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在明媚的提醒下顾照发现顾念真的是越来越懂乖巧。

他们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欢笑像真正和睦的一家人,只是顾念至始至终都诚惶诚恐。

高考轰轰烈烈如期而至。

明媚发挥出色考上国内重点大学金融系。顾念却意外落榜。

明媚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喜悦中发现了顾念的忧虑。

顾照也叹气,“要不.....”明媚却打断顾照,“要不出国吧。”语气轻快响亮。

明媚双手搭在顾念双肩上,“我记得念念很喜欢英国啊,念念英语那么好,去那边肯定没问题。爸爸你说好不好?”顾照并没有回答。“其实我......”顾念的声音止于肩膀上传来的疼痛。她抬头看着明媚,明媚对她眨眨眼笑意甚浓。“念念都长大好多,在外边肯定能照顾好自己。念念你又那么聪明,在外边磨练几年肯定能学成归来的。”“要真想去就开始着手准备吧。自己在外边万事小心。”顾照起身回房。在后边看着他的背影,岁月终究是无情,那年少记忆里的伟岸身躯也渐渐衰老。

顾念看着明媚四处打电话,查询资料,翻阅书籍。厚厚的书本上全是明媚认真书写的痕迹。就像筹备那年的生日宴会般不遗余力。

天空一片蔚蓝,万里无云。顾念手里拿着远渡重洋离家的机票。

顾照身体不适连女儿的离去也未能现身。明媚牵着许阳来送机。

“好好学习,不要太想家。爸爸有我就够了。”明媚紧紧挽着许阳对走远的顾念招手说再见,直到顾念的背影完全消失在登机口,直到飞机稳稳起飞。

看着飞机消失在天际,明媚低语,“再见,不要再见了。”

许阳将明媚拥入怀中,“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嗯?”明媚长长地笑出声深深拥抱着许阳。她的头靠在许阳温暖厚重的胸膛里,闭着眼竟有了睡意,她笑着呢喃,“谢谢。”

他任由她睡着,打横抱起她,小心翼翼不敢惊动。看着她酣睡安心的模样,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你是我最美风景,我是情深似海。

大学忙碌而充实,许阳和明媚这对璧人在校园里无人打扰。

明媚忙于学业和顾照的公司,顾照赞叹她的学习能力欣赏她的处事方法和精明头脑

顾照身体日渐不佳,在家治疗明媚担心事发会来不及。此后顾照便常常在医院度过一个个夜晚。有时他也会想起从前那个任性胡闹的顾念。她好像去了很久,很少给家里打电话。节假日打来,明媚担心顾念挂念顾照无法安心学习就未让顾照听电话,只在事后转达。一来二去,顾念再也没有打来电话了。

在医院明媚无意听见顾照和律师在拟定遗嘱。

几天后明媚并没隐藏,告诉顾照她听到了。

她打开从家里做好带来的饭盒,一层层拿下饭盒。铁质盒子碰撞的声音不知为何让他想起,当初明媚俯身去捡地上摔碎的玻璃渣子的样子。明媚今日又穿了一身雪白,在黑尽了的夜里分外显眼。

明媚转过来看见顾照若有所思的样子笑笑柔声问道,“爸,想什么呢?”

“啊?哦。没什么。我想着你刚来的时候,转眼间都长成大姑娘了。”他坐直伸手去握着明媚的手,“念念还是比不上你。”他顾照这一生很少看错人,他直直看着明媚眼睛。

明媚将手抽出来,嗤的一声笑出来。“爸爸就爱开我玩笑,念念自幼在爸爸身边长大又劳爸爸精心培养,我哪里比得上。”

“明媚,爸爸的决定你没有意见吧。”

“我自然没有意见,爸爸做主就好。但爸爸我有个建议,念念单纯不懂事您也知道,我害怕社会上那些人渣流氓知道念念的生世后对她打什么坏主意,如果您能信得过我可以暂时把念念的财产划到我名下,等到她出嫁那天我原数归还。您要是不放心可以在律师那里加上这一条。”

顾照沉思半刻,笑道,“我怎么会不放心,念念有你这么个姐姐我也不用过多担心什么了。”

“爸爸信得过我就好。妈妈知道我现在过得这么好,爸爸又毫不偏心。九泉下妈妈也安心了。”

明媚收好顾照吃完的饭盒又一层层放好。背对着顾照,声音如水波澜不惊。“今天是妈妈忌日六周年。”

顾照不禁一惊,明媚来家里这些年,除了第一次告诉他郑云逝世便再未开口提及,此时这般突兀说出。愧疚又满满涌上心间。她用手悄悄拭去泪水的动作一一尽收在顾照眼里。

顾照为自己刚才的臆想感到悲哀,她们母女受过世事艰难,郑云不曾埋怨他一丝一毫,明媚对顾念的

照顾与宽容还历历在目。他怎能那样去猜测他深爱的女人和不谙世事的女儿。他狠狠伤害过顾念,难道如今也要失去明媚。他对着明媚的背影交代着最后的嘱咐,“念念就交给你了。”

得到病危通知书的那个下午许阳明媚匆忙赶到医院在急救室前等待,许阳抱着哭泣的明媚却听见她清晰的话语,“病房枕头下,手写字条。把这个拿去。”拥抱之间,他接过明媚递来用黑色塑料袋包裹的牛皮纸袋。她脸上泪痕未干,用手推着他,隐忍坚定。“赶在律师之前。”明媚独自站在急救室前,想着曾经和母亲在一起的自己,再看看眼前这些年的精心布局和计谋,她蹲下失声痛哭。

许阳迅速去到病房拿出纸条,用新的牛皮纸袋将遗嘱重新包好。

在过道上许阳远远看见她伤心欲绝颤抖的背影,他心痛得不能自己。

他将她抱起来拥在怀里,她低着头不肯看他。肩膀不停地抖动让许阳不知所措。“有吗?”明媚极力控制情绪从牙齿间挤出两个字。许阳把纸条塞进明媚的拳头里。明媚哭着笑了。

顾念从海外赶回来见顾照最后一面。她在葬礼上对明媚声嘶力竭,眼泪成诗。

顾照的遗嘱也让人跌破眼镜。明媚拉着顾念的手,“对不起念念,我不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对不起,我不知道的......”

“我知道你是故意,不过我把欠你的还给你。”顾念跪倒在顾照的灵柩前对财产分割毫无异议,哭红双眼。

明媚也跪下来,撩开遮在她眼前凌乱的头发,给顾念细细擦眼泪。“你母亲当年第三者插足主动送上门,用药迷惑爸爸怀孕了又以死相逼才换来婚姻。”她将顾念拥入怀,嘴唇轻启,“妹妹你好傻,她们根本不是朋友。”

“啊!!!!”顾念挣脱明媚的怀抱双手抓着头发,嘶喊声充斥整个灵堂。明媚跌坐在一旁一如从前,而嘴里喊着念念对不起那些听者为之感伤怜惜的话语。

众人涌上来,扶起明媚拉开顾念。顾念红着眼咒骂,“都是你都是郑云!!郑明媚你这个贱人。你还给我,把我的家还给我.....”明媚婆娑的泪眼看不清顾念被拖远的身影。

许阳十指紧扣明媚左手,右手抚摸着明媚那一头黑发。

“结束了。雨过天晴。”人世间沧海变桑田。

(本章完)

第一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三章
第一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