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合章

※第一节 大侠白展堂※

白脸汉子听了他的话,立在原地再不敢踏上一步。‘隔山打牛’这种功夫只是传说而已,当今江湖还不曾听说有人用过,这看似弱不禁风的白袍公子只是用手在桌上轻轻一按,居然可以借物传功,将远在十余米外的桌子震得四分五裂,桌旁几人被震伤倒地,这是何等可怕的功力,怎么江湖上从来不曾听说过有叫白展堂的高手呢?

但他这么气势汹汹而来,要是现在见了人家武功返身便走,这脸面往哪儿搁?原来这白脸汉子绰号白熊,和那黑脸和尚黑熊是塞外一对巨盗,江湖人称漠北双熊。这两人穷凶极恶,手段狠毒,每有遇到富商豪绅,那么取了财物便放人离开,若是有保镖护院跟随,据说这二人常常将那些人杀了,将其手脚折断煮熟吃掉,还说练武的人肌肉结实,吃起来加倍的有咬头。

冬季时塞外行商稀少,二人便来到中原,想捞上几笔便走。此刻他见这富家公子一身武功居然如此深不可测,心中起了惧意,正犹豫着是不是该见机而走,那碎裂桌旁翻倒在地的几个江湖汉子中,忽地跳起一人来,向白袍书生喝道:“他妈的,老子在这儿好好喝酒,居然招此无妄之灾。”

他一面说着,一面拔出一柄单刀,举着明晃晃的单刀向白展堂疾冲过来,白公子见状抬起手来,姿势曼妙,宛如女子翩翩起舞一般,食指向那人凌空一点,那人离着白公子还有两丈多的距离,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手臂前伸还保持着举刀下劈的姿势,恶狠狠叫道:“浑蛋,是谁点了我的穴道?”

白公子眉开眼笑,摸着手指上一个殷红如血的扳指,喜不自禁地道:“还好,还好,幸好我这葵花点穴手还不曾失灵。”他自顾高兴完了,瞧见那人还直挺挺趴在地上,恶狠狠地瞪着他,忙歉然一笑道:“哎哟,对不住了,我这功夫时灵时不灵的,误伤了几位江湖好汉,你们一定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吧?呵呵,本公子一时失手,老黄呐,拿些银子赔给几位英雄。”

其实那几人看打扮像是保镖护院的武师,身手也有限得很,这位白公子却一厢情愿地把人家归为武林一流高手,神色间沾沾自喜,颇为得意。

距白公子不远,站着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人,闻言忙走上几步,从怀中掏出一卷东西来,塞到那持刀汉子的手中,呵呵笑道:“这位好汉,真是对不住了,这里是白银五千两,是大同府白家票号的通竞银票,算是赔礼啦。”

倒在桌旁挣扎的几个汉子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抱起那右手持刀、左手握着银票的家伙,像扛一具塑像一般面带恐惧匆匆下楼去了。旁边那些富商听说这位公子出手便是五千两银子的赔偿,不禁惊叹不已,这几个家伙有了这笔巨款恐怕一辈子都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啦,受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白熊见了却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隔着两丈多凌空一指将人无声无息地点倒?自己就站在他面前,居然不曾感觉到有什么劲气擦身而过,这等神乎其技的武功恐怕武功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也做不到。

那个黑熊不曾听过武林中有什么绝技叫葵花点穴手,倒是隐约记得自己的师父大漠孤狼黄金叟,曾经对他说过近百年以前,魔教十大长老围攻华山,抢了一部什么葵花宝典回去,据说那部宝典中记载着极其厉害的武学,一旦学会便有通天彻地的本事。这人用的武功叫葵花点穴手,年纪又不大,莫非是魔教教主东方不败的弟子?

