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十四

火焰载着长孙一头冲进林子深处,四周的树木茂盛,树枝从黑犬身上擦过,发出簌簌的声音。

林子里有女声突然道:“好了,就这里吧。”

火焰喷了口热气,停住了脚步。长孙从他背上下来,伸手拍拍火焰的背。

“去吧。”

火焰回头蹭了蹭长孙的脸颊,仿佛在说不用担心,随即朝女人隐藏的地方瞄了一眼,窜了出去。

长孙在原地找了块长满青苔的石头坐了,四周陷入安静的氛围,只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他突然想起来这里的第一天,冷焰那家伙就是这样朝林子里一窜,便再没出现。

他仰头靠在身后的大树上微微发怔,到这里来这么久,事情总是一桩接着一桩,让他没有机会好好静下来思考。

拉切西斯突然出现是想做什么?戴卡又是谁?和冷焰有什么关系?

仔细想想,成为驱魔师之后又要做什么呢?

“唰——”

突然从旁边传来的声音让长孙吓了一跳,他站起来朝后看,却发现是火焰回来了。黑犬的速度快的让人惊讶,张昌和钟海从隐蔽处站出来。

“这么快?”钟海微微挑眉,“果然高级魔犬的本事就是大些。”

张昌不置可否,哼了一声走上前。

火焰将叼在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长孙就看见一团白色的光点轻飘飘的在草尖上漂浮着。

“嗯,确认是灵魂没错。”钟海点头,朝另一颗大树的方向看去,文高的声音传来:“继续下一个。”

下一个任务是送信。

因为火焰的速度十分快,大家认为送信这件事多半也难不住他什么。

但是该做的还是要做,文高随意的折了个信封,告诉火焰送信的地址。火焰将信叼进口里,转头就冲向了云霄。

“唔……”树丛里,有一个长孙不熟悉的声音弱弱的响起。

大概是那位看起来很柔弱的书生吧,好像叫嵩……什么来着?长孙一时想不起来了,对方的存在感比起另外三人来低了太多。

“该说是这只魔犬不错,还是你不错呢?”那书生道,“一只高级的魔犬,在主人还未开发出更多的能力时,就愿意为了他通过考试而四处奔波毫无怨言。”

长孙愣了愣,心里也觉得是这么回事。

火焰对自己真的很用心……虽然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原因来。这种莫名的好,让人越见得多,就越是无法承受。

“可能是都好吧。”那书生似乎自言自语:“嗯……应该是都好吧。”

长孙被书生这样一提点,到是深思起来。或者是魔犬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东西?或者是……感觉到自己身上有冷焰的气息?

冷焰是地狱魔犬,是所有魔犬的首领,也许是这个原因……火焰才会对自己如此用心。

这样想的话,心情倒是会轻松很多。

长孙还在想着,冷焰已经又回来了。

他骄傲的在天空上盘旋一个圈,随后稳稳落地,嘴上叼着回信,文高从树上跳下来微微惊讶。

“送信的地点是西北部一只高级魔犬的领地……”

她狐疑的看了看火焰:“为什么身上一点战斗的痕迹都没有?”

说着她拿下信来,拆开一看,是目标人物的回信没错。难道火焰避免了战斗?可是怎么可能……

火焰甩着尾巴,不搭理文高又惊又疑的表情。对他来说,他要去魔犬的领地那只能是让对方受宠若惊,别人都忙着帮忙开路了,谁会来要求和他打一架呢?除非是找死的。

而其他人自然是不知道的,张昌和钟海更是越看火焰越觉得这家伙能力非凡……是一定不能白白让给长孙这小子的。

前两件任务就这样如此轻易的度过了,连一天的时间都没有花去。

文高和几人互看一眼,只觉得这长孙律第一次参加驯兽考试可能就会树立一个再无人能随意超越的高度。

“最后一个任务。”文高咳嗽一声,“火焰,你暂时离开一下。”

火焰哼一声,甩甩尾巴离开了。

张昌突然轻轻扯了扯钟海的衣袖,钟海不动声色,却是轻轻点了点头。

文高看了一眼天色:“长孙律,我们出发吧。”

“去哪里?”长孙微微有些担心起来。

“不会把你藏到深山老林去的。”文高露出笑容,“虽然这里已经是深山老林了。”

女人居然还能开起玩笑,大概是看出长孙的不安。长孙心里有些动容,刚上前一步,钟海突然道:“让我来吧,你们在外面加结界。”

其实钟海这样说也完全可行。因为四人中,就他的结界能力不是很擅长,文高是特别擅长结界的。女人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回事。那只火焰的能力出乎所有人预料,最后一关至少也得加大难度,免得太过高调了。

文高将长孙交给钟海,四人定了结界的布置方案,钟海便带着长孙朝林子里走去。

等到走得远了些,看不到另外三人了,钟海突然招手,吹了一声口哨。

那口哨声音极低,长孙不解,不一会儿却听到林子里传来簌簌的声音。

踏着软泥草地奔来的,正是那头四不像,对方头顶的犄角在昏暗的光线下看起来有一种庄严的感觉,长长的马嘴嘶了一声。

“过来。”钟海招了手,四不像便小跑着近了,它蹭了蹭长孙的头发,被钟海一把拉开。

“上来。”钟海翻身上了四不像,一边拉上了长孙,长孙被拉得手腕子发疼,微微蹙眉,却是没开口哼一声。

钟海调好马缰,便赶着四不像朝某个方向走去。

越走越往里,四处开始弥漫着一种阴气森森的氛围。长孙终于忍不住道:“要走多远?”

