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7.8.12荒漠疯狂的一夜

我的妈……现在总算是停下了。

没有晕死在沙地中,唯儿庆幸自己还活着,心里欢呼过后,才意识到已经进入戈壁荒漠了!

说起戈壁荒漠,唯儿略有耳闻,可是以前就是没到过这里,今天倒是到了。

戈壁荒漠,在东方大地闻名遐迩。因为这里是东方大地最大的沙漠,有太阳出现的时候,热得要死,没有太阳的时候,是冷得要死。这里生长毒虫毒蛇,还有许多奇异的植物。传说,这里还有许多难得一见的精灵,但是没人确信这个,因为只是传说。

美琴拿出水壶,对着唯儿说:“唯儿,要不要喝?”

唯儿发呆一会儿,接过水壶,摸索着兜里,貌似只记得放糖了,没带其他的。

“美琴……我好像除了糖,什么都没带。”

美琴笑道:“没事。”

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院长突然说:“好了,全体学员们,从现在开始你们的教员将在暗中保护你们,你们要自己在戈壁荒漠生活七天,祝你们好运,我和众教员走了。”

众学员:刚刚没听错吧!这没良心的院长把我们流放在这里。

院长:孩子们,的确是真的。

看着院长赏了大家一个和蔼的微笑就腾云驾雾走了,美琴对着唯儿说:“今天怕是要自己想办法去找吃的东西了,唯儿,你准备怎么办?”

唯儿手里拿着水壶,在原地转圈,听到美琴的声音停下,低头背对美琴说:“美琴,我在找糖。”

“唯儿……你的糖不是在你男朋友哪里吗?”

好像是!

“对!美琴谢谢你,对了,水壶还给你。”

“嗯,唯儿,你没喝吧。”

“对啊。”唯儿喝了一口,把水壶还给美琴,傻乎乎地笑着说,“美琴,我想应该出发了……”

“……唯儿,似乎我们被忘了。”

“美琴,握爪。”

原本乌泱泱的队伍就剩下唯儿和美琴两个人站在原地,两个人同时又喊:“啊!”

两个人四处都是沙子外,还有几株多肉植物,就没有其他的了。现在烈日当空,站在原地不是长久之计……然而,两个人仍想不出应对办法。

唯儿和美琴对眼相看,不知道过去多久,唯儿才开口说:“美琴,你有没有觉得现在很热,快变成烤鸟人了。”

美琴点头说:“貌似有。”

“美琴……我们还要站在这里多久?”

шшш▪ttκā n▪co

“不知道……好像他们不会回来了。”

“那我们要站着吗?”

“唯儿,我们手拉手找到一个阴凉的地方躲避阳光吧……你已经满脸通红了,我喊一二三就快走!”

美琴也是脸很红,抬头看,阳光几乎垂直照下来,唯儿看着美琴说:“美琴,我们一起喊。”

“好。”

“一、二、三!跑!”

两个人跑了没多远就已经大汗淋漓,全身湿嗒嗒的,像是刚被雨淋了一样。

美琴和唯儿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人人,似乎坐在绿洲吃着烤肉,这个人旁边还飞着什么东西。

看到救星一样,美琴和唯儿朝着那个地方走啊走了很久都没有到。

然后美琴想起来,说:“唯儿,这个貌似是海市蜃楼。”

“我觉得好远……”唯儿脸皱成一团,大声说,“我们会不会是中了其他人的法术就困在这里了!”

其他人:你想多了!

“唯儿,我觉得应该不是,我们找个阴凉的沙堆坐下吧……我都快成一摊水了。”

“好。”

情况紧急,美琴借着法术变出一块方布、几根木棍,还有水果。

美琴看着唯儿在发呆,就喊:“唯儿,别发呆了,现在不是该行动起来,不然我们就要一起死在这里啦!”

死!

唯儿立马捡起棍子插到沙子。

看着唯儿两三下就随便盖好了的“帐篷”,美琴难以相信地说:“唯儿……你开了外挂?”

“外挂?什么东西?”

“其实我也不知道‘外挂’是什么……”

“不知道?美琴那你咋说出来这个的?”

天知道,着了什么魔!

“唯儿,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躲起来,不然我们就真要晒成肉干了!”

“好。”

看着唯儿躲进去,美琴也躲进去,美琴拿起地上的水果递给唯儿,说:“唯儿,你要不要吃?”

