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

“主子,”一黑衣暗卫冲着高座上的人开口说话,“东西可能在玉家。”

“玉家?”这高座上的人眼底闪过一丝趣味,玉家?

呵呵。

“准备好东西,我去亲自去一趟。”高座上那人起身便向门口走去,那绣着暗金色流云边的衣袍随着高座上那人的远去渐渐流入了夜色中。

柒院。

“小姐。”沁春提着灯笼站在玉柒身边喊了一声,看着那蹲在地上拍土拍得正起劲的自家大小姐,这是……

不会吧,这可是刚好没几天啊。

说句实话吧,沁春这丫头不错,长了一张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柳叶眉可能是年龄太小的缘故,有些婴儿肥,可是胖嘟嘟的还是蛮可爱的。

“小姐~”沁春见自家小姐衣裙也不顾头饰也不带就那么在那拍土,穿着个雪白的中衣散着个头发,头发上好像还沾着几根破草,不知道的看背影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女鬼。

“别乱叫,闭嘴!”玉柒头也不抬的连个眼神都不给沁春,“自己回去睡觉去,这都几点了。”

这做下人的都知道,主子不睡哪有奴才去睡得道理啊,可是在玉柒这不吃这一套,她自己在这疯干嘛要人家陪着啊。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雪发红衣:女主啊,欧尼啊,大姐啊,阿姨啊,姑奶奶啊,你这黑灯瞎火的玩土干嘛啊,你要建碉堡吗?)

沁春看这玉柒这一副坚定得毋庸置疑得模样,微微地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听见玉柒说,“沁春。”

沁春这心中一喜,这小姐是要回去了还是要自己留下陪着啊,“你记得跟赵嬷嬷说明个还是我做早饭。”

沁春这一腔热血瞬间被浇了桶凉水,从头到尾湿了个遍,略带失意地转身回去,玉柒自然明白沁春这个丫头心里的那些道道,可是不成啊,这熬夜对女人皮肤不好啊。

我敢说,玉柒这话要是让沁春那个脑袋缺根弦的听见,肯定用她那水灵灵的眼睛看着玉柒,问一句“小姐,难道你不算女人吗?”

夜色渐浓,天色阴沉,本是满月可这天上乌云密布,像是在为些什么做准备。

“真是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时啊。”玉柒说这话摇着头拍着手站起来,看着自己这院子里满是牡丹,眼睛里闪过一丝深沉,这些花都是价值不菲的,那死老头还真是舍得,我才不信就因为宠爱才这么娇惯呢。

“出来!”玉柒眼神一冷,冲着院子那一处较为黑暗的角落冷呵道。

只见树影微动,一声猫叫从一处传来,窸窸窣窣地好像走远了。

的确,平常人看见一野猫或者听见一猫叫也就信了,觉得是自己太敏感可能太疑神疑鬼了,可是咱家玉柒什么人?

咱们21世纪的人啊,雇佣军女头头啊,敏感异于常人,直觉也异于常人,哼,一只小猫?也想糊弄我?

“别想糊弄我,快出来,不然明天我就让臭老头把你弄回去!”玉柒想了想,也就是那个臭老头能这样,还派个人?

当老娘吃素的啊!

“快点,再不出来我就过去了!”玉柒冷喝道,那声音在这暗夜中分外清晰。

那暗卫磨蹭了一会还是低着头走了出来。

“小姐。”影二开口道。

“那个老头让你来干嘛!”玉柒静静地说着话,语调平淡无波澜。

影二心下一惊,面上却开口道,“回小姐,主子说让属下来保护小姐,属下已经从小姐三岁时候就在小姐身边了。”

三岁?这下换成玉柒纳闷了,不对,这原主怎么没见过这个暗卫啊?

“那我怎么没见过你也没死老头说过你?”玉柒看上去一脸的不相信。

气氛一时间变得尴尬起来。

影二仿佛早有准备一般,“小姐,您可能没有见过我,因为小姐你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我的存在。”

额~

好尴尬……

玉柒默默扶额,这原主还真是一点那什么也没有啊。

“我说影二啊,”玉柒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背对着影二说。

“是,小姐。”影二恭敬地抱着拳头。

影二的话刚落,玉柒一个闪身从衣袖里划下一把匕首,瞬时间闪到了影二的身后,那简直就是电光火石之间就能要了影二的小命。

影二这下可真的是一惊,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呢这玉柒就到了自己身后,也幸亏是没有杀意,不然自己这条小命也就难保了。

之前还在影二抱怨这玉家大小姐痴傻癫疯,自己在这保护她真可谓大材小用毫无前途,可谁知那落水之后这玉柒就好像是脱胎换骨一样,不仅那天踹了二房的那个玉晴舞还把玉峰延每天气得吹胡子瞪眼,好像跟了她这个主子也没什么差,至于以后的日子,影二有种预感,自己飞黄腾达说不上吧,但是会比现在好很多。

大哥,你好像也没别的选择了把。

影二在这分析利弊的时候玉柒却将匕首收回了衣袖,连个眼神都不稀罕给影二,抬腿就往屋里走。

这下影二倒是闹不懂情况了,这玉柒露了这么一手不就是为了将自己收为己用吗?可是为什么这什么都不说就那么转头走了?难道是看不上自己打算明天把自己送回去?不能把,不成。

玉柒听见后面“扑通”一声,影二跪地,“属下影二,拜见主子。”

玉柒这嘴角勾起一道不可察觉的笑容,声音却一如平常,“主子?我吗?”

“属下愿为主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影二觉得这是玉柒想让自己表一下决心,脱口而出就来了这么一句。

可谁知这背对着他的玉柒听了听这话却皱了皱眉头,这一群人怎么奴性这么严重呢?真是头痛啊,玉柒默默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唉。

“明天记得去找赵嬷嬷要床被子晚上用,我可不想要个感冒的手下。”就在影二以为玉柒不会回答的时候,玉柒的声音就这么在这空旷寂寥的寒夜传了过来,虽然影二也不知道这个感冒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应该是关心自己吧,这是收下自己了吗?

这影二还没回过神来,这玉柒便走到了门口,“以后你就叫流风了,以后赴汤蹈火倒是不用,就是没事帮我杀个人放个火越个货拐个珠宝什么的就成。”

影二,不,流风连忙跪下,“感谢主子赐名。”

“成了,以后不用动不动就跪,也不嫌麻烦。” 玉柒就那么摆了摆手,看似不经意,转身便进了屋子。

若干年后,当影二再次回忆起自己成为流风的那一晚上,夜色虽浓却也挡不住自家主子的那如月光女神的样子直直地照进了这黑夜,使自己不再是那个影二,而是流风。同样,时间也证明,流风的选择是正确的。

这一小插曲,也同时落入了一人眼中。

玉柒?

呵呵,是个有趣的人啊。

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
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第四章 影二?是流风!第二章 落水第二章 落水第三章 恶毒堂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