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临城下

许平峰看到嫡长子时,愣了一下,如果单从外观判断,他不认为自己会生出这样的怪物,这绝非是他血脉。

与白帝对战的人形生物,头顶长着一簇娇艳的花,身躯覆盖漆黑开裂的树皮,四肢缠着藤蔓,藤蔓上长满嫩绿的叶片。

这哪里是人?

分明是一个树妖!

如果不是悬浮在上空的浮屠宝塔,手里握着的镇国剑,以及浑厚的众生之力,许平峰绝不相信眼前的怪物是许七安。

还有一点,他显露出的气息,已经达到二品巅峰。

这是抛开众生之力加持的情况,仅是个人气息,就已达到二品境的巅峰,与阿苏罗相差无几。

当然,二品巅峰和一品之间的差距仍然巨大,但有了镇国剑、浮屠宝塔、众生之力以及蛊术等手段的辅助,许七安很勉强的在白帝手底下“苟且偷生”。

许平峰终于明白为何渡劫战迟迟没有结束。。

他这个嫡长子,以一己之力比肩阿苏罗、金莲和赵守,填补了战力不足的缺陷。

以武夫的韧性和耐力,纵使伽罗树和白帝力压对手,却很难在短时间内杀死他们。

不是他们不够强,而是体系特性的问题。

“呦,火急火燎的跑楚州来了,看来雍州的战事并不理想啊。”

树妖许七安注意到了傀儡的出现,一剑斩灭水雷球后,笑吟吟的望过来。

白帝停了下来,侧头看向许平峰。

伽罗树和阿苏罗等人,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多了一位旁观者。

就像许平峰迫切想要知道北境战事的情况,他们也关切中原战场的局势。

可别这边打生打死,那边已经城破人亡。

许平峰不理睬嫡长子的挑衅,朝众人传音道:

“雍州已经夺下,云州军此刻已向京城进军。”

傀儡无法开口说话,只能传音。另外,他刻意选择向所有人传音,给阿苏罗等人制造心里压力。

心态上的改变,会影响应敌状态,而对大奉方的超凡来说,一个细微的错误,可能就是生与死的差异。

伽罗树菩萨吐息道:

“善!”

白帝狞笑一声,对云州军的进展非常满意,打下大奉,监正必死,他便可顺利炼化守门人灵蕴,为后续大劫做铺垫。

阿苏罗和金莲道长心里一沉,果然是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他们旋即发现许七安和赵守表情轻松,没有丝毫凝重。

赵守笑了笑,道:

“魏渊复生了。”

阿苏罗并不知道魏渊是谁,心中的沉重不减,金莲道长却脸色一松,露出笑容:

“甚好!”

在超凡境战力大抵持平的中原战场上,有魏渊坐镇大局,运筹帷幄,大奉几乎不可能输,尽管金莲道长不知道魏渊会有什么底牌,但他对魏渊无比自信。

人的名树的影。

伽罗树闻言,微松的表情,又变的严肃起来。

阿苏罗始终观察着对手,捕捉到了伽罗树前后的情绪变化,有些诧异的问道:

“魏渊是谁?”

他问的是赵守和金莲道长。

金莲道长评价:

“擅长统筹,领兵,修行天赋也不错。”

阿苏罗皱皱眉,心说,就这?

赵守补充道:

“他和监正对弈,没输过。”

.........阿苏罗沉默一下,缓缓露出笑容:

“很好!”

他把心里的顾虑和担忧尽数排除。

另一边,许平峰审视着嫡长子,传音问询白帝:“他是什么情况。”

白帝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眼里闪烁着贪婪和渴望,“他体内有不死树的灵蕴,不死树是远古神魔之一,拥有冠绝古今的生命力,永恒不死,即使是当年的大动荡,也没能真正磨灭不死树。相比起来,武夫的不死之躯在不死树灵蕴面前,不过小道。”

慕南栀是花神转世,灵蕴永存,如此看来,花神的前身是不死树,许七安与她双修,攫取了不死树的灵蕴,难怪他能越打越强.........许平峰立刻悟通其中的关键。

越打越强的现象有违常理,从二品初期攀升到二品巅峰,也已超出了爆发潜能的范畴。

但如果许七安体内有不死树灵蕴,通过他特殊的“意”,在战斗中一点点吸收、炼化,便能解释越打越强的现象。

白帝笑道:

“不必担心,他体内的灵蕴所剩无几,除了不死树本身,任何生物都只能吸收部分灵蕴,用一点少一点。在洛玉衡渡完四相劫之前,我有把握杀他。”

在这方面,曾经吞噬过不死树部分躯干的它,很有发言权。

许平峰这才松口气,一颗“心”落回肚子里,白帝作为一名岁月悠长的神魔,且接触过不死树,它的判断必定不会出错。

众人偃旗息鼓,罢手之际,滚滚飞扬的沙尘不知何时平息了。

土雷劫安全渡过。

下一秒,高空中翻滚的墨云加剧,“轰”的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继而暴雨倾盆,粗如指头的雨柱倾斜而下,天地间尽是蒙蒙雨雾。

一片模糊。

白帝望着前方被雨幕模糊了的身影,嘿然笑道:

“你以为我为什么有把握在四相劫结束前杀死你?我在等待水雷劫,这里,将是我的主场!”