想到这里黑熊连忙冲过来,向那位白公子点头哈腰地陪笑道:“我们两个大字不识一箩筐,说的诗狗屁不通,还是公子最后一句‘放你娘的狗屁’这个……这个……十分的精彩,大有画龙点眼珠子之妙。我们两个蠢人回去后一定将公子这句诗请人裱了出来,挂在家中日日膜拜,感谢公子赐诗的大恩。”

他说着见白熊还在那儿发怔,便抬起脚来在他屁股上猛踢了一记,骂道:“蠢货,还不快快谢过公子……”白熊知道自己心机不如黑熊,他这般下作,那一定是猜出了这位白公子的来历,看来一定是极了不起的武林高手了,连忙也点头哈腰地应了声是。

黑熊拉着白熊道:“不敢打扰公子,我们兄弟这便走了,公子慢饮,公子慢饮。”说着拉着白熊急匆匆地下楼去了。白公子顾盼四周,只盼有人再来赞上几句自己武功高明,只可惜四周这些人大多是商人,眼中的艳羡直冲着他袋中的孔方兄而来,对什么绝世神功谁看得明白?白公子不禁大失所望。

倒是他那位跟班管家黄三石,点头哈腰地道:“公子爷,您的功夫可是越来越俊啦,我看时候不早,咱也早些回去吧,这么大的雪,免得舅老爷替您担心。”白公子见这酒楼上没有什么识货的人,不免意兴索然,闻言点了点头,二人便向门口走去。

他二人这一动,四下酒客之中立刻站出十来个人,悄悄随在周围,大有看护之意,看这些人神情剽悍,似乎都有一身武功。

另外一扇窗前坐着两名三十多岁的汉子,其中个儿高些的那人见了白公子步伐虚浮,根本不像身负上乘武功的模样,不禁悄悄对另外一人耳语道:“易师弟,这人不像身具上乘武功呀,咱们少林派算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了,也不曾听说有人练成什么‘隔山打牛’的奇功,方丈大师的‘易筋经’练得出神入化,听说他老人家的‘拈花指’也仅能在两米开外点中人的穴道,这人年纪轻轻,真有这么厉害?”

被称作易师弟的人嘿然冷笑道:“辛师兄,什么葵花点穴手,又隔山打牛神功的,听起来像是卖狗皮膏药的,江湖上多的是招摇撞骗的人,你理他作甚!”他这一声说的调门高了些,恰被那走到旁边的白袍公子听见,顿时俊脸涨红,指着那位易师弟道:“你说谁是骗子?本公子业师乃是名震天下的‘神拳泰斗’苍珣苍老爷子、‘无敌金刚’寒柏寒大先生、‘一枪刺九龙’于飞于老师、‘神刀铁胳臂’胡得安胡师傅,你是什么人,居然如此有眼无珠?”

那二人乃是少林派俗家弟子,高个的叫辛国梁,矮一些的叫易国栋,此时听了这位白公子一口气儿如数家珍地说出这许多师父来,那绰号从未听说过且粗俗不堪,还真的像卖狗皮膏药的,不禁张大了嘴巴愣在那儿。

白公子见说出师父的名字,这两个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目瞪口呆愣在那儿,心中大是得意,呵呵笑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本公子的厉害了吧?你们这些人少见多怪,本公子也不和你们一般见识,老黄,咱们走吧。”

辛国梁和易国栋忽地一阵爆笑,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那易国栋喘着气道:“果然是卖狗皮膏药的,哈哈哈,还‘一枪刺九龙’,‘神刀铁胳膊’,可真是笑死我了。”

那位白公子被他们一通嘲笑,不禁恼羞成怒,忽地一蹲马步,大喝道:“两个无知的混蛋,本公子不露一手,叫你们小瞧了我,看我‘如来神掌’第一式‘大海无量’。”那位黄三石黄管家在一旁未及阻拦,刚刚叫了一声:“公子爷!……”白公子已经双掌向易国栋猛拍过去。

※※※※※※※※※※※※

吴天德乘马入了晋城,来到‘天色楼’下。此时大雪越下越大,地上积雪盈尺,街上行人极少。那马儿也累得鼻息粗重,呼呼地喘着粗气。

吴天德眯起眼睛,望望大雪朦朦中的这座高大酒楼,旗幡犹在雪中飞舞,压抑的心情为之一畅,将手中的马鞭一扬,顺口吟道:“大雪满天地,胡为仗剑游?欲知心底事,同上酒家楼!”

