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次日,天还没亮,林安便醒了,虽然昨夜很晚才入眠,但可能是小孩子精力比较充足,所以除了一丝的疲惫之外,剩下的都是激动与动力。

村子里出了两名可入那神圣之地的孩子,对这个小村子来说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除了少数几家没到外,基本上村里所有的人都到了这个平日里村里开会的大广场里。

“乡亲们,今天有一个另我们村很荣耀的事,我们村有两个孩子被那个地方选中了。”村长停顿了一下,咳嗽了几声。

“今天,我要说的不外乎我们村存在的根本问题。”村长叹了口气。

“我们村太穷了,学费根本不是我们村任意一家人可以单独承担的起的。”村长停止了说话,拿出别在身后的烟袋,装了一烟锅的烟草,烟锅里被村长塞满了烟草,村长反常地推开了旁边想要将烟草点燃的手,他亲手拿过了火石,颤颤巍巍地在反复几次后好不容易将烟草点燃。

猛抽了几大口,接着说到:“但是,这是一个我们村子改变现状的机会。”

“我们整个村子的人去供养他们两人,等到他们成才了,我们村就算附近的大村了。”

“到时候,就算无法比拟那些顶尖的村子,也足以让我们的村子的生活水平提高不止一筹。”

“我也不做勉强,愿意的人留下,不愿意的人就回家,我理解你们的难处,但有一点,这件事很有可能是一个无底洞,但不管怎么样这是我们村唯一的机会,我希望你们能好好想想。”村长又猛抽了几大口的烟等待着答复。

过了许久,“村长,这日子我受够了,好的地被别的的村子占了,粮食每年的价钱被那些人一压再压,反正现在已经是最差的结果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我留下!”人群里一个体型魁梧正值壮年的男人紧握着拳头,咬着牙狠狠的说到。

“我就是一个没用的妇人,我丈夫被那些人冤枉致死,我就想给他一个公道,我留下!我要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一个平日里靠编筐勉强维持生记的妇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到。

“我女儿,被那些人逼迫,我活着的理由也早没了,今天我留下,我就想试试我还能不能救出她。”一个中年人驼着背,低着头,无力的说到。

“我留下!”

“我留下!”

……

村里人长久以来的怨气在今日彻底爆发了,他们无疑地选择了一个更加艰难的选择。

“我本不想让你们的长久以来的怨气去左右你们的选择,但看来我小瞧了大家长久以来所积攒的怨气,既然如此!”村长将手中的烟锅一扔。

“我们就拼它一次!”

“好的,你们俩就是我们全村的希望,可千万别让它成为失望!”村长转身对着身后的俩人说到。

两人没人说话,因为这个责任太重了,但这并不矛盾他们从此坚定了心中的那份执着。

村长也只是用一种方式来告诉这寄予希望的俩人这件事的严肃性,并没有指望他们能给出回应。

“好的,那今天就散了吧!我们也该上路了!”村长回过身,格外有力的说到。

可事实上,没有人走,所有人将他们目送出了村里,直到看不到人之后,人群才慢慢散开。

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五章
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三章第二十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二十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