话音落下,翻滚的云层里,劈下一道闪电,劈在它头顶的断角处。

这不是天劫,而是正常的雷电,但沾染了部分天劫的气息。

蒙蒙雨雾中,一道道扭曲的雷电以犄角为中心,不断朝外散射,宛如乌贼的触手。

雨幕中的白帝,犹如主宰此方世界的王者。

............

京城。

城门大开,一列列车队沿着官道驶入京城,随行的还有背着包裹的行人,以及乘坐马车的富户。

城门头,司天监的术士配合守城士卒盘问,甄别谍子。

布防工作中,坚壁清野是重要的一环。

京城地界,有长乐和太康两县,此外,亦有大小村镇十几。

长乐和太康中有各有守军三千,火炮床弩一应俱全,两县与京城遥相呼应,交战时互为援兵,守望相助。

但村镇就没有防守的条件了。

为了不让叛军剥削到粮食,朝廷决定把村镇里的富户、地主引入京城,收取相应的入城税,这对地主们来说,是举双手赞同的好事。

缴纳部分钱粮就能获得庇佑,肯定比被叛军抢夺要好,前者只需支付部分代价,后者却可能惨遭屠戮。

城头,大量民工来来往往的忙碌着,或加固城墙,或搬运巨石、滚木等守城武器。

炮兵检验着床弩、火炮是否能正常使用。不同的兵种,检验不同的器械。

步卒们成群结队的在马道上狂奔,做着“最短时间抵达值守区域”、“尽快熟悉不同武器的位置”等看似无意义的演练。

在官员积极配合下,布防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司天监。

孙玄机带着袁护法,来到“宋党”根据地——炼丹室,二三十名白衣术士忙碌着,有的在炼钢,有的在打铁,有的在.........制作火药。

孙玄机猛的左右顾盼,而后表情微松。

袁护法恰到好处的替他说出心声:

“幸好钟师妹不在,这群只知道做炼金实验的蠢货,怎么敢在楼里制炸药?”

仿佛是按下了静音键,炼丹室一下子安静,白衣术士们默默停下手头工作,面无表情的看了过来。

孙玄机嘴角微微抽动。

边上的宋卿耸耸肩:

“放心吧,我和钟师妹打过招呼,她这段时间不会离开地底。”

孙玄机点点头,假装刚才的事就此揭过。

袁护法盯着宋卿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说道:

“这个哑巴,原来天天在心里腹诽我们,呸!”

宋卿脸色陡然僵住。

孙玄机和宋卿师兄弟,沉默的对视了几秒,一个取出了木枷,一个抽出了砍刀..........

戴着木枷的袁护法被赶刀走廊里罚站,宋卿取出一块两指高的碟形金属饼,说道:

“这是我新做的武器。”

孙玄机没说话,审视着碟形金属,等待宋卿的解释。

“它的威力不比炮弹小,但不是用来发射的,而是埋在地里。”宋卿指着金属饼表面的凸起,道:

“这里设了火石,只要一踩上去,火石就会擦着,点燃火线,轰的一声,人马俱碎。六品铜皮铁骨最多只能挨两下,四品武夫要是敢一路踩下去,也得分崩离析。

“对了,我还在里面填了大量白磷,一旦粘人,便如跗骨之蛆,无法扑灭,不死不休。

“可惜的是,白磷只能用在冬季,现在天气寒冷,不用担心它会自燃。

“这玩意叫“地雷”,是许公子取的名儿。”

他最近一直在研究如何制作地雷,灵感来源于许七安给的一本叫《火器百科》的书。

据许银锣说,这是他呕心沥血所作(被这群炼金术师缠的没办法,随手乱写敷衍了事),里面记载了一些堪称天马行空的武器,比如坦克、战斗机、手雷、地雷、核弹等。

宋卿惊叹于许公子的奇思妙想,但里面关于武器的描述过于简陋。

坦克——铁壳子马车,内设火炮。

手雷——可以仍的炮弹。

地雷——埋在地里的炸药。

核弹——烧开水的艺术。

宋卿研究来,研究去,发现地雷是最最靠谱、最值得研究的武器,非常适用于大奉如今的状况——守城战。

坦克意义不大,一看就造价昂贵,而且遭遇高手,多半是一刀就废。

手雷的话,能用火炮发射,为什么要用手扔?