嘿,当初读这诗时只觉得语句简单,气势粗犷,便记了下来,此时吟来,才悟出那种心境,江湖游侠儿,快意恩仇纵马江湖,其实又有几个不是满怀心事呢?

他正要下马去酒楼中吃些饭菜,忽见四个人嘻嘻哈哈地从楼中走出来,其中一人哈哈大笑道:“这个败家子儿的钱还真是好骗,这一出手就是五千两,他奶奶的,我要是他老爹,不打死他个混蛋。”

另一个人笑道:“打死了这败家子,我们去哪里挣这么多银子?喂,先说好啊,刚刚我摔那一下可是真的,现在身上还疼呢,除了交给苍珣苍师傅的,剩下的分的时候可得多分我一些。”

吴天德一怔,听这口气,似乎是这四个无赖骗了什么有钱人,他摇了摇头,见酒楼旁边有一个马廊,因为雪太大,门口没有小二伺候,便自去马厩中拴好马匹,再走回‘天色楼’门边时,又见一黑一白那条大汉自门里窜了出来。那黑脸的居然是个和尚,口中嘟囔道:“快些走,这些神教中人喜怒无常,若是一会儿不开心起来,说不定便要了我们性命。”

吴天德听及神教二字,心中一动,难道有日月神教的人在此?只听那白脸汉子满脸恐惧地道:“你说的是真的么,那人的‘葵花点穴手’真的是‘葵花宝典’中的绝学?他真的是东方教主的弟子?”

黑脸和尚道:“我看八九不离十,我敢问么?幸好他心情不错,否则我二人怕是要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啦!”吴天德听了大奇:东方不败居然收了弟子?葵花宝典虽然厉害,可是这种武学实在见不得人,谁会公然教授弟子?

听这二人语气,似乎只是从那人用的葵花点穴手猜测那人是东方不败弟子,但据他所知,葵花宝典上应该没有什么点穴功夫。眼看着二人急急如丧家之犬,匆匆遁入茫茫大雪之中,便在这时,只听哗啦一声,吴天德抬头一看,只见头顶窗棂破碎,有一道白影儿从三楼直坠下来,连忙跨上一步,伸手将那人接住。

白大少一招‘大海无量’,还以为一定像在家中跟武师们过招一样,一掌便将眼前这人打成滚地葫芦,叫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易国栋虽笑得猖狂,但是见他方才炫得那手隔山打牛、凌空点穴功夫,一时还未猜出其中奥妙,这时听他大喊什么如来神掌,虽然并未感觉到有掌风袭来,也不敢大意,连忙起身,使出罗汉拳中一式‘弹弓手’,将他手掌弹开,左手一拳击向他的胸口。

他这出拳一架,心中已知不妙,眼前这位白公子说的神乎其神,但掌上实无半分内力,自己这一拳颇为沉重,还不要了这小子性命?只是他出拳极快,这时收手已来不及,只能将拳力尽量收回,但一拳打中他胸口,白公子下盘虚浮,根本站立不住,蹬蹬蹬连退几步,哗啦一声撞碎了窗棂,一跤跌下楼去。

白展堂在空中手舞足蹈,不知自己在家中百试百灵的如来神掌怎么忽然变得毫无威力,眼看从这么高的楼上跌下去,岂不一命呜呼?正要高呼救命,猛地身子一轻,居然安然无恙地着陆了,定睛瞧了瞧,才发现自己落在一个人怀中,那人身上厚厚一层积雪,以布巾蒙住了面容,只瞧见一双眼睛,极为有神。

白展堂定了定神,兴奋地赞道:“你这人能将我接住,可见也是武林高手,瞧你模样,只露出一双眼睛,难道是个刺客不成?”

