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在二十一世纪就立志当个女强人,现在遇到贵人,忽然有种事业登上一层楼的感叹!

不过,到了他的营地才知道,他只是个后勤将军,说白了就是供需粮草的。知道这个事让我高涨的情绪跌落谷底!我还是没能逃过和男人住在一起的命运!不过住了三天,我自认为除了各种味道难以忍受,鼾声吵得无法入眠以外,其余都还好!这三天我惊奇地发现,这些押运粮草的比我们后备赴前线的男人精壮的多!第四天,上将军站在校场训话,我才知道原来我们这一行人全是新兵中的精英。上将军有一句话我很喜欢,“我等所护粮草皆是前方兵将的性命!”

是啊!没粮草,再勇猛的人也会从马上摔下来。上将军要教习我们御术,就是骑马!

入伍前我在马上过了近一个月,但那匹老马哪能和战马相比?心中有着无与伦比的激动,还有丝害怕。万一坠马可能骨折,可能会死!但一想到《木兰辞》中花木兰没死,不免有恃无恐。 御术就这样学了半个月。

一天,上将军亲自牵出一匹通体乌黑的高头大马。他朗声对周围兵士说:“此马乃千里良驹,本将无意中偶得之。今献予诸将,若尔等驾驭之,此马赠他!”

我和身边的人都被这体型剽悍的马吸引住!

有人举手要试,却不等挨近半分,马儿就焦急地想脱离将军的牵制。

如此再三,没一个人驾驭得了它。

我站在人群中,其实,我不相信比我强的人都驾驭不了我就能?但,我信一句话“万物有灵”,中国人自古就讲缘分。我想我可以试一下,也许我和它有缘!也许,我就是它等的主人也说不定。

我向上将军一拱手道:“小人愿试!”在我说这句话之前,已经有段时间没人说要御马了,我的话让众人吃惊。

上将军手一挥,我来到马前,看到马儿的眼睛正乌溜溜的瞅着我,很防备的样子。上将军松开缰绳,马儿不安起来,我抓住缰绳拍着它的头安抚,它稍显安静!男人常形容烈性女人如烈马,我是女人了解女人!我又拍拍马屁股,众人早已惊地瞪大双眼,上将军面露微笑!我一个纵身骑上它,马儿仿佛觉得自己上当,于是前后弹跳,想将马背上的我摔下来,我被摇的头晕,迅速抽出马鞭用力甩在它身上,这是我自骑马来第一次用上马鞭!

其实,一开始我也在犹豫,它毕竟是上将军的马,但恍然想到孙悟空,孙悟空天不怕地不怕最后怎么会甘心护送唐僧一个凡人去西天取经,就因为降得住他,给了他教训!

一鞭之下,这马吃痛不敢再不规矩,引过缰绳,马跑了出去。果然是匹好马!跑的又快又稳,我以为它臣服于我,后来发现不对!它正带我跑向树林。电视上说马是不能快速跑进树林的,因为会被树枝刮倒。这马挺聪明的,我任它带着并不煞住缰绳,因为我早已看到前面的树木细高没有多余的枝桠,这马儿的目的没达到!

我想它真是一匹有灵性的马,人话也许听懂一二,我厉声说:“别以为你是上将军的马我就不敢宰了你,再不老实的听话,我就给你一刀,让你再不敢嚣张!” 那马显然怕了,我引过缰绳,纵马向营地奔去!

千里良驹成为我的坐骑,所有人包括上将军都对我刮目相看。晚上吃饭,桌上虽然有肉,但已经被二十一世纪各色美食宠惯的舌头,完全适应不了古代的食物,这也使我更瘦,营养不良,发育更慢!我就想,如果这食物放在二十一世纪我还用得着费尽心机减肥?

第二天开始学习箭术。校场立了根柱子,上将军说让我们把箭射在柱子上!轮到我的时候,看着细细的主子,以及地上散落的箭,我想这辈子怕也不可能将箭射在上面。但我仍拉了个满弓。

“嗖!”我的箭不见了。完了!我忘了我散光!紧接着我听到人群中“啊!”了一声,然后就是高台上的上将军高喊:“好箭!”

