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如意青钱(1)

蓝雁道人"哼"声一顿,便自冷然数道:"一——二——"目光转注到自己剑尖上,再也不看别人一服,哪知他"二"字尚未数完,于谨突地大喝一声,手腕一引,剑尖上挑,刷地,又电也似地斜划下来,带起一溜青蓝的剑光,斜斜划向他持剑的手腕,剑势如虹,奇快无比。

就在这同一刹那里,费慎腰身一弓,一起,笔直地扑向管宁,他身后的五条彩衣大汉,同时拔剑,同时纵身,同时出剑,五道青蓝的剑分别剁向另三个蓝雁道人。

这七个来自罗浮的剑手,不但身手快得惊人,而且时间配合得更是佳妙,显见得"罗浮彩衣"能够名扬天下,并非幸致。

哪知他们身手虽快,这武当掌门座下的四大护法,身手却还比他们更快一步。

就在于谨剑尖尚未落到一半,费慎身形方自纵起,另五道青蓝的剑尖正自交剪而来的时候,蓝雁道人口中突地呼啸一声,错步,甩肩,拧腰,扬剑——另外三个蓝衫道人亦自齐地错步,甩肩,拧腰,扬剑——四道剑光,同时划起,有如一道光墙,突地涌起。

管宁眨眼之间,就觉漫天剑光暴长,剑气森森,接着便是一串"呛啷"击剑之声,焕然而鸣,却又立刻勇然而止。

而武当道人的四柄长剑,已在这眨眼之间,将"罗浮彩衣"的七口利剑封了回去。

管宁为之连退两步,定睛望去,只见武当道人的四条人影,背向自己,一排挡在自己身前,肩不动,腰不曲,只有细碎地移动脚跟,右腕不停地上下挥动,而一道道森冷的剑光,便随着他们手腕的纵横起落交相冲击,有如一片光网。

望着纵横开阔的森森剑气,管宁只觉目眩神迷,目光再也舍不得往别处望一下。

这一日之间,他虽已知自己的武功,涉不足道,亦知道江湖之中尽多高手,但他此刻是第一次见到剑法的奥妙。

须知他本是天性极为好武之人,否则以他的身世环境,便也不会跑去学剑,此刻陡然见如此奥妙的剑法,心中的惊喜,便生像是稚龄幼童,骤然得到渴望已久的心爱食物一样。

武当四雁并肩而立,剑势配合的佳妙,实已到了滴水难入之境。

于谨、费慎只觉挡在自已身前的四道剑光,有如一道无隙可入的光墙,无论自己剑式指向何处,却总是不得其门而入。

剑光交击,剑势如虹,龙吟之声,不断于耳,刹那之间,已自拆了十招。

蓝雁道人突地又自清啸一声,剑光一引,左足前踏,"云垅乍现",刷地一剑——另三个蓝衫道人竞同时翻腕,青蓝的剑光亦同时穿出,这十年以来,从未一人落单,联手对敌,已配合得妙到毫颠的武当四雁,竞借着这一招之势,变守为攻,以攻为守,源源如泉,抽撤连环,连环不绝,正是武当剑派名震天下的"九宫连环"。

于谨、费慎,以及罗浮门下的五个八代弟子,陡然之间,竞被攻得连退三步,心头不禁为之大骇,再也想不到自己所优以纵横武林的"罗浮玄奇七一式"七十一路辛辣而狠准的剑光,在这"武当四雁"面前施展起来,竟是如此不济。

他们却不知道若单只以一敌一,那么纵然那五个八代弟子不是"武当四雁"的敌手,但在罗浮剑派中地位,武功仅次于"彩衣双剑"的于谨、费慎却并不见得在这"武当四雁"之下。

但此刻彼此俱是联手对敌,情况便不大相同,原来武当剑派中,除了掌门真人外,其余"双蝶","二鹤","四雁",俱有各别不同的惊人武艺,而这"武当四雁",便是以联剑攻敌,名重江湖。

瞬息之间,十余招便已拆过,于谨、费慎突地同时暴喝一声:"黄蜂撤!"暴喝声中,齐地后退两步,突地身形一旋,面目竟然旋向后面,背向武当四雁而立,反腕击三剑。

这三剑身形,招式,无一不犯武大忌,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从未有道将整个背脊都卖绘敌手,也从未有自背后发出剑式的。