只见那人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将他放在地上,淡淡地说了一句:“雪大遮脸而已……”这时楼中冲出来七八个人,见白展堂安然无恙,都放下心来,上前七嘴八舌地说道:“公子爷,您没事吧?”“哎哟,多谢这位壮士救了我家公子。”

白公子这才想起自己被人打下楼来的事,红着脸道:“无妨,无妨,我只是一个不小心,跟我进去,我还要教训教训他们……”说着又冲进了楼中。

※第二节 收个凯子当徒弟※

吴天德摇了摇头,看这人脚步虚浮,根本不懂武功,也不知和什么人打了起来,他跟在那人身后,也走进楼去,只见那位白袍公子领着一帮打手气势汹汹直奔楼上而去。

他向楼中扫视了一眼,见这层楼中只是些普通食客,便往楼上走去,刚刚走到二楼,只见十多个执刀的汉子围成一团,中间是两名灰衣大汉和方才那位白袍书生,那书生右手两根手指被一名矮个大汉抓在手中哀哀直叫。

只听那矮个大汉冷笑道:“这就是什么狗屁葵花点穴手?我呸,去磕点葵花籽儿还差不多,你这小子不学无术,弄了一群江湖骗子在这儿耍宝,老子笑了两声怎么啦?你还要倚仗人多不成?”

那位白袍书生痛得直叫,道:“我没有骗人,那几个人我真的不认识,我是山西大同白家票号的三少爷,怎么会骗人?”

易国栋倒听过大同白家,那是山西首富,在整个大明也是排名前五位的豪富之家,闻言倒也不敢太过放肆,松手放开他道:“你不是骗子,那就是那伙骗子合伙骗你啦,花拳绣腿,下次不要这么张扬。”

说着二人大摇大摆走向楼梯,吴天德听到这里才知道所谓的葵花点穴手,以及东方不败弟子是怎么回事,两人走到楼梯口,那些武师之中忽然有人一扬手,三把飞刀疾奔易国栋后身飞来,这人飞刀十分刁钻,两刀分取他的双膝后弯,第三刀直奔他的后腰,取位倒是极准。

原来这个武师便是白公子那几个骗人师傅之中的‘神刀铁胳膊’胡得安,这人虽是个骗子,但是一手飞刀的确十分出色,他听易国栋说破他们是骗子胡乱唬弄这个公子哥儿,生怕就此丢了饭碗,恼羞成怒之下竟然出手伤人。

辛、易二人是少林俗家弟子中的佼佼者,但飞刀袭来本来声音就不大,这酒楼之中又人声嘈杂,根本就未发觉。吴天德见状跨前一步,寒光一闪,一柄长剑已亮在手中,剑尖一挑射向易国栋后腰的飞刀,右脚一勾一踏,将一柄飞刀踢得射到楼柱上,一柄刀被他踩在脚下,此时那第三柄飞刀犹在他的剑尖上滴溜溜打转。

他这柄剑是当初任盈盈送他的,这次带来准备交还给她。辛、易回头一看便知端倪,不禁勃然大怒,作势便要奔那白公子而去,吴天德笑笑,剑尖一挑,只见银光一闪,众人尚不及看清,后边啊地一声怪叫,方才出刀偷袭的那位‘神刀铁胳膊’胡师傅已双膝颤抖、脸色灰白几乎站立不住。

他头顶帽子被飞刀带起,钉在身后房柱上,飞刀紧贴着他头皮而过,剃光了一溜头发,这一手功夫可比他那一手三刀难得多啦,辛、易二人一怔,易国栋停住步子,拱手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在下少林俗家弟子易国栋,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吴天德拉下遮面巾道:“在下华山剑宗吴天德,原来是少林派两位兄台,久仰久仰……”他心中一寻思,想起曾在书中见过这两人名字,似乎在五霸冈上死在任盈盈手中,自己此去是要寻任盈盈的,在此遇到本该死在她手中的人,感觉十分怪异。

辛国梁、易国栋听了一惊,连忙道:“原来是华山吴掌门,晚辈们曾听方丈大师提及先生大名,对您的剑术赞不绝口,说道当今天下,若论剑术几无超越您的,想不到我们有幸在此相遇!……”这二人从少林出来,回家乡过春节,方证回到少林寺时曾提起这位华山剑宗掌门,对他的剑术极为推崇。