“好。”

远处一个人影渐进,这就是丽萌和阿灿,两个人一路上都吵着,每个人都有伴,但是两个怎么在一起了,这说来话可长的。

阿灿看到眼前有一个品红毯子在,他独自快步上去看几眼,向着丽萌招呼:“欠抽的丽萌,你过来。”

“白痴阿灿,你再叫我一次,试试看!”

丽萌在气头上,一路上,两个人意见不和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的事实了,再加之两个人又吵了一家,想和阿灿心平气和地说话——不可能!

“丽萌,你不过来,等一下,你自己一个人走!”

丽萌哼地走上去,说:“到底什么事啊?”

“当然是有事才叫你,你看那里。”

丽萌看着远处一个飞毯,后面两个黑点在追之外,看不出这有什么用。

“然后呢?”

“丽萌,我们找到人了!和她们一起不是更好吗?”说着,阿灿拉着丽萌的手,“我们走。”

丽萌早就累死了,阿灿这个完全情商低下的家伙,拉着她跑起来了,丽萌大吼:“阿灿!你跑那么快,要死哦!”

“呵呵……要死也应该是出了荒漠再死,或者把你撇在荒漠让你死,而不是我。”

阿灿如此欠抽的话,丽萌一个飞踢过去,这回应该命中了。

阿灿闪得刚刚好,只是左手蹭破皮了,阿灿瞪着丽萌,说:“丽萌,分道扬镳!”

“正有此意!”

“恭敬不如从命!”

结果莫名其妙,两个人走了一会儿,又聚到一起。

风太大追着毯子的唯儿和美琴心有余而力不足,远处有人朝着她们走过来,她们就站在原地等。

原来是阿灿和丽萌……

看着两个人,唯儿好奇地问:“阿灿和丽萌是连体婴吗?”

美琴:别说真像!

两个人互看对着大吼:“我跟她(他)不可能是连体婴!”

“说起来,你们两个怎么脱离大部队的?”

阿灿瞄了一眼美琴和唯儿,说:“阿姐,你们,难道没有听安培雅说,要自己找个队友然后想办法度过这七天吗?”

唯儿摇摇头,美琴一脸瞎。两个人都在讲话,又躲在后面没听到也很正常。

丽萌挡在阿灿面前,眼睛睁得浑圆,说:“阿唯姐和美琴姐是一起吗?”

“对啊。”

阿灿撞到丽萌,挑眉看了她一眼,问唯儿:“阿姐,刚才你们在做什么?”

“我和美琴刚才在追飞起来的毯子,这里风沙太大,就是我们就搭了个棚子……”

“阿姐,我想我们四个人一起吧。”

唯儿:“好!”

美琴点头。

丽萌环抱双臂,撇开脑袋说:“勉强答应,但是我绝对不会听你的话!阿灿。”

“我还不需要你听呢!”

“阿灿!你像个臭屎壳郎!”

“缪赞!至少比你有用,蟑螂。”

……(省略超多句)

唯儿和美琴在旁边看着,都表示好无语啊。

唯儿拉了一下阿灿的手说:“阿灿你就别吵了,吵下去,对你们有好处,我们赶紧找地方歇息……我肚子都饿了。”

阿灿:我还能说什么?

“是啊。”美琴挽着唯儿的手,小声地在唯儿耳边说,“和他们在一起真的好吗?”

“美琴,我们可以好好利用和差遣,不是吗?”

“对哦。”

阿灿和丽萌看着两个人笑得如此邪恶,感觉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丽萌,从现在开始我们别吵了可以吗?”

丽萌和阿灿突然达成共识,她回答:“可以。”

丽萌表示,有阴谋在诞生,必须有伙伴在才好。

四个人走啊走,看到一处绿洲,美琴和唯儿觉得这是海市蜃楼走得很慢,但是看到前面一个毯子,她们两个立马冲上去。

前方绿洲有湖!

丽萌跑到湖边,喝了一点湖水,阿灿不紧不慢走过去,整个人扑到了湖里。

这阿灿绝对是故意的!

丽萌忍不住跳入湖里,在不远处观望两个人的唯儿和美琴说:“你看,他们不到几分钟又打起来了。”

“唯儿,好像只有水怎么办?我带的东西都落在那个地方了,我们也不可能回去拿。”

唯儿一脸呆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美琴无奈低头,说:“唯儿,我们要是可以不用来就好了。”

“美琴,我也是,我现在又累又饿又困。”

“我也差不多。”

两个就同时叹口气,耷拉着脑袋坐下,又立马站起来。

好烫!好烫!

