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有三个相宫

大夏国,天蜀郡。

六月的南风城,骄阳似火,炙烤大地。

南风中等学府。

交流好书 关注vx公众号 【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 可领现金红包!

宽敞明亮的训练场。

众多面容稚嫩,青春洋溢的少年少女穿着练功服,盘坐四周,目光望着场地中央,那里,有两道身影在快速的交锋比试,手中木剑在激烈碰撞间,有清脆的声音响起,回荡在训练场内。

场中两人,皆是约莫十五六岁,右边少年身躯欣长,面庞俊朗,眉下双目有神,身材气质皆是上佳,不提其他,光是这幅顶尖好皮囊,就引得场内一些少女明眸亮晶晶的投来时,眼含秋波,带着丝丝的羞涩之意。

“李洛,加油!”

还有着胆大的少女发出助威声。

而在那名为李洛的少年前方,则是一名身躯魁梧的少年,后者面容则是显得粗犷不少,再加上皮肤黝黑,与李洛对比起来,当真是宛如人与黑熊一般。

所以当他在听见那些为李洛助威的少女声音时,顿时有些嫉妒的咧咧嘴巴,旋即喝道:“李洛,我可不放水了!”

他一步踏出,地板都是抖动了一下,手中木剑划破空气,隐隐的带起了破风声,斩向了前方的李洛。

剑影斩下,李洛目光一闪,脚尖一点,身影竟是疾掠而出,步伐灵动如飞雀,直接是避开了那沉重凌厉的一剑。

“是风雀步!”场中有人出声,带着一些赞叹之意,这风雀步是一道低阶相术,在场会的人不少,可却鲜有人能够如李洛这般娴熟。

李洛的身影,如飞雀般欺进了那魁梧少年身前,手中木剑以拔剑之势陡然抽出,那一瞬,似有一道毫光闪过,以极快之速刺向了面前魁梧少年胸膛。

“小灵光剑!”又有人惊呼,李洛这一剑,如羚羊挂角,灵光一闪,又快又狠,这让得他们不得不感叹,这南风学府悟性第一人,果真是名不虚传。

剑影疾刺而来,那魁梧少年面色也是一变,不过他的实力也并不一般,危急关头强行稳住身影,脚掌一跺,身形急退数步。

与此同时,他的身躯表面,隐隐有一层银光若隐若现,其握住木剑的手掌,更是仿佛化为了一只模糊的银色熊掌光影。

同时有低低的熊吼声,若有若无的从魁梧少年体内传出。

场中众多学员见到这一幕,顿时惊呼出声:“那是赵阔的五品银熊相,看来他是来真格的了!”

在那众多惊呼声中,赵阔一步踏出,地板都是裂开了一道缝隙,那手中重剑裹挟着凶悍蛮力,带起一道风波,狠狠的斩向了前方的李洛。

木剑之上,有银光升腾,破风声,刺耳的响起。

“暴力斩!”

魁梧少年暴喝出声,赤光斩下,直接是与那疾刺而来的剑影相撞。

砰!

下一刹,双剑硬碰在了一起。

剧烈的碰撞之中,李洛手中那柄木剑上几乎是一触即溃,一股蛮横如暴熊般的力量涌来,整柄木剑,都是被硬生生的震得破碎开来。

大力传来,将李洛身影震得连退了十数步。

李洛稳住脚步,低头望着手中破碎的木剑,无奈的笑了笑,道:“行,赵阔,你赢了。”

“唉。”

此言一出,场内的一些少女顿时发出了遗憾的声音,而反观许多少年,则是露出窃笑,毕竟身为血气方刚的少年人,他们当然对李洛在女孩子心中这么受欢迎感到羡慕嫉妒。

“真是可惜了,明明是李洛的攻势更凌厉,在相术的应用上,他也比赵阔强不少,如果不是他没有相性,这场必然是他赢的。”有人点评道。

“是啊,赵阔拥有着五品银熊相,力量惊人,而且他的相力,恐怕也是达到五印程度了,真不愧是我们二院如今最强的人。”

“李洛在修行相术上面的悟性与天赋的确厉害,但他天生空相,这简直就是硬伤,没有足够强横的相力支撑,相术修炼得再炉火纯青,那也是没有多大的用啊。”

“哈哈,你就别同情别人了,人家李洛是谁,我大夏国四大府之一“洛岚府”的少府主,他父母更是我大夏国最年轻的封侯者,短短十年,创立的洛岚府就跻身为大夏国四大府之一,他们莫说是在大夏国,就算是在大夏国之外,都名声不小。”

“嗨,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老黄历,自从三年前李洛父母失踪于“王侯战场”,洛岚府就大不如前了,而且从我听来的消息中,这洛岚府内,如今分歧极大,未来指不定就分裂了,他这少府主,怕也当不了咯。”

“哦?还有这事?如今洛岚府的掌舵人,应该是...姜青娥学姐吧?”