风清扬辈份比方证还高,他的弟子同时又是剑宗掌门,这辈份已经可以和方证平起平坐,是以二人年纪虽比吴天德还高些,也只能自称晚辈。

吴天德道:“二位兄台年长于我,不必如此客气,这人只是江湖下三滥人物,兄台何必与他一般见识,传扬出去,江湖上还道少林高手欺负一个坑蒙拐骗的小毛贼。”

辛国梁听他说自己二人是少林高手,脸上大感荣光,连忙拱手笑道:“吴掌门说得是,不过江湖辈份是不能乱的,您和方丈大师平辈论交,晚辈不敢逾越。我们师兄弟是结伴回乡的,这便告辞了,他日江湖再会,再谢过吴掌门援手之恩!”

他这话中已有结纳之意,吴天德微笑拱手,目送二人下楼,再一扭头,只见那位白公子双眼放光,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白公子冲到面前,兴奋地道:“原来你真的是江湖上的大人物,我被人骗过不是一回两回了,本以为这回学的是真功夫,没想到又是假的……”他懊丧地回头瞪了那群武师一眼,内中有几个人满面惭色,看来便是他那几位卖膏药的师傅了。

白公子一把拉住吴天德的手,喜道:“今天在舅舅家呆得无聊,出来这趟算对了,竟然遇到真正的武林高手,小弟我……啊,不不不,徒弟我从小喜欢武功,可惜一直没有遇到名师,今天可算是遇到一位好老师了,师父快跟我回家去,我要办个拜师宴,隆而重之地拜您为师!”

这厮一厢情愿,以为天下人都巴不得做他师傅,说着说着自己便把这个师傅定下来了,回头又指着人群中几个人道:“你们这些骗子,也骗了我不少银子了吧?嘿,我也不与你们计较,都给我滚得远远的,莫要让我再见到你们……”说完又转身十分亲热地对吴天德道:“师傅,我们回去吧,舅舅家比我家里简陋了些,这酒宴先给您接风洗尘,等回了大同,我再好好办一次。”

吴天德皱了皱眉,道:“这位公子,在下只是个普通武林中人罢了,哪有资格收徒弟,公子还是另请贤明吧……”白公子一呆,遂又想到方才那两个高手亲口说过他的剑术天下几无敌手,那还不是传说中的剑仙?

自己的师傅一向都是找上门来求自己拜师,他居然拒绝自己,那一定是真正的世外高人了,这样一想,便更加不肯撒手。

白展堂身边那位管家黄三石,其实是知道那几个武师联手哄骗公子的,不过这位白大少爷上边只有两个姐姐,是白家唯一的独苗儿,只要他肯安心呆在家里不出去惹事,一家人便阿弥陀佛了,花这些小钱买平安,老爷也是心甘情愿的,所以也常常帮着那些武师哄骗少爷。

他见少爷又寻了一位师傅,这师傅还拿腔作调不肯收他,心想:“这个江湖人怕是不知道白家的财势有多大吧?嘿,且将他邀回家去,只消看了舅老爷家,怕他就要反过来求公子爷了……”于是上前说道:“这位英雄,您刚刚救了我家公子,这恩总是要谢的,且请您跟我们回去,允不允收徒弟还不是您说了算么?”

白少爷一听忙道:“对对对,你在楼下接住我,这恩一定要报的,师傅就不要客气了,走,咱们回去,老黄,快去备轿。”

吴天德无奈,被白公子拉下楼去,只见老黄招呼人也不知从哪条胡同里拉出一辆马车,收拾得十分华丽,车篷覆得是紫绒和锦缎,蓬框以黄铜和白银构架,吴天德被白公子拉进车中,这车中布置更加豪华,熏香暖炉、锦卧温滑,脚蹬儿看起来黄澄澄的十分沉重,也不知是铜是金。

吴天德苦笑道:“白公子,我的马儿还在那边马厩中……”白公子探头出去道:“将我师傅的马也牵来……”有人问道:“马厩中有四匹马,哪一匹是呀?”白公子不耐烦地道:“还要劳我师傅下去指点么?都牵回去,给金老板留下三千两银子,谁的马丢了,叫他去买!”

