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粮换地

以粮换地

“老乌,又上山采饿羊菜啊?”莫老汉咳了几声,拄著木棍慢慢走出院子,只见他的两条腿肿得像粗木桩子。

“是啊,家里的东西都吃光了,不得不到山上摘些嫩叶子吃啊。”那叫老乌的全身浮肿,只不过没有莫老汉那般严重罢了。

“孩子他爹,你要什么和我说便是了,出来做什么?”莫大婶忙从屋里走出来。

“就想出来走走,看看,我这身老骨头,也不晓得还能活多久。”莫老汉顿住脚步,看着两人,笑道。

老乌和莫大婶都沉默了,是啊,这粮荒什么时候是个头哇。前天,他们隔壁的范老头就死了,全身水肿得厉害。这都是粒米未进,野菜树叶吃多了的结果啊。

“孩子他爹,明儿咱把家里的两亩地全拿去换了粮吧,能换多少便换多少。”莫大婶建议。

久久,莫老汉看了一眼同样水肿的孙女,叹了口气道,“换吧换吧。”

按比例分成,谈妥条件的当天晚上,大郎家和阿德家的粮食就连夜搬到了二郎家。阿德只拿出了五百斤粮食,剩下一千斤左右不敢动用了。毕竟他还要预留出一部分供自家和岳父那边生活。大郎这边拿出的也不多,仅有两百斤,他一大家子六张嘴巴等着吃饭的,哪里敢拿多出来卖予别人?

“二郎,好了吗?”罗云初提着长长的油灯,朝下面低声问道。

“好了,我这就上去!”

“来,我拉你一把。”罗云初伸出手,二郎的手搭了上来,他脚一蹬,便借力从地窑里上来了。

没错,就是地窑!这在去年就挖好了。这是罗云初他们去年就挖好用来藏粮食的,开口就在杂物房里。俗话说狡兔三窟,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罗云初他们之前买了这么多粮食,自然也不能只放在一住了。其中有五六百斤的粮食是放在地窑里的。

如今打算以粮换地,他们就将原来放在地窑里的粮食搬了上来,再从楼阁里搬几百斤下去储存。自家用的,自然得用好的了。

“媳妇,咱们这样做,妥么?”以粮换地这法子真的妥当么?想到他们十几两银子的粮食能换这么多地,他觉得兴奋之余又有点不安。

罗云初没答他,反而问道,“二郎,你有没有感觉,似乎村子里的人越来越死气沉沉了?”

二郎想了想,答道,“是啊。”

她仔细想过了,前面许多人都还很积极地去寻找各种生路,现在反而没那么活跃了。是认命了还是绝望了?这样的气氛让她很心惊,鲁迅得说好,不在沉默暴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不她愿意看到的。

若这真是暴乱的预兆,那在这种时候,并不是挟紧尾巴做人就行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真的暴乱了,不管你再怎么低调,也难保别人不会来抢你。所以,现在他们需要的是一个一个希望,一个生的希望。罗云初发现这里人们的忍性很强,能有一点活路,人们都不会反,也不会暴乱,即便要为了这个希望付出一些代价他们也会愿意的。再说即使地全没了,只要人能活下来,租赁地主家的地来种,每年交些租子,或再到山上开垦荒地就有地了,只是辛苦点而已。没瞧见,以前受灾的人们为了活命抛开家里的一切,背井离乡地到大城里乞讨以求生存吗?

她想救他们,想掐断暴乱的可能性。但她又不甘心自己储存的粮食就这样白白地给了他们。说她说她伪善也好,贪心也罢。她就打算这般做了。

而且还有一点,雨季就快过去了,洪涝也快过去了。雨下了整整两个多月,也该停了。她上辈子活了那么久,还没见过能连下三个月的雨!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下半年的收成如何她不知道,但如果能撑两三个月,至少能活命是肯定的,即使又遇到旱灾。其实她打心底里不信,她所处的这个地方真有那么倒霉,旱灾洪涝轮着来。

现在他们预留出一千三百斤的粮食,足够应付一年的吃食了。她就不信,接下来的一年两收都是棵粒无收的情况。退一步讲,即使真那么不幸。江南或其他地方也会有收成的,届时,一定会有粮食卖的,可能价钱上就要贵一点了。但是再贵能贵得过现在么?现在的一石粮食能换回好几亩地!富贵险中求,没有什么事是百分百有把握的,她决定赌了!

听到媳妇细细的分析,二郎的心一凛,觉得此事事在必行。为了自家,为了他所生长的这个村子。

“换粮了换粮了,宋家有粮换啊,大家快拿地去换吧。一亩地十五斤,比周地主足足多少五斤呢。大家别把地换给周地主了,换给宋家吧。”

敲锣打鼓的,没一会,宋家以地换粮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子。听到有粮,不少人都跑出家门打探消息。

“小李哥,这宋家还有粮换?”村子里有好奇的人,拦下小李哥问道。

“怎么没有?这回呀,宋家三老爷,知道不?在京里当官的那位,和他的好友说了一下村子里的情况。你也别问我他是怎么知道村子里的情况的,驿站能传信呢。当时他好友听了,可怜咱们,又想在这边置点地。知道咱最需要粮食而不是银子,这不,整了两三千斤托宋家换点地呢。”小李哥被拦下了,也不恼,笑嘻嘻地向众人解释着。这小李哥以前就在县里的酒楼当过跑堂的,端的一张利嘴,死的都能给他说成活的。这回罗云初他们将一大车沙石拉回家做足了戏后,便找到了他,让他在各村帮着宣传一下,报酬自然是少不了他的。

“小李哥,你莫要骗人啊。现在各大城都不准进出,哪里运得了粮食进来?”此话一出,众人跟着起哄。

“宋三爷在京里当官呢,他朋友有通天本事咋啦?人家就是把粮食运进来了,咋了?这可是我亲眼见的,白花花的米面呢。你们不稀罕就算,我还得去别村告诉人家好消息呢。人家宋家说了,优先换给咱们村,你们不稀罕大把人稀罕!”