至于那什么核弹,宋卿没弄明白武器和烧开水有什么关系。

孙玄机听的眼睛发亮,言简意赅道:

“量!”

“目前只有八千枚,都在走廊尽头的仓库里,劳烦孙师兄把它们带给城防军。”宋卿说道。

这是他作为一个炼金术师能做到的极限,也是他向云州军的复仇。

.............

平坦宽阔的城郊,一支七万人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向着京城推进,云州旗帜在强风中烈烈招展。

这支七万人的大军里,真正的带甲士卒只有三万左右,其余人由民兵和杂牌军组成。

这两者都由雍州俘虏的百姓构成,民兵复杂押运粮草、火炮等军备物资,还得负责填平道路,烧火做饭等工作。

杂牌军则是从民兵中挑选的青壮,每人配一把战刀,匆匆忙忙的赶上战场。

像这类军种,不管是云州军还是大奉军,都不会缺。

不过精锐部队,双方是越打越少。

戚广伯高居马背,眺望着地平线尽头的巍峨雄城,悠悠吐出一口气:

“京城,终于到了!”

他身后,是姬玄、杨川南、葛文宣等得力干将。

闻言,姬玄等人感慨万千。

自起事以来,至今已有三月余,云州军一路把战线从南推到北,沿途留下了无数同袍和敌人的尸体。

自古御座之下,皆是白骨累累,王图霸业,由苍生鲜血绘成。

戚广伯一夹马腹,让战马往前窜出一小段距离,接着调转马头,面对大军,高声道:

“王师出云州已有三月余,众将士随本帅出征,马踏中原,先后占领青州、雍州。如今大军兵临京城,胜利在望,打下此城,中原将是我等囊中之物。

“封王拜相就在今朝,谁第一个冲上城头,赏金千两,封万户侯。”

“吼!”

数万人齐声怒吼,声浪宛如海潮,蔚为壮观。

咚咚咚!

鼓声如雷,大军开拔,朝着京城冲去。

............

半个时辰前,浩气楼。

七层眺望台,青衣猎猎,鬓角斑白的魏渊负手而立,俯瞰着楼下的四名金锣、银锣以及铜锣。

人数达三百之众。

魏渊语气温和且平静:

“今日之后,活下来的人,官升一级,赏金千两。

“谁若死了,我亲自抬棺!”

打更人热血直冲脑袋,眼神炽烈,吼道:

“愿为魏公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

兹兹!

粗壮如臂的雷电扭曲着划过半空,在地面抽打出两道焦黑,相应区域的雨水瞬间蒸干。

许七安的身影从右侧二十丈外,一块石头的阴影里钻出来。

噗噗噗........他刚现身,头顶的雨水便化作箭雨、变成弹幕,瞬间将他笼罩,在体表留下一个个浅坑。

身为天生的水灵,在海洋和暴雨的环境里,白帝的力量提升一大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它不需要施展法力,从空气中摄取水灵。

铺天盖地的雨水宛如它肢体的延伸,随时随刻化为己用,出手制敌。

好痛........许七安龇牙咧嘴,他没有分心抵御铺天盖地的攻击,再次融入阴影里消失。

轰!

他利用阴影跳跃的那颗石头,下一刻便被扭曲张扬的雷电击碎。

白帝头顶的两根犄角,不停的释放一道道张牙舞爪,肆意张扬的雷电,“滋滋”声令人头皮发麻。

许七安或利用阴影跳跃,或以高速狂奔、侧扑、翻滚,以此躲避恐怖的雷击。

但纷纷而下的雨幕却是他无论如何都难以避开的,气机屏障挡不住白帝的水系法术,祭出浮屠宝塔,凭借法宝天然的坚硬,倒是能扛住几波雨势。

这个过程中,白帝追逐着许七安扑咬,让他陷入“举世皆敌”般的环境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许七安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

他完全被压制了,能做的只有躲避,似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哗啦啦.......积水旋转着升起,卷起泥浆和碎石,形成巨大的水龙卷。

白帝闭上眼睛,停止了对画面的接手,耳廓微微一动,捕捉着周遭的一切声音。

在它的感知里,世界是漆黑的,雨滴在黑暗中带起涟漪,每一处涟漪勾勒出一处声源,最后将真实的世界反馈到它的脑海。

在这样的世界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被无限放大。

这是白帝这副身躯的天赋神通。

找到了........白帝猛得睁开眼睛,蔚蓝瞳孔凝视某处,水龙卷凶猛的撞了过去。

被白帝目光凝视之处,恰好浮现许七安的身影。

许七安刚从阴影跳跃的状态中浮现,忽觉双脚一紧,脚踝别两条雨水凝成的触手缠住,而迎面是裹挟着泥浆和碎石,以雷霆万钧之势撞来的水龙卷。

糟了.........他心里一沉。

远处观望的许平峰,负手而立,姿态悠闲。

...........

