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阴无尘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阳光刺眼,几只野雁从空中掠过,留下几声长长的鸟鸣声。

大汉王朝东部一隅,有一片海域,唤做东海,此地为一处海岛名曰槐树岛,因盛产槐树而得名,远隔于世,全岛幅员万里地界广阔,只是地多人少,槐树岛亦有槐树村,村子里人几数十,但都是绝世强者,然而一个惊天动地的故事即将从这里展开。

碧绿幽深的树林中,潮湿的空气,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映在地上好似无数颗小星星。一颗老槐树下两个青年费力的用藤蔓将一个看似十五六岁的青涩少年绑在一棵较为低矮的槐树上,随即跑远,只留下一个紫杉破旧全身上下沾满黑乎乎的污垢昏迷中的少年,乱糟糟的头发还散发出令人恶心的恶臭,真不知道那两个青年如何敢碰他。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渐渐清醒,迷迷糊糊只见一只鸟儿飞到他头上,没过多久便感觉头上一凉,一坨鸟屎便坐落其上顺着额头缓缓流下,少年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麻雀从头上飞走,顿时脸上布满阴沉。

“曹得爽,张开缝劳资和你们没完!”,这少年奋力喊道,声音响彻槐树林,惊起一群飞鸟。

少年憋红了脸都挣扎不出藤蔓的束缚,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散发着粪香的鸟屎顺着额头流到眼睛,流过鼻子,尽管紧闭着嘴,可还是逃不走那鸟屎进入嘴里的宿命。

“唔...咳咳...”,少年被鸟屎呛的一阵咳嗽,藤蔓不知何时已经从瘦弱的身躯上脱落。

少年顾不得咳嗽,一手捂着喉咙,连滚带爬急忙朝前方奔去,途中被树根绊倒数次,但还是要爬起来,不久便听见流水声,少年心中一喜,忍着口中的粪香,干呕几声,加快了脚步。

果然,前方出现了一条小溪,少年奋力一跳,“扑通”一声跳入水中,便开始清洗头部和口腔,最后便是连脏兮兮的身子也一并洗了。

“噗”,一声闷响,嫣然一股黑色雾气以少年为中心波纹般向水中扩散出去,只见少年吐了口气,显然这小子偷偷的放了个响屁。

此时若是让其他孩子见到一定会惊讶得嘴巴都掉到地上,这个人还是那个连续数年不不洗一次澡的“邋遢王”吗,此时竟然在洗澡了!

片刻,整条溪水仿佛中了毒,湖水发黑,弥漫着恶心的臭味!不少虾鱼也翻起白肚浮上水面。

少年悠哉悠哉的游上岸,清洗完成后浑身轻松,神清气爽,先将湿透的衣物脱下,丢在一旁。然后望着散发出恶臭的溪水和密密麻麻死去的虾鱼顿时一阵自豪,心道:自己的屁果然惊天动地。

洗净后原本脏兮兮的样子便露出朴实的脸庞,目若朗星充满着智慧,面貌不算俊朗最多只能算是清秀,但浑身气质却是邪异无比,隐隐散发出丝丝阴寒之气。

“嘿嘿,今天午饭有着落了,不用再吃爷爷煮的那些又丑又难吃的蜈蚣蝎子了。”看着眼前的鱼虾少年显得很兴奋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弧度露出邪邪的笑,随即蹲下身伸手捞了两条长着锋利獠牙早已断气的巨大墨色怪鱼,看起来一条足有十斤,口中流着恶心的绿色液体,看来此物也是有着剧毒!

