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七夕邂逅

晚上我和香巧说笑玩闹着梳洗好了,再回卧房时,芳儿已经侧躺了在床上,背对我们,我们两个也蹭到了床上,好在床很大啊!

介于本人睡觉实在是不怎么老实,香巧推推我笑道:“别的夜半掉了到地上,你睡中间吧。”

我嘟嘴:“不怕我踢了你到地上?”

香巧掩嘴笑了:“我可是满身的针呢!”

我看看一直没声音的芳儿,听她的呼吸声也不像是熟睡,便伸手去呵她的痒笑道:“芳儿姐不是吓傻了吧?呵呵,咦?”

不经意的居然发现她侧过的脸上居然有泪痕!

“怎么了?你怎么,来了这就不对……难道,你家乡在这?”想起她的口音倒是很像这里的人,从前也从未听她说起过身世。

“你,你是方柔妹妹!”我回头看去,是刚刚进了屋的柳小姐,她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在池里睡了几年了,难得如今可以像常人一般,所以,很想来和你们一起……”

想想几年,一定很孤独,便招手笑道:“反正也不早了,干脆一起来坐吧,你说的方柔是?”

她边走进边看着芳儿道:“我们自小很相熟,柔妹妹家开的琉璃厂,有很多漂亮的琉璃饰品,她总会送给我们几个玩,呵呵,自小就厉害的什么似的,明明小我几岁,偏好像她是姐姐一般,对我们几个姐妹都很照顾,

可是,几年前……”

“你还提那些做什么呢,能死的人,都死了……”芳儿终于开了口,坐了起来,满面泪痕。

柳小姐激动的靠来道:“柔妹妹,真的是你!我以为你也……我去过琉璃厂,可已经晚了,满院的尸首都不见了,以为你也……而且几年不见了,我当真不敢再认你了,若不是方才你看我的眼神很熟悉,我……”

芳儿拦了她,流泪道:“我也以为此生回不来了,哥哥带我逃到了东泽,本想渡海去神朗求高人相助,可是,才到了东泽便为了保护我被追杀的人害死了,我一个人逃了去奇荣,最后身无分文又不会武功自保,只好卖身到了吴府做丫鬟,以为也许有机缘,可以偷学些武艺,可是,几年了,根本没有机会。”

然后又紧紧握了柳小姐的手笑道:“后来多亏了有了平安,不但教了我们武功,还让七夫人收了我们为徒,如今更是带了我们一同来了这里。”

我听得干笑了几声,纯属意外,原来芳儿的身世也这么苦,我以为顶多一大家没落了,没想到是满门皆灭!

柳小姐笑着望我道:“就是帮了我的平安姑娘吧,她可是我们两个的恩人呢!柔妹妹……”又有些哀伤道:“谁这么狠心,为什么,做的这么绝,我的爹娘,我投水后被千音救了,再醒来时,家人也就都死了。”

芳儿笑道:“小蝶姐,你受的苦也够多了,还是不要问的好,我们现在根本对付不了他们,报仇的事,我曾经也想过,可是,无疑是以卵击石……我想家人一定也不希望我们枉死,这样平平安安的生活不好吗?”

任凭小蝶怎么再问,芳儿也不肯说。

她就是这个死脾气,从前连身世也都瞒着,不过,我却很欣赏她,不愿意连累别人,而且够冷静和清醒,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没有足够能力的时候,也绝对不做无谓的牺牲。 шωш¸t tkan¸C O

所以,我也没有追问,还是要尊重她自己的意思。

接下来的几天,当真是喜庆得很,我笑得几乎合不拢嘴,先是芳儿说,琉璃厂的很多有经验的工人,在他们方家灭门前都被她的父亲方倾舟派人送出去安置了,还有很多的资金,逃走时,也都告诉了她和她的哥哥,藏于何处,她决定拿出来与我共同做生意,自己努力复兴方家!

而小蝶也贡献了柳家密室里的财产——我说怎么那么多的小贼来呢,原来——竟然有三十多万两的银票,还有不少古玩字画的,好像柳老爷在朝也是个高官。

去了城主那里办理手续之类的烦琐官文来往,自然是要白枫出面,一般三年一次的房产地契检查,若是主人已死,则将财产充公,这柳府和琉璃废厂因为有了幽魂的传言和之前惨死带给人们的印象,一直没有新的买主,倒是让我们得了大便宜!

但也是花了二十七万两才一起买了下来……要不是有芳儿和小蝶入股,真的都买不起~

我们几个当然也是股份制,白家又出了二十万两,芳儿和小蝶各出三十万两,吴府虽只有开始的十万两,但是算上我的管理和技术入股,也就算是大家平分,各四分之一的股份。

芳儿最近自然是忙于召集琉璃厂的那些忠心的旧人,小魏帮忙。

小蝶开心的和香巧两个每日逛街,雇人或是采买的装饰着我们柳府,总算是弄得像模像样了——说到雇人本来很不容易的,后来还是白枫一起出面解决的。

据说后来城中流传出了东方六小侠已经收复了鬼屋幽魂,如今更是花了重金将两处都买了下来,如今江湖上都在纷纷扬扬的讨论着这几位小姐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也有不少说是东泽江湖场名门大派得意门生的,也有人猜是神朗隐士高人放出来搅和江湖的……我们也没有露出过消息,寒星门的招牌现在还不是亮的时候。

我这几天当然是带着星源一同在城中游玩,错,是考察!

