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恩情难了(1)

管宁道:"北京,你去过北京吗?那可真是一处好地方,虽然风沙吹在你身上却会使你感到温暖,就像是……就像是慈母的手在轻轻抚弄着你的头发似的。"此刻他心中满是柔情蜜意,是以说出话来,言词也像是诗句一样。

凌影呆了一呆,喃喃自语:"慈母的手在抚弄着你的头发!呀……这是多么美呀!可是……唉,我连这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管宁心弦一震,暗道:"我怎地如此糊涂,偏偏揭起人家心中的伤心之事。"却见凌影凄然一笑,又道:"我早就听人说过北京,可是总没有机会,喂,我陪你回北京城好不好,去看看你的家,然后……然后我们再一起出来,来做你应该做而还没有做的事。"一面说着,一面她却不禁垂下了头,一朵红云便又自她颊边升起。

管宁只觉心中一甜,将自已的手掌握得更紧了些,轻轻问道:"真的?凌影的头垂得更低了,此刻从她身上,再也找不出半分娇纵刁蛮的样子,她低低地垂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轻轻回答:"你知道我不会骗你的,为什么还要问我?"于是,又是一阵幸福的沉默,又是一阵含情的凝睇。

很久很久,他们心里都没有去想别的事,但是昏迷着的白袍书生突地沉重地喘息一声,这一声喘息却将他们又惊回现实。

而忧郁的凌影,此刻竞突又轻轻笑了起来,她眼睛明亮地眨动一下,似乎已忘记了自己悲惨的身世,笑着说道:对了,到了河北,我还可带你去找一个奇人,这位奇人不但武功极高而且还是武林中有名的神医,你朋友中的什么毒,他也许能够看出来,甚至能够替他解毒也说不定——"她语声微顿,一笑又道:"当然我们要先回到你的家去,看看你的爹爹妈妈,让他们不要为你担心。"此刻,她就像是个温柔的妻子似的,处处为他打算着。

管宁心中纵有千万件困惑难解之事,在这似水的柔情中,也不禁为之浑然忘去,而换成无比幸福的憧憬。

于是他亦自柔声说道:"我们可以叫辆大车,将他放在车上,然后,我们一人骑一匹马,因为只有骑在马上,才可以看到沿途的美丽风景——"说到这里,他突地想起和他一起来的"囊儿",突地想起了"囊儿"那一双活泼而顽皮的眼睛,便不禁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可惜的是,你没有看到囊儿,你不知道他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凌影了解他的悲伤,也了解真正的悲伤,不是任何言语能够化解得开的,便默默地倾听着他的话。倾听着他叙述"囊儿"的可爱。于是,你也了解到人在倾述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是多么可爱的时候,他心里该有一份多么沉重的悲哀。他们一起走到床头,俯视着犹自昏迷未醒的白袍书生,这一对生具至性的少年男女,在为自己的幸福高兴的时候,却并未忘记别人的悲伤,他们都知道此刻躺在床上的人,不但有着一身惊人的武功,还一定有着一段惊人的往事,而此刻他只能无助地躺在床上,像是一个平凡的人一样,因此,他们对他,便有了一份浓厚的同情心,虽然他们全都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不但武功惊人,往事惊人,而竟是当今武林中最最惊人的人物。人事多么奇妙,他们此刻若是知道他是谁,只怕他不会再有这份浓厚的同情心。北京城,这千古的名城,就像是一个大情大性、大哭大笑、大喜大怒、大饮大食的豪杰之士一样,冬天冷得怕人,夏天却热得怕人。管宁回到北京城的时候,秋天已经过去,漫天的雪花,正替这座千古的名城酒上了一层银白的外衣。虽然雪花漫天,但是京城道上,行人仍然是匆忙的。他们夹杂在匆忙的行人里,让马蹄悠闲地踏在积血的宫道上,因为他们知道,北京城已将到了,又何须再匆忙。穿着价值千金的貂袭,骑千里选一的骏马,伴着如花似玉的佳人,眼看自己的故乡在望,呀——管宁此刻真是率福的人,路上的人,谁不侧目羡慕地向这翩翩公子望上两眼。而凌影呢?虽然是冬天,虽然欧送着漫天雪花的北风,映在人身上已有刺骨的寒意;但是她的心,却像是在春天一样,因此她檀唇烘日,媚体迎风,含娇细话,乍笑还嗔,也像在春风中一样。车轮滚过已将凝结成冰的积雪,辗起一道细碎的冰花。马蹄踏在雪地上,蹄声中像是充满喜悦之意,突地——凌影娇呼一声:"北京城到了!"管宁抬起头,北京城雄伟的城墙,已遥遥在望,于是,便也喜悦地低呼一声:"北京城到了!"这漫长的旅途中,他虽然受了他一生中从未享过的似水柔情,但是,夜深梦回,小窗凝睇价值的时候,他还是未能忘去四明山庄中那一段血渍淋淋的凄惨之事,所以他小心地将那串"如意青钱"中的青钱摘下一枚,于是——他开始更深的了解,武学一道的深奥,绝不是自己能够梦想得到的,自己以前所学的武功,在武学中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这枚青钱的柔绢,绢上面写满了天下学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内功奥秘,夜深之中,他像是临考前的秀才似的,整夜地研究着这种奥妙心法的时候,便没有什么困难。

