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0章 世间再无何今秋(修)

北方阵地已经被庆尘打开。

他驱使着五个木偶在阵地中所杀着,而所有士兵都心惊胆战,

士兵们倒也不是被庆尘的凶悍所震慑。

大家毕竟都是上过战场的人,连撕人的巨人他们都见过了,不至于被一个人类吓倒。

但问题是,庆尘身边的五个木偶,可是他们的长官啊!

例如这支陆军野战团,去年还是老四手下的部队,四年前还在老二手底下待过。

现在大家看清了老二和老四的模样,一时间甚至不敢开枪!

这里是军队,而彼此厮杀的人却是曾经的长官,谁敢动手?

就这会儿,甚至还有军官试图'唤醒’他们,高声喊道:“二哥!四哥!我们是自己人啊,别杀了!”

可如今的老二和老四哪还管这些?

他们连自己都管不了!

所以,就是这一瞬的犹豫,已经足以为他们带来毁天灭地的灾难!

进入战场之后,庆尘所杀的方式就不再是秋叶刀了。

五名黑骑士的骑士真气已经用完,后脑勺上也秃了大半。

就连庆尘的骑士云气也消耗大半,再也无法使用大范围的杀伤手段。

禁忌物'充电宝’倒是可以让他瞬间回蓝,可是充电宝一個月只能使用一次,先前他在运输装甲车的幽闭电梯里,已经用过了。

他仅仅思索了一秒便改变了战术。

庆尘将自己的骑士云气灌注进提线木偶,然后与五名木偶在人群中疯狂奔袭

不需要再做多余的事情,他只需要带着五个木偶从阵地里走一圈,他身后的战场便像是被犁过一遍似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这种杀敌效率太高了,高的离谱!

而且,骑士真气凝结成云气之后,锋利的可怕,当他从士兵身旁经过时,竟轻轻松松将对方拦腰截断,然后顺势献祭给提线木偶。

所以,庆尘杀敌之后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地面上也没有鲜血,没有尸体,什么都没有。

那些士兵就像是凭空从人问蒸发了一样。

此时,何今秋赶到,他毫不犹豫的从庆尘为他打开的通道经过

他甚至没有问庆尘能不能扛住,因为他知道庆尘一定可以。

到了这个时候,一切话语都是多余的。

何今秋的眼神里,如今只剩下苍宫之上的那艘运输飞艇,其他方位的所有飞剑都已经飞了回来,十九柄飞剑结成剑阵,如一股洪流般飞向目标!

运输飞艇里,白银公哥也察觉出不对,他立刻命令运输飞艇下降高度,他要到地面去!

800米

600米

400米

何今秋冷笑着看他自救,但就在这400米的高度,剑流终于追上了!

却见十九柄飞剑同时贯入运输飞艇,绞杀飞艇内部的动力仓、涡轮!

那运输飞艇两侧的涡轮轰隆一声爆成火团,在天上燃烧起滚滚浓烟,斜斜着向下坠去!

十九柄飞剑在击毁飞艇之后并未返回,何今秋操控着它们飞入舰仓去找白银公爵

舰仓已经彻底倾斜,里面的士兵一个个重重的摔在飞艇一侧墙壁上。

然而,白银公哥却稳稳的站在舰仓地板上,就仿佛那摇晃的舰身、重力,统统都不存在一样。

十九柄飞剑朝他绞杀过去,却见白银公哥冷笑着在舰仓内辗转腾挪:“强弩之末,飞剑速度都慢了,凭什么杀我?"

只见他的身影在原地拉出无数条残影,那视觉几乎捕捉不到的飞剑轨迹,却被他 -一找到。

舰仓内响起叮叮叮叮连续十九次清脆的金铁交鸣声,这白银公爵竟是徒手以指尖灌注骑士真气,将十九柄飞剑的一轮攻击纷纷弹了回去。

指尖弹击之下,那一枚枚心剑、骨剑上,竟全都出现了裂纹!

地面上的何今秋骤然感觉一股巨力反噬己身,他只觉得自己浑身经脉一震,竟是疼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心剑、骨剑与剑修自身相连,它们受伤,剑修自己也会受伤。

何今秋心神一凛。

骑士半神向来都是一对一里的天花板,白银公呼一次次出手大开大合,迅疾如雪霆席卷。

连飞剑都没有他的速度快!

