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许铃音:大锅~(6450/10万)

宋卿摆摆手:

“尽想些歪门邪道,有这个精力给许公子炼制玩物,不如给王首辅先炼一副躯壳。”

刚才出“馊主意”的炼金术师问道:

“怎么回事?王首辅要死了?”

宋卿摇头:

“听一楼的人说,王首辅久病难医,积劳成疾,若是不好好养着,怕是时日无多了。”

一楼指的是大药房里那些术士,值得一提,司天监的派系里,宋卿带领的是炼金术师,擅长炼器。

杨千幻带领的术士在三楼,专门给达官显贵和平民看风水,选墓地。

一楼大药堂的术士,跟的是钟璃。

司天监的每一个派系,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

“没用没用,炼了也没用。。王首辅一介凡人,魂魄离了肉身,只能炼成鬼,进不了我们炼制的躯壳。”

一位术士摇摇头:“魏渊死了,王首辅要是再一死,啧啧,元景的时代就彻底过去了。”

...........

王府。

后花园。

王思慕身穿碧色罗裙,外罩同色的袄子,与红裙子的临安并肩而行。

“首辅大人怎么说病倒就病倒?”

临安抿了抿嘴,轻声道:“司天监的术士也没法子?”

裙摆随着莲步摇晃,一双鹿皮小靴若隐若现,她头戴小凤冠、金步摇、珍珠钗等饰品,圆润的鹅蛋脸白皙精致,桃花眸风情暗藏。

她愈发的内媚,愈发的风情万种。

王思慕侧头,望着私交甚好的临安,叹息道:

“司天监的术士说,爹这是忧思成疾,积劳成疾,辞官在家休养便是了。但若是继续下去,自己寻死,我等有什么办法。”

临安笑了起来:“这群术士,还是这般目中无人。”

王思慕紧了紧御寒的狐裘大氅,忧心忡忡:

“其实很久前,爹就身体抱恙,本该静养。奈何朝廷内忧外患,忧思成疾,才把身体拖累到现在的情况。”

临安眉头微皱,只能安慰:

“好在如今虽卧病在床,但也能借此静养了。”

王思慕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司天监的术士说,这是心病,心病就得心药来医,父亲病倒前,忧虑三件事:青州战事、流民、西域佛门。

“这三件事,哪怕能解决一件,父亲也可安心养病。”

流民和国库空虚是因果关系,是一件事。

临安两条修的精致好看的黛眉,轻轻皱起。

王思慕看一眼心思单纯的闺中密友,摇摇头:

“罢了,不说这个,诸公都没办法,我们两个女流之辈能有什么法子?”

临安抿着唇,“嗯”了一声,审视着王思慕,道:

“思慕清减了许多,想来是既惦记许辞旧,又担忧首辅大人的身子。”

王思慕露出几分愁色:“青州局势凶险,他一介书生,我自是担忧的。原本我与他,再过半旬便要定亲.........”

“莫怕!”

Wшw✿ тtκan✿ ¢O

说到这个话题,临安眉眼又跳脱起来,像只活形活现的雀儿:“有狗奴才在呢,青州就算破了,许辞旧也不会有事。”

刚才谈及卧病在床的王首辅,她也不好表现的太没心没肺,便露出沉重表情配合闺中密友。

王思慕一愣,反问道:“谁与你说许银锣在青州?”

“难道不是?”

临安叽叽喳喳的说:“他在外面,那肯定会去青州打仗。”

虽然从未表面上承认过,但狗奴才是她心里的英雄。

“可我听爹说,青州局势吃紧,许银锣不在军中,未曾参战........”

看见临安眼神里难掩失望,王思慕忙岔开话题:“不说这个了,你和许银锣的婚事,陛下不帮忙张罗吗?”

鹅蛋脸瞬间通红,临安讷讷道:

“你,你说什么呀,谁说我要嫁给狗奴才。哎呀,这风言风语的真讨厌。”

王思慕笑道:

“我们相识多年,你的心思我还看不懂?许银锣一表人才,又是百姓心目中的英雄,仰慕他的女子数不胜数。你要做的啊,是赶紧把名分定下来。

“有了名分,你便是他正妻,外头那些女人,顶多就是外室,或江湖中有过情分的野鸳鸯。

“若是名分定不下来,殿下,并非思慕小觑你,没有名分的你,谁都斗不过。”

临安感觉自己被小瞧了,鼓了鼓腮。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寒冬腊月,冷风迎面如割,身娇体贵的两位金枝玉叶没逛太久,带着各自的宫女、婢女沿着曲折回廊返回内院。

途中,一个气质阴柔的中年太监,领着两个小宦官从内院出来,双方打了个照面。

“见过临安殿下。”

中年太监,他身后的两名小宦官,躬身行礼。

“你是皇帝哥哥寝宫里当差的........你来这里干嘛?”