"武当四雁"心头一喜,还以为这两人输得急了,急得疯了,哪知逐三副刺来,却是剑剑辛辣,剑剑怪异,自己眼前看着他背后露出的空门,却不得不先避过这三剑,以求自保。

稳操胜券的"武当四雁"此刻竟被这犯尽武家大忌,全然不依常轨的三剑,击得手忙脚乱,蹬,蹬,蹬,齐地后退三步,还未喘过气来,哪知于谨、费慎竟又齐地暴喝一声:"黄蜂撤!"手腕一甩,掌中长剑竟然脱手飞出,有如雷轰电击一般,挟着无比强锐的风声,击向"武当四雁",自己的身形,却借着手腕这一甩之势,飕地一个箭步向前方远远窜了出去。

青竹蛇口,黄蜂尾针,本来同是世上极毒之物,但青蛇噬人,其毒不尽,黄蜂蜜人,其针却断,针断身亡,毒只一次,是以这黄蜂尾针,实在比青竹蛇口还要毒上三分。

名扬天下的罗浮剑派,镇山剑法"玄奇七一式",虽然招招辛辣,招招狠毒,但其中最最辛辣,最最狠毒的一招,却就是于谨、费慎方才施出的一招"黄蜂撤"!只是此招虽然狠辣,却也正如黄蜂之针,只能螫人一次。

此招一出,其剑便失,虽非剑去身亡,但这一招如若不能制人死命,自己却已凶多吉少,是以此招使过,便立刻得准备逃走,而纵是武功绝高的顶尖高手,在这一招之下,却也不得不先求自保,若想在这一招之下还能反击伤人,那却是再也办不到的。

于谨、费慎,交手之下,知道自己万万不是"武当四雁"的敌手,如若久战下去,自己必定要受到这"武当四雁"的折辱。

而"罗浮彩衣"的声名,近年来正如日之方中,是万万不能受到折辱的,是以他们情急之下,便施展这招救命绝招"黄蜂撤"来。

"武当四雁"本已大惊,忽地见到剑光竟自脱手飞来,更是大惊失色,此刻两下身形距离本近龙。光来势却急如奔雷闪电。

四雁中的蓝雁、自雁,首当其冲,大惊之下,挥剑拧身,却已眼看来不及了。

哪知——

路旁林荫之中,突地响起一声清澈的佛号,一阵尖锐强劲无比的风声也随之穿林而去。

接着便是"当,当"两声巨响,这两口脱手飞来的精钢长剑,竞被挟在风声之中,同时穿林而出的两片黑影,击在地上。

于是,又是一声清澈的佛号响起。

一条淡灰的人影,随着这有加深山钟鸣的"阿弥陀佛"四字,有如惊鸿般自林荫中掠出,漫无声息地落到地士。

这一切事的发生,在笔下写来,虽有先后之分,然而在当时看来,却几乎是同一瞬息中发生,也在同一瞬息中结束。

"武当四雁"微一定神,定睛望去,只见林荫匝地的山路之上,两条彩衣人影,一晃而隐,接着五条人影,亦自一闪而没,这"罗浮彩衣"门下的七个弟子,竞在眨眼之间,便都消失在浓林深山里,而此刻站在"武当四雁"身前的,却是一个身长如竹,瘦骨嶙峋,穿着一身深夜袈裟的老年僧人。

而站在四雁身后的管宁,却几乎连这一切事发生的经过都未看清。

他只听得一连串的暴喝,数声惊呼,一声佛号,两声巨响,眼看人影乱而复静,"武当四雁"手持长剑,剑尖着地,楞楞地站在地上,一个长眉深目,鹰鼻高额的古稀僧人,微微含笑地站在"武当四雁"身前。

而地上,却横着两柄精光夺目的长剑,和一大一小两串紫擅佛珠。

"武当四雁"目光转处,瞬息间,面上神采便已恢复平静,四双眼睛,齐地凝注在那古稀僧人身上,又忽然极为迫疾地彼此交换了一个询问眼色,蓝雁道人便单掌一打问讯朗声道:"大师佛珠度厄,贫道等得免于难,大恩不敢言谢,只有来生结草以报了。"说着,四雁便一起躬身弯腰,行下礼去。