若是何今秋没有先前那辉煌的一战,还可以打。

可现在,打不了!

即便这白银公爵展现出来的力量,只有李叔同的八成,可他依然打不了!

何今秋皱起眉头,先前他和庆尘都因为对方走的是邪路,所以有些小瞧了这位骑士半神。

然而现实是,对方虽然以魔药强行催生内啡肽来辅佐生死关,可实打实的骑士半神就是骑士半神。

对方依然是半神里单对单所杀的天花板级!

可问题是,现在已经是杀白银公哥的最好时机了。

若是让对方重整白银城,等彼此再在东大陆相见的时候,又会是谁付出生命的代价拦住对这位白银公瞬呢?

何今秋冷静的操控着十九柄飞剑后退,在舰仓内与白银公爵对峙着。

他想寻找对方的破绽,等待对方在飞艇下落过程里,失去平衡的那一刻。

但这白银公哥极其凶狠,哪怕飞艇已经倾斜足足60度,对方依然稳稳当当的站在地板上,纹丝不动!

这是这位骑士半神数百年来,坚持不懈锤炼出的战斗本能,强悍如野兽般的本能!

何今秋看着运输飞艇已经从400米高度下落到130米。

这飞艇即将坠落了,他只要把这白银公呼拖在飞艇里,对方必死无疑!

这时,白银公呼冷冷的看着面前悬停的飞剑,立刻明白了何今秋的打算。

他冷笑一声,整个人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来到舱门旁

却见他骤然拉下应急通道,飞艇侧面骤然打开了一扇应急舱门,一个充气逃生滑梯立刻撑起来。

这时,白银公爵瞳孔骤然收缩,他竟在空中看见了远方的王室舰队。

不好,戏命师又要凭借他们先知先觉的能力来趁火打劫了。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十九柄飞剑再次席卷过来,可白银公瞬并没有急于跳出去,他似乎等的就是这一刻。

却见他双臂数次闪电探出,叮叮叮叮的声音再次响起,可这次的声音不是十九下,而是二十下!

何今秋还没找到他的破绽,对方却先找到了他的破绽……第九柄心剑!

这第九柄心剑原本打磨的时问就晚,也是何今秋抵达鲸岛之后有了紫兰星,才堪堪打磨出来。

而且,在10号城市遭遇鼠灾时,他又为了挡住鼠潮,硬生生撑到这第九柄心剑出现裂痕才停手。

现在,时问刚过一个月,这第九柄心剑的裂纹虽然看不见了,却还没有彻底修复。

而这位白银公时竟在方才那电光火石之间,精准找到了这个破绽。

却见他接连用骑士真气灌注自己指尖,连续两次弹击在剑柄之上!

呯的一声,第九柄心剑应声碎裂,十九柄心剑成了十八柄,而地面上的何今秋猛然一个酿跄,吐出一口血来!

此时飞艇已经到了20米高度,白银公哥趁着这一瞬问,在飞艇侧面的应急通道奋力一跃。

却见他面色狰狞,双腿一瞬间宽起的肌肉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就是这一跃,竟然他抵消掉下坠时巨大的惯性,整个人斜斜的跃出了飞艇!

不远处,运输飞艇与地面接触的瞬间炸裂出巨大火光。

白银公瞬却在地上翻滚了十多圈后稳住了身形,慢慢爬起身来。

他竟是没有死!

哪怕何今秋将运输飞艇从800米高空击落,都没能杀死他!

何今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继续前进!

其实骑士预备役们挑战一面面绝壁时,他也曾去看过。

他看着那个叫胡靖一的笨小子一次次挑战,一次次失败。

挑战鲸岛青山绝壁那天,何今秋就在黑夜里看着,他看见胡靖一咬着牙、拼着命过了问心。

他看见胡靖一在前几面绝壁从未成功过,却高喊着"人生这才哪到哪,死不了就继续前进”!

那时候胡靖一不过是个普通人笨小孩,何今秋则已经是九州之主了,彼此实力、地位天差地别。

如今,对方已经圆梦成了骑士。现在,轮到他了。

死不了的,就继续前进!