这个名字一出,在场的所有少年眼神都是变得炽热了许多,因为那个名字在他们南风中等学府中,可是一个传说。

不过,当他们转念又想到这位传奇学姐与李洛的关系后,那看向后者的目光便是不由得有些古怪了。

而在场内众多少年少女窃窃私语时,场中的赵阔也是走向了李洛,他拍了拍后者肩膀,咧嘴笑道:“没事吧?可别怪我胜之不武。”

李洛笑了笑,这赵阔性子爽直,平日与他关系不错,而且这事他可并没有什么违规之处。

毕竟自身天生空相,本就是他最大的缺陷所在,可怪不到赵阔的身上去。

在那场边,有一名中年男子将目光从场内的两人身上收回来,他名为徐山岳,乃是这二院的老师。

他的眼神中,同样是充斥着可惜之色。

李洛的悟性极为出色,任何的相术在他的手中,都能够比常人修行得更快,在这一点上,他显然是继承了他那两位天骄父母的优点,甚至青出于蓝。

但令人惋惜的是...李洛天生空相,在相力的修炼上,却是有些麻烦。

人族修行,依靠自身相性,此为修炼的根本之物。

以相性吸取天地能量,最终形成之物,便被称为相力。

而人体相性,有无数种类,但大体被分为两大类,元素相与万兽相。

元素相便是天地间的诸多元素,水火风雷等等,而这所谓的万兽相,乃是传说人族之始,有至尊强者欲要壮大人族之力,于是取万兽之灵,融入人族血脉,这才诞生了所谓的万兽相。

而不论是元素相还是万兽相,皆有品阶之分,以简单易懂的一至九品来论。

当人族幼孩成长在十数岁左右的时候,体内自会有一道窍穴开启,这道窍穴,被称为相宫。

而当相宫出现时,自然也会衍生出自身的相性。

如这赵阔,他的相宫中,便是觉醒了一道五品的银熊相,属于万兽相的一种。

此相性的特点,便是拥有巨力,再配合自身的相力,破坏力可谓是相当惊人。

但李洛的问题,也就在这里出现了,因为自他体内的相宫开启后,其中却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相性,其内空空如也,所以被称为罕见至极的空相。

而没有了相性作为根本之物去吸收,提炼天地间的能量,那李洛自然是难以修炼出强大的相力...这就是他输给赵阔的最根本性原因。

因为他的相宫,没有相。

关于李洛空相的问题,学府内已经进行多许多次的检测,毕竟因为他那两位父母太过杰出的原因,当初学府的高层们对李洛的入学也是寄以厚望,觉得他未来必然能够晋入大夏国那座最顶尖的高等学府,圣玄星学府。

而在刚入学的那一年,李洛倒是不负所望,他在相术的修行上,展现出了极为惊人的天赋,直接是被提入到了南风学府的一院中,那里汇聚了整个天蜀郡天赋最为卓越的少年。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学员的年龄到了相宫显现的阶段时,他就露出了最为尴尬的情况。

那就是别人都拥有着自身的相性,可他...相宫虽然诞生了,可里面却是空的。

而缺失了自身相性,李洛虽说在相术的修行总是快人一步,但其自身相力,却提升颇为的缓慢,一年下来,甚至低于一院的平均水平。

而相术的修行,是为了能够将相力发挥得更强,可如果相力薄弱,再高级的相术其威能都是有限的。

在经过一次次的检测后,学府的高层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应该是李洛体质的原因。

这种体质,体内缺乏相性,所以也难以吸收提炼天地能量,往后修行格外艰难。

这个结果一出来,一院的那位相师直接对学府高层提出了申请,将李洛从一院降到了如今的二院。

这其实也正常,毕竟一院是南风学府的骄傲所在,那位相师自然不想让李洛拖了后腿,当然最重要的是,李洛的父母,在那个时候,已经失踪许久了,而失去了这两位顶梁柱,底蕴在四大府中算是最弱的洛岚府这些年在大夏国内,也是境况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于是李洛最终就来到了二院。

徐山岳心中暗叹,当初李洛刚来二院时,其实赵阔还不是他的对手,可如今不过半年时间,李洛却已经开始被赵阔压制。

按照这速度下去,恐怕接下来半年,李洛在二院的排名,都还会逐渐的下滑。

如果李洛最终只是这成绩的话,大夏国那座人人向往的圣玄星高等学府,应该就要与其无缘了。

徐山岳望着李洛那欣长的身姿以及俊朗的平静面庞,愈发的惋惜,其实这个少年已经很努力了,但因为他的父母太过的优秀与杰出,所以也导致旁人对他的期待值提得很高,如今,那优秀的父母,反而成为了他的一种压力。

毕竟旁人只会说虎父犬子,而不会去了解更深的东西。

李洛迎着众多惋惜的目光,将身上的木屑尽数的拍掉,旋即在一旁盘坐下来,他当然知道此时众人的心中在想着什么。

空相嘛...

