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二十六

长孙律走在路上的时候还在想——自己这算不算诱拐未成年呢。

柳言棋背着个包袱跟在他身边低着头, 为了不让人认出来,他换了一身卓阙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衣服,蓝白相间的大外套, 头上压了顶鸭舌帽, 脸上罩了个大口罩。长孙摸了摸下巴回头问卓阙:“这是哪间学校的校服?”

卓阙勾唇一笑, 还没说话, 冷焰就在旁边不冷不热道:“穿成这样有屁用, 我要是没找口罩来,那张脸赤龙城谁认不出来?”

长孙嘴角抽了抽,决定对冷焰的抱怨聪耳不闻。他伸手给身边的小孩儿, 对方微微抬头,长孙眉头一挑:“牵不牵?”

柳言棋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真正当做普通小孩来对待, 他抿了抿唇, 慢慢伸手给长孙, 两手相牵的瞬间,长孙听到冷焰在旁边不满的冷哼。

三个人出门, 回来多了一个人。程尧盯着那小脑袋看了一会儿,拿眼神询问长孙——这是什么意思?

程尧不笨,他一眼就发现这是柳家的小少爷。

“我弟弟。”长孙说的镇定自若,“我让冷焰从家里接来的,放他一个人在家不放心。”

程尧挑眉, 从善如流改口:“哦……令弟贵姓?”

“长孙。”长孙想了想, “长孙宝。”

噗——

在场的众人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有笑喷。

柳言棋不满的抬头瞪住长孙, 长孙淡漠的脸理所当然道:“觉得听着很像掌中宝吗?那就对了, 小孩子好好当大人的宝贝就行。”

柳言棋一愣, 眼神里闪过一丝动摇。他收起不满的眼神,低下头不吭声了。长孙揉了揉他的脑袋, 带着他往楼上走:“程叔,有多余的房间吗?”

“有。”程尧笑眯眯抽烟,“保准让小宝同学宾至如归。”

上了楼,长孙随便推开一间空房让柳言棋进去:“你先休息着吧,估计你不见了你们家会把整个赤龙城翻过来。”

“找到这里来的话怎么办?”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

长孙还没说话,就听身后冷焰的声音响起来:“到时候我随便开个传送门让你先进去躲着。”

他话音一落,就砰的一下把门给小孩关上了。随后伸手抓住长孙就拖进了他的房间里。

“喂!”

长孙差点摔进门里,刚回头就被男人一捞膝盖抱着扔进了床里。

“啰啰嗦嗦的……”冷焰兀自嘀咕:“咱们把该做的都做了,就没这么多事了。”

长孙眉头一抽,抬手一巴掌拍在冷焰脸上。

啪的一声,竟是让屋里两人都楞了楞。

长孙挥手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却没想到冷焰根本没躲让,这一巴掌打的结结实实,很快那张俊脸的左边就红了起来。

“你……”长孙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了,“你不会躲开啊!”

“能让你消气怎么打都行啊。”冷焰揉揉脸,无所谓道,“打是亲骂是爱嘛……”

“无赖!”长孙皱起眉,撑着身子要从床上下去。冷焰及时堵了上来,高大的身子让长孙走哪边都会被轻易捞回来。

“我现在没心思跟你折腾!”长孙抬头瞪住男人,“办正事!”

“对我来说你就是正事。”冷焰在床沿坐了下来,赤红的双目里倒影着少年为难的样子,“律,你还气么?”

“……”长孙不答话,他不想这么轻易就说原谅。有些东西,太容易原谅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这点进退他还是知道的。

见少年不说话,冷焰急的抓耳挠腮:“你说!要怎么样你才原谅我!”

长孙抬眼看看他:“我原不原谅你对你很重要?”

“很重要!”冷焰理所当然的点头。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啊!”男人瞪大眼,他刚刚在假山不是才告白过吗!

“为什么?”

“……啊?”

长孙推了推眼镜,干脆规规矩矩坐在床上:“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冷焰被问住了,为什么喜欢?喜欢就是喜欢咯,有什么为什么?!

长孙见男人皱起眉,手指无意识的在掌心卷缩,“等你想好原因再来告诉我。”

他说完,侧着身子从床边跳了下去。冷焰这回没拦他,只是意义不明看着他的侧脸:“律,你是故意这么问,让我知难而退么?”