少年将怪鱼捞起随意扔在地上,一片被怪鱼口水触碰到青草竟迅速枯萎变得枯黄,不过少年对这一切熟视无睹转身直走便再次纵身钻入树林一会儿消失得无影无踪。

片刻,只见一个上下赤 裸的少年缓缓走来,左手拿着一堆干柴,右手则拿着两颗火石和数种毒草,下身寥寥几根油亮亮的卷毛毛随风而动,少年仔细将干柴有规律的一根根整齐排列,干柴被堆成一个锥形,少年找到两根较为粗壮的树枝插在地上,看来是准备生火煮食了。

——————————————————————

盛夏的阳光总是那么炎热,赤 裸的正挥动瘦弱的双臂用将怪鱼沿腹部切开,伸手拿起地上的石头砸掉怪鱼的鳞片,取出内脏塞入毒草,当做作料,然后用一根一米长的粗壮竹竿费力的对怪鱼狰狞的口器实施口 爆,而后便是捅爆了那怪鱼的菊花,捅了几下感觉还滑溜不禁又来了几下,一脸淫 荡玩得不亦乐乎,要是那怪鱼还活着,那该有多羞愤...

不久少年将两条怪鱼都处理好后,已经累的满头大汗,用手随意擦掉额头冒出的汗珠,接着用火石点着干柴,干柴立马溅出火星,少年急忙伏身吹气,火星渐渐形成火苗,然后将整个篝火都点燃,少年这才将怪鱼架在其上,一手拿着竹竿缓缓翻滚起来,眼睛却瞟向别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溪边篝火持续跳跃,不久,怪鱼的表皮已经变得金黄,一滴滴鱼油滴在干柴上发出滋滋的声响,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毒草的毒素也尽数融入鱼身,看起来极为美味,少年这才一手将怪鱼拿起踢灭篝火,走进树林靠在一颗老槐树下喜滋滋的吃了起来,咀嚼声和吞咽声夹杂着诱人的肉香散发出去,让人捉摸不透的是这少年这么瘦弱的身躯如何能吃下这么多食物。

“尘儿,咳咳...爷爷可是找了你半个时辰了,竟然敢不回家吃饭,今天晚上是想睡万毒窟么...” ,少年正吃的爽歪歪,突然一个阴阳怪气的苍老声音从背后响起。

少年身形一颤,暗道不好,巍巍回过头,在村里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这个爷爷,因为这老头从小就没把他当人看,十岁前每天都都是睡在那万毒窟中,万毒窟中饲养万毒,各种稀有毒物随处可见,十年日日夜夜受万毒噬咬,饿了便吃些毒虫毒草,无聊便抓几只毒虫砸那些飞在空中的毒物,这也成为阴无尘的唯一乐趣,不知不觉成就了阴无尘的一身自创玄妙镖法,虽说天生不惧万毒,但那种被撕咬的感觉也不好受。

少年名曰阴无尘,臭名远播,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些年阴无尘也没少进过万毒窟,每次调戏哪家小女孩的时候,那天晚上准被扔进去。

“嘿...嘿嘿,是爷爷啊,来爷爷吃甭跟尘儿客气...”,说着一条怪鱼向着身后抛去,身后沉默了一会便传来咀嚼声。

阴无尘也是颇为心疼,这鱼他可是烤了一下午才弄出来,如今却没了一条。正想着今后如何调戏邻居妹妹不被发现,身后又传来爷爷的声音,:“尘儿,你也甭心疼这条小鱼,咳咳,爷爷回去多煮些红毛蛛给你就是了。”

“爷爷,尘儿哪有心疼,尘儿只是心疼爷爷最近咳嗽愈加严重,怕爷爷吃太多油腻,病情加重...”,阴无尘急忙解释道,他最怕的就是吃红毛蛛了,红毛蛛是一种山林毒物,在普通人眼里是剧毒,在爷爷眼里便是人间美味,而在他眼里就是相貌恶心,无从下口。

“哦,是么?”,爷爷质疑问道。

“是啊,我其实很孝顺爷爷的,只是爷爷一直没有发现罢了。”,阴无尘心虚道。

这时一道灰影闪出,是一个灰袍老者,满脸皱纹,脸色灰白,散发出更强烈的阴寒之气,仿佛空间就要冻结了,此人正是阴无尘的爷爷,此时面带笑意看着阴无尘只是突然弯下腰捂着嘴剧烈的咳嗽,阴无尘急忙放下手中的鱼骨,上前扶住,阴无败却摆摆手,示意阴无尘让开。

