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七次

灶炉里的火焰夹杂着火星迸射向四周,许欢喜自觉拉远了些距离。

灶里刚加进去的柴火似乎不太干燥,燃烧着时不时有烟喷出来,气味刺鼻又呛人。许欢喜用手上下煽动着,企图让它更快消散。

孙大娘看见她这娇憨的模样乐了,“小喜要不然你还是出去吧,这厨房里油烟多,别给熏着了。”

“不用,我没事,就是这烟有点呛鼻。”许欢喜咳嗽了两声回答道。她刚刚被熏了一下,此时觉得眼睛辛辣,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喉咙也被呛,不住的咳嗽着。

孙大娘听她这么说,往锅里的菜肴加了些水便走到灶台这边,她弯着腰,凭着经验直接把那根还依旧潮湿的木柴钳了出来。许欢喜离得近,仔细一看还能看见上面还亮着火光。

待孙大娘把这根柴火扔到门外的沟里回来后,锅里的菜肴已经开始沸腾了,咕噜咕噜地往上冒着水泡。

孙大娘:“这柴是前几天你大明哥从山上捆下来的,下雪天,木头上淋上雪融化后确实不太好烧,到也怪不得你受不来。”

许欢喜依旧咳嗽,可敏锐的耳朵抓住了话里的重点,她声音有些低哑:“大明哥前些天又上山了”

“是啊,这孩子向来闲不住。我那天不过顺嘴提了一句,结果这孩子就跑到山上去给我捆了一担柴火下来。”提起自己的儿子,孙大娘嘴里虽是嗔怪,满脸却是自豪的神色。

“大明哥真有孝心,懂心疼娘呢。”许欢喜感叹道。

“谁说不是呢,这孩子打小就聪明伶俐,大了更是没怎么让我们操过心。”孙大娘手里把菜盛了上锅,嘴里也没忘和许欢喜聊着闲天。

“大娘,大明哥砍柴都是在黑风山上面吗”许欢喜说这话的时候看着自己的指尖,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

孙大娘没发现,还是絮絮叨叨的说道:“可不是,这黑风山上树多林子密,打猎砍柴什么的都好着呢。”

许欢喜皱眉:“那山大王呢我听镇上好多人说这大王不喜欢其他人侵犯他的领土,大明哥在山上会不会有危险”

孙大娘听到这话笑了笑,“小喜你对这黑风寨寨主特别好奇对吗我记得上次你来也问了我关于这山大王的喜恶。”

许欢喜舔舔唇:“是挺好奇的,单纯感觉这么个人挺神秘的,我在镇上已经呆了一段时间了,偏偏却就是没有见过传闻中的山大王。关于他,知道的一些东西都是我们道听途说来的,没什么可信力,所以才来找您打听打听,想知道更多关于大王的事情。”

想了想,许欢喜干脆又补了句话,“还有,为什么黑风寨这么猖狂,镇上的官兵衙役却根本不镇压呢是拿他们没有办法还是……还是有什么其他”

对,最后这点才是许欢喜想知道的东西,她其实一直很奇怪,直到上次在客栈里店小二提到了官府的名号之后三缄其口的表现,才是真正让许欢喜怀疑的开始。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是一官一匪,自古到今来都是势不两立的对立派,而如今竟然能够朝夕和平相处,这怎么能够不让人生疑。

许欢喜思考的过程中,孙大娘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小喜呀,你这孩子从我第一眼见你就知道你是个机灵的,可没想到竟然这么机灵,乖,听大娘话,这些事情你不用知道,大娘也没办法告诉你。”

听见孙大娘这么说,许欢喜脑子里的疑云更深了,这简直就是没道理的事情。

许欢喜又舔舔唇问道:“就透露一小点也不行吗”

孙大娘摇头,声音颇为坚定:“这些事情大娘不能告诉你。”

“好吧。”许欢喜有些失望得低下了头,不过一会儿又露出来一个笑容,“还是谢谢大娘。”

孙大娘的反应其实在许欢喜的意料之中,可她没想到孙大娘连一点点都不告诉她。许欢喜本来从小就是个好奇鬼,顽皮又机灵,仗着有哥哥宠着就无法无天,带着绿衣两个人干了不少坏事,许太傅和许夫人也拿她没办法。

这下孙大娘可算是真正勾起了许欢喜的好奇心,到底是什么样的秘密被白水镇上的人密不透风的掩藏着。

孙大娘的手艺确实很不错,虽然不是什么大鱼大肉,但确实撩人口鼻。连一向克制的许欢喜都多盛了一碗饭,更别提本来对食物就克制不住自己的绿衣,许欢喜由衷觉得,绿衣长得壮是有原因的。

用绿衣的话来评价就是:“比昨天客栈里的好吃多了。”话刚说完,起身又盛了一碗白饭。

许欢喜揉着鼻梁骨,心里暗道,昨天晚上你也没少吃。忽然觉得有这么个能吃的丫头很让人崩溃是怎么回事。

她推了推自己面前的碗筷,条件反射般摸了摸自己兜里的钱袋子,估摸了自己带出来的盘缠,只能无奈的笑笑,心里叹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最后没钱的原因是被绿衣这丫头吃穷的。

