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母女相见

“呼啦”的又是一片房顶木屑掉了下来, 我急忙闪开,挥挥衣袖,内息淡淡涌起一阵轻风, 灰烟扇离。

“那个客栈的掌柜的果然没有骗人啊, 真是好地方哦!居然废弃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来霸占, 呵呵, 太好啦!想不到皇城也能找到这样便宜幽静的好房子。”

我欣喜的打量着, 虽然只是不大的一个小宅院,只一趟小正房,和一个小仓库, 一口井,荒草及半人高, 却是在城中不错的地方, 周围是树林小河, 清幽的很。

星源随手推了下旁边仓房的门,“嘭”的应手而倒, 满地尘土,他急忙退开,还是染了一身的灰色,我合手“老天保佑,不要睡到半夜床顶板掉下来就好, 那可真的就是死于非命了~”

为了在皇城探亲, 游玩, 加上观察形势帮助芳儿她们打好持久战, 以后这里就是我和星源两个的长期作战场所, 所以,自然要好好处理下!

探查了地形, 毫不犹豫的行动,我们到了皇城已经是晌午,必须加快行动才能在晚上住进去。

先是去买下了那处房产,这次我倒是要对星源刮目相看了,他倒是对流程熟悉的很!听他自己解释从前在南乡时,他有跟着白枫帮过忙。呵呵,刚好我省心啊!

然后就是我最喜欢的,添置东西啊!京城的街巷买卖虽然不比蕴良那种奢华热闹,锦衣交错,却也是繁华气派,这里的一切都很有条不紊,秩序井然,人人面上都透露出一些与生俱来的骄贵清傲,固然皇城天子脚下的人,都很有优越感啊。

衣食住行什么的,挨着店铺买下来,我如今也是身家不菲,财大气粗了~还有曾经在吴府时夭夭审出的那个俘虏的家财我也不闲少的接收了,看到什么喜欢的就买什么,赚钱不就是为了花的爽吗~

最后整整三个马车才运回,星源已经担心的提醒:“平安,我们的那个房子好像放不下这么多东西……”我哼哼笑道:“放不下我就是摆院子里也要买回去!”随手将手里卖弄研究的一件摆饰丢到了刚买了的一个老仆妇手里,让她看好,一会一起装车。

星源微微苦笑了下,还是让眉开眼笑的掌柜写了在单子上,算着钱。

就这样,我来挑选,他来算钱付账,两人也算是闪电速度,一个小时就买齐了东西,可以打道回府,好好装修布置了。

悠闲的走在回程路上,看着小摊,呵呵,木子的胭脂水粉,美容宝盒居然都已经买到了京城,之前和白枫有联系过,小蝶走了,他便和另一家的美容品专卖合作,如今我们的货还发了很多到各地卖。

我搓着手,紧了衣领,好快啊!皇城也算偏北方了,十一月根本就是冬天了,我和星源也都穿了薄棉的锦袄,衣饰上也有了小巧的毛绒绒的装饰,日子真快。

“咱们中午在外面用饭了吧,回去那个破屋子别说生活了,现在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看着沿街的小摊暗自流着口水。

星源看了四周一圈:“想吃点什么?那边有汤面,炸菜,还有混沌呢……”我看看想想,挠了下头,我也没吃过,不知道哪个好吃啊。

一时两人都皱眉苦苦思索去哪家呢……

跟着的老妈子忍不住笑道:“我的姑娘少爷啊!你们这么想下去可是什么也吃不到呢,听说前面的林家水晶包子可是不错,算是这一片的特色啦,唉,姑娘?”

不等她说完,扔了句“让车夫先去停了马车,你们一起来吃点。”我便拉了星源跑了过去,真是没出息啊,才吃了几天的干点心和带的些零食小吃,我就这么想好好吃顿正常的饭菜了。

掀了薄棉布的门帘,热气扑面,香气馨暖,口水啊!

