了个圈,道:“以蛮族侵扰边关的规模来看,血屠三千里不会在这片区域。”

只要城池没破,村镇的百姓遭遇杀戮,朝廷是不会太重视的。

而仅仅劫掠村镇百姓,根本够不上“血屠三千里”这个典故。

杨砚想了想,又在西口郡和云胜州画了圈,这两个地方,一个在西边,一个在东边。

“这两个地方的公文往来正常?”

大理寺丞点头,道:“没有问题。”

杨砚沉默片刻,道:“陈捕头,你这几天带人在楚州城四处逛一逛,从市井中打探消息。刘御史,你与我去一趟都指挥使司,我要见护国公阙永修。”

刘御史缓缓点头。

...........

楚州某处山脉。

刀削斧劈的陡峭崖壁之上,一株虬结的百年老松,斜斜的向外长出,探着层叠如盖的枝丫。

老松下的岩石上,盘坐着一位穿白裙的女子,她的秀发和裙摆在风中舞动,勾勒出不可描述的身姿曲线。

她的气质多变,时而清纯唯美,宛如山中精灵;时而慵懒妩媚,颠倒众生的绝代尤物。

白裙女子怀里抱着一只六尾白狐,尖细的低鸣一声,乖巧温顺。

这时,一道轻笑声传来:“公主殿下,山海关一别,已经二十一个年岁,您依旧风华绝代,不输国主。”

白裙女子咯咯娇笑:“你又没见过我娘,怎知我不输她?”

身后,突兀出现一位白衣身影,他的脸笼罩在层层迷雾之中,叫人无法窥视真容。

“九尾天狐一脉,凝天地之菁华,集世间之灵慧,每一位天狐都是世间独一的皮相。”白衣男子顿了顿,补充道:

“论及容貌与灵蕴,当世除了那位王妃,再无能人比。可惜公主的灵蕴独属于你自身,她的灵蕴却可以任人采摘。”

白裙女子笑了笑,声音柔媚:“她才是世间独一无二。”

她微微低头,抚摸着六尾白狐的脑袋,淡淡道:“找我何事?”

白衣男子感慨道:“公主炸毁桑泊,释放出神殊便罢了,竟还截胡了我的果实,让我二十年的辛苦谋划,险些一朝散尽。希望这次能高抬贵手。”

白裙女子嫣然道:“棋手落子,各凭本事。想让我高抬贵手可以,那小子有句名言我很喜欢:等价交换。

“你与我说说监正在谋划什么?”

五官模糊的白衣男人摇头:“我只要透露半个字,监正就会出现在楚州,大奉境内,无人是他敌手。”

“大奉国运被你拿走一半,监正早不是当初的监正,不怕。”白裙女子笑道,她侧了侧头,望着白衣男子:

“那小子于你而言,不过是个容器,若是以前,我不会管他生死。但现在嘛,我很中意他。”

“中意?”

白衣男子皱了皱眉,似乎很意外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白裙女子没有回答,望着远处大好河山,悠悠道:“反正于你而言,只要阻止镇北王晋升二品,无论谁得了精血,都无所谓。”

“不!”

穿着白衣的男人沉声道:“我要让蛮族出一位二品。”

..........

PS:感谢“小埋的哥哥”盟主打赏。掐着时间点更新,真棒。

第六十三章 神魔旧土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诞生第三十七章 劝学第六十九章 复国(5000+)第九十二章 参观司天监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谅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两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二章 李灵素的修罗场(一)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里胡哨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队友(8000字大章)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灵蕴(6600字)第二章 渴饮砒霜,味道真正!第三十四章 蛊神之力第三十一章 猜题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为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五十九章 躺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六十九章 黑洞番外一:劫后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三章 仙侠世界一样能推理第七十四章 守门人的秘密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战第两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复苏(8000字大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镇国剑白银盟感谢信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敌第二十三章 冲突(两章合一)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两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四十八章 没有头绪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两百二十五章 天地会小群体坦诚布公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惊第六十七章 寻人第两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转世?第九十二章 恐惧第四十二章 头颅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个月的后手(五一快乐)第七章 这个妹妹好漂亮第五十七章 金刚怒目法相第九十一章 一字马第七十二章 道门地宗第七十二章 试探(5400)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战一品第一百章 举荐第九章 跳水第八十五章 卑职有事禀告第十二章 许铃音:大锅,我是你的小心肝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个受害者(为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七十八章 离京第六章 验尸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四章 交换情报第一百五十七章 赠诗第七章 吓唬第三十五章 书房议事第两百四十一章 什么?许银锣一剑斩了数十万敌军?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脑子宕机了第两百一十三章 妙计第两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诏第二十二章 风起云涌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两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十章 真正的七绝蛊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七十章 赴会第两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三十六章 永兴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诞生第六十一章 疯狂的小龙人第十一章 摸鱼第九章 称帝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炼金术第两百三十六章 国士无双第一百零一章 两个突破口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四十四章 女贼第一百五十七章 认错(9000大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杨千幻(为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二十六章:许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两百一十四章 就这?第七十章 各自行动第两百零四章 烂人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会成员会合(一)第十章 县衙命案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
第六十三章 神魔旧土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诞生第三十七章 劝学第六十九章 复国(5000+)第九十二章 参观司天监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谅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两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二章 李灵素的修罗场(一)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里胡哨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队友(8000字大章)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灵蕴(6600字)第二章 渴饮砒霜,味道真正!第三十四章 蛊神之力第三十一章 猜题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为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五十九章 躺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六十九章 黑洞番外一:劫后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三章 仙侠世界一样能推理第七十四章 守门人的秘密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战第两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复苏(8000字大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镇国剑白银盟感谢信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敌第二十三章 冲突(两章合一)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两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四十八章 没有头绪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两百二十五章 天地会小群体坦诚布公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惊第六十七章 寻人第两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转世?第九十二章 恐惧第四十二章 头颅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个月的后手(五一快乐)第七章 这个妹妹好漂亮第五十七章 金刚怒目法相第九十一章 一字马第七十二章 道门地宗第七十二章 试探(5400)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战一品第一百章 举荐第九章 跳水第八十五章 卑职有事禀告第十二章 许铃音:大锅,我是你的小心肝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个受害者(为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七十八章 离京第六章 验尸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四章 交换情报第一百五十七章 赠诗第七章 吓唬第三十五章 书房议事第两百四十一章 什么?许银锣一剑斩了数十万敌军?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脑子宕机了第两百一十三章 妙计第两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诏第二十二章 风起云涌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两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十章 真正的七绝蛊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七十章 赴会第两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三十六章 永兴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诞生第六十一章 疯狂的小龙人第十一章 摸鱼第九章 称帝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炼金术第两百三十六章 国士无双第一百零一章 两个突破口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四十四章 女贼第一百五十七章 认错(9000大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杨千幻(为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二十六章:许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两百一十四章 就这?第七十章 各自行动第两百零四章 烂人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会成员会合(一)第十章 县衙命案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