长孙眉梢一动,头也不回朝门口走,一把拉开门冷冷道:“嗯……说不定是这样。”

冷焰没吭声,长孙抿了抿唇,大步走了出去。

直到少年的脚步消失在走廊尽头,冷焰才重重朝床上一倒:“唉……”

到了楼下,程尧刚做了些小吃准备端上去给柳言棋。

卓阙坐在桌边听姜黎叽叽喳喳说着什么,看到他下来,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随后微微笑起来。

“律。”他伸手招呼,“坐这边来。”

长孙脚步顿了顿,最后却坐到了一直在门口的位置发呆的戴卡对面。

少年金色的发色在阳光下夺目耀眼,湛蓝的目光转过来定在长孙脸上,微微笑起来。

“你好。”

“你好。”长孙对这个少年其实很好奇,他背负的那些传说一般的故事也好……和米达伦以及冷焰之间的事……

想到那个男人曾经喜欢过眼前的少年,长孙总觉得自己心情有些微妙。

“冷焰还好吗?”戴卡眨眨眼问他。

长孙一愣,“我不知道。”

“哦。”戴卡依然是一副微笑的表情,“我第一次看到冷焰那么烦恼焦急的样子。”

长孙装作听不到,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你知道赤龙城为什么受攻击么?”

戴卡摇头,“具体不知道,但一定和拉切西斯有关系。”

长孙:“你们为什么不联合对付她?”

“这个……”戴卡为难的笑笑,“神想做什么,我们又怎么猜得到呢?”

“唔……”长孙随意的点头,“拉切西斯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那个所谓的神却一直没有出现,这才奇怪呢。”

戴卡望向窗外,“神总是爱戴所有生灵的。”

长孙对他奇怪的逻辑不予评价,他转而问其他的问题:“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听说要想办法将拉切西斯引出来。”戴卡皱眉,“现在敌在暗,对我们很不利。”

而且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做什么。长孙心里补上一句,漫不经心问:“你是天使的话……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

“你指什么?”戴卡歪了歪头。

“比如……嗯……能看到别人在想什么?”长孙也不确定世界上会不会真的有这种能力。

“这个我不会。”戴卡老实的摇头,“抱歉,帮不了你。”

“没关系。”长孙笑笑,“我也就随口问问。”

“你想用来干什么呢?”戴卡好奇,那模样看久了,长孙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是很可爱的。

“想看看柳傅……”长孙说了个开头,又顿住了,看了看戴卡:“抱歉,你不认识柳傅。”

“没关系。”戴卡笑笑,突然道,“律……你是个很细心很温柔的人呢。”

长孙一愣,面上有些局促起来。他并不擅长应付这种坦诚的人。这该让他接什么话才好?

他抿了抿唇,最终也没说出话来。

他发现自己不过离开学校一段时间,竟然已经慢慢开始卸掉了曾经的那些伪装。

如果是以前的他,应该会镇定的微笑然后说一声谢谢吧?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突然就感觉到自己身后站了一个人。

卓阙越过他的肩膀,伸手端柱他的手腕,就着他的茶杯喝了一口。

“!”

长孙瞪大眼,卓阙已经在旁边坐了下来。

“你想知道柳傅在想什么的话,问我就行了。”

“什么?”

长孙莫名其妙,却见卓阙轻轻一笑,“我好像一直没说过我的能力是什么。”

“……”

长孙突然有不好的预感,姜黎和程尧也凑了过来。

卓阙慢条斯理的拿手指戳了戳太阳穴,“我能看到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做过的所有事情。”

姜黎在旁边一愣,瞪大眼,“从哪里看?”

卓阙眨眨眼,“大概……大脑里?”

他转头看长孙,“一个人不管说什么慌,但是记忆却不会骗人。”

程尧叼着烟管疑惑的看他,“你有这种能力?”

卓阙点头,“从小就有。”

姜黎:“怪不得你直接被高层调去帮忙呢……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算是秘密。”卓阙微笑道,“是个很好用的东西。”

长孙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想起许多时候卓阙看到他时眼里闪过的意义不明的光。他和冷焰那些事……他岂不是都看在眼里……

果然,卓阙说完之后,就轻轻叹了口气,凑近长孙耳边道:“它唯一的坏处就是,会让我看到我不想看到的东西。”

长孙抿了抿唇,耳根后微微发红。

冷焰从楼上下来时,看到的就是两人有些亲昵的样子,他眼睛一眯,怒火唰的一下就冲了上来。

他不行,卓阙那家伙就可以么?靠那么近……还贴着耳朵说话?

戴卡见冷焰来了,伸手打了个招呼。

长孙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移开了视线。这让冷焰更不爽了,他气呼呼走过去在戴卡身边坐了——因为只有那里还空着位置。

卓阙笑的一脸无辜,伸手将长孙的茶杯拿过来慢条斯理的喝。

空气里隐隐有一层不安定的氛围在激荡,打破这一室诡异气氛的是门外突然响起的喧哗。

“柳言棋少爷不见了?”