这简直就是表明了前途暗淡。

只是...李洛微微撇嘴,手掌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下腹的位置,其实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特殊之处,不只是所谓的空相。

这世间修行者,初始体内都只会开辟诞生出一个相宫,而未来若是踏入封侯境,则是会诞生第二个相宫,封王境时,则会拥有第三个相宫...不过封侯境,整个大夏国都是屈指可数,而至于王境,即便是这强横的大夏国内,都是鲜有听闻。

当然这也并非绝对,传闻有天赋异禀的人,在相力等级进阶时,倒是有着极低的概率可能会在未曾达到封侯境时,就诞生出第二相宫,只不过这种概率,同样极为罕见。

而李洛另外的特殊之处就在这里...虽然他现在还只是处于最初期的十印境,但是...他的体内,有的不是一个相宫...而是,闻所未闻的三个!

没错,这原本是踏入王境的巅峰强者方才能够达到的层次,但这却偏偏出现在了李洛的体内。

但更让人心情跌宕起伏的是,这三个相宫,全是空的!

所以,一个空相是没前途,那么请问,三个空相,那究竟算是有前途还是没前途?

李洛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忧郁。

在李洛心绪复杂的时候,赵阔也是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低声问道:“你那空相问题还没解决吗?”

李洛闻言只是摇摇头。

赵阔见状,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似乎问了句废话,相性乃是天生,似乎还从未听说过能够后天填入一说。

李洛这个问题,显然是个巨大难题。

当两人说话间,徐山岳走入场中,对着李洛鼓励了几句,最后方才对着众多学员道:“各位,下个月开始,就要到最重要的大考阶段了,你们未来能否进入高等学府,就看这次的考核,所以,都各自努力修炼吧。”

众多学员闻言,皆是面色肃然,他们苦学数年,所为的,也就是下个月的那场大考了,若是能够借此进入一所高等学府,未来的成就,也将会大大的提升。

徐山岳说完,便是宣布下课。

李洛与赵阔也并肩顺着人流涌出了训练场。

“我要再去修炼一下相术,今天被你打击到了,你这变态,如果你的相力再强一些的话,我应该会被你吊起来打。”赵阔出了训练场,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与李洛挥手分别。

李洛望着他的背影笑了笑,他其实明白,是赵阔怕因为先前的胜负影响他的心情,所以先行走开。

只是,这么长时间下来,他早就习惯了。

李洛收回目光,然后顺着林间小道,对着学府之外走去。

沿路间能够遇见许多的学员,然而不论男女,都是会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毕竟即便除开这幅俊朗模样外,李洛在这学府内,也算是一个有着另类传奇名声的人。

而对于那些目光,李洛倒是表现得颇为淡然,他沿着小道一路前行,直到在学府门口处,脚步停了停。

在那前方,有大堆的人流汇聚,吵吵闹闹。

那些学员所围的地方,是一面青石墙壁,那是南风学府的荣誉墙,记录着自南风学府中走出的所有天骄人士。

这荣誉墙,南风学府的学员们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按理来说应该是会看得有些厌烦了,但每日的这里,依旧最为的热闹。

李洛抿了抿嘴巴,他当然知道原因,因为这里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冲着她而来。

李洛的目光,投向了荣誉墙上方的一个位置,那里有一颗水晶石,有道道光芒自其中散发出来,最后交织成了一道纤细高挑,并且栩栩如生的身影。

那是一名女孩,她身穿着南风学府的校服,白色简洁的上杉,上杉外还有一件湛蓝色短披风,随风轻荡,下身是黑色的短裙,短裙下面是一双笔直纤细的大长腿,白皙得晃眼。

她有着精致的五官,琼鼻挺翘,睫毛浓密修长,肌肤胜雪,不过虽说这每一点都让人赞叹,但最让得人记忆深刻的,还是女孩的眼瞳。

那是一对金色的瞳孔,散发着一种难以言明的纯粹,若是直视久了,甚至会给人带来一点压迫感。

她神情有些冷淡,目视着前方,一只手叉着纤细腰肢,另外一只手,却是扶着一柄重剑,于是霎那间,那种飒爽,凌厉的强势之感,便是扑面而来。

这是一个不论容颜还是气质,皆是让人怦然心动的女孩。

在其光影后面的墙壁上,铭刻着女孩的名字。

姜青娥,南风学府走出的璀璨明珠,身具九品光明相,其天赋之强,引得大夏国无数人惊叹。

入学两年,尚还未到升学大考,直接被大夏国那座圣玄星学府特招,成为了天蜀郡百年间有此殊荣的第一人。

她已经成为了南风学府的传说,无数后来的学员在此仰望着她,而现在的她,更是在整个大夏国内,都名气极响。

李洛怔怔的望着姜青娥的光影,然后他就察觉到周围一些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那些学员们,不论是男女,此时看着他的视线,都带着一些不甘,羡慕与古怪。