那柱子我从头看到脚也没看到一支箭,难道古人也爱说反话?这时,才看见柱子顶端插得旗子不见了!好一会儿有人拿着插着箭的旗捧到了上将军面前!

上将军朗声说:“花英雄上前听封!”

我连忙跪在高台下,虽然极不喜欢这个“礼仪”,入乡随俗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自今日起花英雄晋升为司隶校尉!” 我又升官了!我向天发誓,我第一次射箭,而且我也确实瞄准旗杆的。

晚上吃饭,同帐小将吕恩义帮我收拾东西,从此我又可以一个人独享一个营帐!

他悄悄跟我说:“军中传,英雄你是神射手!”

我傻呵呵地笑。

他又说:“等一下!兄弟们为你准备了贺宴,升官莫忘了兄弟们!”

他拍拍我的肩,我只是点头。

如果,你也给我随身携带十几天官家小姐的丝帕,估计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你了!

宴上我喝到一锅异常美味的汤,乳白色,有一段段像鱼一样的肉,喝了两碗后我忍不住问,那是什么肉?竟是蛇?!我将所有吃进去的东西全吐出来了,因为浪费了他们口中无上的美味,我答应以后只要在军营就帮他们捉蛇煮汤。

眨眼间两年过去了,我骑上我的坐骑——青锋,来到了离营地一里远的溪旁,周围绿树荫荫,蝶儿绕溪...这才是我曾想象的情节嘛!突然,草丛间“沙沙”作响,几十条蛇昂起头拦住了我的去路。

这不是第一次,方圆五里的蛇都认识我和青锋,并且恨我入骨,多次来寻仇!我理解,两年来我杀了多少条蛇已经记不清了,不过,今天这规模大了些,我的箭囊里加起来不过三十几条箭,而我不可能一次射三十支箭。完了!难道今天要成为这些蛇的腹中食?我不甘心!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青锋鼻中喘着粗气,我知道它发怒了,青锋是整个营地脾气最大的马,只见它焦躁的动着四个蹄子,终于它开始踩死那些蛇,我任由它去!我的青锋敢斗虎的,这几条又不是毒蛇...

在溪边帮青锋洗身体,我想如果在二十一世纪我铁定被动物保护协会关进牢里了!

我对青锋说:“这些蛇也实在可怜!不然,找个机会出去公干饶了它们吧?”青锋恼了,猛踢水,水全溅在我身上,我连忙讨饶。

这是有人叫我:“花校尉,花校尉!”我回头见一个马夫并一匹小马驹而来,青锋扬扬尾巴,我笑了,原来它不愿离开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我拍拍它,了然于胸地说:“放心!我们的青蒙一定和我们在一起。”马夫将小马驹交给我,我和青锋、青蒙在溪边玩耍了半天,太阳落山时才决定回营地,却不知前方正有一场战事等我...

和马夫刚走进营地就觉得安静异常,我于是吩咐马夫去看看怎么回事,自已不舍得与青锋、青蒙分开,便引它们回马厩! 刚刚玩得太过尽兴,我又忍不住和这对母子说话,就在这时马夫气喘吁吁跑来,他跪在我面前说:“回...禀校尉大人,大事不好了!有...马贼,要抢我们的粮食,上将军带众人...在北面三里处严阵以待!”

我震惊,哪里来的马贼这样大胆抢兵营的粮食,我翻身上马离开营地,引马北走上山。

天已经黑了,我不敢点火把怕被人发现,仅能摸黑上山。时值盛夏,山上林木茂密。山路又太过崎岖,折腾了半夜才找到队伍。上将军没有责怪我擅离职守,只吩咐我先休息。

第二日被一阵号角声惊起,走出营帐并其他三个校尉观看山下形式,商量对策。

我见对方竖起一面旗,现在我已经认了字,能读兵法,知道自己是魏国人。可那面旗上一个字也没有,只有个像豹一样的图腾。原来是胡人散部,潜入兵营突袭!