一天,两天……

白天车行不断,旅途甚为劳碌,晚上他却彻夜不眠,研习着武林中至深至奥的内功心法,奇怪的是,他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地如此劳碌,精神不但丝毫没有困倦,反而比以前更焕发。直到天气很冷的时候,他中夜不眠,衣裳单薄地深夜独坐,也没感觉到寒意。

因此他知道自己的辛勤没有白费,也知道这串"如意青钱"之所以能够被天下武林中人视为至宝,不惜以性命交换的原因了。

但是,在这漫长的旅途中,要向一中终日厮守,又是自己心目中所爱的人隐藏-件秘密,却又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他曾经不止一次,想把这件秘密说出来,说给凌影知道。

但他又不止一次地忍住了,因为他心底有一份自己不愿解释的恐惧,他生怕这串"如意青钱"会在他和凌影之间造成一道阴影,在这段漫长的旅途上,曾经用了许多方法向许多武林中人旁敲侧击地打听,打听的结果全都一样,那就是多年以来"如意青钱"是不样之物的传言,已在江湖中流传很广。

何况纵非如此,他也觉得不该将这件秘密说出来,因为她依然是自己最最亲的人,可是这-串"如意青钱",认真说来,此刻尚非自己所有,而他也立下决心,迟早一日,自己总该将它交回原主——公孙左足,他有时甚至会责备自己不该独自研习这"如意青钱"上的武功,但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却又使得他为自己解释:"这串如意青钱是在我交还给公孙左足之后,又被他抛在地上,我才拾到的呀。此刻,他望着北京城雄锦巍峨的城墙,一时又忘去了这许多令他烦恼的事,他心中喜悦地感叹一声,暗自付道:"游子,终于回到家了!"抬目望去,北京城不正像已张开手臂,在迎接他的归来吗?

斗进入城门,凌影不禁又为之喜悦地娇晚一声,满天的发花下,一条宽阔平直的道路,笔直地铺向远方,道路两旁的树木虽已凋落,但密校纵干,依稀仍可想见春夏之时,浓荫匝地、夹道成荫的盛景。

树干后面,有依次栉比的店家,店门前多半持着一层厚重的棉布门帘,-个手里捧着一壶水烟、满头白发如银的老人,推着一辆上面放着-一个红色火炉的手车,悠闲地倚在纵结的树干上,吸着一口水烟,便唬亮地喊一声"烤白薯——"嘹亮的喊声,在寒风中传出老远,让听的人都不自觉地享受到一份热烘烘的暖意。

这是一座多么纯朴、多么美丽的城市,久惯于江湖风物的凌影,骤然见着这城市,心胸中的热血,不禁也随着这老人真纯简单的喊声飞扬了起来,飞扬在漫天寒风的雪花里。

这就是任何一个人初到北京的感觉,而千百年来,这份感觉也从未有过差异,就只是这匆匆一瞥,就只这一句纯朴的呼声,就只这一纯朴的老人,已足以使你对北京留下一个永生难以磨灭的印象。