说着缩头回来,砰地一声关上轿门儿,拍着头上的雪笑道:“师父,我舅舅是晋城的盐商,家里简陋了些,您先受些委屈,等过两日咱们回大同便好了。”

车子在城中转了一阵儿,在一座府邸前停下,吴天德走出马车,站在车上望着眼前这座‘简陋’的房屋发起呆来。此时大雪已停,到处都是一片白茫茫的,眼前一处院落,都是用同一色的青砖红瓦盖就的房屋,所以和周围其他房屋极好分辨。

只见房屋鳞次,前边一个大院,似乎左右后身还套着大大小小的院子,也不知那院落到底有多大,这样的房屋还叫简陋?

白公子下车招呼他下来,早有人推开朱漆铜环的大门,那门旁汉白玉的两只大狮子,地上同一色的石板路直铺进院子去,早已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

黄三石得意地道:“这是舅老爷乔家的主院,一共六个大院,十九个小院,三百六十五间房子,舅老爷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这房子不可超过了。公子爷现在住在百狮堂,我已着人去准备酒菜了,您请这边走。”

几个人陪着吴天德穿过一重重院落,直往后边行去。这乔家的豪富看得吴天德还真是暗暗吃惊。他在车中已听白公子说及他的舅舅是一个大盐商,还兼营一座铜矿山,几处畜牧场,家业比起白家来虽说差得很远,但在此地也算地方豪富了,却没想到居然有这等富有。

他可不知晋商正是从明朝初起时兴旺起来,到此时晋商已形成几股巨大的商人集团,财产之巨富可敌国。百狮堂内,雕梁画栋,所谓百狮,原来是厅中三个完全由翠玉雕成的桌子,周边均雕刻着神态各异的小狮子,共计百只。吴天德虽不识货,也知道光是这三张桌子已是价值连城。

白展堂兴高采烈地叫人上菜,那些女婢穿花蝴蝶儿一般不一会儿就上了满满一大桌子山珍海味,白公子道:“师父稍坐,这些只是佐菜,等上了正菜,徒弟再正式拜师!”

吴天德无奈地叹道:“白公子,你家中富可敌国,这样的好日子不过,非要拜什么师傅学武艺呢?不瞒你说,我有些事要去河南,是不可能随你去大同授艺的。”

白展堂眉开眼笑地道:“原来只是这个问题,那倒不妨,师父有事尽管去忙,等您回来我再跟你学艺,不知师父在何处修行?我知道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吃苦我是不怕的,我到时去找你。”

吴天德见他热切模样,忽地想起:“封不平三人修建华山剑宗门庭,是将老家宅院都卖了,一生积蓄都投了进去,自己被他们推为掌门,可是还不曾为剑宗出过力,这个家伙既然非要拜师,不妨吓他一吓,若是吓跑了最好,若是吓不跑,就让这个富家子为剑宗出些力吧……”想到这里说道:“你要拜我为师,那也可以,不过我收拜师礼可是很贵的,你可拿得出来?”

白展堂忙问道:“不知师父要收多少银子?”吴天德咬了咬牙,一狠心道:“你若拿出十万两银子,我便收你为徒!”

白展堂听了吓了一跳,一拍桌子叫道:“什么!一年才十万两银子?这个容易,太容易了,师傅你放心好了,徒弟每年孝敬你三十万两,啊!对了,师父住在哪里?”

吴天德瞪着这个有史以来的第一超极大凯子,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本来以为要十万两银子,狮子大开口将他吓跑,想不到他不但理解为一年十万两,还自发增加到三十万两,有凯子如此,夫复何言?

吴天德无奈地道:“我现在住在恒山白云庵外,现在要去河南办些事情,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春节前我就会返回恒山,携妻子返回陕西华山。”

白大凯子……啊,是白大少爷,又一拍桌子赞道:“师傅果然是世外高人,住的地方不是恒山就是华山,都是古岳名山啊,师父放心去吧,徒弟等着您老人家回来!”白大少一边说着一边想道:“自己好不容易碰上一个真有本事的,瞧他样子还不情愿收我为徒,看来我得去恒山大拍师娘马屁,世外高人总也抵不过枕头风吧?”