“老板小二的!有什么好吃的,快来点!”我们挑了张垂花门里的小隔间坐了,可是里面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小二满头是汗的添茶倒水,居然没人来招呼,只得自己扯了脖子叫唤。

“诶,来勒,二位客关是要点餐还是来分标准的套餐。”小二满脸是笑的赶来。

“标准的套餐好了,快点,五人份的。”

……

轻轻咬开薄薄的皮,里面浓汤鲜馅,烫得我直呼气,却真是唇齿留香,我毫不客气的解决着面前小笼屉里得晶莹剔透的小包子,居然每个都是不同的馅子,有猪肉,牛肉,青菜,鱼肉,豆子……甜的咸的,口味也不一。

再慢慢饮一勺清淡的白菜面鼓汤,真是好幸福啊,热流涌遍全身。

星源显然也是有点吃惊于我好久没有这么放肆又痛快的大吃,开始有点错愕的看着我一个接一个小包子的消灭,后来笑了下自己也加入埋头苦吃的行列。

之前在府中我就总是吃得不舒心,心里隐隐有些浮动,其实还是惦念着自己的母亲,这一路,为了赶路更不用提,如今,总算是到了皇城,想到晚上就可以见到她,虽然有些紧张兴奋,却是从未有过的宽心,总算可以好好享受美食。

余妈妈如今也知道了我们的脾气,倒也坦然和我们一同坐了吃着,倒是那两个车夫还是受宠若惊,匆匆咽了饭便告辞外面看马车去了。

三人吃得无声,却是风卷残云,半点不剩,我摸了下肚子,好饱,端了热茶漱口,正好听着四下小声的闲聊。

“可不是嘛,还有两个月,这各个戏班已经竞争极是激烈,唉,可惜再好的节目也是到宫中表演咱么也看不到的。”

“不过皇上还真是疼爱这个皇后,不过为了个寿辰,居然用普天同庆,甚至还有人说,连国师也会亲自来为她祈福祝寿。”

“这算什么,我听人说啊,皇上疼爱皇后更甚于当年传为万灵之后的谨妃娘娘,甚至还有费太子,重立皇后的儿子为储君一说。”

“嘘,你们不要命了,这种事情也敢乱说,再说了,太子可是德行出众,为百姓们做了多少好事,他若他日为王必定是个贤君啊!只盼这天下不要大乱才好。”

后面几人默契的停了话,叫嚷着喝酒划拳。

我抬了眼,见星源也是听了方才他们的话,正低头思索。结了帐出了店门,冷气灌进衣袖,我笑着推推星源,“我想到在这赚钱发家的好法子了!”

他转头暖暖的一笑,眼神是那样的明亮和丝丝宠溺纵容的坚定支持。

“喂喂,你干吗?!好好的薅草,干吗全拔掉?!”我正在屋里面和余妈妈两个人打扫屋子,突然看到窗外的星源正卖力的拔着荒草,忙叫他停下。

星源无辜的看看我,扔了手里的草,不知所措。

我笑了下,抬手手里已经拿了剪刀和各种型号的长刀。“拔草全拔了,空空的地可不好看,有风时还尘土飞扬的,还是留着,把它们剪短就行。你去把那边的都剪至一寸长。”我只了门前院里的一片地。

自己也蹲下研究着,这的草生命力很顽强,很柔韧结实,在这样冷的天居然还是浓绿色,没有枯黄,只是有些干,多加些水便好。

但是不够柔软,也是无法修成美丽的园艺造型。

当下研究着修修剪剪,小球球,星形……只能弄些简单的造型装点,生下的,都用刀割了,成平平的绿毯。

弄好了地,星源很自觉的查看起了久未使用的水井,更换着绳子和新买的木桶。我在他旁边看了下堆放柴草的避雨棚,都坍塌了。

“这里只要取些木枝回来,重新搭建一下就好。只是少了些油布。”星源侧头解释道。

我笑着摸索了半天,总算找到了储物空间里的高级防雨绸布,很多人家用其缝制斗篷,交给了星源,虽然是浪费了点。

重用回屋,好在房子还算结实,没什么破损,里面的东西已经都清理了出去,也洒扫过,我吩咐了余妈出去路口等着,我们新买的家具现在也该送来了。

她一走,我便召了小水妖出来:“乖宝宝们,今天随便玩,把这个房子都给我好好清洗一番!”

三个留守我身边的水妖宝宝,兴奋的卷了桶中的水,对着屋子就是暴风骤雨的洗礼一番。突然听外面星源惨叫惊呼,我探头看向窗外,^_^,居然是一个水妖宝宝直接从井里调了水出来,他很无辜的被淋了一身,好在那水滴都顺滑的从精魄衣服上流下,微一抖动已经干好如初。

我同着两个开心的水妖宝宝一同咯咯笑着,在屋子里继续翻云覆雨,洗涤尘埃。

“这个,货已经都搬了进来,请夫人签个字查收。”我正站在门口,掐腰指挥着往来的小工们什么雕花桌子摆那,实木椅子放这边,梳妆台放到里屋……听了来送货的木艺城二当家的话,差点没把舌头咬断,瞪了他一眼,“你说什么?!”

