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空血红色,星星灰颜色。

顾照日日送女儿们上课,顾念也笑着对顾照说再见。

明媚挽着顾念的手,侧着脸对她笑。顾念也对她浅浅微笑。二人美好的脸庞迷乱了秋日的风。

那天,黄昏开始飘起了白雪。

顾念站在落满雪白的花园里瑟瑟发抖,她恍惚,眼神空洞。

身上传来温暖,明媚用毯子将她包裹起来。她俩并肩,簌簌白雪染黑发。

明媚伸出手接住白雪,“妈妈最喜欢看雪了,爸爸也很喜欢。”她收回手,白雪在手里融化,从明媚握紧的拳头里一滴一滴流出。顾念动动睫毛,只能干硬地扯出笑容附和。

白雪负了谁的年华。

“寒假我和爸爸要回妈妈以前的.....”明媚顿了顿,轻轻笑出声,“不对,我说错了。我和爸爸要一起去旅游。”就像第一次见面那般,明媚悠然自得转过头,看着顾念了无生气的脸。笑意从明媚的嘴角泛开,“念念你要一起来吗?”

顾念紧了紧毛毯,吸着空气里微薄的善意。“不了。你们好好玩。”顾念转身进屋。

雪花片片,轻轻地飘落下来。

明媚却在这样寒意噬骨的白雪里张开双臂拥抱整个苍穹。

顾念看见明媚肆意地张扬。

他们在几日后的清晨早早出发,明媚清脆的笑声刺痛她。

顾念总是失神,常坐在椅子上一下午一动不动。

她突然收到许阳的邀请,做他的助手一起出游拍摄纪录片。许久未好好梳洗自己的顾念坐在梳妆镜前终于有了笑容。

许阳说要去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顾念跟着许阳并未走多少弯路就到达了。

那像是上世纪的世外桃源,村民

们对他们的热情却灼伤了顾念。

顾念只是日日跟在许阳身后陪他走遍一条条石子路,并未帮到什么忙甚至连话也搭不上几句。顾念百般无聊,手揣在兜里,看口中呼出的白气慢慢占据整个视线,又渐渐消失。看着许阳的背影想着这样宁静的日子也很好。

“诶,你看。”许阳用胳膊轻轻碰她,眼神向前。“那不是明媚吗?那是你爸吧。”

她睁大眼睛愣愣看着那个满眼笑意的男人牵着他疼爱的女儿买街边糖葫芦。在小镇陈旧的光景下,这对父女冬日温暖的笑容成了最绚丽的画面。

“顾念你怎么没和他们一起,要不要叫他们。”许阳目光追随看着那渐渐远走的人,等到顾念那一句无力的不用,脸上表情也未变毫分。

许阳低头看着顾念苍白的脸,若有若无勾起嘴角。“我要去那边了。”他指指身后的方向。

顾念将羽绒服上大大的帽子戴上,“我想到处走走。”

许阳转身往后走,少年的笑容也似三月春风。

顾念迟疑地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他们一路走走停停,顾念被来往拥挤的人群撞得支离破碎。

她见明媚指着那些古老的建筑物似在一一讲解,又尝试着各种路边小吃。顾念似乎看见明媚回头对她微笑。

他们在一家四合院外停下来,明媚不再牵着顾照的手。

顾念不敢再跟进去,只靠在古老的墙上,那有些沧桑的凹凸不平的古墙硌得她生疼。

出来两个老太太神色激动,“没想到啊,真没想到,明媚这个小丫头还真的找到她爸了。”

“是啊,这样郑云在九泉之下也安心了。”

“是啊,可怜了郑云看不到这一幕......”她们还在说着郑云的辛苦明媚的乖巧

懂事。顾念失魂落魄逃回旅馆。

“终于回来了。”许阳在二楼小包厢等她,桌上的茶早已冷去。“这两天就回去了。对了下个月是你姐姐生日,买个礼物吧,大家都好看一些。”顾念只失神点点头。

到了四月才微微转暖。

明媚向顾照提起自己十八岁的生日,“我还没过过生日呢,妈妈一直都忙着打工。”明媚垂着头不好意思涩涩地笑。顾照心疼地揉揉明媚的头发,“爸爸补给你一个盛大的成人礼好不好?”

“好啊。谢谢爸爸!”明媚一口答应,她幸福地笑。

“妹妹也要来哦。”明媚眼里的期待看了让人不忍拒绝。

“嗯。”顾念低低应着。明媚抿抿嘴唇抑制不住笑意。

“念念,爸爸很开心。”见她低眉顺眼的样子顾照欣慰地轻拍顾念肩膀。

顾念跟着顾照明媚坐车转来转去,选酒店,选场景,选香槟,选礼服,选请柬,选鲜花。明媚都会贴心地问,对她甜甜地笑。“念念你觉得怎么样,念念你喜欢吗?”

生日宴会盛大地拉开帷幕。

明媚一身雪白静静站着,身后皎洁月光清冷布满地。

顾念仍然钟爱大红的颜色。两人远远站着,那样年轻美好的面容模糊了岁月。

明媚牵着顾念的手挽着顾照却在进入会堂时不动声色松开顾念,顾念便落后在他们身后迟一步进入会堂。

在场的人是惊讶于明媚的夺目,顾念的温顺还是明媚以这样不容置疑地姿态站在众人前不发一言却告天下她顾家大小姐身份。

那夜星星闪烁,觥筹交错灯光绚烂。明媚戴上顾照送的贵重珠宝,接过顾念的礼物不卑不亢浅笑大方,“妹妹真乖。”

仍然听见小提琴,如泣如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