丽萌和阿灿在水里不知道做什么,游到精疲力竭上来。

“喂,丽萌,我是哪里惹到你了?”

“嘿!你看看我全身都湿了,都是你干的好事!”

阿灿就不满了,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要不是你溅了我一脸水,我哪里会去跳湖,阿灿,你真的很欠打耶!”

阿灿一脸蔑视地说:“呵——丽萌明明是你自己选的位置有错,水溅你脸上,怪到我头上,我不承担这个责任。”

丽萌咬牙切齿:“阿灿!”

美琴见形势不妙,两个人又要吵起来了,对着唯儿说:“唯儿,你方法让他们两个不吵架了吗?”

“美琴,要是有我早阻止。”

美琴知道唯儿是懒人,但是懒到这种程度也太……美琴一笑:“唯儿,我们就别管他们了,我把棚子搭好,我们避避阳光吧。”

“美琴,你说得对。”

美琴和唯儿在毯子底下,看着两个人又在吵架,就当做这是喜剧表演。

丽萌和阿灿吵累了,坐到棚子下。

美琴就是想到两个人在阳光曝晒下肯定会受不了,与其劝他们,不如他们吵到不想吵了的好。

“你们怎么过来了?”

看着唯儿眼睛睁得老大,唇干舌燥的阿灿慢慢地说:“阿姐,你到太阳底下试试看就知道了。”

唯儿伪笑:“不了,阿灿渴了吧,自己拿着这个去装水啊。”

阿灿抿唇一笑,这个没良心的阿姐,就会这样欺负他。

丽萌拿出了水果来吃,然而唯儿和美琴捂着鼻子立刻跑到了湖边,谁会知道丽萌带了榴莲到荒漠!

“阿姐,你干嘛出来?”

唯儿和美琴深吸几口气,唯儿慢慢转头看着阿灿说:“阿灿,你自己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我自己去看。”

阿灿走回去看,丽萌正在慢条斯理地吃着榴莲,这味道使得阿灿很想念。

想起以前,家里好像就只有阿灿一个人喜欢吃榴莲,没想到丽萌会带着,但是阿灿难以启齿。走回湖边看着唯儿和美琴在湖里在抓什么东西,走近一看。

原来在抓鱼,貌似刚才没鱼的。

看着两个人抓了很久,都没有抓到,阿灿这次准备当一次好人,要把自己带来的蚊帐借给唯儿和美琴。

唯儿不解看着阿灿说:“阿灿,你给我这个蚊帐做什么?”

阿灿一脸蔑视,说:“抓鱼。”

“哦,抓鱼用蚊帐,美琴你觉得怎么样?”

“就将就用。”

有得用就好了,那脸色嫌弃什么!

阿灿坐在湖边等着两个人抓好鱼,然而这个时候棚子传出一声惨叫,阿灿连忙跑去看。

唯儿和美琴完全在享受抓鱼的乐趣,完全没听到。

阿灿跑去看的时候,丽萌已经把一只毒蝎子捉住,阿灿发现榴莲没吃完……趁着丽萌没注意,吃一点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丽萌刚拔掉毒刺就转头看到阿灿偷吃她的榴莲,丽萌镇定地说:“阿灿,你没带吃的吗?”

阿灿僵住,红着脸说:“咳,没有。”

“随便你吃啦,我丽萌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很像。

阿灿看着丽萌把剩下的榴莲望嘴里塞,笑着说:“阿姐在抓鱼,我分你一条抵了。”

“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丽萌,你怕我说话不算话?”

呵呵——

不是怕,而是谁信啊!

唯儿和美琴抓了好几条鱼回来,看着丽萌和阿灿会如此平和做在一起,简直的不敢信自己的眼睛了。

阿灿见唯儿和丽萌回来了,就取出打火石,可是……没有火绒。

见鬼!

阿灿左看右看,看到远处有一棵干枯的树,他跑过去折了几根树枝过来,放在棚子前。

丽萌走到阿灿身边,说:“准备烧火了?可是我们没有容器可以烧鱼。”

“我带了锅。”

唯儿默默举手,声音小得像蚊子振动翅膀。

丽萌好奇地走过去看,刚才真没发现唯儿背后背了个锅。

这是准备露营吗?