有人在门口议论,“柳家好像开始挨家搜寻了。”

“不会是被妖怪抓走了吧?”

……

长孙听着外面的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但是那个想法就那么自然的冒了出来。

“你们说……柳傅和拉切西斯之间有没有联系呢?”

众人都是一愣。姜黎摸了摸下巴:“如果他真的和妖魔有交易……说不定和拉切西斯……”

“不如让他们内讧?”长孙眼珠一转,“放出消息说,柳言棋被拉切西斯的人抓走了怎么样?”

“可是目的呢?”姜黎奇怪道,“拉切西斯为什么抓他的儿子?”

“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除了他们别人都不知道。”长孙道,“有些事情,照柳傅那个性格疑神疑鬼是很正常的。”

“疑心计么?”卓阙笑起来,“能想出这种办法的……不愧是你。”

长孙一愣,眉头微微蹙起。他不明白卓阙这么说的意义是什么,虽然这个人总是不分场合地点的夸奖赞美他。

冷焰也看向卓阙,就见卓阙动了动薄唇,轻轻道:“如果是我的话,当然会喜欢上这样聪明机灵,又善良温柔的人吧?”

长孙心里一动。

冷焰唰的一下转头看住了长孙。

误会了……长孙心里闪现过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冷焰也许会以为他也对卓阙问过同样的问题。

果不其然,冷焰突然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被他一掌捏碎。他冷冷看着卓阙,盯了一会儿,突然冷笑起来。

那笑声让长孙心里发慌,他想说什么,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解释么?可是为什么要解释?他可以一句话不说就丢下他走人,自己又为什么一定要解释呢?

他的手指在桌下收紧,冷焰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却被戴卡拉住了。

“冷焰。”戴卡眨眨眼,“我可以外出么?”

“啊?”冷焰一时没回过神。

“我想出去看看。”戴卡笑笑,“你和我一起去吧?”

长孙抬头,却见戴卡轻轻看了自己的方向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让他放心。

他心里有些不舒服,自己的事,为何要让别人插手?

“……米达伦还没到。”冷焰道,“随便出门不安全。”

“其实出去也没什么。”卓阙突然道,“说不定还可以吸引柳傅和拉切西斯的注意力。”

冷焰的眼里差点喷出火来,他一把掀翻了桌子:“你想拿戴卡做饵?!”

卓阙镇定自若的看他,手里的杯子纹丝不动,“还是你觉得,你没有那个能力保护好他?”

12.十一39.三十八9.八29.二十八30.二十九24.二十三22.二十一31.三十5.四26.二十五35.三十四3.二3.二31.三十24.二十三38.三十七1.序20.十九13.十二17.十六20.十九2.一27.二十六24.二十三32.三十一21.二十28.二十七32.三十一12.十一10.九10.九28.二十七5.四28.二十七22.二十一22.二十一15.十四41.四十21.二十10.九22.二十一8.七31.三十30.二十九19.十八22.二十一5.四22.二十一7.六17.十六24.二十三24.二十三41.四十39.三十八8.七31.三十19.十八26.二十五32.三十一18.十七21.二十5.四2.一27.二十六17.十六17.十六9.八35.三十四40.三十九11.十12.十一20.十九4.三7.六33.三十二35.三十四12.十一31.三十24.二十三26.二十五10.九26.二十五38.三十七19.十八15.十四40.三十九25.二十四3.二21.二十4.三40.三十九30.二十九4.三29.二十八19.十八35.三十四19.十八
12.十一39.三十八9.八29.二十八30.二十九24.二十三22.二十一31.三十5.四26.二十五35.三十四3.二3.二31.三十24.二十三38.三十七1.序20.十九13.十二17.十六20.十九2.一27.二十六24.二十三32.三十一21.二十28.二十七32.三十一12.十一10.九10.九28.二十七5.四28.二十七22.二十一22.二十一15.十四41.四十21.二十10.九22.二十一8.七31.三十30.二十九19.十八22.二十一5.四22.二十一7.六17.十六24.二十三24.二十三41.四十39.三十八8.七31.三十19.十八26.二十五32.三十一18.十七21.二十5.四2.一27.二十六17.十六17.十六9.八35.三十四40.三十九11.十12.十一20.十九4.三7.六33.三十二35.三十四12.十一31.三十24.二十三26.二十五10.九26.二十五38.三十七19.十八15.十四40.三十九25.二十四3.二21.二十4.三40.三十九30.二十九4.三29.二十八19.十八35.三十四19.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