老头被我骇得一震,不好意思的道:“哦,是老朽唐突了,这个,这样的大事还是要请您相公来出面签收才作数的,那这位公子……”说完居然真的就转向了星源……我抽搐抽搐再抽搐!……不过想来也是,我们这也算是孤男寡女了吧,又买了个小院一处住,一同上街买东西添购家具,估计左邻右坊不是都会以为我们是新婚燕尔的小夫妇吧……

星源正叮叮当当的修着柴草棚子,一手扶着木棚顶,一手执着锤子,嘴里还叼着个小钉子,见了二掌柜笑容可掬的边说边走向他,一时也怔住了,不知该不该签,我飞身赶去拦了,挥洒下平安的大名,赏了小费咬牙切齿道:“你们可以都走了!”

老头还不知死活的居然点头笑道:“多谢夫人打赏!以后但凡所需,尽管来我们天皓木制来选购,价格从优!”才颠颠的招了立工们闪人……要是再晚几步,天晓得我会作出什么让他们众生难忘的事!

余妈一直掩袖窃笑,我咳嗽一声,她一溜烟的闪出了门也:“姑娘,我去看着有什么食材,这也快作晚饭了……”

只剩下我和星源两个,我正有些尴尬的扭头看他,不知说什么好,却见他已经低头继续忙他的活,长长浓密的睫毛遮了眼,看不清颜色。便干脆进了屋子,蛮力大发的一个人挪动起了家具摆设,全部归位弄好。

才取了先前买好的锦缎绸纱,素色的窗帘,附在竹帘内,垂花锦缎,刺绣褥塌,还有高挂的彩灯,架上的摆饰,各样可爱的酒盏杯壶……一时边想边弄居然很快就全部好了,环顾四周,色彩明亮温暖,西窗,暖阳斜射,风铃水晶片风中摇曳。

这里白天温度还好晚上可是会冻死人,,如今屋中浊气已去,我便一一关了窗门,最后,关到了正对院子的一扇,见行星源正在清洗着新送来的洗澡用的大木桶,我定了两个。曾经在刚到龙宫的时候,我记得第一次买了新的沐浴桶回来时,本来大家打算就那么直接搬到房子里,我死也不肯,指使着下人都在外面给我好好清洗几遍用热水烫了才分别送到大家的屋子里。

想不到他倒是停细心嘛,还记得我这些个臭毛病。

没办法,我就是个绝对小资的人,日子一定要过得美美,什么都弄得妥贴舒适,就是明天便是世界末日,我今天也要把屋子弄得美丽温馨,一切所用都不可含糊。

倚了窗子,看着星源忙得都有些汗流浃背,现在外面温度可不高,凉风迎面,垂在脸上,发丝拂动。

我抬眼看天,橙色蓝色晕染相交,院子外的树木,露了头在墙头搔首弄姿,一切都是这样的宁静活泼,微微的笑意爬上嘴角,这样自由随意的感觉。

余妈回来,带了不少的饭菜,看了屋子已经完全布置好,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我笑着道:“那边的大灶先生火烧些热水,我们这几天赶路太劳累,今天要好好洗个澡解乏。这边的两个小灶,洗干净生上小火温着,我去弄菜。”

“诶,姑娘您,这是要自己动手?”余妈惊奇问道。

我笑着挽了袖子,“让你也尝尝我的手艺。”便切着肉丝和买来的皮蛋,然后时和面发好,择菜清洗。看到那边余妈已经热好了锅,便先是熬了肉丝皮蛋粥,然后开始揉面办了调料加了葱花菜丁,边赶边烙着一张张小饼。

然后是做起了曾经学过的北方菜,很适合冷天的炖菜,排骨土豆豌豆玉米一起下锅顿得连汤带水,上面蒸了鸡蛋辣椒酱,新鲜得鱼,冬日里最是脂肉肥美,片开,里面赛了肉和几样辅菜红烧得浓汁收敛。

最后加上两样素炒小青菜,端上了桌,吃晚饭时已经掌灯时分,温馨烛火,满室昏黄。

星源刚沐浴更衣回来,长发还湿漉漉得散在身后,笑意荡漾在眼中,漆黑中星光闪烁,看着一桌子被盖着保温得菜,欣喜的低头挨个偷偷瞧着是什么。

我擦擦手,撤了围裙,笑道:“开饭喽~~好久没亲自做饭吃了哦!快尝尝都!”余妈边帮忙撤了盖子,为我们添饭布筷边笑道:“姑娘公子,你们虽待我和善,老奴也不敢忘了本份,这如今非是在外面权宜之计,老奴怎敢再与主子同桌而食。”

我笑着点点头,规矩我是懂得,好歹咱也是从基层干上来的,就是勉强留了她下来,估计她这餐也吃不安心。便让余妈拨了几样菜自己下去回房吃。

回头看了星源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菜端坐,有菜吃不得……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怎么不吃?难不成怕我下药?放心,集训已过~”知道他是在等我,便不客气的挑了筷鲜嫩的鱼肉吃了~~~味道好好啊!

