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敌袭

凌皓靠着马车坐下,尽力的恢复着,现在的情形越来越严峻,已经不能允许他没有战斗力了,要想自保,就一定要先恢复过来,不然只能让一切愿望变成空谈。不远处,重伤的佣兵们痛苦的**声不断的传来,但是坐在那里的凌皓却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受影响,脑袋中已经是一片空明,针刺般的痛感也慢慢褪去,体内的剑气也开始一点点滋生,不再是空乏全身而没有一丝力气了。

突然,凌皓猛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北方的森林,脑袋中开始变得凝视,有人在靠近。

彭,彭,彭......

三声响声,凌皓不由的站了起来,不远处,三个巡逻的佣兵已经死于非命了,甚至连一声警示都没发出,凌皓眉头皱起,来了三个高手。他才感觉到有人靠近,下一刻就已经出现了。

声音惊醒了所有的人,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来人。

“敌袭!”有个佣兵大声的叫喊着,三个死掉的同伴惊的他已经不能保持应有的冷静了,其实他的叫喊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充满敌意的看着来人,战天强压着怒火,冲了进来。

“所有人准备战斗,还TM有口气的就别趴下做孬种。”战天大吼着,佣兵们本来被惊的一落再落的斗志一下子被点燃,就连重伤在地的伤员也眼睛通红,恨不得自己还能冲上去战斗。

“呦,呦,大哥,看来他们都很想死啊。”其中一个黑衣人奸笑着,声音如同太监般,非男非女,一脸漠然的看着周围的佣兵,没有丝毫被围起来的危机感。

“不要废话,杀干净。”旁边的那个黑衣人没有理会他,如同死寂的声音传出,人已经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凌皓的瞳孔不断放大,对方深黄色的剑气充斥全身,快速的闪过众人,直冲向马车而来。凌皓看的真切,瞬间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了饮血剑,刚才回复的一点点剑气喷涌而上。

饮血剑还是一如既往的暗淡,自从掉落到埋骨崖后,又回到了刚刚拿到时的破剑形态,暗淡无光,剑身满是锈蚀,废剑一柄。

“铛...”

两剑相碰,发出了剧烈的响声,凌皓如同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本来就弱上一阶,现在又是虚弱状态,连一击都接不住。

黑衣人看都没看凌皓一眼,抬手就向着马车劈去。

不远处,俩个黑衣人和众佣兵对峙着,只有战天能抓住一点痕迹,满是惊讶的回过头来,已经只能看到黑衣人抬剑劈向了马车,此时已无力阻止。

“呦,大哥放话了,看来没得玩了。”那个人阴阳怪气,话音刚落,人影便瞬间消失。于此同时,佣兵一个个惨叫着倒下,有的人甚至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的时间,这两个黑衣人手中闪烁着正黄色的剑魂,实力上的差距让战斗如同单方面的屠杀。佣兵们原本升起的一点点斗志瞬间被瓦解,留下的只有恐惧与绝望。

战天满脸痛苦,看着眼前一个个倒下的战友,心如刀绞一般,作为团长,却只能看着眼前的伙伴一个个倒下,他有什么脸说自己是团长。

渐渐地,战天的眼前充满了泪水,十几年前,同样的困境,那是的自己不过是别人佣兵团里的一个小佣兵,一次猎杀魔兽的失败,导致了灭团的代价,那一刻,是他们的团长挡在了前面,而他却退缩了,转身逃跑了。

那一支佣兵团全灭了,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一直活在自责之中,十几年了,直到他建立了这支佣兵团到现在,他对此花了毕生的心力,而现在,又一次必死的局,又一次抉择摆在他的面前。

“有本事冲我来。”战天坚定的眼神怒视着前方,**的上身青筋暴露,淡黄色的剑气遍布全身,那柄如同大刀般的剑魂抗在肩膀上,这一次,他不想再自责十几年。

......

“轰。”

马车应声而碎,马被拉去喂食了,马车没有丝毫移动能力,犹如靶子般被剑气击中,碎片飞起,混乱中有个身影飞了出去。

尘土飞扬过后渐渐停息,在凌皓的面前,出现了白胡子老头,怀中抱着的正是冷筱儿。此时的老头哪还有一丝苍老的感觉,散发着的气息逼人。

“拜脱你带她到镜城找她的父亲。”白胡子老头把冷筱儿递给了倒在地上的凌皓。

“可是...”凌皓顺手接过冷筱儿,刚准备说点什么,谁知道老头已经远离了,正是逼向了那个黑衣人,每走一步,气势便强上一分,直到最后浑身的深黄色的剑气爆发,居然是一名剑宗。

凌皓张大了嘴,从来没有想到,这个老头子居然也是一名剑宗,自己当时真是虚弱的不行,居然没有察觉到。

远处,老头子与黑衣人战在一起,虽然同是剑宗后期,但是老头子年老体衰,时间长了绝对不能力敌,幸好有4个护卫一起,短时间内绝对不会败。两人相对,阵阵轰鸣声,一点点的剑气在战场中肆意扩散。

凌皓看了看老头,又看了看战天,硬生生的把拒绝的话咽会了肚子里,此时战天已是鲜血淋淋,身上多处创伤,但却并不退缩,一双血红的瞳孔盯着前方,双眼中,是不能败的怒火。而反观对方,被众人围攻,却一点也不落下风,实力上的差距太严重了。

凌皓又看了看倒在自己旁边的冷筱儿,紧闭的双眼微微颤抖着,全身都缩成一团,不安的情绪被带到了他的睡梦之中,恐惧的面孔,让凌皓不由的皱了皱眉,似乎看到了凌琪。不再犹豫下定决心,凌皓抱起了地上的冷筱儿向着丛林深处跑去。

战场中,黑衣人1v5却依旧游刃有余,发现冷筱儿消失后,立马就要去追,但是老头子突然发了疯一般,体内的剑气疯狂爆发,拦住了黑衣人的离去。

“死老头,真是找死。”黑衣人摆脱不了老头,不由的恨恨骂道,手中的攻势更加凌冽。

第二十章 绑架?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四章 小冲突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四章 小冲突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十九章 剑灵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六章 战斗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儿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六章 战斗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六章 战斗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二十章 绑架?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十九章 剑灵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六章 出发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六章 战斗第三章 十年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十一章 考验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二十章 绑架?第十三章 开学了!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十一章 考验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儿第十一章 考验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六章 战斗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十九章 剑灵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十九章 剑灵第七章 御剑诀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十一章 考验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六章 战斗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儿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
第二十章 绑架?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四章 小冲突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四章 小冲突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十九章 剑灵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六章 战斗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儿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六章 战斗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六章 战斗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二十章 绑架?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十九章 剑灵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六章 出发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六章 战斗第三章 十年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十一章 考验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二十章 绑架?第十三章 开学了!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十一章 考验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儿第十一章 考验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六章 战斗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十九章 剑灵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十九章 剑灵第七章 御剑诀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十一章 考验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六章 战斗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儿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