我右手食指中指长年带着牛皮戒指,我是军中口耳相传的神射手,此时怎么能让一群散部在魏国国土上张牙舞爪,我拉了一个满弓,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就是看着那面旗帜不顺眼,只听“嗖!”箭飞出去,山脚下有人惨叫一声,书记官翻译道:“他们的首领死了!”

周围人吃惊地看向我,我明明指向旗幡的?而且,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我又再次晋升,升为校尉将军,那些自称马贼的那帮家伙被俘!我们还救了临桐县府府长的女儿。上将军说,这都是我的功劳,因此十七岁的花木兰也就是花英雄成了将军,在这个后勤营地位仅次于上将军,他还加以重用,让我借送临桐府府长千金时征纳军粮。

于是,在我少年得意的夏天我坐上了青锋走在了去临桐府的路上...

行军途中我吩咐丫鬟们好好照顾刘小姐,到达临桐府,府长立马安排了宅邸安顿我和随行士兵,好茶好饭俸着,丫鬟婆婆哄着。不过,据我估计这粮能够征够数有点悬!

临桐府是大镇,我换了便装带上那三名校尉上了街,一则体察征粮的可能性;二则添置些东西。想想花木兰此时已经十七岁,女人每月的烦心事恐怕快来了,古人没有提供女人方便的卫生纸、卫生棉,我只能自己想办法,要置办些预防!支开了另外三个男人独自走在街上...

再同他们聚首时,我买的东西及不上他们的一半,校尉中有一个人名叫安敬奥的正被另两个人——刘云东、徐镇江嘲笑。原来,他买了甜花糕。

看到我刘云东说:“没想到堂堂男子汉竟爱食甜食?”

我不以为然,在几个大男人面前将他用荷叶托的甜花糕放进了嘴里吃了。

碧绿的荷叶,白色的花糕,粘粘的带着荷叶的清香,也就这个能满足我那饱受古代食物折磨的味蕾。我一直吃光,甚至连手指也给舔了,然后对安静奥说:“安大哥,小弟我再买来赔你!”他们一脸的讶异,我理直气壮说:“徐大哥、刘大哥,不过食些甜食而已,便失了男儿的气概吗?真正的男子汉何须拘泥于此等小事?若只食个甜食便不是男儿,那这气量忒也小了!”说完转身去买甜花糕...

兵营真正读过书的人少,世家子弟哪个愿意从军,讲什么家国大事我未必讲的清,他们未必就听得懂。从来都是服从命令、听指挥是军人的天职!所以,我相信我的话还是有威慑力的。虽然,十七岁做副将,但却是靠着自己的实力...

回到府邸就有人禀报,府长差人来请我赴宴。主要目的是为感谢我就府长千金的事。换了件青衫,头发只束起鬓角前额的部分。我想去吃饭不必带什么刀剑,所以仅拿了玉珏,看上去少了些肃杀之气,多了几分文儒之风。

我就这样风流倜傥的出现在堂前,那三个校尉竟还穿着铁色铠甲,本想让他们去换便装,谁知又跟早上说辞一样!什么身为军人以报效国家为己任,时刻警惕,打扮那些劳什子干什么?!还说只有那穷酸书生才注意这些!我想书生也未必会打扮,都是穷人!

想到我们虽不是去赴鸿门宴,但此次主要任务是征粮,是要有人为我壮些声势。也就随他们去了。

来到府长的院子,就见一个黑须老头迎上来,年纪不大但也有四十多岁,所以后来他小看我这黄毛小子也无可厚非!

我们各自行了礼,然后一同进了厅堂,刚落座就有丫鬟奉茶。府长见我身后站着三位校尉,身披铠甲,刀剑完备,目瞪如珠,一字排开,像是受了惊吓似的,忙说:“三位壮士,也...坐吧!”

安敬奥代答:“大人,不必了!”

府长怯怯地看向我,问:“将军,这...”

我笑了,对他说:“不妨事!”然后又向他们下令:“下去吧!”

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五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八章第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二章第二十五
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五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八章第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二章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