那长眉僧人微微一笑,俯身拾起地上的两串佛珠,一面口宣佛号,说道:"佛道同源,你我都是世外之人,若以世俗之札相对,岂非太已着相,何况老袖能以稍尽绵薄,本是份内之事!"这枯瘦的古稀僧人说起话来,有如深山流泉,古刹鸣钟,入耳捏然,显见得内家的功力虽未登峰造极,却已入室登堂了。

蓝雁道人微笑一下,仍自躬身说道:大师妙理掸机,贫道敢不从命。"语声微颤,接着又说道:贫道愚昧,斗胆请问一句,大师具此降魔无边法力,是否就是嵩山少室峰少林寺,罗汉堂的首座上人,上木下珠,木珠大师吗?"长眉僧人含笑说道:"人道武林弟子,俱是天纵奇才,此刻一见,果自名下无虚,一见之下,便能认出老衲是谁,难怪武当一派,能在武林中日益昌大了。"管宁呆呆地望着这木珠大师,心中惊骇不已,他如非眼见,几乎无法相信,这枯瘦如柴的古稀僧人,竟能以一串佛珠之力击飞两柄力挟千钧而来的精钢长剑,岂非骇人听闻之事。

他却不知道这木珠大师不但是少林寺中的有地位长老之一,在武林之中,亦是名重一时的先辈高手。

难怪江湖人道:武当七禽,紫蝶如鹰,少林三珠,木珠如钢,最后一句,便说的是这木珠大师。

原来当今江湖之中,表面虽是平静无波,其实暗中却是高手如云,争斗甚剧。

而江湖高手之中,最最为人称道的十数人,却又被江湖中人称为:"终南乌衫,黄山翠袖,四明红袍,罗浮彩衣,太行紫靴,峨嵋豹囊,点苍青衿,昆仑黄冠,武当蓝襟,少林袋装,君山双残,天地一白。"这长及四十八字的似歌非歌,似谣非谣的歌词,正是代表了十五个当今江湖中最负盛名的高手。

木珠大师,职掌少林罗汉堂,正是武林中无论道德武功,俱都隐隐领袖侠的"少林袈裟"的最小师弟,他名虽未列十五高手之中,实却有以过之,只是管宁又何尝听过这些武林名人的掌故,是以此刻心中才会有惊异的感觉。

却见这蓝雁道人微微一笑,道:"大师名倾武林,垂四十年,江湖中人就算末见过大师之面的,见了大师掌中这两串佛珠,却也该闻风而辟易了。"他深知"木珠"太师近年虽已极少在江湖走动,林之中人人见面生畏的"魔僧",若非他幼年受戒,极得少林派上一代的掌门的宠爱,而且凑巧化去掌门师尊的一劫,只怕早被少林逐出门墙之外了。

是以蓝雁道人此刻说起话来,便十分拘谨客气,唯恐这出名难惹的"魔僧"会对自己不利。

哪知"木珠"上人竞自突地一笑道:"佛珠虽具降魔之力,却总不如青钱如意,老衲此次重入江湖,道友可知道是为的什么吗?"武当四雁心中俱都为之一惊,管宁双眉一皱,暗自忖道:"原来这僧人此来,为的亦是我囊中这串青钱。"却听蓝雁道人强笑一声,道:"大师闲云野鹤,世外高人,到这四明山来,想必不是为着人间的俗事吧!"他口中虽然仍极平淡地说着话,作一副不知道木珠上人言中含意的样子,其实心中此刻却已不禁为之忐忑不已。