一辆四面严盖着风篷的四马大车,从一条斜路上急驰而来,赶车的车夫一身青布短棉袄,精神抖擞地挥动着马鞭,突地一眼瞥见管宁,口中便立刻"得儿"呼哨一声,左手一勒马疆,马车候地停住,他张开大口哈哈直乐,一面大声叫道:"呀,管公子,你老可回来啦?这不是快有两年了吗?噢!两年可真不短呀,难为你老还记得北京城,还记得回来!"管宁勒马一笑,笑容中不禁有些得意,他心中想的却是:"两年来,北京城还没有忘了我。"扬鞭一笑,朗声说道:"飞车老三,难为你还记得我——"话声未了,马车的风篷一扬,车窗大开,从窗中探出个满头珠翠的螓首来,数道抛波,一起盯在管宁脸上,齐地娇声唤道:"管公子,真的是您回来了呀?可真把我们想死了,前些天西城的金大少,卷帘子胡同的齐三少爷还都在提着您哪!这些日子,您是到哪儿了呀,也不写封信回来给我们,您看,您都瘦了,外面虽然好,可总比不上家里呀!"燕语莺声,顿时乱做一处,远远立马一旁的凌影,看到眼里,听在耳里,心中真不是什么滋味,幸好没有多久,赶车的飞车老三扬鞭一呼,这辆四马大车便又带满车丽人绝尘而去。

于是,等管宁再赶马到她身旁的时候,她便不禁望眼微嗔,柳眉重掣地娇嗔道:"难怪你那么着急地要回北京城来,原来有这么多人等你。"突地语声一变,尖着嗓子道:"你看看你,这么瘦,要是不再回来呀,就要变成瘦猴子了。"说到后来,她自己也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因为她此时虽有妒意却不是善妒的泼妇,因之还能笑得出来。

就在这温馨的笑声中,他们又穿过许多街道,在这些街道上。

不时有人向管宁打着招呼,有的快马扬鞭,锦衣狐袭的九城侠少,听到管公子回城的消息,也多快马赶来,候在道旁,含笑叙阔,也有的轻袍缓带,温文尔雅的京城名士,和他对面相逢,便也驻足向人寒暄道:"管兄近来可有什么佳作?"凌影直到此刻,才第一次看到管宁真正的欢笑,她开始知道他是属于北京城的,这正如北京城也属于他的一样。

终于,他们走人一条宽阔的胡同里。

胡同的南方,是两扇红漆的大门,大门口有两座高大的石狮子,像是终都没有移动似的,默默地相对蹲踞着。

凌影心念一动,暗付道:"这就是他的家吧!"她一路上都在幻想着自己走入他家时,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而此刻,已走到了他的家,不知怎地,她心中却有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这心高气傲的少女走过许多地方,会过许多成名人物,但是她生出这种感觉,此刻却是生平第一次。

于是她躇踌地停下马来,低声道:你回家吧,我在外面找个地方等你。"管宁一楞,再也想不到此刻她会说出这句话来,讷讷说道:"这又何苦,这又何苦……我在家里最多耽搁三日,便和你一起到妙峰山去,拜访那位武林名医,你……不是和我说好了吗?"凌影微勒缰绳,心里有许多话要说,可是嘴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缓缓伸出手,扶着身旁的车辕,这辆车里正静躺着那神秘而失去记忆的白袍书生,这武林一代高手,此刻却连站起来都不能够。

管宁一手抚摸着前额,一手接着谈青色的马缰,他胯下的良驹也像是知道已回到故居之地,不住地昂首嘶着。

蓦地——

朱红的大门旁一道侧门"呀"地开了,门内传出一阵娇柔的笑语,随之走出三五个手挽竹篮、紫缎短袄、青巾包头的妙龄少女来,一眼望见管宁,齐地娇唤一声,脱口叫道:"少爷回来了。"其中一个头挽双髻的管事丫环,抿嘴一笑,声音突地转低,低得几乎只有她自己听见:"你路走得真慢,比管福整整慢了一个多月。"管宁微微一笑,飞身下了马,走到凌影马前,一手挽起嚼环,再也不说一句话,向大门走了过去,马上凌影微启樱唇,像是说什么,却又忍住了,默默坐在马上,打量着从门内走出的这些少女。

而这些少女,也在呆呆地望着她,她们再也想不到自家的公子会做人家牵马的马夫。

"这位姑娘是谁呢?"