安静的烛火跳动,桌上杯盘的影子也微微晃动,安静中,两人都是埋头专心吃着,心里有点微波,从前在学校时吃食堂,在吴府时姐妹们大家一起,唯一工作的那段日子,都是主人吃了后,我自己随便找个时间迅速解决,像这样两个人独处,相对着……真的好像是一家人一般……

饭后我也舒服的洗了个热水澡,边泡花瓣裕边和姐姐水镜聊天,听她说东泽那边□□的势力基本已经清除,如今武林同盟的人,已经有的回了南乡聚集开会也有的,直接北上,要到北方几城和皇城,估计是为了全面开展坐准备。

她还笑着道:“如今你和星源可是有名得很,听说这一路的逃窜的□□人士,都被你们两个给活捉了,交到了武林同盟的手里,可没人知道你们如今已经到了皇城呢!”

我笑了下,清虹他倒是玩的挺快乐嘛!

“对了,”七夫人突然诡异的笑着问道:“听说那个宇文公子对这两位神秘少侠很感兴趣,几次赶去想去见一面,可惜都是赶了一场空,我看,他是旧情难忘吧。”

我的事,自然都没有瞒姐姐,当下笑了道:“他那样的事业为先,怎可能为了区区儿女私情牵绊了自己,我倒觉得,他是真的如今觉得我有用,合作起来对他们有利才追查的吧,算了,不理他,让他和清虹追着玩去吧。”

晚上,拭干了发,见到星源已经在院子里练剑,余妈收拾着屋子,洒扫擦洗,我突然觉得好玩,搬了新买的琴,装模作样的在窗前坐下,叮叮咚咚的弹拨起来……

幽风静夜,琴声缭绕,看着外面星源黑衣墨发长空剑舞,本该是很美的精致意境,只可惜……我弹的实在是不成曲调!倒是可以用来杀敌退兵,好在星源没受什么大影响,只是灵力有点波动古怪罢了。

最后推了琴,我翻出了黑色的夜行衣——等了一天,终于夜色已深,是时候了。

招摇的飘飞于夜市之上,独自潜行出来,直取皇宫。

三团青色幽光围到身边,亲昵的撒娇,我笑道:“都查清楚了?”咿咿呀呀的得意叫声稚嫩可爱。

我拉了一个宝宝变成水镜附在眼上,另两个飞到前面带路。

皇宫守卫森严,天上地下的巡逻队一波才去一波又至,好在宝宝们探查的清楚,我一路是走得悠闲轻松。

皇宫北,荒凉废弃的院子,那“冷宫”两个字,也已经退了颜色。

要不是在镜中看了里面的人,我真的都不敢相信,这样的地方真的还可以住人——而且一住,就是十五年。

亭,在夜中张扬了翼角伸向星空,干涸的荷花池,只有淤泥。

庭中,单薄瘦弱的人影,在月下发呆,她是怎样忍受这样的寒冷,刺骨寒风。

我几乎不受控制的颤抖,小心靠近,清冷的月光下,即使深处冷宫十几年依旧美丽高洁的面容,只是,眼中是迷茫和呆滞的神色。

我紧紧攥了手里墨紫玉精,这块被伊豆它妈妈埋在了映雪兰花丛下,守护了十年,后来离开了又派回了自己的孩子继续回来守护的妙灵之因,从掘出土那天,便未感到任何的灵力。

管家说,为了保了我们母女的命,花魂用尽了灵力而沉睡,没人知道它何时醒来。难怪,难怪我的体内有那样清晰的映雪兰的灵力波动,所有的灵兽如此喜爱接近我,原来,一直以来,妙灵之因,已经融入在了我的骨血当中。

“主子!您怎么又跑了出来!夜间天凉,快回吧!”一个老嬷嬷急匆匆赶来,语气里都是焦急。

清越又柔和的声音,满是幸福的响起:“何妈妈,我,我在等旖儿,她怎么这么贪玩,天黑了也不回家。”

老妈妈的声音已经有了哭腔:“主子,回吧,小公主……小公主今晚被圣上叫了去,共同参加晚宴,圣上早上还夸了小公主聪颖乖巧,没准啊,这宴会上,看了什么好的公子还会指给咱们小公主呢!”