白银公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感受着自己左小腿颈骨在方才出现了轻微骨裂,膝盖的交叉韧带处也有拉伤,剧烈疼痛着。

他面色阴沉着回头看向白银城方向,那里有王室舰队,而戏命师既然来了,就一定带了足够杀他的力量。

此地不宜久留,白银城他回不去了。

白银公爵转身想要离开,却发现何今秋竟然已经站在了他的去路上:“你走不了。"

白银公爵微微眯起眼睛:“戏命师要来了,他们摧毁了白银城的守备力量,就会立刻来找你我。"

何今秋摇摇头:“我不在乎。"

白银公哥想要从其他方向离开,可那十八柄飞剑如追魂的锁链般,对他纠缠不放"那就先杀了你。"

他已经探出何今秋的虚实,对方确实不行了!

先前对方贯穿空中要塞那一击,实则已经消耗了太多的精神意志。

如果将空中要寒也比作一位半神的话,那么何今秋今天就是以一敌二,要一个人与两位半神厨杀!

这是不现实的。

白银公爵冷笑着说道:“我相信你也知道彼此的实力差距,竟然还敢追来………不怕死吗?"

何今秋笑着问道:“你可曾见过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白银公瞬平静说道:“客观说,当你贯穿空中要赛那一刻,我确实怕了,那一击如果是来直接杀我,我已经死了。但现在的伱,杀不了我。"

何今秋笑着摇摇头:“所以在你看来,打不过就应该躲得远远的吗?"

“为何要徒劳?”白银公瞬问道

何今秋再次摇头:“东大陆骑士秦笙,面对百万智械大军的时候就没有跑,他明知自己会死,却在战场里十进十出,硬生生从智械军团手里,带回了西北军第一师第二团。"

"东大陆骑士李应允,面对百万智械大军的时候就没有跑,他在战场后方带着十位骑士摧毁了对方的一个火炮部队,救下西北一座城市。”

“这些都是历史里没有记载的,可他们在面对危险时,都作出了自己的选择。这或许,就是他们与你们不同的原因。"

“东大陆骑士庆尘,面对10号城市百万鼠潮,他明知自己回到城市里可能会死,却三天不眠不休救出6130人。他明知那里已经成为一座弃城,随时可能会被李氏、陈氏用炮火覆盖,却依然没有走。"

此时,十八柄飞剑飞回何今秋身边缭绕着,他继续说道:“我其实一直羡慕骑士,大家都说他们是联邦最浪漫的人,但你知道浪漫的定义吗?"

“浪漫的定义不是花前月下,不是海誓山盟,不是情情爱爱。而是你知道哪怕会失败,会死亡,却依然要做的这件事情,就叫做浪漫……这才是骑士。"

何今秋看向白银公爵:“你们黑骑士团,不配。”

白银公爵摇摇头:“我知道你说的这些很英勇,很血性,很美好,可你说这么多是没有用的。现在你需要思考的是,你凭什么杀我?"

何今秋没有立刻回答,他用自己断掉的手腕,轻轻抚摸着身边的每一柄心剑、骨剑,就像在向它说抱歉,然后说一声道别。

“凭什么?”何今秋笑了:“凭我如今这条烂命。"

"如果你拼上这条命,也杀不了我呢?"

何今秋回答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心之所向,无问西东。"

刹那间,他燃烧掉自己最后的生命力,身周十八柄飞剑散发出万丈光芒!

下一刻,十八柄飞剑如洪流般飞离他身边,汹涌的杀向白银公哥!

却见白银公哥不慌不忙的抬手迎击,他整个人兔起鸸落般在周遭拉出残影来,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

飞剑一次一次被击飞,何今秋面色一次又一次的更显疲惫。

何今秋的手段,在白银公哥面前显得有些无力,好像不论他如何努力,都很难伤及对方分毫。

而且战斗过程中,白银公哥甚至犹有余力催发秋叶刀,以黑发为针,一根根从何今秋身上割过。

若不是何今秋躲避及时,恐怕有好几次就被对方割开了颈部大动脉。

他好像没什么办法了,只能机械着繁复以飞剑攻击,然后再被白银公哥凶猛的弹飞。

但是……那些被击飞的飞剑,竟然又一次一次的飞了回去,重新来到白银公瞬面前。

这一战,不像先前那么灿烂,也不像先前那么震撼。

何今秋就像在街头与人肉搏一样,他的身上没有了精致的西装,没有了精致的黑权杖,有的只是一颗想要玩命杀敌的心。

他放弃了自己的讲究,自己的算计。

先前他是剑仙。

现在他只是个战士!