大家心里都在这么想,管宁也从她们吃惊面色中,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干咳一声,故意板起脸来,沉声喝道:"还不快去开门呢?"少女们齐弓腰一"福",杂乱地跑进去,跑到门口,忍不住爆发起一阵笑声,似乎有人在笑着说道:"公子回来了,还带回一位媳妇人,喝,那可真漂亮着哪。"于是朱红的大门开了,公子回家的消息,立刻传遍全宅,这富豪之家中上至管事,下至伙夫,就都一窝蜂似的迎了出来。

身世孤苦、长于深山的凌影,出道虽已有一段不短的时日,但所接触的,不是刀头舔血的草泽豪雄,便是快意恩仇的武林侠士,这些人纵然腰缠万贯,但又怎有和这种世泽绵长的世家巨族相比。

是以她陡然接触到这些豪富世家的富贵气象,心中难免有些煌然失措,就生像是有一只小鹿在她心中乱闯似的。

但是,她面上却绝不将这种煌然失措的感觉露出来,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这些家奴七手八脚地接着行李,七口八舌地问着平安,有的伸长脖子往那辆大车中探视,一面问道:"公子,车子里面是不是你的朋友?"有的却将目光四扫,问道:囊儿呢?这小顽皮到哪儿去了?"这一句问话,使得管宁从骤回故宅,欢会故人的欢乐中惊醒过来。他心头一震,倏然忆起囊儿临死前的凄惨笑容,他临死前向自己的说话,低头膀然半晌,沉声道:"杜姑娘呢?"站在他身旁的,便是被他打发先回家来的管福,闻言似乎一楞,半晌方自回过意来,低头黯然半晌,赔笑答道:"公子,你敢情说的是文香吧?"他在奇怪公子怎会将一个内宅的丫环称为"姑娘",他却不知道管宁心感囊儿对自己的恩情,又怎能将他的姐姐看成奴婢呢?何况从那次事后,他已看出这姐弟两人屈身为奴,必定有一段隐情,面他们姐弟虽然对自己身世讳莫如深,却也必定有一段不见的来历。

管宁微微颇首,目光四下搜索着,却听管福又道:"方才公子回来的时候,文香也跑了出来,站在那边屋檐下面,朝这边来,不知怎地,突然掩着脸跑到后面去了,大概是突然头痛了吧?"管宁嗯了一声,心中却不禁大奇,忖道:"她这又是为什么?难道她已知道囊儿的凶讯?但是,这似乎没有可能呀?她看不到弟弟,至少也该询问才是。"他心中又开始兴起了疑惑,但是等到内宅有人传出老夫人的话,让他立刻进去的时候,他便只得暂时将心中的疑念放下。

慈亲的垂询,使得他饱经风霜的心情,像是被水洗涤了一遍。

这一双富寿双全的老人,虽然惊异自己的爱子怎会带回一个少女,但是他们的心已被爱子归家的欣慰充满,再也没有心情去想别的,只是不断地用慈蔼声说道:"下次出去,可再不能一去就这么久了,这些日子来,你看到些什么?经历些什么?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年轻人出去走走也好,可是亲在不远游,你难道都忘了吗?"管宁垂首答应着,将自已所见所闻,选择了一些欢悦的事说了出来,他当然不会说起"四明山庄"中的事,更不会说起自己已涉入武林恩怨。