临安认出他了,但没想起叫什么名字,皇帝身边的宦官,她只记得掌印太监赵玄振。

“回殿下,陛下让奴婢来告知首辅大人,西域佛门已被万妖国余孽牵制,难以对我大奉造成威胁。让首辅大人安心养病。”

中年太监说道。

竟有这种好事........王思慕惊喜不已,脸上遏制不住的露出笑容:“那我爹怎么说?”

中年太监道:“首辅大人让我带话给陛下,可以廷推了。”

廷推,是一种由皇帝召来,群臣商议的推举制度。当有重要职位出缺时,就会进行廷推。

王思慕顿时明白,父亲打算辞官,或暂时卸下首辅职务。

“多谢公公相告。”

王思慕取下一只金镯子,塞给中年太监,笑着问道:

“可还有更详细的情报?如不方便,公公便不用说。”

临安殿下在身边看着,中年太监哪敢收受贿赂,连连摆手:

“也非什么机密情报,奴婢听陛下说,这些事似乎与许银锣有关,他在南疆促成了大奉与万妖国的结盟。消息是从青州传回来了。

“奴婢只知道这么多。”

许银锣促成了大奉与万妖国结盟,以此牵制佛门..........王思慕愣了半天,她终于明白,为何许银锣不在青州。

她忍不住侧头看着临安。

身边的这位闺中密友,脸上的笑容又甜蜜又得意又充满着炫耀。

“他从不会让我失望。”临安抬了抬下巴。

............

黄昏,精疲力竭的苗有方站在一棵树的树冠上,他像是没有重量的纸片人,脚下只踩着一根纤细的树枝。

举重若轻,身如鸿毛,五品化劲!

这就是化劲境界的风光吗?苗有方面朝夕阳,张开怀抱,像是拥抱世界。

两个半月,他从练气境一路高歌猛进,晋升五品,成为化劲武夫。

龙气虽然早就被抽取,但在那之前,留给了他最后一个礼物——许七安。

遇见许七安,得他悉心指点,这亦是龙气赠予他的大造化。

“下来吧!”

树下传来许七安的声音:“我有话要和你说。”

“好嘞!”

苗有方轻飘飘的落地,过程中翻了十几个跟头,尽情的展现自己的轻功。

化劲期的武夫,轻功十分了得。等到了四品,便能初步的御空飞行。

许七安坐在篝火边,一边烧着开水,一边说道:

“你既已到了化劲,我们的缘分就了了,从今天开始,我放你自由。”

苗有方愣住了,喜悦的情绪一点点退去,嘴角动了动,低声道:

“为什么?许银锣,我,我说过要一直追随你的。”

许七安没好气道:

“滚犊子,你又不是美人,追随我作甚,碍眼。”

骂了一句后,他神色渐转柔和:

“在我还弱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倾力栽培我的人,他跟我非亲非故,却愿意不计回报的培养我。

“只因为他觉得我性情刚烈,是个不会误入歧途的人,认为我将来能为天下百姓做点事。你应该感谢他,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愿意给你机会。

“就像他当初培养我一样,不为回报,不为私心,只是为了中原百姓。”

苗有方沉默了一下,低声道:

“那为何,为何又要赶我走?”

许七安笑道:

“我没什么能教你的了,四品是锤炼“意”的过程,是武夫走出自己的“道”的过程。现在让你走,刚刚好。

“去吧,苗有方,我期待将来能在江湖中听见你的传说,听见有人说,苗大侠为国为民,侠肝义胆。

“成为大侠不正是你的梦想吗。”

不知道为什么,嬉皮笑脸惯了的苗有方,罕见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那,我以后行走江湖,能以你徒弟自居吗?”

许七安嗤笑道:

“我才没有你这种不成器的弟子,走你自己的路,别跟我扯上关系。滚吧滚吧。”

苗有方“切”了一声:

“有什么了不起,老子将来一定成为名满天下的大侠,到时候你别死乞白赖的让我喊你........”

师父两个字,他没说出口。

苗有方穿梭在密林间,越走越远,毫不留恋。

直到走出十几里,他忽然停下脚步,原地驻足许久。

..........

三天后,南疆北部。

许七安在约定的,一个叫三叠瀑的地方,终于等来了超过约定时间两天的丽娜和许铃音。

远远的,看见一个大乞丐背着一个小乞丐,轻盈的在乱石中飞跃。

她们蓬头垢面,衣衫破破烂烂,浑身散发酸臭味,像极了逃荒的流民。

丽娜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发亮,精致的脸蛋沾满污迹,许铃音双眼呆滞,表情木讷,嘴角流着口水,像是地主家的傻女儿。

许七安大吃一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丽娜见到许七安,如释重负,颠了颠背上的许铃音:

“好了别装了,我们安全了。”

许铃音一双大眼睛立刻恢复灵动,开心的叫道:

“大锅~”

她从师父背上跳起来,飞扑向许七安。

这一听就有故事啊,是和晚到两天有关?许七安探手拎住她的脖颈,甩手丢飞出去。

“噗通!”