对于他们的视线,李洛依旧无动于衷,他明白这些视线的源头所在。

因为姜青娥。

这位南风学府中不论男女学员都视为神女般的人儿,不仅是他父母自小所收的弟子,而且...还与他有着婚约。

说直白点,姜青娥是他未婚妻。

(新书开张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不管新读者还是老读者,希望万相之王能够在未来再次陪伴大家。

哈哈,这次写新书,写李洛的时候有种老父亲般的既视感,可能是因为自己也当爹了吧?

嗯,希望新书,大家能够喜欢,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衅我?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六十四章 人质第六十三章 老套的英雄救美出现了第七十七章 相师三段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衅我?第四十八章 撞见师箜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五十七章 水芒术第九十六章 溪阳屋总部第八十三章 恩怨纠缠第六十章 险境第二十章 一穿三第一百零三章 败家仔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七十五章 你要刺杀我?第四十八章 撞见师箜第一百零二章 熊孩子第九十一章 再见姜青娥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一百一十八章 沈金霄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六章 后天之相第十四章 发怒的蔡薇第五章 裴昊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一百一十一章 新生实力榜第十章 白眼狼第三十一章 遭遇强敌第九十八章 李洛的手腕第七十五章 你要刺杀我?第七章 抉择第一百零四章 鱼红溪,宫鸾羽第九十八章 李洛的手腕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三十章 虞浪第一百零四章 鱼红溪,宫鸾羽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八十一章 大祭第一百章 宝行总部第七十六章 宋家的外援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二十四章 颜灵卿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八十五章 合力炼制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十三章 无底洞的李洛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衅我?第五章 裴昊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七十二章 为什么要逼我?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一百章 宝行总部第一百零六章 锻造木土相第一百零六章 锻造木土相第一百零二章 熊孩子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五十二章 鬼面魔藤树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九十九章 想要辞职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一百一十七章 素心副院长第三十二章 激将第十六章 相力树第四章 金龙宝行第一百一十一章 新生实力榜第八十二章 再遇莫凌第一百零三章 败家仔第六十四章 人质第三十二章 激将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八十六章 逆转第二十四章 颜灵卿第一百零五章 姜青娥的告诫第八十章 开始筹备第二道后天之相第一百零二章 熊孩子第一百一十七章 素心副院长第七十四章 宋秋雨第一百一十四章 姐妹花与都泽红莲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一百零六章 锻造木土相第六十一章 围猎吕清儿第一百零八章 出了问题第一百一十四章 姐妹花与都泽红莲第一百零八章 出了问题
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衅我?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六十四章 人质第六十三章 老套的英雄救美出现了第七十七章 相师三段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衅我?第四十八章 撞见师箜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五十七章 水芒术第九十六章 溪阳屋总部第八十三章 恩怨纠缠第六十章 险境第二十章 一穿三第一百零三章 败家仔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七十五章 你要刺杀我?第四十八章 撞见师箜第一百零二章 熊孩子第九十一章 再见姜青娥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一百一十八章 沈金霄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六章 后天之相第十四章 发怒的蔡薇第五章 裴昊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一百一十一章 新生实力榜第十章 白眼狼第三十一章 遭遇强敌第九十八章 李洛的手腕第七十五章 你要刺杀我?第七章 抉择第一百零四章 鱼红溪,宫鸾羽第九十八章 李洛的手腕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三十章 虞浪第一百零四章 鱼红溪,宫鸾羽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八十一章 大祭第一百章 宝行总部第七十六章 宋家的外援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二十四章 颜灵卿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八十五章 合力炼制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十三章 无底洞的李洛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衅我?第五章 裴昊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七十二章 为什么要逼我?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一百章 宝行总部第一百零六章 锻造木土相第一百零六章 锻造木土相第一百零二章 熊孩子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五十二章 鬼面魔藤树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九十九章 想要辞职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一百一十七章 素心副院长第三十二章 激将第十六章 相力树第四章 金龙宝行第一百一十一章 新生实力榜第八十二章 再遇莫凌第一百零三章 败家仔第六十四章 人质第三十二章 激将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八十六章 逆转第二十四章 颜灵卿第一百零五章 姜青娥的告诫第八十章 开始筹备第二道后天之相第一百零二章 熊孩子第一百一十七章 素心副院长第七十四章 宋秋雨第一百一十四章 姐妹花与都泽红莲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一百零六章 锻造木土相第六十一章 围猎吕清儿第一百零八章 出了问题第一百一十四章 姐妹花与都泽红莲第一百零八章 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