这一战,朴实无华。

这一战,不计生死,不计代价!

葛磊一次次被击退,又一次次重新飞回!

无休无止,连绵不绝。

刹那间,白银公睡发狠还击,却见他骤然爆发无与伦比的速度,在虚空之中连弹

数十指,指指都结结实实的弹在葛磊之上。

那空中的心剑被他精准的一一找到了。

第一柄葛磊碎裂…

第二柄葛磊碎裂--

第八柄飞剑碎裂……

何老板的精神顿时委顿下来。

从胡氏剑修诞生以来,还从没谁一天之内碎过九柄飞剑,他的五脏六腩仿佛被绞碎了特别,若不是这实验体的身体成话,他或许已经猝死了!

这还是葛磊善第一次感谢起这具灰扑扑的躯体,曾几何时他照镜子时看到那个灰色的自己,只觉得这是自己这一辈子最丑的时候。

一点都不讲究。

所以他剪去指甲。戴上帽子。

可如果时间重来一次,他一定会成话正大的站在阳光里,重新审视自己。

葛磊碎了。

他还有骨剑。

哪怕骨剑碎了,他还有一条烂命。

却见那十柄骨剑竟还要比飞剑更坚韧一些,哪怕经受不知道多少次打击,依然顽强的飞在空中。

此时,正是白银公异刚刚破釜沉舟一击,彻底击穿了何老板的剑阵,却也终于给了何老板一个机会

却见被弹飞的骨剑去而复返,趁着对方全力所杀的时候,精巧的从对方左脚踝后面割过!

这是白银公哥从飞艇上落下时,伤到的那条腿。

白银公哥察觉不好时,已经来不及闪躲了,他勉强抬腿想要避开,可是这柄骨剑来的太刁钻!他左腿的骨裂与韧带拉上也在这一刻减缓了行动!

脚筋!

就是这一剑,直接割断了白银公哥的脚筋!

白银公呼双眼赤红,他的敌人就像是疯子一样完全不计死活,哪怕整个人已经如风中残烛,却还是想着怎么杀他,而不是想着怎么求活!

他忽然觉得再这样下去,死的很有可能是自己!

白银公瞬抬头看向何老板,却发现对方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哪怕碎了九柄飞剑,对方却为制断自己一根脚筋而笑!

白银公哥不想再拖延下去,远方的陆军阵地已经没了战火声,Joker随时会到!

戏命师也随时都可能过来!

想到这里,却见他骤然弓身,单腿爆发出无穷的力量,朝葛磊善虎扑而去!

刹那间,白银公呼身影消失在视野里,这速度已经快到何老板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影子,还没等他看清,对方就已经来到他的面前,

白银公哥抬手,重重的一掌按在葛磊善胸口,他身体里的骑士真气汹涌的滚荡进何老板身体里。

骑士半神的骑士真气像是从天上泻下的山洪,从何老板的四肢百骸经过,一寸寸的催断何老板的血管、肌肉纤维。

这便是骑士半神为何能打人如挂画的原因,何老板表面看起来完好无损,可身体里的所有生机,却全都被摧毁了。

但白银公瞬看见,何老板依然在笑。

突然问,他手腕一疼,那只按在何老板胸口的手竟然也被割了一剑,割断了他的右手手筋!

白银公瞬这才惊觉,方才自己奋力一搏,飞跃的途中先后击飞了九柄骨剑,还有一柄则不知所踪。

原来,这柄骨剑一直都在这里等着自己。

从一结束,何老板就没打算活下去,他要用一条命,换白银公呼一根手筋,

这时,何老板遭受巨力,如断了线的风筝成话倒飞出去,身体在地上不断翻滚。

他仰头看着夜空,一边咳嗽一边笑道:“废你一手一脚,怎么样?还敢小看我吗?"

何今秋格外的惨,却格外的苦闷。

白银公瞬怔怔的看着手腕上那条血线:“如今的科技,想要接续一根手筋轻而易举,只需要给我一个月,这个伤势根本不会影响我分毫。现在,你的心脏不过勉强拼合在一起,我的骑士真气留在你体内,你也根本愈合不了,所以是必死无疑了。所以,你用一条自己这半神的一条命,换我一个可以愈合的伤口,为什么?"

何老板笑了笑没理他。

白银公爵怒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不要命了跟我换伤?你是半神,你难道一点都不怕死吗?"