许铃音砸入水潭中。

第两百二十二章 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六十四章 修罗场?第十八章 闻人倩柔第八十章 金莲道长的尴尬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个月的后手(五一快乐)第两百二十三章 许七安的无奈之举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零三章 议和尾声第四章 请陛下赐死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国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二十一章 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许银锣第九十九章 许铃音:社会险恶第十三章 审问开个单章,小母马的。第四十四章 佛陀现身第一百二十二章 敌至第九章 跳水第两百三十九章 领头者第一章 牢狱之灾第两百一十三章 惊愕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四十章 沮丧的金锣们第两百一十八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第四十八章 婶婶:哼,小王八蛋还算有良心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莲子呢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时薅羊毛第两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三十七章 劝学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马桶第一百五十章 两封密信(为盟主“奥利奥有点咸”加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长公主召唤第一百四十八章 陆地神仙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第一百零二章 远古秘辛第一百三十章 许七安:婶婶,你想用黄金打脸,还是绸缎打脸?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二十二章 敌至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钉第一百四十章 沮丧的金锣们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九十九章 集体会议第六十二章 大战序幕第二十七章 寻找纳兰天禄卷尾感言!第六十一章 疯狂的小龙人第两百零五章 大儒裴满西楼第两百零九章 社会性死亡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三十六章 永兴第十七章 人脉遍布九州的圣子第一百九十八章 遗物第两百零八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战一品第八十章 金莲道长的尴尬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书碎片持有者——许七安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六十五章 绝世天才?!第九十二章 苦肉计第两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盘的契机(为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惧(为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八十四章 祸从口出第九十三章 四个关键点第七章 吓唬第两百二十五章 天地会小群体坦诚布公第两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彻九州第五十八章 佛门问心第五章 恒远:三号,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第八十五章 科举舞弊第六十八章 劫走许元霜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诏第八十九章 区区不肖弟子第六十二章 资质测试第两百二十五章 许七安牺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军过境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两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杀第一百零四章 烂漫第二十三章 刑部缉拿人犯第六十四章 修罗场?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八十四章 天地会终于有儒家学子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后黑手(大章)第八十六章 变天(二)第二十二章 礼成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钉第两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四十二章 又捡荷包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随行的原因第六十五章 子时(求月票)
第两百二十二章 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六十四章 修罗场?第十八章 闻人倩柔第八十章 金莲道长的尴尬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个月的后手(五一快乐)第两百二十三章 许七安的无奈之举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零三章 议和尾声第四章 请陛下赐死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国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二十一章 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许银锣第九十九章 许铃音:社会险恶第十三章 审问开个单章,小母马的。第四十四章 佛陀现身第一百二十二章 敌至第九章 跳水第两百三十九章 领头者第一章 牢狱之灾第两百一十三章 惊愕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四十章 沮丧的金锣们第两百一十八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第四十八章 婶婶:哼,小王八蛋还算有良心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莲子呢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时薅羊毛第两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三十七章 劝学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马桶第一百五十章 两封密信(为盟主“奥利奥有点咸”加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长公主召唤第一百四十八章 陆地神仙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第一百零二章 远古秘辛第一百三十章 许七安:婶婶,你想用黄金打脸,还是绸缎打脸?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二十二章 敌至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钉第一百四十章 沮丧的金锣们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九十九章 集体会议第六十二章 大战序幕第二十七章 寻找纳兰天禄卷尾感言!第六十一章 疯狂的小龙人第两百零五章 大儒裴满西楼第两百零九章 社会性死亡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三十六章 永兴第十七章 人脉遍布九州的圣子第一百九十八章 遗物第两百零八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战一品第八十章 金莲道长的尴尬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书碎片持有者——许七安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六十五章 绝世天才?!第九十二章 苦肉计第两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盘的契机(为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惧(为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八十四章 祸从口出第九十三章 四个关键点第七章 吓唬第两百二十五章 天地会小群体坦诚布公第两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彻九州第五十八章 佛门问心第五章 恒远:三号,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第八十五章 科举舞弊第六十八章 劫走许元霜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诏第八十九章 区区不肖弟子第六十二章 资质测试第两百二十五章 许七安牺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军过境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两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杀第一百零四章 烂漫第二十三章 刑部缉拿人犯第六十四章 修罗场?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八十四章 天地会终于有儒家学子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后黑手(大章)第八十六章 变天(二)第二十二章 礼成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钉第两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四十二章 又捡荷包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随行的原因第六十五章 子时(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