拜见过双亲,安排好白袍书生的养伤之处,又将凌影带到后园中一栋精致的书房,让她洗一统多日的风尘劳顿。

然后他回到书房,找了个懂事丫环,叫她把"杜姑娘"找来。

他不安地在房中跟着步子,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说出囊儿的凶讯,又想起囊儿临死之际,还没有说完的话,不禁暗自寻思:"他还有什么要我做呢!不论是什么事,这纵然赴汤蹈火,也得替他做到。·……唤人的丫环回来,却没有带回"杜姑娘",皱着眉说道:"她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人关起房门在房里,我说公子叫她,她理也不理。"言下对这位"杜姑娘"大有责备之意,恨不得"公子"立刻叫管事炉去痛骂她一顿才对心思。

管宁心中却为之一懔,考虑一会,毅然道:带我到她那里去。"公子要亲自到丫环的房间,在这里富豪世家之中确是闻所末闻,说话中,管宁自己走到她门口的时候,脚步也不禁为之踌躇起来,但心念一转,又长叹一声,付道:"管宁呀管宁,你在囊儿临死的时候,曾经答应过他什么话,他为你丧失了生命,你却连这些许嫌疑都要避讳……"一念至此,他挥手喝退了跟在身旁的丫头,大步走到门口,伸手轻轻敲了敲门,庄容站在门外,沉声说道:"杜姑娘,是我来了。"门内一个娇柔的声音,低沉着说道:进来!"管宁又踌躇半晌,终于推开了房门艰难地抬起脚步,走了进去,著不是他生具至性,对"义"之一字远比"礼"字看得重些,他便再也没有勇气跨人这间房门一步。巨大的阴影,是黯暗的,管宁目光一转,只见这"杜姑娘"正当门而立,云鬓松乱,屋目之中,隐含泪光,身上竞穿的是一身黑缎劲装,满面凄惋悲愤之色,一言不发地望着自已。他不禁为之一楞,哪知道"杜姑娘"突地冷冷一笑,缓缓道:公子光临,有何吩咐?还请公子快些说出来,否则……婢子么不敢屈留公子大驾!"语声虽然娇柔,却是冰冷的,管宁无奈何地苦笑一下沉声道:"在下前来,确是有些事要告诉姑娘……"他语声微顿,却见她仍然动也不动地站在门口,完全没有让自已进去的意思,便只得长叹一声,硬着头皮,将自已如何上了"四明山庄",如何遇着那等奇诡之事以及"囊儿"如何死的,一字一字地说了出来,说到后来他已是满身大汗,自觉自己平生说话,从未有过此刻更费力的。

这"杜姑娘"却仍然呆立着,一双明眸,失神地望着门外,就像是一尊石像似的,面上木然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不知在想什么?

管宁不禁从心底升出一阵寒意。这少女听了自己的话,原该失声痛哭的,此刻为何大反常态?

哪知他心中怔仲不已,哪知这少女竞突地惨呼一声,转身扑到床边一个小几前面,口中不断地低声自语:"爹爹,不孝的女儿,对不住你老人家……对不住你老人家……"声音凄惨悲愤,有如九冬猿啼。

管宁呆呆地楞了一会,两颗泪珠,忍不住夺眶而出,道:"姑娘……姑娘……"可是下面的话,他却不知该说什么。

缓步走了两步,他目光一转,心中突又一征,那床边的小几上,竟放着一个尺许长的白木灵位,赫然写道:"金丸铁剑,杜守仓总镖头之灵"!而灵位前面,却放着一盘金光闪烁的弹丸和一柄寒气森森的长剑。

黯淡的微光,照着这张灵位,这金丸,这铁剑,也照着悲凄号哭的少女不住起伏的肩膀,使得这充满哀痛之意的房间,更平添了几许凄凉,森冷之气,管宁只觉自己心胸之中,沉重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伸手一抹泪痕,沉声低语道:"姑娘,囊儿虽死……唉,姑娘如有深仇,小可虽然不才,却……"他期艾着,心中思潮如涌,竟不能将心中的话说出来,但他此刻已经知道,这姐弟两人的身上必定隐藏着一段血海深仇,而他也下了决心,要替他们将这段深仇报了。

