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挣脱不了的网

他和我同骑在追魂上,绕过他的腰,双手不安的拉扯着缰绳。因为和他贴得很近,可以感到他冰冷的身体和空洞的气息。冥曦他们的心情也似乎不太愉悦,于是一行五人在无言中奔波了大半夜,终于赶回了璃宫。

有些疲惫的下了马,吩咐凝澈带他去梳洗和休息。凝澈给了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恭敬地带他朝瑶池的方向走去。依旧是没有表情,木然地跟着凝澈走,仿佛是一个被操纵的傀儡,看着他淡漠的背影我突然有些心酸。

冥曦轻轻搂着我的腰,慢步走向梵烟殿。“祭约到底是怎样的蛊?”从他们那时的表情和哥哥表现的无所谓,我想着蛊毒并非一般药能解。

冥荧开口了,带着淡淡的无奈,“没有办法解得蛊,”看了看我,继而说到:“用了下蛊人的血和几种最为可怕的药材所炼制,一旦下蛊人受到伤害,中了祭约的人也会感受到同样的痛苦…”

“他还有多长时间?”冥荧所说的如果是真的,那大概他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吧。

感到冥曦的手收紧了一些,“下个月的今天。”停下了脚步,无力地靠在冥曦肩上,突然地,我觉得好累。冥曦轻轻把我抱起,我就这样享受这片刻的安宁,原来故事现在才真正开始…

让冥曦给娘写了封信,让她马上赶回来,说我受了重伤。然后吩咐他们下去休息了。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片刻后又回归宁静,我试图闭上眼,但辗转反侧依然无法入睡,脑海中满是毒娘带着仇恨的目光和哥哥的没有关系。

我开始怀疑爱到底是什么,一种约束,一种享受,还是恨的根源。那么他恨我吗?我随心所欲地去毁灭别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却承受了十几年的折磨,他恨我吗?默默地披上了衣服,走出了房间。看着眼前的门,突然觉得它好沉重,我没有办法推开,久久地矗立,最终还是颤抖地推开了门。

看着他入睡却依旧紧锁的眉头,泪不自觉地落在木板上,溅起一朵晶莹的花。我以为这里的一切不过是一部戏罢了,饰演着上官璃的角色,揣摩着她的心理,殊不知我早已入戏。无论是对父母的感情,还是对璃宫的守护,亦或者和这些男人的羁绊,其实我早已落入这个网,并且无法挣脱。缓缓拂过他紧皱的眉,带着一种对哥哥的爱惜自言自语地道:“无论什么代价,我都会让你活下去的。”最终还是敌不过疲累,迷糊地睡了过去,没有看到那双红眸里的复杂…。

作了一个好长的梦,在桃花飞舞的深处看到了一个年轻的方丈,如果说他是佛,倒不如说他更似魔,一袭红衣随风飘扬,粉红的花瓣纷纷扬扬地从他身边飘落,若不是他手中拿着的佛珠和身后的和尚,我真的不觉得他是一个方丈。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慈祥地笑了,口中缓缓说出那些我不懂的句子:

凡尘亦梦醉亦空,世俗权力落金风。

人性沉浮物欲纵,名也利也个中求,

纸醉金何在?黄梁一梦美其中。

梦醒终须自我渡,到老缘是一场空。

施主,既然无法回到过去,何不珍惜如今的一切?你们相遇便是缘分,众人等待的三千年不过是为了得到这份来之不易的情感,太过惦记过往的得失只会误了当前的幸福。

我哑口,但心中依然有挥不去的不安,低眉问道:“我讨厌别人随便主宰他人的生命,可是我却做了让自己讨厌的人…”方丈摇摇头,“魔同在宇宙理,大道轮回万古存。善性魔欲一念间,人可为魔也可佛。”待我想问他这是什么意思时,桃花林已剩我一个,就好像从来也只有我一个一样…

懒散地醒过来,口中重复着那句“魔同在宇宙理,大道轮回万古存。善性魔欲一念间,人可为魔也可佛。”真的是这样吗?只要心有善意,便不是魔?剽过眼前还在睡的人,轻笑,还在装?

“宫主。”凝澈怎么知道我在这?“宫主,前宫主他们准备到了。”看来娘还是有良心的嘛,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爬上了他的床,静静地伏在他耳边吹着气,“哥哥,要起来咯。”其实我一直很想要一个哥哥,现在这种状况倒也不错,整天有个人被我欺负不说,还是个帅哥,我又可以抱怨些什么呢。

看他不肯醒的样子,我狡黠地笑了:“哥哥,妹妹的幻可是好厉害的哦,那两只猫听说虚脱而死了呢…”哈,我想他那么聪明,大概也听懂了一些了吧,满意地看到他的眼珠动了动,睁开的他那对惊世的双眸。对他浅浅一笑,“我们走吧。”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走下了床,看了看他乱糟糟的白发,我扑哧的笑了。把他拉到铜镜前,压他坐下了。左手挽起他的一撮发丝,右手执起一把木梳,轻柔地为他梳理着。时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阳光温尔,花瓣飞扬,直至白发帖服地垂下,我才执起他的手走向大殿。舞葵看到了我们,恭敬地喊了声宫主,便退到一边,整个大殿弥漫着压抑的气氛。“紫夜,我饿了。”她识趣地端上了两份糕点,一份摆在我的面前,一份置在了角落的那张梨木桌上。我就这样平静地坐在最中间,而他却选择了一个角落,让人很容易地忽略他…