结果锅没煮鱼,倒是拿来煮水了,鱼到直接拿来烤。

大家津津有味吃了起来,夜幕降临——

风来,不禁打颤,实在是太冷了,包括这里沙子多,吹来的风夹杂着沙子。

太讨厌了!

唯儿眯眼还不到一会儿又醒过来,阿灿和丽萌睡得像死猪一样,美琴……不见了!

唯儿大声喊:“美琴!”

美琴只不过去方便一下,在半路上听到唯儿的声音,她赶紧寻着火光跑回来。

“怎么了?”

唯儿看见美琴扑过去,说:“美琴,你突然不见了,我还以为你被蛇给吃了。”

“我去方便了。”

唯儿吸鼻子,说:“真的?”

“唯儿,我还能骗你?”

“美琴,我信你。”

“嗯。”

夜幕下,只有火光,远处有翠绿的火光飘浮在空中,唯儿顿时傻眼了。

美琴一动不动看着唯儿说:“唯儿,你是不是看到了一团绿火在飞过来?”

“嗯。”

“唯儿。”

“嗯?”

“跑啊!”

可惜唯儿仍然在发呆,美琴拉着唯儿要跑回棚子。

唯儿又飞起来了,被美琴拉着飞起来的。

“美、美琴……那团火不见了。”

美琴才停下来,往四处看去,发觉一片黑暗,就连橙红的火光都没了,更可怕了!

“唯儿,我们是不是跑过了?”

“美琴,你刚才就跑过了。”

美琴担惊受怕地看着四周,惊慌地说:“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不知道,”唯儿想摸索到光滑的表面,说,“诶,美琴,你的手什么时候长鳞片的?”

“唯、唯儿……唯儿!你摸的不是我是荧光蛇!”

“哦,荧光蛇。”

然后美琴凭借绿光看着唯儿,突然大喊:“啊——”

美琴捂脸,虽然荧光蛇没毒,可是唯儿是最怕蛇的,不容置疑,唯儿现在已经方寸大乱。

看着那团绿光离自己越来越远,美琴就喊:“唯儿,你别跑啊!你别留下我一个人……”

美琴按着绿光跑过去,可惜突然绿光又不见了。

唯儿不会被蛇给吃了吧?

美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这个声音很沙哑,很像鬼!

救命啊!

“咳咳——清奇,刚才是你把沙子弄到我嘴里的吗?”

“秦阳!你都把你的口水喷到我脸上了!”

秦阳把熄灭的火把点燃,看着清奇说:“说起来,安维又一个人了是吗?”

“是又怎样?秦阳,刚才你好像把那个女孩吓走了。”

“是吗?我还以为是你呢?”

“我就一直站在你旁边,”清奇把一条线拎在火把边,说,“秦阳,你怕黑,我从来不知道,可是!你为什么要用红线绑着我们两个的手?”

“嘿嘿——清奇,绑着又不会死。”

“算了,我们回去睡觉吧。”

天明一早,昨天被蛇吓晕的唯儿醒来看见自己在安维的臂弯,脸红着坐到一边去。

许久后,唯儿才想起来,美琴不见了!

唯儿推醒安维,小声地说:“维,美琴不见了?”

安维坐起来,问道:“美琴?谁?”

“我同桌。”

安维摸着唯儿的头说:“放心,教员一直都在,她不会有事的。”

“是吗?”

“嗯。”

远处清奇和秦阳历尽千辛万苦地走过来,秦阳看着两个人,说:“你们好悠闲。”

安维一笑:“彼此彼此。”

秦阳坐下,问道:“说起来,昨天你跑去哪里了,安维?”

“你们两个不是去找水吗?我就去寻柴火,昨天你们在哪里睡?”

“我和清奇在寒风中度过一夜……”

清奇瞪着秦阳,说:“你,闭嘴!”

唯儿问:“怎么了?”

清奇扭头,秦阳笑着说:“别管他,他就这样,我们昨天没找到水就是了。”

“秦阳,你又犯了清奇的禁忌点是不是?”

呃,为什么要说出来?

清奇瞟见烧剩的火堆,说:“安维,你找到了。”

安维点头,然后看向唯儿说:“我们走吧。”

“去哪里?”

“去找精灵。”

“哪里有精灵?”