哪知道少女哭声突地一顿,雹然站起身来,拿起几上的长剑,笔直地送到管宁面前,管宁失神地望着剑尖在自己面前颤动,也感觉到面前的森森剑气,但却丝毫没有移动一下,因为这少女此刻纵然要将他一剑杀死,他也不会闪避的。

暗影之中,只见这少女轩眉似剑,蹬目如铃,目光中满是悲愤怨毒之色,管宁不禁长叹一声,缓缓地道:"令弟虽非在下所杀,但却实因在下而死,杜姑娘若要为令弟复仇,唉——就请将在下一举杀却,在下亦是死而无怨。"他自忖这少女悲愤之中,此举必是已将褒儿惨死的责任怪到自己身上,哪知他语声方了,眼前剑光突地一闪,这少女手腕一抖,长剑凌空一转,打了个圈,突然伸出拇、食两指,电也似的捏住剑尖,这长剑变成剑柄在前,剑尖在后,管宁怔了一怔,只见这少女冷"哼"一声,却将剑柄塞在自己手里,一面冷笑着道:"我姐弟生来苦命,幸蒙公子收留,才算有了托身之处,爱儿惨死,这只怪我不能维护弱弟,又怎能怪得了公子。"她语句虽然说得极为凄婉,但语声却是冰冷生硬的,语气中亦满含愤意,管宁不禁又为之一呆,他从未听过有人竟会用这样的语声、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只听她语声微顿,竞又冷笑一声,道:"只是杜宇却要斗胆请问公子一句,我那苦命的弟弟究竟是怎样死的?若是公子不愿回答,只管将杜宇也一并杀死好了,犯不着……犯不着……"说到此处,她竟又忍不住微微啜泣起来,竟不能再说下去。

管宁不禁大奇,不知道她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沉吟半晌,沉声道:"令弟死因,方才在下己告知姑娘,此事在下已是负疚良多,对姑娘所说,怎会有半宇虚言,姑娘若是——"他话犹未了,这少女杜宇却竞又冷笑接口道:"公于是聪明人,可是却未免将别人都看得太笨了,公子既然想帮着她将我们杜家的人都斩草除根,那么……那么又何必留下我一个苦命的女子,我……我是心秆情愿地死在公子手上……"手腕一拧,管宁连退两步,让开她笔直送到自己手上的剑柄,呆呆地望着她,只贝她面上泪痕未干,啜泣未止,但却又强自将这份悲哀隐藏在冷笑中,她为什么会有这种神态呢?管宁只觉自己心中思潮纠结,百思不得其解,不禁暗问自己:"她是谁?为什么要将杜家的人轩草除根!"抬目望去,杜宇也正瞬也不瞬望着自己,她的一双秋波中,竞像是缠结着好几许难以分化的情感,不禁长叹一声,沉声说道:姑娘所说的话在下一句也听不懂,只是在下却知道其中必定有一段隐情,姑娘也定有一些误会,姑娘若信得过在下,不妨说出来,只要在下有能尽力之处,唉——刚刚在下已说过,便是赴汤蹈火,亦是在所不辞的。"杜宇星眸微闪,却仍直视在管宁面上,像是要看透他的心似的。良久良久——她方自缓缓地说:"囊儿是不是被那和你一起回来的女子杀死的?"语声之缓慢沉重,生像是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花了她许多气刀。

管宁心中却不禁为之一震,脱口道:"姑娘,你说的是什么?"杜宇目光一转,又复充满怨毒之色,冷哼一声,沉声说道:"她叫凌影——"语声一顿,瞪目又道:"是不是?""凌影",这名字出自杜宇之口,听入管宁之耳,管宁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冷战,只觉杜宇在说这名字的时候语气之中怨毒之意,沉重浓厚,难以描述,心中大惊付道:"她怎的知道她的名字?"这第一个"她"指的是杜宇,第二个"她"字,指的自然是那已和他互生情愫的凌影了。