谨妃才有些不情愿的亲身让她扶了离去,“何妈妈,旖儿很淘气是不是,我好久没见她了,她……她不会因为圣上不睬我,也不要我这个娘亲了吧,我,我都快记不得她长什么样……”

声音渐远渐轻,击在心上却一声比一声沉重!她是我的妈妈?!她,便是疯掉的谨妃……管家说,我制的解药他偷了些去,让人送了来宫中,谨妃用了,虽然已经情况好转,却,还是神智不是很清,而且,她似乎已经忘了很多从前的事……

所以,她以为我还在宫中,以为,我只是太久了没来看母亲,而不是,从生下来就离开了她,就……

泪水滴下,我心里有一百个后悔,想不到血缘之亲如此浓厚,初见的那一刹那,我几乎有扑到她怀里叫妈妈的冲动,我……为什么那么犹豫不肯来,就是因为怕麻烦,怕被卷入皇宫的牵连,所以,让母亲在这里继续受苦,却不闻不问?!

真是——该死!

43.龙宫开业21.可儿73.水逝花落59.魔鬼训练(下)8.回门4.见众11.革新2.醒来8.回门39.七夕邂逅79.【公告】25.汝瑶10.姐妹87.错乱28.合作15.改变71.龙脉密地40.39 下18.天缎71.龙脉密地81.筹建戏班89.争战5.伊豆3.平安66.险中诉情26.重生79.【公告】43.龙宫开业63.决战前夕3.平安21.可儿35.序曲42.养颜秘方65.细思斟酌73.水逝花落25.汝瑶27.善钢41.缎雀楼行40.39 下11.革新5.伊豆12.赐幸66.险中诉情72.神隐现世35.序曲43.龙宫开业25.汝瑶67.东南灾患15.改变37.后勤基地21.可儿15.改变52.山腹密地67.东南灾患14.星源87.错乱59.魔鬼训练(下)66.险中诉情48.中秋月夜(下)41.缎雀楼行16.武斗39.七夕邂逅6.神偷39.七夕邂逅38.鬼屋幽魂58.魔鬼特训(上)48.中秋月夜(下)40.39 下72.神隐现世19.报复41.缎雀楼行25.汝瑶40.39 下87.错乱24.剑魂86.死劫8.回门15.改变61.洪家兄弟44.翡翠观音4.见众13.出府27.善钢7.盗药64.赛场争锋3.平安18.天缎87.错乱82.风起云涌81.筹建戏班9.治病61.洪家兄弟58.魔鬼特训(上)86.死劫63.决战前夕4.见众8.回门12.赐幸
43.龙宫开业21.可儿73.水逝花落59.魔鬼训练(下)8.回门4.见众11.革新2.醒来8.回门39.七夕邂逅79.【公告】25.汝瑶10.姐妹87.错乱28.合作15.改变71.龙脉密地40.39 下18.天缎71.龙脉密地81.筹建戏班89.争战5.伊豆3.平安66.险中诉情26.重生79.【公告】43.龙宫开业63.决战前夕3.平安21.可儿35.序曲42.养颜秘方65.细思斟酌73.水逝花落25.汝瑶27.善钢41.缎雀楼行40.39 下11.革新5.伊豆12.赐幸66.险中诉情72.神隐现世35.序曲43.龙宫开业25.汝瑶67.东南灾患15.改变37.后勤基地21.可儿15.改变52.山腹密地67.东南灾患14.星源87.错乱59.魔鬼训练(下)66.险中诉情48.中秋月夜(下)41.缎雀楼行16.武斗39.七夕邂逅6.神偷39.七夕邂逅38.鬼屋幽魂58.魔鬼特训(上)48.中秋月夜(下)40.39 下72.神隐现世19.报复41.缎雀楼行25.汝瑶40.39 下87.错乱24.剑魂86.死劫8.回门15.改变61.洪家兄弟44.翡翠观音4.见众13.出府27.善钢7.盗药64.赛场争锋3.平安18.天缎87.错乱82.风起云涌81.筹建戏班9.治病61.洪家兄弟58.魔鬼特训(上)86.死劫63.决战前夕4.见众8.回门12.赐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