安维神秘一笑:“昨天,我从上空看到东边有一座高山,那里刚好有林木。”

“哪里有吃的吗?”唯儿舔舔嘴唇,两眼都在放光,“维~人家肚子饿了。”

安维一笑,把棒棒糖还给唯儿,说:“少吃点。”

“嗯。”

清奇和秦阳看着两个人就这样走了,也不追上去了。

因为拒绝被虐!

丽萌和阿灿起来时,唯儿和美琴都不见了,他们两个一路吵啊吵,等越过一个沙堆,看见了西亚斯和美琴。

美琴眼底一片黑,看着西亚斯一路上想说又没说,直到看见丽萌和阿灿,她跑过去。

“咳咳……”

我的雅典娜……

“丽萌、阿灿,你们有没有看到唯儿啊?”

阿灿摇头不是没有,反问:“你们昨天去哪里了?”

“我昨天和唯儿走散了,然后西亚斯教员看到我,就一直跟着我。”

丽萌转头看到正在靠近的西亚斯,说:“又是你!”

“小萝莉。”

完了!又要控制不住了。

萝莉控的瘾又要发作了,西亚斯转头看着美琴,心里痒痒的症状好多了。

美琴转头看着西亚斯说:“西亚斯教员,你能找到唯儿吗?”

what!

西亚斯心里的魔障还没消退,这又提了,西亚斯脑子一通乱撒腿就跑。

美琴:……

阿灿看着西亚斯,摇摇头。

丽萌冷声,笑说:“美琴姐,西亚斯、教员,最怕唯儿了。”

“为什么?”

丽萌笑着说:“这个人得去问娜美姐,因为是娜美姐做的事。”

在远方的娜美:啊嚏!