心念一转,又忖道:难道她与她之间,竞有着什么仇恨不成?"目光拾处,只见杜宇冷冷地望着自己一字一字地接着又自说道:"你知不知道她是谁?!"管宁茫然地摇了摇头,杜宇冷冷又道:"她就是杀死我爹爹的仇人——也就是杀死囊儿的人——是不是?"这三句话说得语气越发沉重缓慢,管宁听来,只觉话中句句字字都有如千斤铁锤一般击在自己心上,只听她冷冷再说了一遍……

"令弟确非她所杀……令弟怎会是她所杀……她怎么杀死囊儿……"此刻他心中乱如麻,一句意义相同的话,竞反来复去地说了三次。杜宇突地凄然一笑,无限凄惋地说道:你又何必再为她隐瞒,我亲眼见她杀死了爹爹,虽非亲眼见她杀死囊儿,但——"管宁定了定神,知道自己若再如此,此事误会更深,干咳一声,截断了杜宇的话,一挺胸膛,朗声说道:管宁幼读圣贤之书,平生自问从未说过一句欺人之话,姑娘若信得过管宁,便请相信令弟确非她所杀死——"杜宇微微一楞,只觉面前这少年语气之中,正义凛然,教人无从不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目光一垂,管宁坚定地点了点头,又自接道:"至于令尊之死——唉,她年纪尚轻,出道江湖也没多久,只怕姑娘误认也末可,根本不知其中的事,说话便也不能确定。"杜宇双目一抬,目光连连闪动,泪光又复莹然,猛听"呛啷"一声,她手中的长剑已落在地上。

暮色已重,房中也就更为阴暗,她呆呆地停立半晌,忽地连退数步,扑地坐到床侧,凝目门外沉重的阴影,凄然一叹,缓缓说道:"七年前一个晚上,爹爹、囊儿和我,一起坐在紫藤花的花架下面,月亮的光,将紫藤花架的影子,长长地映在我和爹爹身上,妈妈端了盘新开的西瓜,放在紫藤花的架子上,晚风里也混合着花香瓜香的气味。"管宁出神地听着,虽然不知道这少女为什么突然说出这番话来,便却只觉她话中充满幸福柔情、天伦的乐趣,他虽然生长在豪富之家,父母又对他极为钟爱,但却从未享受过这种种温暖幸福的天伦之乐,一时之间,不觉听得呆了只见杜宇仍自呆呆地望着门外,她似乎也回到七年前那充满柔情幸福的境界中去了,而将自己此刻的悲惨之事暂时忘去。

一阵暮风,自门外吹来,带人了更沉重的暮色,管宁目望处,却已看不清杜宇的面目,只见她斜斜倚在床沿的身躯,像是一条柔驯的猫一样,心中不禁一动,立刻泛起了另一个少女那娇纵天真的样子,却听杜宇已说道:"我们就慢慢地吃着瓜,静听着爹爹为我们讲一些他老人家当年纵横江湖的故事,妈妈靠在爹爹身上,囊儿靠在妈妈身上,大大的眼睛闭了起来,像是睡着了,爹爹就说,大家都去睡吧,哪知道……哪知道……唉——"她一声长叹结束了自己尚未说的话,管宁只觉心头一颤,棍不得立即夺门而出,不要再听她下面的话,因为他知道她下面要说的话,必定是一个悲惨的故事,面生具至情至性的他,却是从来不愿听到世上悲惨的事的。

但是他的脚步却没有移动,而杜宇一声长叹之后,便立刻接着说道:"哪知爹爹方自站起身来,院子外面突然传来冰冰冷冷的一声冷笑,一个女人的声音缓缓道:杜……"她没有将她爹爹的名讳说出来,轻轻咬了咬嘴唇,才接着说道:"那个女人竟说要爹爹挟些……快些去死,我心里一惊,扑到爹爹身上,爹爹站在那里动都没有动,只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叫我不要害怕,但是我却已感觉到爹爹双手已有些颤抖了。"她眼险一合,想是在追溯着当时的情景,又像是要忍着目中又将流下的泪珠,管宁也不禁将心中将要透出的一口气,强自忍住,像是生怕打乱她思潮,又像是不敢在这沉重的气氛中,再加上一份沉重的意昧似的。