阴无败右手手紧握,却是刚刚捂着嘴的那只手,阴无尘发现异样,便将阴无败的右手夺了过来,一摊开却发现竟然有着一口黑血,还在腾腾往上冒着黑烟。

阴无败面无血色的苦笑道:“呵呵,尘儿要好好修炼,爷爷怕是活不了多久了,不能看到尘儿成龙成圣了。”

阴无尘顿时呆立在那,从怀中拿出一个翠绿小玉瓶里面赫然漂浮着一滴散发出威压的金色血液!仔细一看血液里竟然藏着一个端坐的金色小人,只是面目一片模糊,威压虽然淡却是威严不可侵犯,好似让人看上一眼都会忍不住跪下。

毒修天生体质比武者弱小许多,需要炼体之物来强化肉体,要不是为了替自己抢夺`蛮神之血`,爷爷也不会受伤得如此严重,而且对方败走之后留下`千鬼毒圣`的名号,说是今日状态不好日后还会回来讨教。

阴无败接着道:“尘儿,这是爷爷的宿命,那滴`蛮神之血`尘儿要尽快炼化,蛮神曾是这乾坤大陆的最强者之一,仅仅是一滴血液炼化了将来也必有一番成就!”

只见阴无尘抬起头看着阴无败苍老的脸庞,眼眶已经湿润,重重的点头道:“爷爷,孙儿错了,尘儿以后再也不挑食了,尘儿以后会好好照顾爷爷的,爷爷你要好起来。”

“好好好,我阴家竟能有尘儿这般好男儿,咳咳...不像那逆子薄情寡义...”,阴无败内心也是欣慰,自己一生戎马又生了一个逆子,本以为注定要孤老一生,没想到还有如此好孙儿,死而无憾啊。

“爷爷, 那人怎么了?”,那人便是阴无尘的父亲阴无情!阴无尘从小只知自己的父母抛弃了他,所以便一直恨着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阴无败沉默一会,接着叹了口气终于开口道:“尘儿,也是时候将那件事告诉你了,彩云其实没有抛弃你,而是被那逆子亲手所杀!你将来若有成就定为你母亲报仇!”

阴无尘一听顿时好似被雷霆劈中整个人呆滞了,跪在地上喃喃道:怎么会,父亲杀了母亲...怎么会,怎么可能...报仇...对,我要报仇!!杀了那薄情人!!阴无尘双手紧握,指甲刺入皮肤渗出碧绿色的鲜 血,后来更是大声喊了出来。

阴无败看了顿时一笑,“好报复,不过想要报仇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走,跟爷爷回村子,咳咳...爷爷给你报仇的机会。”,说完随手拭掉嘴边咳出的毒血,便鬼魅般的闪出朝村子方向遁去。

阴无尘则起身一路默默跟在阴无败身后,父母的事给他太多打击,仿佛自己在一天中突然长大了。如今,他不是一个少年了,他是一个男人,肩负责任的男人!!

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三章 烟思熏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二章 槐树村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二章 槐树村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三章 烟思熏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二章 槐树村第二章 槐树村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一章 阴无尘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一章 阴无尘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二章 槐树村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一章 阴无尘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三章 烟思熏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一章 阴无尘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一章 阴无尘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三章 烟思熏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三章 烟思熏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二章 槐树村第一章 阴无尘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
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三章 烟思熏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二章 槐树村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二章 槐树村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三章 烟思熏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二章 槐树村第二章 槐树村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一章 阴无尘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一章 阴无尘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二章 槐树村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一章 阴无尘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三章 烟思熏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一章 阴无尘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一章 阴无尘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三章 烟思熏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三章 烟思熏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二章 槐树村第一章 阴无尘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