"木珠"上人又自一笑道:道友此言,却是大大的错的,想那天下名山胜极多,老衲苦是为了游山玩水,又何苦跋涉长途,由少林跑到这里来。"蓝雁道人面色倏然一变,但却仍然故作不懂之态,含笑问道:"那么,太师此来又是为着什么呢?"木珠"上人突地笑容一敛,目光之中,寒光大露,冷冷说道:"道友是聪明人,又何用老衲多说,想那如意青钱这种奇珍宝,又岂是普通人能以妄求的,道友就算此刻得到手中,却也未见得能保有多久,依老衲之见还是放在老衲这里较为妥当些,何况——"冷笑一声,接口道:"那些罗浮彩衣的门人弟子们,此次虽已遁去、但他们对两位道友,必定暗生妒恨之心,又怎会让道友安安稳稳地将这如意青钱保留,道友若得到此物,只怕非但不是福,反足以祸呢!"管宁冷眼旁观,此刻不禁又为之暗叹一声,暗中思忖道:"我只当这木珠是有道高僧,哪知此刻说起话来,却又全然没有一些出家人的样子。"目光转处,只见武当四雁面目之上俱都铁青一片,各自沉吟半晌,蓝雁道人便又强笑一声,说:"大师无论辈份名望,都比贫道们高出许多,是以大师果真是为着此物而来,贫道们莫说已受大师方才援手之恩,纵无方才之事,却也不敢斗胆,来和大师争夺此物他语声一顿,回转头去,向自已三个师弟朗声道:"大师既已如此吩咐,我等多留已是无益,还是走吧!"管宁心中不觉大奇,他再也想不到方才气势汹汹的"武当四雁"此刻却如此容易地便要偃旗息鼓,鸣金而退了,目光转处,只见"木珠"上人面上,仍然冷冷地没有什么表情,生像是"武当四雁"的这种做法,本是理所当然之事,丝毫用不着惊讶或者得意。

须知以他的身份地位,早已料到"武当四雁"不会与之相抗,而管宁却并不知道这些,他方才见了"武当四雁"武功,那般精妙,此刻又是以四对一,无论如何,也不该畏惧于枯瘦老朽的古稀和尚。

却见"武当四雁"各自半旋身躯,齐地向着"木珠"上人躬身行了一札,木珠上人微微一笑,目光却已凝注到管宁身上,生像是全然没有将成名江湖的"武当四雁"放在眼里。

"武当四雁"目光一旋,并肩向前走了一步,管宁暗叹,思忖道:"人类之事,真是令人难以预测,唉,这武当四雁——"哪知——他心念两未转完,"武当四雁"突地齐一拧身,手腕挥处,长剑斜斜由前胸向身后划了个半弧,口中微"哼"一声,剑身"嗡嗡"作响,四口长剑,竞自有如交剪天虹,剁向"木珠"身上。

这一突来的变故,使得管宁不禁为之失声惊呼一声,目光动处,却见这"木珠"上人身形竟仍动也不动,只见到"武当四雁"这四道拼尽全力,已然聚满真气的剑尖,已自堪堪剁在他的身上,他那两道灰白的长眉,方自轻轻一皱,左袖微挥,枯瘦的身形,轻灵而曼妙地转动一下,右掌的一串紫檀佛珠,便有如神龙般,天矫而起,手腕又自微微一抖,"武当四雁"只见眼前的紫影,光茫流转,似乎是挡向自己的长剑,又似乎是划向自己的胸膛,这短短的一串念珠,此刻竟仿佛是文八长鞭,使得"武当四雁"都以为它是划向自己身"武当四雁"大惊之下,沉腕、退步、撤剑,剑光一沉又复跳起,蓝、白双雁,身躯平旋,"惊龙挥尾","抽撤连环",刷、刷又是两剑,"武当四雁"之中,本以蓝、白双雁武功较高,此刻全力两剑,剑势如虹,剑法果自不凡。

哪知"木珠"大师灰白的僧袍,轻轻飘处,瘦削的身形,斜斜一转,便轻易地将这四道来势惊人的剑光又躲了开去。

管宁武功虽不高,但终究是曾经练过武功的人,此刻一眼之下,便知道这瘦弱的古稀僧人,身上果有非常的功力,心中不禁暗自感慨地长叹一声,暗中思忖道:"师傅常对我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武功一道,更是如此。这话我本不深信,哪知的确如此,先前我见了这四个道人的剑法,以为他们已是武林中的一流身手,哪知他们此刻遇着这看来老弱无比的枯瘦僧人,剑法竟一点也施展不开了。"他感叹声中,那"木珠"大师袍袖轻挥,又已从容化开数招,突地大喝一声:"孽障还不走,就来不及了。"手掌一挥,掌中紫擅念珠,又自矫如游龙般飞扬而起。