何老板看着头顶的星空。

他很想再御剑飞行一次,去看看那触手可及的星辰。

可他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没办法御剑了。

他只剩一条烂命,慢慢等着死去

白银公爵第三次问道:“为什么?!"

这时,何老板缓缓转头看向地平线,那里正有一个少年浑身浴血,狂奔而来,

少年身边的木偶都不知道死到哪里了,想必刚刚那一战很凶险吧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何老板问道。

白银公瞬没说话。

何老板思索两秒,他想到自己曾经认识的某些人,经历的某些事:“因为…--功成不必在我。"

白银公瞬愣了一下,葛磊善言下之意是他用命换掉自己一根手筋,一根脚筋,就是为了给庆尘制造一个杀自己的机会。

人是不是葛磊善杀的没有关系,只要他白银公爵死了就可以!

下一刻,白银公瞬看到庆尘割开自己手腕,以鲜血为引,从血液中抽出他从戏命师那里缴获来的血红色长剑。

他心神突然一凛,脑海中回荡着戏命师对他的预言!

手持血红长剑之人,手刃白银公爵!

他面色阴晴不定着,思来想去也不觉得庆尘有实力杀自己,他冷声道:“你觉得他能杀我?我是半神,他不过是个A级。"

葛磊善想了想说道:"你会是他杀掉的第一个半神,他这柄剑,终于要开刃了。接下来,他还会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直到有一天,这个世界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五谷丰登,万民乐业。我的墓志铭上可能会写,这个人玩剑很厉害,而你……不会有墓志铭。"

说着说着,何老板剧烈的咳嗽起来,他体内的一切都结束在骑士真气的游走下分崩离析。

但他一点都不后悔。

这时,白银公瞬竟然没有选择去杀掉庆尘,而是转身一瘤一拐的往远方跑去。

哒哒哒的脚步声传来,庆尘半跪在葛磊善身边:“葛磊善,你怎么样?"

何老板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活不了啦,快去吧,去杀了他,不要让他活到远征东大陆的那一天!我已经断掉他右手和左脚脚筋,你要杀不了他,愧对你们骑士先祖。"

庆尘愣了一下:“可你---"

何老板看着天上星空:“庆尘,拜托了,杀掉他。”

“我先帮你查看伤势,”庆尘鼻子一阵发酸。

却见葛磊善突然认真的看着庆尘:“去吧,去吧,我要去的地方不需要勇气,你要去的地方才需要勇气。”

庆尘骤然起身,以他生平最大的力气,朝着白银公瞬的背影追去,

他忽然回想起自己某天晚上逃课回家的路上,他在行暑路的那个丁字路口,看见那个衣着考究的年轻人,对方笑着对自己说:你好,我是九州何老板。

庆尘只觉得的自己心脏、血液、脑海全部沸腾起来,身体里的雪装不停翻涌。

那一道道电弧不断激荡着的,它们在磅礴的愤怒之中不断生长。

可是,当它们碰触到某个临界点后却迟迟无法突破。

于是,它们结束另寻出处,它们结束与血肉同化,它们渗透到了庆尘的生命里。

这时,一直平躺在地上的何今秋,用尽浑身最后的力气,勉强撑起自己残破的身躯,盘坐在地。

他静静的看着那少年浑身结束虚化,身体的边界成话被雷露取代。

元素化!

庆尘竟然在半神之前,就结束了与雷霆同化的进程!

此时,庆尘只觉得他在这人世问走了一程又一程,告别了一个又一个朋友,这世界已经腐朽。

可是你要明白啊我的朋友,我们不能用温柔应对光明,要用火。

弹指问,庆尘的身影,变成何老板眼里的一束光,而他眼里充满了笑意却见一道极其璀璨的光芒向远方拉伸,拉伸成一条暗淡的光线!神切!神切!

庆尘以极限距离来到白银公爵身后,可对方即便手脚残破,依然气势恢宏

电光火石之间,庆尘才刚刚来到对方身后,还没来得及挥剑便被对方凌空一脚跳飞出去。

这一脚势大力沉,他感受着胸腹间的痛楚,连龙鱼加持过的助骨都断掉三根

骑士半神太凶狠了!

然而庆尘还在空中倒飞时,那道光芒再次闪动!

半空中的庆尘消失了!神切,第二次神切!