“难怪呢,今天我看到有几辆马车拉着两车的东西进了宋家。”

此话一出,众人就信了八成,见小李哥要走,忙拦住他,追问此事的真实性。

“真真假假,你们明天自会知道,记得啊,一早就去宋家门口排好队。还有,你们也别打那些偷摸抢骗的主意,人家有十来个差爷在宋家守着呢。”

待小李哥走了,众人忙奔走相告这一消息,都决定明个一早,便到宋家去等等。

次日一早,宋家大门就排了两条长长的队伍。好些人怀里都揣着田契地契,手里拽着布袋。

辰时一到,宋二郎家的门准时打开。

二郎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大声说道:“此次以地换粮,本着双方自愿的前提,若有人不愿的,可以离开。”说到此处,二郎顿了顿,等了好一会,都没人愿意离开队伍。

他便接着说:“一亩水田能换十六斤粮,一亩沙地或坡地能换十二斤粮,山地就不要了,古沙村的优先,其他村子的压后。好了,开始!”这是他们昨晚商量出的法子。粮食不多,也只能如此了。

“还有一点便是,又到了耕作时节,卖了地的人若还想种地,晚点可以来我这租种回原来的土地。每年交了赋税后只需纳上四成的租子便可,今年的种子由我们这边提供。不过这事等换完了粮再说,你们每家留一个人在此便行。”二郎补充了一点。

人群中顿时暴发出一阵欢呼,宋家这一做法,无疑给他们留了一条生路,怎能让他们不兴奋?

“水田能换十六斤粮食?比周地主那多了六斤啊!”

“是啊是啊,沙地一亩也能换十二斤。比周地主那好多了。”

“宋家是厚道人啊,据我所认识的地主,少说也要收五成租子的,还是税前五成呢,赋税全让咱们交了。”

接着,十来个差爷陆续出来,一字排开,本来有些激动的村民顿时老实了。然后一筐筐白花花的米面才从院子里抬了出来,排在前面老人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老泪纵横。

宋二郎他们门前摆了张桌子,供韩师爷用。排在队伍前头的第一人,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便从怀中将地契拿了出来。韩师爷接过后,先让二郎签字盖章,接着便由韩师爷盖章。(现在徐明府丁忧,新任知县尚未下达任命通知,而周少府如今又借酒浇愁,县衙里的事暂由他代理一二)

等做完这一切后,那人才被放了过去。那老汉提着五十来斤米,老泪纵横。他的家人忙跑过来将他扶住。

队伍在慢慢前进,领到粮的人都满脸喜悦,热泪盈眶。让等在后面的揪心极了,生怕前面的人换完了,后面的就没粮食换了。

特别是另一排排着的是别村的村民,别提有多羡慕古沙村的人了。这宋家还是照顾自已村的人多呀。

等着的人没事做,就开始数落自己村的地主,说他们不够仗义,自己村的人都那么困难了,还削尖了脑袋想占他们的便宜!

其实罗云初他们每亩地给的粮也不算多,但人就是架不住比较。他们宋家这个价钱和周围地主们一对比,就显得太厚道了。比别人多给了五成粮食呢。

累死了。

大收获抓虫年初一36 祸端棉花增产拒绝伸手另一条路子祸及大房余有希望小包子亲生和拖油瓶头疼祸及大房43 行情头疼菊花与仙人掌余有希望三郎上京38 解决及新希望穿越抓虫菊花与仙人掌罪有应得反应乔迁之喜头疼离家前青竹学馆又一年38 解决及新希望来去匆匆八月再次开荤集市新婚夜二集市46 秋收金元宝正文完结圈地行动包子来袭包子来袭36 祸端启蒙白面馒头45 银子到手赏识敬茶防寒扶贫新婚夜一香芋绿豆晋身地主阶级金元宝39 想通拒绝伸手分家防寒扶贫买田又一年各有改进乔迁之喜金元宝买田饭团淋雨38 解决及新希望亲生和拖油瓶36 祸端小包子感激涕零打算房子盖成乡试开放粮仓余有希望香芋绿豆饭团淋雨罪有应得洗三棉花深加工借住温馨一刻种稻养鱼不同待遇棉被买卖开放粮仓初次成果感激涕零田水风波搬家田水风波八月集市准备盖房八月准备盖房运动回门二更成亲权衡利弊以粮换地
大收获抓虫年初一36 祸端棉花增产拒绝伸手另一条路子祸及大房余有希望小包子亲生和拖油瓶头疼祸及大房43 行情头疼菊花与仙人掌余有希望三郎上京38 解决及新希望穿越抓虫菊花与仙人掌罪有应得反应乔迁之喜头疼离家前青竹学馆又一年38 解决及新希望来去匆匆八月再次开荤集市新婚夜二集市46 秋收金元宝正文完结圈地行动包子来袭包子来袭36 祸端启蒙白面馒头45 银子到手赏识敬茶防寒扶贫新婚夜一香芋绿豆晋身地主阶级金元宝39 想通拒绝伸手分家防寒扶贫买田又一年各有改进乔迁之喜金元宝买田饭团淋雨38 解决及新希望亲生和拖油瓶36 祸端小包子感激涕零打算房子盖成乡试开放粮仓余有希望香芋绿豆饭团淋雨罪有应得洗三棉花深加工借住温馨一刻种稻养鱼不同待遇棉被买卖开放粮仓初次成果感激涕零田水风波搬家田水风波八月集市准备盖房八月准备盖房运动回门二更成亲权衡利弊以粮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