管宁只觉眼前灰影一闪,这"木珠"大师的身影,竞有如一道轻烟般将"武当四雁"围了起来。"武当四雁"何尝不知道就凭自己四人的武功,要想胜得这"少林三珠"中最难惹的"木珠"大师,实无把握,但"武当四雁"亦是真才实学成名于江湖之中的人物,他们自恃武功,认为自己纵然难胜,却也未必就会落败。

何况他们方才本是在"木珠"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猛下杀手,是以心中更加了几分把握,哪知此刻交手之下,情势竟大大出乎他们意料之外,这少林罗汉堂首座大师武功之高,竞不是这武当掌门的第二代弟子中最出类拔萃的"双蝶、三鹤、四雁"中的"武当四雁"中的四剑联手所能抵挡得任的。

此刻"木珠"大师身形一经施展,端的是翩若惊鸿,矫如游龙,刹那之间,武当四剑"只觉四侧都是他宽大袈裟的影子,自己掌中的四柄长剑,竞被他短短的6串念珠圈伎了。"蓝雁道人"。心中更惊,长啸一声,四人方向一转,背向而立,剑光霍霍,不求攻战,但求自保,脚下却渐渐向山外移动,只望自己能冲出这"木殊大师"的身法之外。武当剑法久已享誉天下,"九宫连环剑"剑剑连环,攻敌固是犀利,自保更是稳当,四人这一联剑,剑光更是密不透风,看来纵是飞蝇,也难在这剑光中找出一点空隙钻入。哪知"木珠"大师突地又是一声清叱,手中紫榴佛珠,随着脚下微一错步之势斜斜挥出,只听"当"的一声清吟,白雁道人手中长剑猛然一震,虽末脱手飞去,但剑法已露出一片空隙。他心头一凛,已知不妙,方待旋腰错步,哪知他方自动念之间,肘间便已微微一麻,又是"当"的一声,长剑竟已落在地上。这"木珠"大师竟以"沙门十八打"的绝顶"打穴"之法,打中他肘间的"曲池"大穴,站在白雁身侧的蓝雁,孤雁,齐地暴喝一声,剑光旋回,交剪而来,剁肉一招得手的"木珠"大师。只是这两剑虽快,却连"木珠"宽大的袈裟的袍角都没有碰到一点,他仅仅微一错步,身形便已然溜开三尺。管宁不禁暗中喝了声彩,方才这"武当四雁"与那"罗浮彩衣"门下弟子动手之际,他已看得目眩神迷,此刻眼睛看的直了,他与这对手的双方都丝毫没有渊源,是以他们谁胜谁败,也都不放在他心上,这"水珠"大师一招击落"白雁"道人手中的长剑,他只觉的这少林僧人武功之高,高得惊人,却没有为武当道人们怜惜之意,是以他局外观剑更得以全神凝注。哪知——山路侧旁树梢上突地传来一阵狂笑声,一个清朗的口音狂笑着道:可叹呀可叹!可笑呀可笑!"语声清朗,字字如钟,入耳铿然。"木珠"大师面容一变,厉叱一声!

"是谁?"宽大的袍袖一扬,颀长的身形有如灰鹤般冲天而起。

"武当四雁"竟自一起停步沉剑,滔天的剑气,倏然为之一消,管宁微惊之下,抬眼望去,只见就在这"木珠"大师身形冲天而起的这一剥那里,山路旁,树俏下,亦自掠下一条人影。

两条人影交错而过,"木珠"大师清叱一声,猛一旋腰,曼妙的身形竞自凌空一个转护,掌中佛珠,借势向树梢人影连肩连背斜斜击下,这一招的使用,的确妙到毫巅,不但管宁大为惊赞,"武当四雁"亦不禁暗中喝采。