正午已过,一顿饭过去后,街上的雪已经开始慢慢地消融了,微微亮的阳光轻撒在白色的大地上,晃了过路人的眼。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孙大娘原本还想留下许欢喜,可看自己身后绿衣脸上的表情,许欢喜还是委婉的拒绝了。

许欢喜笑嘻嘻的挽着孙大娘的手,如同进门时那样:“我下次还来,今天来的不凑巧,我还得好好谢谢大明哥呢。”

孙大娘听了那三个字,脸上的表情霎时间放松了下来,脸上尽是欣慰,任由许欢喜挽着她出门。

孙大娘:“下次你们来,大娘还给你做好吃的。”

“哎,往后我们长来您可别嫌弃才好。”许欢喜应下了,朝着孙大娘吐吐舌头。

“你这小丫头。”孙大娘笑,眼睛眯了起来,忍不住伸手点了点许欢喜的鼻子,“到时候别忘了还有个大娘才好。”

听见这话,许欢喜不高兴嘟了嘟嘴,反驳道:“才不会呢,你跟大明哥,我可是要记一辈子的。”

“你就是嘴甜。”孙大娘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行了,大娘送你们到门口,你们回客栈小心点儿走。”

“知道啦。”铃铛似的女声清脆入耳。

离开了孙家,两人七拐八弯,好不容易才走出了巷子口,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绿衣没再撑伞,而是跟着许欢喜,两个小姑娘嘀嘀咕咕的聊着天。

绿衣遮遮掩掩的跟在后面,还是被许欢喜看出来欲言又止。

许欢喜知道她想好奇什么,于是迟缓了步子,刻意的抬了抬下颚大姐大的派头十足:“想问什么你问吧,本小姐现在心情尚好,知无不言。”

绿衣看了眼街上的人,又看了眼自家小姐,心里莫名有点嫌弃,她无奈叹口气,这才把憋了几个时辰的话说出口,“小姐,你不是才离开府里没多久吗怎么认识的孙大娘”

又怎么关系那么好这可不像是她从小跟到大的小姐的作风,不得不让她好奇。

许欢喜没办法忽视绿衣语气里慢慢的嫌弃,曲着手指往她头顶敲了几下,发现自己更引人注目后连忙收回了自己粗鲁的下颚,清了清嗓子。

许欢喜:“咳,这个事情怎么跟你说起呢,就是大明哥被我捡了回来。”

“啊”绿衣目瞪口呆,“小姐我的耳朵有问题吗为什么听你这么说我觉得这是句假话。”

她怎么不知道她家小姐这么能干了,还能捡男人回家绿衣连连摆头,这事情怎么想都是不存在的。

“这是真的。”许欢喜停下脚步,看着绿衣的眼睛,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真的是真的。”

4.第四次19.第十九次14.第十四次15.第十五次16.第十六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8.第十八次20.第二十次22.第二十二次18.第十八次19.第十九次26.第二十六次8.第八次1.第一次19.第十九次26.第二十六次12.第十二次26.第二十六次23.第二十三次2.第二次8.第八次8.第八次26.第二十六次16.第十六次4.第四次13.第十三次26.第二十六次19.第十九次14.第十四次6.第六次14.第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5.第五次21.第二十一次9.第九次16.第十六次18.第十八次2.第二次14.第十四次16.第十六次11.第十一次18.第十八次7.第七次9.第九次24.第二十四次6.第六次4.第四次23.第二十三次12.第十二次5.第五次4.第四次6.第六次13.第十三次1.第一次5.第五次10.第十次1.第一次3.第三次24.第二十四次3.第三次24.第二十四次13.第十三次19.第十九次25.第二十五次20.第二十次11.第十一次24.第二十四次13.第十三次12.第十二次12.第十二次13.第十三次22.第二十二次10.第十次1.第一次15.第十五次9.第九次6.第六次26.第二十六次14.第十四次14.第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16.第十六次10.第十次1.第一次3.第三次26.第二十六次1.第一次2.第二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19.第十九次15.第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
4.第四次19.第十九次14.第十四次15.第十五次16.第十六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8.第十八次20.第二十次22.第二十二次18.第十八次19.第十九次26.第二十六次8.第八次1.第一次19.第十九次26.第二十六次12.第十二次26.第二十六次23.第二十三次2.第二次8.第八次8.第八次26.第二十六次16.第十六次4.第四次13.第十三次26.第二十六次19.第十九次14.第十四次6.第六次14.第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5.第五次21.第二十一次9.第九次16.第十六次18.第十八次2.第二次14.第十四次16.第十六次11.第十一次18.第十八次7.第七次9.第九次24.第二十四次6.第六次4.第四次23.第二十三次12.第十二次5.第五次4.第四次6.第六次13.第十三次1.第一次5.第五次10.第十次1.第一次3.第三次24.第二十四次3.第三次24.第二十四次13.第十三次19.第十九次25.第二十五次20.第二十次11.第十一次24.第二十四次13.第十三次12.第十二次12.第十二次13.第十三次22.第二十二次10.第十次1.第一次15.第十五次9.第九次6.第六次26.第二十六次14.第十四次14.第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16.第十六次10.第十次1.第一次3.第三次26.第二十六次1.第一次2.第二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19.第十九次15.第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