“就这里了。”钟海冷笑,将长孙甩下马去,长孙没料到男人突然出手,整个人直接栽倒进泥土里。

“咳咳……”不知道这里的泥土是怎么回事,黏糊糊湿哒哒的,长孙摔了满嘴泥,站起来不停的拍着脸。

“你就在这里等着。”钟海的语气动作变得极其粗鲁,一扯马缰,竟就这样将人留在了原地,他骑着四不像哒哒的走了。

整座森林安静下来,这里和其他林子不太一样。

长孙敏锐的发现,这里的树木、草地、甚至连每一丝吹过的轻风都带着一种不好的,让人森然的冷意。

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四周的树木张牙舞爪像是狰狞的鬼影。

长孙浑身被湿泥沾湿,身体逐渐冰冷了起来,他尽力环住自己,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坐下来。可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长孙却越来越觉得不妥。

如果他一个人在这里待上好几天……吃的呢?住的呢?怎么会什么也没有?

他原本以为不一会儿布置好结界的人就会寻来,可直到周围彻底黑了下来……谁也没有回来。

——你要小心柳傅……

卓阙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长孙紧张起来,他站起身,在黑暗中无法辨别丝毫的方向。

“有人吗?”

他忍不住对着漆黑的夜色大叫起来。

漆黑的夜色像是能够吸收一切,长孙的声音并没有传出多远。少年摸着身边的树干一点点往前挪动,一边伸手摸裤兜里的手机。

手机在这里是没有任何信号的,可是屏幕的光线却带来一丝安全感。

他借着那只能圈出脚边的一点点光线往前走,却发现……

脚下的泥土似乎比刚才湿了许多,踩下去甚至会有水涌上来。长孙皱起眉,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外走,他觉得走出这一片,前面应该会干燥起来。

但奇怪的是,他在黑暗里走了许久之后,脚下仍旧是那片湿漉漉的土地。甚至……水越来越多了。

心跳的声音在黑暗中听起来十分清楚。

长孙竭力平静自己的呼吸,让自己镇定。冷风让他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手指逐渐冰冷发麻,开始感觉不到自己触到的究竟是什么。

他停下来休息了一下,此时冰冷的泥水已经淹过了脚踝。

他确定自己并没有朝反方向走,他拿起手机抬头看——一片漆黑,手机的光甚至连头顶的树叶也无法看清。

在四周看——一片黑漆漆的林子,像是硕大的迷宫。

“有人吗?火焰?!”

长孙忍不住又大叫了一声,这次他用尽了全力,可声音仿佛被什么包围住了。

难道是结界的原因……长孙忍不住这样想。

“呼呼呼……”

有什么声音在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响起。长孙只觉得这声音阴森诡异,他屏住呼吸,慢慢的转头。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手指在树干上下意识的微微用力抓紧,脚步慢慢后退,一只手缓缓地抬起手机——

一张可怖的青面獠牙突然凑到了自己面前!

шωш TтkΛ n C○

“啊!”

长孙惨叫一声,想往后退脚步却被湿泥粘住,重心不稳倒在地上。

手机脱手掉下,大概是面朝地扣进了泥土里,一点光线都没有了。

长孙惨叫一声之后,很快就逼迫自己镇定下来。

他屏住呼吸,感觉到对方并没有靠近,但他此时什么也看不见,又不敢伸手去摸。

心脏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咯咯咯……”

有什么在低笑。鬼魅异常。

长孙慢慢的往后挪动,背部挨上树干,他从未想到过这片林子里会有如此诡异的东西。

可仔细一想……这里靠近驱魔城啊!既然有驱魔师……那么有和驱魔师相对的……那种东西也很正常啊。

可是偏偏就被自己碰到了?

“是个小鬼。”幽幽的声音在另一头突然响起,长孙猛的朝声音发出地去看……好像有两团轻飘飘的白光。

“这是新的投喂方式?”另一把幽幽的声音响起,似乎不满:“这小子看起来还不够我塞牙缝。”

长孙心里一跳——它们……吃……吃人的?

“当夜宵吧。”另一个声音嘿嘿笑着,“最近不景气啊,不能挑三拣四的。”

“啧,还不是那家伙把其他妖魔都带出去了……害得我们留守在这里这么惨。”

长孙听着它们的对话,完全莫名其妙,可是既然能说话……能说话就能沟通。

“你们……你们是谁?”

“啊?”一个声音不耐道,“妖怪啊,你不是驱魔师么?这点都不知道?”