杜宇又自接道:"这声音一停,许久许久都没有再说话,爹爹一面摸我的头,一面低声叫妈妈快将我和囊儿带走,但是妈妈不肯,反而站在爹爹身旁,大声叫院子外面的人快些露面——你知不知道,妈妈的武功很好——"她语声一顿,凄然一笑,像是在笑自已为什么说出这种无用的话来。

但是她这一笑之中,却又包涵着多少悲愤哩。

只听她沉重地喘息几声,又道:哪知妈妈的话还没说,院子外面突地吹进一阵风,院子里就多了两条人影,那天晚上,月光很亮,月光之下,只见这两人都是女的,一个年纪大些,一个却只有我一样的年纪,两人都穿着一样颜色的衣裳,我一直望着墙外,可是却也没有看清她们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管宁心中一寒:绿色衣裳!"只听杜宇一口气接道:"爹爹一见这两人,摸在我头上的手抖得像是更厉害了,但仍然厉声道:翠袖夫人,来此何干?那年纪很小的女子冷冷一笑,从怀里拿了个黑黑的铁弹出来,砰地抛在地上,一面冷冷地说道我叫凌影!爹爹见了铁弹,听了这名字,突然一言不发地将我举了起来,往外面一抛,我又惊又伯,大叫了起来,身不由主地被爹爹抛到墙外。"管宁忍不住惊呀一声,杜宇又道:"爹爹这一抛之力,拿捏得极有分寸,再加上我也练过些武功,是以这一跋跌得根本不重,我立刻爬了起来,哪知道又是咯地一声,囊儿也被抛了出来,被抛在地上,那时他年纪极小,只学了些基本功夫,这一跋却跌得不轻,马上就放声大哭起来,而院子里却已响起爹爹妈妈的叱喝声,和那个女子的冷笑声,我想跳进墙去,但囊儿怕得很厉害,我那时心里乱得不知怎么好,想了想就先扶起囊儿叫他不要哭,然后就拉着他一起跳进院子里。"此刻她说话的语声仍极缓,但却没有停顿,一口气说到这里,管宁只道她还要说下去,哪知她一顿,隔了许久,却又失声哭了起米,然而,她纵然不说,管宁却已知道她还没有说完故事。

一时之间,他木然而立,只觉自己全身都已麻木,再也动弹不得。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

夜色已临——

这富豪之家的四周,都亮起了灯火,只有这角落,却仍然是阴暗,而那白杨木制的灵牌,在这腕暗的光线中,却更为触目。

这触目的灵牌,在管宁眼中,像是一个穿着白袍的鬼魅精灵似的,不停地晃动,不断地扩大,纵然他闭起眼睛,它却仍然在他眼前。

而杜宇的哭泣之声,生像是变成了囊儿垂死的低诉——此刻他也了解囊儿垂死还未说完的话,他知道囊儿要说的是,要自己为他爹爹复仇,不禁迷茫地低唱道:"他为我死了……我又怎能拒绝他死前的请求呢?何况……何况我已立誓答应了他。"但是,这仇人,却是曾经给了他无数温情,无限关怀,无比体贴的人,若是老天一定叫他们之间的一人去死,他一定会毫不考虑选择自己,而此刻,为着道义为着恩情,为着世间一种道德的规范,他应该去杀死她吗?他!应该怎么办呢?

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六章 赌约(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惊遇(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一章 惊遇(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一章 惊遇(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六章 赌约(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六章 赌约(1)第六章 赌约(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一章 惊遇(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一章 惊遇(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一章 惊遇(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六章 赌约(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一章 惊遇(1)第六章 赌约(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六章 赌约(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六章 赌约(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惊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
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六章 赌约(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惊遇(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一章 惊遇(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一章 惊遇(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六章 赌约(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六章 赌约(1)第六章 赌约(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一章 惊遇(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一章 惊遇(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一章 惊遇(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六章 赌约(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一章 惊遇(1)第六章 赌约(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六章 赌约(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六章 赌约(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惊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