那道光芒再次进发,以雪霆之势拉伸出一道跨域数十米的暗淡光线

光线从白银公爵身上接过,来到了白银公爵左前方!

白银公爵只觉得自己浑身被浩大的电流充斥,浑身的酥麻感让他赶到战栗紧接着,一个个电弧从身体内爆开,伤害着他的四肢百骸但是,没有用!

区区A级,即便元素化也没有用!

这种级别的电弧,对于以身体微弱著称的骑士半神来说,根本没用!

白银公哥狰狞着挥起自己完好无损的左臂,他以臂为刀,向光线尽头处劈砍下去,那里便是庆尘的落点!

庆尘出现了,但白银公爵的臂刀并没有落下。

少年仿佛算准了他会干什么似的,当他出现时,血红色的长剑已经等在了臂刀必经之路上。

白银公瞬收手抬腿,想要以鞭腿来开始庆尘

可他忽然看见,面前少年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那眼神之中只剩下犹豫的杀意再闪!

白银公爵面前已经没了人影!

庆尘在半神之前,三次神切已是极限……可足够了!

这一秒,他从白银公爵左前侧横切而过,闪动到了对方的右后侧!白银公爵微弱的战斗意识驱使下,当即挥起右臂,可是……这只右手,已经被何今秋斩断了手筋。

那是何今秋用生命为代价,给庆尘制造的一个机会唯一的一个机会。

庆尘的三次神切里,前两次都不过是前奏,唯有这一次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也唯有这一次,他才有机会

就在这神切的过程里,庆尘的身影从雷霆中乍现,他脸颊的火焰纹路仿佛在摇曳燃烧,手中的红色长剑轻飘飘从白银公瞬脖颈处划过

时间宛如静止。一切都开始了何今秋,我做到了

庆尘的身体在三次神切后进入极度的健康状态,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在巨大惯性下翻滚出去。

而另一边

白银公爵的脖颈竟是被这极致的速度斩断了,同时斩断的,还有庆尘的一滴眼

在神切过程里,那滴溢出眼角的眼泪,被气流吹到庆尘后脑,当它遇到红色长剑的宴那,一分为二

噗通一声,白银公爵人头落地。

庆尘忍住胸腹间的剧痛挣扎起身,当他悲伤的回头看去时,却见何今秋盘坐在地,低垂着头颅,嘴角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他仿佛听见何今秋对自己轻声说,走啦说走就走。格外的潇洒可这一走