哪知树梢掠下的人影,身上竟似长了翅膀似的,突地一弓一曲,竞又上拔五尺,方才飘然落下,施展的身法,竞仿佛是武林中罕闻的轻功绝技"上天梯"、"梯云跳"一类功夫。

"武当四雁"齐声惊呼一声,目光同时瞟向落下的这条人影,却又不禁齐地脱口惊呼,道:"君山双残!""木珠"大师一招落空,心中自不禁为之一惊,数十年来,这少林僧人不知与人交手凡几,此刻一瞥之下,便知此人武功高不可测,甚至远在自己之上,因之立刻飘落地面,耳畔听得"武当四雁"的这一声惊呼,面容又倏然一变。

管宁目光注处,只见由树梢掠下的这条人影,楼衣蓬发,手交铁拐,竟然是自己方才所见那奇诡的跛足丐者。

山风凛凛,天光阴森,只见这跛足丐者面寒如冰、双目赤红,面上神情,极为吓人,但口中却竟仍狂笑着道:"可叹呀可叹,可笑呀可笑。"这阴寒的面孔,衬着这狂笑之声,管宁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不觉机伶伶打了个冷战,只觉这本已阴沉沉的天色,仿佛变得更加阴沉了"这鹊衣,乱发,满面悲抢愤恚之色,但却仰首狂笑不绝的跛足丐者倏一现身,不但管宁惊悟不已,武当四雁"惶然失色,便是那在武当四雁的四道有如惊虹掣电的剑光中,犹能镇静如常的少林罗汉堂首座大师"木珠"上人,冷削森严的面目之上,也不禁为之变了一下颜色。

蓝雁道人目光一转,和他的师弟们,暗中交换了个眼色,四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暗呼一声:"君山双残!"木珠大师袍袖微拂,掌中佛珠,轻轻一扬,落到腕上。

管宁轻咳一声,目光缓缓从这狂笑着的跛足丐者面上移开,缓缓在"武当四雁"和这木珠上人的面上移动一遍,见着他们面上的惊骇之色,便也知道这跛足丐者,必定是他们心中畏惧之人,不禁又怀疑地一瞟这跛足丐者,心中难以明了这鹊衣乱发的跛丐,究竟有什么地方竞自使得这些名重天下的"武当"、"少林"两派的高手,生出这种惊惶之态来。

却见木珠大师眼险一垂,口中高宣一声佛号,朗声说道:"老衲还当谁?原来是掌天下污衣弟子的公孙左足施主到了,失敬得很,失敬得很。"他一字一字地连说了两句"失敬得很",语声清朗高昂,尾声却拖得很长,在这震耳的狂笑声中,更显得声如金石,字字铿然。

管宁心中一凛:"难道此人便是丐帮帮主。"他虽不识武林中事,却也知道百十年来"君山丐帮"在江湖中的声名显赫,可说是妇孺皆知,又何独武林中人。

目光转处,却见这"君山双残,丐帮帮主,公孙左足"笑声犹自未绝,满头的乱发,随着起伏的胸膛不住飞舞,但脚下的单足铁拐,却是稳如磐石,心中不禁又一动。

"君山双残……公孙左足……"他把心中断续概念极快地整理一遍,便接着寻思道:"难道我亲手埋葬的另一跛丐是君山双残中的另一残?难道他便叫做公孙右足?难道我竞亲自埋葬了一位丐帮帮主?"他本是心思极为灵敏之人,否则又怎能在冠盖如云的京华大都享有"才子"之誉,此刻心念转处,不禁又是感叹,又是惊异,因为他此刻已自更清楚地了解到自己半日前所埋葬的死者,身份都绝非寻常,那么,能使这些身份地位都极不寻常的武林高人都一起死去的人,其身份岂非更加不可思议了吗?

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六章 赌约(2)第六章 赌约(2)第六章 赌约(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六章 赌约(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一章 惊遇(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六章 赌约(1)第六章 赌约(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一章 惊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六章 赌约(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惊遇(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六章 赌约(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2)第一章 惊遇(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六章 赌约(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六章 赌约(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六章 赌约(1)第五章 恩情难了(2)
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六章 赌约(2)第六章 赌约(2)第六章 赌约(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六章 赌约(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一章 惊遇(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六章 赌约(1)第六章 赌约(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一章 惊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六章 赌约(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惊遇(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六章 赌约(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2)第一章 惊遇(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六章 赌约(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六章 赌约(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六章 赌约(1)第五章 恩情难了(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