“知道……”长孙努力思考着,“我只是……迷路了,你们能告诉我怎么出去吗?”

“哈?”另一个声音笑起来,“这可奇怪,我们干嘛要告诉你出去的方法?在这里能迷路,看你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驱魔师。”

说着,两个声音一起笑起来:“吃掉你,刚好解解恨!”

“要是吃掉我,你们会后悔的!”长孙威胁道,“会有其他的驱魔师来……”

“闭嘴。”一个声音嫌恶道,“这种威胁的话对我们可不起作用,驱魔师现在自己还乱成一团呢。”

说着,他们笑道:“你应该知道吧?黑暗势力扩张,驱魔师已经快忙死啦!”

“之前不是有个很了不起的驱魔师还挂了吗!”

“对啊对啊。”

长孙见两人就那么鼓吹起来,似乎也忘记了要吃他的问题。

长孙皱眉,看样子两只妖怪并不是非要吃人不可,吓他的成分可能更多……

“吼!!”

一声兽吼突然传遍林子,两只妖怪一下闭嘴了,有些惊恐的看着某个方向。

“那是……”

“是啊!”

“他怎么在这里?!”

长孙不知两妖在说什么,可是他确定那声音——

“火焰!”

长孙大叫起来,“火焰!我在这里!”

“吼!”

那吼声充满了怒气和杀意,惊醒了整座沉睡的森林。

长孙听到远远地有人的惨叫声响起,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火焰?!”

长孙顾不得有妖怪在场,站起来对着声音的方向大喊:“火焰!我在这里!”

一股热浪从远处扑面而来,树木仿佛被硬生生劈开了。

夺目耀眼的橘红色火焰铺天盖地,几乎燃烧起天空。

“律!”

熟悉的声音在其中穿插而来,漆黑突然被驱散,那橘红色的火焰让人心里一片温暖。

长孙鼻子一酸——

“冷焰!”

“律!”

男人的声音带着咆哮一路接近,期间一直有人的惨叫——嘶声裂肺。

红色的光终于到了近前。

如同气拔山河一般,将周围的树木踩倒到一边。

长孙熟悉的男人身影并未出现,那是一头足足比整片林子还高出许多的巨兽。全身漆黑,脚下踏着火光,双目赤红如战神降临。

“吼!”

一声兽吼从他喉咙里发出,长孙仰头呆住了,眼见从黑犬嘴里掉下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来。

那是……钟海!

“律!”

黑犬突然变成了人的样子,红发,黑衣,轮廓深邃硬朗。

男人猛的冲了过来,一把将呆住的长孙抱进了怀里。

“你没事吗?没事吗?”

长孙呆呆的睁着眼睛,感受到男人有力的臂膀,温暖的怀抱。

“火焰?冷焰……?”

冷焰将头埋进少年的脖颈,深深吸了口气。贪恋的拿手抹开少年被泥沾脏的脸。

“差点就找不到你了,那些该死的人类。”

冷焰粗鲁的骂了一声,用人类的姿态环抱少年,让他身体里涌出压抑许久的冲动。

不等长孙回神,冷焰突然低下头,狠狠吻住了他。

2.一31.三十15.十四21.二十38.三十七17.十六7.六2.一15.十四26.二十五37.三十六11.十12.十一14.十三30.二十九18.十七18.十七22.二十一39.三十八8.七6.五31.三十27.二十六22.二十一1.序21.二十3.二3.二41.四十2.一1.序37.三十六22.二十一15.十四24.二十三2.一25.二十四19.十八39.三十八8.七22.二十一23.二十二27.二十六13.十二23.二十二3.二33.三十二1.序35.三十四37.三十六8.七11.十7.六35.三十四28.二十七28.二十七5.四37.三十六13.十二29.二十八1.序24.二十三39.三十八25.二十四15.十四41.四十4.三19.十八33.三十二2.一13.十二37.三十六30.二十九14.十三35.三十四19.十八21.二十10.九9.八38.三十七6.五4.三11.十20.十九22.二十一3.二31.三十8.七12.十一10.九24.二十三18.十七7.六38.三十七17.十六9.八
2.一31.三十15.十四21.二十38.三十七17.十六7.六2.一15.十四26.二十五37.三十六11.十12.十一14.十三30.二十九18.十七18.十七22.二十一39.三十八8.七6.五31.三十27.二十六22.二十一1.序21.二十3.二3.二41.四十2.一1.序37.三十六22.二十一15.十四24.二十三2.一25.二十四19.十八39.三十八8.七22.二十一23.二十二27.二十六13.十二23.二十二3.二33.三十二1.序35.三十四37.三十六8.七11.十7.六35.三十四28.二十七28.二十七5.四37.三十六13.十二29.二十八1.序24.二十三39.三十八25.二十四15.十四41.四十4.三19.十八33.三十二2.一13.十二37.三十六30.二十九14.十三35.三十四19.十八21.二十10.九9.八38.三十七6.五4.三11.十20.十九22.二十一3.二31.三十8.七12.十一10.九24.二十三18.十七7.六38.三十七17.十六9.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