73.17.10.4记错阿灿的生日66.17.10.1上台表演很害怕65.17.9.29一个神秘的礼物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68.17.10.2和安维吻难忘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71.17.10.4和安维一起爬山89.短小甜番外88.安维的回忆85.17.10.7都乱成一片后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70.17.10.3噩梦,外公的到来42.17.8.17论如何改变自己64.17.9.28补偿一个约会19.17.7.24狼吞虎咽的可爱3.17.3.12告白路的戴咬金14.17.7.18希望你智商就此21.17.17.26让唯儿少吃东西71.17.10.4和安维一起爬山36.17.8.12荒漠疯狂的一夜16.17.7.21唬着就去见安维60.17.9.6遇到金洁是不幸18.17.7.23看黑翅膀的唯儿13.17.7.18原来淑女是假的76.17.10.5没有什么比你好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27.17.8.1回家安维来拦截83.17.10.7为了懂你,那就是爱41.17.8.16直接丢窗外一夜17.17.7.22任务表放家中了89.短小甜番外1.17.3.11丫头不让人省心54.17.8.30吃和说话都在看他9.17.7.14滨海沙滩的闹腾46.17.8.21在想诺和优浠浠44.17.8.19当然诺不在兜里了31.17.8.6老顽童的可怕提议84.17.10.7表姐的孩子亚努28.17.8.3鬼鬼祟祟在后看45.17.8.20要和优浠浠说一下82.17.10.6被人误会的感觉50.17.8.26领教安维的双眼59.17.9.5汀丝园长的邀请71.17.10.4和安维一起爬山8.17.7.12桌子就那样碎了4.17.3.15那翅膀能挪开不85.17.10.7都乱成一片后54.17.8.30吃和说话都在看他56.17.9.2夏竞日的被报名时84.17.10.7表姐的孩子亚努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69.17.10.3和可然和解又合作77.17.10.5大家一起泡温泉88.安维的回忆63.17.9.14团圆节烟火下吻30.17.8.5一起去黑森林吧70.17.10.3噩梦,外公的到来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21.17.17.26让唯儿少吃东西9.17.7.14滨海沙滩的闹腾39.17.8.15回家后的意想不到87.17.10.8婚礼进行时28.17.8.3鬼鬼祟祟在后看70.17.10.3噩梦,外公的到来39.17.8.15回家后的意想不到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10.17.7.15表姐同学洁癖狂61.17.9.8有趣的外公到访41.17.8.16直接丢窗外一夜54.17.8.30吃和说话都在看他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75.17.10.5没有什么比虫子可怕80.17.10.6甜蜜,安维喂蛋糕44.17.8.19当然诺不在兜里了69.17.10.3和可然和解又合作35.17.8.10糖被安维拿走了16.17.7.21唬着就去见安维81.17.10.6两人看别人求婚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82.17.10.6被人误会的感觉35.17.8.10糖被安维拿走了52.17.8.28测试周里的烦恼63.17.9.14团圆节烟火下吻57.17.9.2夏竞日唯儿的认识48.17.8.23吃和精灵我选吃6.17.7.9热情表姐的来访31.17.8.6老顽童的可怕提议56.17.9.2夏竞日的被报名时27.17.8.1回家安维来拦截79.17.10.6安维铺子的对面44.17.8.19当然诺不在兜里了37.17.8.13抓个精灵都哭了29.17.8.4安维和戴明见面60.17.9.6遇到金洁是不幸37.17.8.13抓个精灵都哭了87.17.10.8婚礼进行时62.17.9.11秋季的运动会要睡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
73.17.10.4记错阿灿的生日66.17.10.1上台表演很害怕65.17.9.29一个神秘的礼物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68.17.10.2和安维吻难忘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71.17.10.4和安维一起爬山89.短小甜番外88.安维的回忆85.17.10.7都乱成一片后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70.17.10.3噩梦,外公的到来42.17.8.17论如何改变自己64.17.9.28补偿一个约会19.17.7.24狼吞虎咽的可爱3.17.3.12告白路的戴咬金14.17.7.18希望你智商就此21.17.17.26让唯儿少吃东西71.17.10.4和安维一起爬山36.17.8.12荒漠疯狂的一夜16.17.7.21唬着就去见安维60.17.9.6遇到金洁是不幸18.17.7.23看黑翅膀的唯儿13.17.7.18原来淑女是假的76.17.10.5没有什么比你好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27.17.8.1回家安维来拦截83.17.10.7为了懂你,那就是爱41.17.8.16直接丢窗外一夜17.17.7.22任务表放家中了89.短小甜番外1.17.3.11丫头不让人省心54.17.8.30吃和说话都在看他9.17.7.14滨海沙滩的闹腾46.17.8.21在想诺和优浠浠44.17.8.19当然诺不在兜里了31.17.8.6老顽童的可怕提议84.17.10.7表姐的孩子亚努28.17.8.3鬼鬼祟祟在后看45.17.8.20要和优浠浠说一下82.17.10.6被人误会的感觉50.17.8.26领教安维的双眼59.17.9.5汀丝园长的邀请71.17.10.4和安维一起爬山8.17.7.12桌子就那样碎了4.17.3.15那翅膀能挪开不85.17.10.7都乱成一片后54.17.8.30吃和说话都在看他56.17.9.2夏竞日的被报名时84.17.10.7表姐的孩子亚努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69.17.10.3和可然和解又合作77.17.10.5大家一起泡温泉88.安维的回忆63.17.9.14团圆节烟火下吻30.17.8.5一起去黑森林吧70.17.10.3噩梦,外公的到来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21.17.17.26让唯儿少吃东西9.17.7.14滨海沙滩的闹腾39.17.8.15回家后的意想不到87.17.10.8婚礼进行时28.17.8.3鬼鬼祟祟在后看70.17.10.3噩梦,外公的到来39.17.8.15回家后的意想不到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10.17.7.15表姐同学洁癖狂61.17.9.8有趣的外公到访41.17.8.16直接丢窗外一夜54.17.8.30吃和说话都在看他43.17.8.18他们是两看相厌75.17.10.5没有什么比虫子可怕80.17.10.6甜蜜,安维喂蛋糕44.17.8.19当然诺不在兜里了69.17.10.3和可然和解又合作35.17.8.10糖被安维拿走了16.17.7.21唬着就去见安维81.17.10.6两人看别人求婚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82.17.10.6被人误会的感觉35.17.8.10糖被安维拿走了52.17.8.28测试周里的烦恼63.17.9.14团圆节烟火下吻57.17.9.2夏竞日唯儿的认识48.17.8.23吃和精灵我选吃6.17.7.9热情表姐的来访31.17.8.6老顽童的可怕提议56.17.9.2夏竞日的被报名时27.17.8.1回家安维来拦截79.17.10.6安维铺子的对面44.17.8.19当然诺不在兜里了37.17.8.13抓个精灵都哭了29.17.8.4安维和戴明见面60.17.9.6遇到金洁是不幸37.17.8.13抓个精灵都哭了87.17.10.8婚礼进行时62.17.9.11秋季的运动会要睡20.17.17.25又是一年新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