第一百章 树叶的离开第七十章 美人,你到底是谁第五十八章 他,只能由我惩罚第十五章 挣脱不了的网第十六章 两代人的羁绊我的家人第二十一章 颜颉的过去浴血一战我的家人第七十九章 我在认真地杀人第八十七章 你是自私鬼第一百零二章 黄雀在后第六十一章 第一个愿望第九十九章 我们不是同类人第三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第八十五章 三分颜色上大红第四十三章 美人是男的?第十五章 挣脱不了的网第四十九章 他们给的幸福第九十八章 我的计划第六十二章 梦回过去第八十八章 我恨你第五十八章 他,只能由我惩罚第三十一章 离家出走了第九十三章 不是报答,而是爱睡了好久第四十三章 美人是男的?第三十三章 我就是那么拽【二更】第四十七章 狗急会跳墙,狐狸急了会咬人第九十九章 我们不是同类人第七十三章 谁在主宰着第八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命运终结者(结局)帮,还是不帮帮,还是不帮第八十四章 魑魇阁阁主第二十五章 原来是同类的第二十九章 妖孽的和尚第三十六章 我们去逛小绾馆吧第三十六章 我们去逛小绾馆吧第十九章 短暂的分别第九十四章 凝澈喜欢殷溯?第三十六章 我们去逛小绾馆吧第十章 小子,从实招来第四十九章 他们给的幸福第六十八章 病情加重第四十八章 傲王有洁癖第八十章 不会让你们枉死的灿烂的离别第六十七章 我们之间只有交易吗?第二十一章 颜颉的过去第二十六章 四国的往事【二更】第十六章 两代人的羁绊第八十五章 三分颜色上大红第三十二章 江湖,呸呸呸第十七章 醒了,就原谅他们第七十二章 受伤的总是你绾月的婚礼第七十九章 我在认真地杀人第一章 离奇穿越 竟是女尊第八十九章 彼岸花开,以血祭花第二十八章 美人的姐姐?【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黄雀在后第十九章 短暂的分别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遇袭第九十章 冥曦怒了第三十八章 名人不做暗事钻心之痛第三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第五十七章 宁愿这是梦一场第四十二章 危险的冥曦第二十四章 噩梦的始端,仍有我【二更】第三十四章 混的就是道义第八十七章 你是自私鬼第七十五章 你真狠心第二十三章 璃宫不是盖的好久不见第二十三章 璃宫不是盖的第十五章 挣脱不了的网第十六章 两代人的羁绊第八十三章 爱情的代价上架感言(充值方法)第三十二章 江湖,呸呸呸第五十七章 宁愿这是梦一场第七十六章 该死,不许哭第二章 丑恶的过去第六十一章 第一个愿望第七十章 美人,你到底是谁第五十三章 国境之南第八十八章 我恨你第六十八章 病情加重第十七章 醒了,就原谅他们第一百零一章 蔷薇花我回来了睡了好久第四十五章 冥曦吃醋了第七十六章 该死,不许哭第七十五章 你真狠心绾月的婚礼
第一百章 树叶的离开第七十章 美人,你到底是谁第五十八章 他,只能由我惩罚第十五章 挣脱不了的网第十六章 两代人的羁绊我的家人第二十一章 颜颉的过去浴血一战我的家人第七十九章 我在认真地杀人第八十七章 你是自私鬼第一百零二章 黄雀在后第六十一章 第一个愿望第九十九章 我们不是同类人第三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第八十五章 三分颜色上大红第四十三章 美人是男的?第十五章 挣脱不了的网第四十九章 他们给的幸福第九十八章 我的计划第六十二章 梦回过去第八十八章 我恨你第五十八章 他,只能由我惩罚第三十一章 离家出走了第九十三章 不是报答,而是爱睡了好久第四十三章 美人是男的?第三十三章 我就是那么拽【二更】第四十七章 狗急会跳墙,狐狸急了会咬人第九十九章 我们不是同类人第七十三章 谁在主宰着第八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命运终结者(结局)帮,还是不帮帮,还是不帮第八十四章 魑魇阁阁主第二十五章 原来是同类的第二十九章 妖孽的和尚第三十六章 我们去逛小绾馆吧第三十六章 我们去逛小绾馆吧第十九章 短暂的分别第九十四章 凝澈喜欢殷溯?第三十六章 我们去逛小绾馆吧第十章 小子,从实招来第四十九章 他们给的幸福第六十八章 病情加重第四十八章 傲王有洁癖第八十章 不会让你们枉死的灿烂的离别第六十七章 我们之间只有交易吗?第二十一章 颜颉的过去第二十六章 四国的往事【二更】第十六章 两代人的羁绊第八十五章 三分颜色上大红第三十二章 江湖,呸呸呸第十七章 醒了,就原谅他们第七十二章 受伤的总是你绾月的婚礼第七十九章 我在认真地杀人第一章 离奇穿越 竟是女尊第八十九章 彼岸花开,以血祭花第二十八章 美人的姐姐?【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黄雀在后第十九章 短暂的分别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遇袭第九十章 冥曦怒了第三十八章 名人不做暗事钻心之痛第三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第五十七章 宁愿这是梦一场第四十二章 危险的冥曦第二十四章 噩梦的始端,仍有我【二更】第三十四章 混的就是道义第八十七章 你是自私鬼第七十五章 你真狠心第二十三章 璃宫不是盖的好久不见第二十三章 璃宫不是盖的第十五章 挣脱不了的网第十六章 两代人的羁绊第八十三章 爱情的代价上架感言(充值方法)第三十二章 江湖,呸呸呸第五十七章 宁愿这是梦一场第七十六章 该死,不许哭第二章 丑恶的过去第六十一章 第一个愿望第七十章 美人,你到底是谁第五十三章 国境之南第八十八章 我恨你第六十八章 病情加重第十七章 醒了,就原谅他们第一百零一章 蔷薇花我回来了睡了好久第四十五章 冥曦吃醋了第七十六章 该死,不许哭第七十五章 你真狠心绾月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