世问便再无何老板。

58、从一开始就错了(修)267、落幕(修)89、勇气(修)今天还是讲无关的故事308、灌顶之法(修)453、孙楚辞是何方神圣?(修)186、黑拳(修)686、最重要的任务(修)851、庆尘的命运片段(修)752、李叔同有什么好怕的?他又没拿加特林(修)58、从一开始就错了(修)430、是什么遮住了眼(修)85、尖叫与消音(修)977、失忆514、师母(修)781、机要秘书,李可柔(修)463、娱乐节目(修)400、出国(修)798. 136号多元世界(修)869、搬山,填海(修)715、波橘云诡,新的征程(修)537、一心三用!(修)337、人间寂寥(修)663、快乐池塘边的小跳蛙(修)766、相亲进行时(修)497、买药(修)31、李氏财团(修)209、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修)428、庆原的线索!(修)第898章 零与壹(修)356、叮咚送的果子(修)367、庆氏的马前卒(修)377、庆一的新发现(修)674、小院长(修)854、禁忌之森!新的规则!(修)第940章 现在走,是为了有一天回来(修)119、第三堂课(修)第902章 傀儡师的挑衅(修)777、给庆尘祝寿(修)373、蜂拥而出的情报一处(修)91、另一名时间行者(修)292、永远少年(修)633、远方的朋友,叮咚(修)783、原来他没撒谎(修)422、时间行者联合会(修)860、套娃!戏命师的手段!(修)第958章克敌先机(修)5、超然的地位(修)713、替我看一眼新世界!(修)779、银杏山上的老人(修)699、为虎作伥(修)627、与旁观者组织的交易(修)782、满级大号在新手村(修)678、下3区的避风港(修)648、无矩!庆尘醒来,人间兵器!(修)344、忽悠瘸了(修)66、一场关于表世界的交易(修)530、分赃现场(修)773、新族长,Zard(修)704、骑士与信差!(修)126、双倍的时间(修)23、不速之客(修)678、下3区的避风港(修)390、倒计时七天(修)第908章 神代云罗的大师兄(修)23、不速之客(修)757、时间到,从苍穹坠落!(修)31、李氏财团(修)209、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修)329、白昼的协同作战(修)137、吃瓜三人组(修)347、相信(修)871、今天是个好日子(修)973、禁忌物ACE-015,木鱼780、父子俩玩的都挺大啊(修)127、相依为命(修)736、二线作战,极限换家!(修)464、死物(修)853、两位奥斯卡影帝(修)659、死不掉的,就继续前进(修)802. 大搜查!(修)198、秧秧的身份(修)第946章不是一定要打得过,才去打(修)256、时间行者的赚钱方式(修)126、双倍的时间(修)第948章诸天号,诸神号(修)530、分赃现场(修)312、来不及了(修)468、尘封已久的心(修)332、世界的检验(修)270、不太正经的生意(修)第948章诸天号,诸神号(修)524、镇压式神的宫殿(修)240、两名时间行者的相遇!(修)590、前妻(修)第939章 庆尘的乳牙(修)8、影子(修)610、金牌牛郎,陈岁!(修)826、钓鱼执法(修)424、盛会(修)
58、从一开始就错了(修)267、落幕(修)89、勇气(修)今天还是讲无关的故事308、灌顶之法(修)453、孙楚辞是何方神圣?(修)186、黑拳(修)686、最重要的任务(修)851、庆尘的命运片段(修)752、李叔同有什么好怕的?他又没拿加特林(修)58、从一开始就错了(修)430、是什么遮住了眼(修)85、尖叫与消音(修)977、失忆514、师母(修)781、机要秘书,李可柔(修)463、娱乐节目(修)400、出国(修)798. 136号多元世界(修)869、搬山,填海(修)715、波橘云诡,新的征程(修)537、一心三用!(修)337、人间寂寥(修)663、快乐池塘边的小跳蛙(修)766、相亲进行时(修)497、买药(修)31、李氏财团(修)209、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修)428、庆原的线索!(修)第898章 零与壹(修)356、叮咚送的果子(修)367、庆氏的马前卒(修)377、庆一的新发现(修)674、小院长(修)854、禁忌之森!新的规则!(修)第940章 现在走,是为了有一天回来(修)119、第三堂课(修)第902章 傀儡师的挑衅(修)777、给庆尘祝寿(修)373、蜂拥而出的情报一处(修)91、另一名时间行者(修)292、永远少年(修)633、远方的朋友,叮咚(修)783、原来他没撒谎(修)422、时间行者联合会(修)860、套娃!戏命师的手段!(修)第958章克敌先机(修)5、超然的地位(修)713、替我看一眼新世界!(修)779、银杏山上的老人(修)699、为虎作伥(修)627、与旁观者组织的交易(修)782、满级大号在新手村(修)678、下3区的避风港(修)648、无矩!庆尘醒来,人间兵器!(修)344、忽悠瘸了(修)66、一场关于表世界的交易(修)530、分赃现场(修)773、新族长,Zard(修)704、骑士与信差!(修)126、双倍的时间(修)23、不速之客(修)678、下3区的避风港(修)390、倒计时七天(修)第908章 神代云罗的大师兄(修)23、不速之客(修)757、时间到,从苍穹坠落!(修)31、李氏财团(修)209、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修)329、白昼的协同作战(修)137、吃瓜三人组(修)347、相信(修)871、今天是个好日子(修)973、禁忌物ACE-015,木鱼780、父子俩玩的都挺大啊(修)127、相依为命(修)736、二线作战,极限换家!(修)464、死物(修)853、两位奥斯卡影帝(修)659、死不掉的,就继续前进(修)802. 大搜查!(修)198、秧秧的身份(修)第946章不是一定要打得过,才去打(修)256、时间行者的赚钱方式(修)126、双倍的时间(修)第948章诸天号,诸神号(修)530、分赃现场(修)312、来不及了(修)468、尘封已久的心(修)332、世界的检验(修)270、不太正经的生意(修)第948章诸天号,诸神号(修)524、镇压式神的宫殿(修)240、两名时间行者的相遇!(修)590、前妻(修)第939章 庆尘的乳牙(修)8、影子(修)610、金牌牛郎,陈岁!(修)826、钓鱼执法(修)424、盛会(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