PS:再说一遍,外面那些打着我旗号卖番外的都是骗子,我的番外都是免费给读者看的,不收费。不要上当!

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战一品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两百一十二章 许七安:我没干第两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二章 诈尸(万字大章,求月票)第十三章 许什么骡?(5600)第六十一章 疯狂的小龙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许七安的谋划第一百二十章 了结因果,净化罪孽(6000)第六十六章 阿苏罗战死?(感谢“魔力飞车”的白银盟)第两百二十一章 国师的建议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动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四十三章 题字第十六章 金莲道长:把许七安推出来背锅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两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两百一十八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凛凛许银锣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六十一章 铁证如山第两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两百五十三章 弑君(万字大章)第七十六章 金莲出关(17529/10万)第三十四章 四号:兄弟俩都一表人才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报酬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见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七十八章 互相试探第五十章 半卷地图第一百七十九章 许二郎:我没有家人第八十五章 疗伤第六十四章 修罗场?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三十五章 地书传话第九十一章 余波第八十九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六十九章 复国(5000+)第四章 修行天赋第两百一十章 返程第两百零六章 信第二章 拜访巫神教第三十二章 天赋异禀(求月票)第两百零六章 文会(万字大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机十万订!!!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规矩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二十三章 冲突(两章合一)第二十章 吃肉第五十章 线索第一百九十八章 遗物第九十八章 不为人知的隐秘第七十章 赴会第七十章 各自行动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开单章求月票,2月争榜一!第两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却因果第十九章 送行诗第一百六十章 买宅子第一章 生母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复活第十四章 女尸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二十五章 坦诚布公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唤术第两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二十一章 备战(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四章 莲子成熟在即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四章 更待何时第十九章 愚钝的幺儿第三十七章 许七安的绝学第十六章 金莲道长:把许七安推出来背锅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一章 潜龙城第两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两百二十九章 人去楼空第四十一章 谈判的技巧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栏听曲能抚慰我的心灵第一百零八章 主办官第一百七十四章 鸡精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6200)第二十四章 杀招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钟璃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九十八章 遗物第五十章 半卷地图第一百六十六章 带妹子和婶婶看新宅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实体书上线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带妹子和婶婶看新宅第八章 案发现场
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战一品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两百一十二章 许七安:我没干第两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二章 诈尸(万字大章,求月票)第十三章 许什么骡?(5600)第六十一章 疯狂的小龙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许七安的谋划第一百二十章 了结因果,净化罪孽(6000)第六十六章 阿苏罗战死?(感谢“魔力飞车”的白银盟)第两百二十一章 国师的建议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动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四十三章 题字第十六章 金莲道长:把许七安推出来背锅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两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两百一十八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凛凛许银锣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六十一章 铁证如山第两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两百五十三章 弑君(万字大章)第七十六章 金莲出关(17529/10万)第三十四章 四号:兄弟俩都一表人才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报酬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见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七十八章 互相试探第五十章 半卷地图第一百七十九章 许二郎:我没有家人第八十五章 疗伤第六十四章 修罗场?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三十五章 地书传话第九十一章 余波第八十九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六十九章 复国(5000+)第四章 修行天赋第两百一十章 返程第两百零六章 信第二章 拜访巫神教第三十二章 天赋异禀(求月票)第两百零六章 文会(万字大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机十万订!!!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规矩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二十三章 冲突(两章合一)第二十章 吃肉第五十章 线索第一百九十八章 遗物第九十八章 不为人知的隐秘第七十章 赴会第七十章 各自行动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开单章求月票,2月争榜一!第两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却因果第十九章 送行诗第一百六十章 买宅子第一章 生母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复活第十四章 女尸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二十五章 坦诚布公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唤术第两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二十一章 备战(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四章 莲子成熟在即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四章 更待何时第十九章 愚钝的幺儿第三十七章 许七安的绝学第十六章 金莲道长:把许七安推出来背锅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一章 潜龙城第两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两百二十九章 人去楼空第四十一章 谈判的技巧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栏听曲能抚慰我的心灵第一百零八章 主办官第一百七十四章 鸡精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6200)第二十四章 杀招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钟璃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九十八章 遗物第五十章 半卷地图第一百六十六章 带妹子和婶婶看新宅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实体书上线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带妹子和婶婶看新宅第八章 案发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