要想做生意,自然要好好了解这里的行情~

这晚正边泡澡,边跟七夫人用水镜通电话,给她讲着这里的繁华,南乡大多数人是生活富足,娱乐业繁盛,文武会,青楼,首饰,美食,衣服等等,异彩纷呈,我玩的是不亦乐乎,看的是眼花缭乱,但是等级差异严重,还是有很多穷人,只是都在城边或是深巷,偶而几个乞丐跑到主街上,也有寻街的卫兵给赶走……

七夫人听了我对此贫富差异巨大的十分不满,温柔的安慰,没办法,我从前的社会,国家可是有人民最低生活保障,根本没有人会真的生活不下去……

七夫人还告诉我,莲儿善钢他们在我们走的这半个月,也已经准备好了要在周围几城开连锁店,如今铺面都选好了,正在解决稳定货源问题和培训新的员工。

想不到他们还挺快的,最后看我们两个也说了挺久了,水镜已经有了波纹——估计是清虹灵力不够了,就马上挂了,顺便提醒她注意肚子里的小宝宝,好生养着。

七夫人也笑着交代我外面要自己多小心……便消失不见了,手里的水镜化成青光一道,就回了珍珠耳坠……嘿嘿,看来清虹是真的坚持不住了,今天连牢骚都没发~

正穿着长长的睡衫回了卧房,却见她们几个都在,一见我就围了上来,汗,干什么?!

香巧笑道:“明儿可就是七夕了,大家每年可都盼着这一日呢!有好玩的夜市,很多美丽可爱的手工艺品,马戏杂耍,还有庙里求姻缘签,总之,可不能糊涂的过了!”

边说边给我拿了几件衣裙个比着看。

小蝶笑道:“可好,我就说平安最趁红色的衣服,这样我们看着倒像好姐妹了呢!呵呵,这些衣服可是我和香巧几天来去了好多店买回的!”

我看着满床衣服,发抖……不是都让我试吧,女人逛街买东西绝对是天赋异禀啊!尤其还有个飘荡寂寞了几年刚能像常人一样行动的女鬼——爆发力绝对是不可小亏的。

她米有在沉默中灭亡,而是在这几天中彻底爆发了,所以,在后来我听说她们这几天花了五万两……也只是心痛小下。。。。。。

――――――――――――――――――――――――――――――――

“哇哦!!!好漂亮!!!~”黑色夜空中绽放的美丽烟花,五彩变幻,街上更是热闹的很,街两旁的店铺都挂了各色彩灯络子等等精美饰品。

七夕庙会在星星河下游,香芷庙所在的街上举办,远远望去,灯盏沿街点亮如龙,蜿蜒起伏,来往的男女大多成双成对,或是像我们一样几个女子一众结伴。

18.天缎73.水逝花落32.水鬼63.决战前夕31.旧事13.出府72.神隐现世84.暗夜波澜56.机缘巧合32.水鬼31.旧事57.未央学堂78.皇城旧事77.【番外】星源篇17.元宵16.武斗66.险中诉情40.39 下20.牵涉79.【公告】16.武斗59.魔鬼训练(下)5.伊豆86.死劫64.赛场争锋4.见众72.神隐现世12.赐幸26.重生86.死劫8.回门59.魔鬼训练(下)74.卷末语21.可儿59.魔鬼训练(下)73.水逝花落63.决战前夕32.水鬼2.醒来2.醒来20.牵涉64.赛场争锋15.改变31.旧事76.姐妹归属86.死劫84.暗夜波澜58.魔鬼特训(上)82.风起云涌26.重生17.元宵20.牵涉80.母女相见5.伊豆22.祈天10.姐妹34.决定76.姐妹归属18.天缎44.翡翠观音52.山腹密地27.善钢15.改变11.革新11.革新67.东南灾患5.伊豆76.姐妹归属56.机缘巧合7.盗药4.见众20.牵涉60.英雄会始38.鬼屋幽魂39.七夕邂逅35.序曲90.结束18.天缎62.狐妖寻子16.武斗4.见众54.御座火鸟38.鬼屋幽魂55.潜引出水46.中秋月夜(上)52.山腹密地2.醒来23.踏青15.改变87.错乱34.决定38.鬼屋幽魂81.筹建戏班32.水鬼34.决定58.魔鬼特训(上)41.缎雀楼行65.细思斟酌27.善钢42.养颜秘方
18.天缎73.水逝花落32.水鬼63.决战前夕31.旧事13.出府72.神隐现世84.暗夜波澜56.机缘巧合32.水鬼31.旧事57.未央学堂78.皇城旧事77.【番外】星源篇17.元宵16.武斗66.险中诉情40.39 下20.牵涉79.【公告】16.武斗59.魔鬼训练(下)5.伊豆86.死劫64.赛场争锋4.见众72.神隐现世12.赐幸26.重生86.死劫8.回门59.魔鬼训练(下)74.卷末语21.可儿59.魔鬼训练(下)73.水逝花落63.决战前夕32.水鬼2.醒来2.醒来20.牵涉64.赛场争锋15.改变31.旧事76.姐妹归属86.死劫84.暗夜波澜58.魔鬼特训(上)82.风起云涌26.重生17.元宵20.牵涉80.母女相见5.伊豆22.祈天10.姐妹34.决定76.姐妹归属18.天缎44.翡翠观音52.山腹密地27.善钢15.改变11.革新11.革新67.东南灾患5.伊豆76.姐妹归属56.机缘巧合7.盗药4.见众20.牵涉60.英雄会始38.鬼屋幽魂39.七夕邂逅35.序曲90.结束18.天缎62.狐妖寻子16.武斗4.见众54.御座火鸟38.鬼屋幽魂55.潜引出水46.中秋月夜(上)52.山腹密地2.醒来23.踏青15.改变87.错乱34.决定38.鬼屋幽魂81.筹建戏班32.水鬼34.决定58.魔鬼特训(上)41.缎雀楼行65.细思斟酌27.善钢42.养颜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