第三十章 齐人有福啊第九十一章 西湖有计第十章 坐斗回雁楼第五十五章 灵机一动第八十七章 天王老子第七十七章 小尼姑思春第五十章 疗伤第二十五章 传说中经久不衰的金牌道具第一百零八章 错剑大阵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任逼亲第六章 美女是这么泡滴第一百零七章 令狐传剑第四十八章 果然聚气第十章 坐斗回雁楼第二十八章 假死第四十四章 仪琳第十章 坐斗回雁楼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八十七章 天王老子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五十三章 清心普善咒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四十一章 白衣胜雪的癞蛤蟆第一百零七章 令狐传剑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六十章 掌门初亮相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六十一章 弯刀战苗刀第二十一章 鬼丸十兵卫第五十二章 知恩不报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七十九章 合章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九十三章 雷峰塔倒,任我行出第八十九章 合章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七十一章 遇险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十六章 笑傲江湖曲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十一章 训婿第七十一章 遇险第二章 做美女郡主的心腹第六十四章 最毒美人毒第七十八章 三千兵痞闹恒山第四十八章 果然聚气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七十二章 东厂三公,传人汇合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关算尽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五十一章 苗家蓝凤凰第八十五章 杨莲亭第七章 赐婚第十二章 该死不死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一百零三章 名师高徒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掌门大会第五十章 疗伤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一百一十七章 绝处逢生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五十三章 清心普善咒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九十一章 西湖有计第六章 美女是这么泡滴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二十二章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一百一十六章 玄冰古洞第一百一十一章 掌门大会第六十二章 金山无名、贱惊天下!第三十三章 破洞第六十七章 酒桌上论茶壶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关算尽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爱无香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三十一章 难兄难弟第八十一章 合章第九十二章 妙计损招救老任第三十八章 无情无义吴天德第五十一章 苗家蓝凤凰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第十五章 曲终人散第八章 升官第九十二章 妙计损招救老任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
第三十章 齐人有福啊第九十一章 西湖有计第十章 坐斗回雁楼第五十五章 灵机一动第八十七章 天王老子第七十七章 小尼姑思春第五十章 疗伤第二十五章 传说中经久不衰的金牌道具第一百零八章 错剑大阵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任逼亲第六章 美女是这么泡滴第一百零七章 令狐传剑第四十八章 果然聚气第十章 坐斗回雁楼第二十八章 假死第四十四章 仪琳第十章 坐斗回雁楼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八十七章 天王老子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五十三章 清心普善咒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四十一章 白衣胜雪的癞蛤蟆第一百零七章 令狐传剑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六十章 掌门初亮相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六十一章 弯刀战苗刀第二十一章 鬼丸十兵卫第五十二章 知恩不报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七十九章 合章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九十三章 雷峰塔倒,任我行出第八十九章 合章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七十一章 遇险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十六章 笑傲江湖曲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十一章 训婿第七十一章 遇险第二章 做美女郡主的心腹第六十四章 最毒美人毒第七十八章 三千兵痞闹恒山第四十八章 果然聚气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七十二章 东厂三公,传人汇合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关算尽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五十一章 苗家蓝凤凰第八十五章 杨莲亭第七章 赐婚第十二章 该死不死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一百零三章 名师高徒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掌门大会第五十章 疗伤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一百一十七章 绝处逢生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五十三章 清心普善咒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九十一章 西湖有计第六章 美女是这么泡滴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二十二章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一百一十六章 玄冰古洞第一百一十一章 掌门大会第六十二章 金山无名、贱惊天下!第三十三章 破洞第六十七章 酒桌上论茶壶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关算尽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爱无香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三十一章 难兄难弟第八十一章 合章第九十二章 妙计损招救老任第三十八章 无情无义吴天德第五十一章 苗家蓝凤凰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第十五章 曲终人散第八章 升官第九十二章 妙计损招救老任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