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暑假只有短短半个月的假,然后是无休止的补课。一次苏舟在晚自习回寝室的路上,无意间碰到了正在跑步的吴晴,吴晴热情的叫苏舟陪她一起跑。夏日的夜晚,在一群来来回回的人群中,苏舟与吴晴在尽情的奔跑,直到精疲力尽。累了,两人躺在足球场的中央,不顾地上的草扎的直痒痒,面对着对方呵呵傻笑。

末了,吴晴丢下一句“我回去了”,然后起身离开,苏舟就这么的躺着不动,既没有说“我送你”,也没有以两步的距离默契的跟着,一动不动,直到熄灯铃响,直到校园一片漆黑。

苏舟在想吴晴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朋友,知己,恋人,似乎都不是,但每一个身份又似乎都有一点,保持着这种关系挺好的,苏舟默默的想着。

从那天晚上开始,苏舟又开始与吴晴一起跑步,更多的是围着操场一圈一圈的走,有时候他们也去小学部荡秋千,直到门卫阿姨将他们轰出来,可苏舟不再送吴晴回寝室,因为吴晴拒绝了苏舟的这个行为。

日子过得跟复制似的,吃饭,上课,看小说,睡觉外加一项跑步,一天又一天的在重复上演,但苏舟从不觉得无聊,因为他的生活有吴晴相伴,每天都有许多新鲜的小插曲在发生。吴晴会将水果做成各种小拼盘请苏舟欣赏,也会将牛奶与各种水果胡乱一捣,美其名曰“水果沙拉”,请苏舟品尝,甚至在周末,两人同时请到假,难得到餐厅吃上一顿,吴晴还要从厨师手里抢过勺子亲自掌厨,吴晴一系列的照顾让苏舟对她是服服帖帖,苏舟有时在想,要是有一天吴晴不在身边,他的生活是否还能继续。可快乐的生活马上就冲走了这个不愉快的想法,苏舟怀着美好的愿望相信,他们的日子会永远如此。

“来,苏舟,我们一起下五子棋,”晚餐后,吴晴端着他的水果大杂烩,又来与苏舟大战五子棋。其实他们的棋盘非常的简单,就是拿作文本的格子作棋盘,两人在格子中一人画叉,一人画圆。

苏舟的五子棋技术一直胜吴晴一筹,可是吴晴一直不服气,甚至还到图书馆借了本书来参考,可只要苏舟不大意,吴晴依然还是难得小胜苏舟一局。苏舟今天兴致非常好,所以也就连连让着吴晴,吴晴赢了几局也是开怀大笑,得意忘形的说道:“怎么样。本姑娘研究几天后水平是不是大有长进。”

看着吴晴的得意劲,苏舟忍不住说道:“难道看不出我是让你的吗?”吴晴还真没看出苏舟的相让,得意的说:“要不你别让我,咱俩再来几局。”

苏舟开始认真起来,认真的苏舟杀的吴晴没有一点底气,苏舟没有注意到吴晴的气馁,也学着吴晴得意的说道:“要不你不要让我,咱俩再来几局。”

“谁要你让了。”这下把吴晴惹火了。

“好,好,好,我不让,我不让。”苏舟连忙道歉。

“以为自己水平好就了不起。”吴晴还在抱怨。

“我没有觉得了不起。”苏舟也在为自己辩解。

“没有了不起让我干什么。”吴晴的火气依旧。

“我是想我们下着玩,只要开心就好。”苏舟还在辩解。

“下着玩也要认真嘛。”

“这只是游戏。”苏舟特意强调了后两个字。

“游戏也要认真,做什么事都要认真,不认真什么事都做不好。”吴晴讲出了她的大道理。

“吴晴,我知道你做事认真,这我也比不上你。我就是个随便的人,游戏人生就是我的性格,我也不会为任何人改变,如果你看不惯这种人,你可以选择不要和我在一起。”苏舟一口气将所有的气话都说了出来,但说出来随即后悔,只是有些事既然已经发生就无法挽回。

吴晴丢下一句“哼”,再次留给苏舟一个背影,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座位。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满脸疑惑,苏舟伸出手在他们面前挥了挥,直到他们晃过神来,才赔笑到:“见笑了,让大家见笑了,没事,没事。”苏舟朝吴晴方向看去,只见她的肩膀抽搐一下,明显是被刚才苏舟的话逗笑了。苏舟想这算什么事啊,咱俩刚刚不是吵架了吗,还有心思笑,难不成我们是一对欢喜冤家。想到这里苏舟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直到看到旁边的人疑惑再次布满脸上,苏舟才急忙中断这个荒诞的想法。

晚自习苏舟明显的心不在焉,除了转笔就是在发呆,他在对自己和吴晴是否能在一起进行可行性研究分析,两人不同的性格这是很明显的,一个调皮捣蛋,一个略显安静,两人还都是独生子女,结婚后要赡养两对父母,生活的压力肯定是很大,想到这里苏舟不免叹了口气,但马上一激灵,意识到自己考虑的太远了,又重新回到现实。苏舟想的更多的还是两人的共同点,两人爱好相近,在一起玩的也非常开心,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在苏舟还在进行一系列的幻想时,下课铃响了,吴晴没有叫苏舟独自走出了教室,苏舟在进过十几秒的挣扎后也跟了出去,在操场上找到吴晴,然后故作惊讶的说:“啊,这么巧,你也在。”

“是啊,真巧。”吴晴也很配合苏舟。

“那就一起跑吧!”

两人说是跑,其实是围着操场慢慢的游荡,两圈过后,吴晴低声的说道:“送我回寝室。”

苏舟突然听着这么一句话,过于激动,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听对,想问吴晴说了什么,幸好他及时闭上了嘴,吴晴后来说如果当时苏舟没有听清,她再也没有勇气再说一遍。

苏舟看着吴晴转身离去的背影,急忙跑上去以两步的距离跟着,他已经习惯了这个动作,而今天他却觉得很不自然,便对吴晴说道:“吴晴,我每次都在你的后面,从今天开始让我站在你的身前好吗?”两人于是很有默契的一人退两步,一人进两步。苏舟战战兢兢的走在吴晴前面,他多么希望回头看一下吴晴此时的表情,但又唯恐回头会唐突佳人,心跳加速的他将颤抖的右手伸向了身后,经过将近三秒钟的漫长等待,那只柔软的小手终于通过掌心将温暖传递到苏舟全身,苏舟知道吴晴现在是他的亲人了。苏舟将吴晴的手放在自己胸膛,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吴晴的一句“我到了”才将苏舟从梦游中惊醒。在女生宿舍门口,在明亮的灯光下,苏舟不顾串流的人群,在吴晴额头上留下了他最真情的一吻,这是苏舟第一次吻吴晴,也是最后一次。

之后两人高调的恋爱,欣然接受同学们的祝福,可在老师面前还是老老实实。据说老班以前拆散过无数对苦命鸳鸯,虽然苏舟与吴晴对他们的感情牢靠程度相当自信,可还是不愿让老师过多的搅合。

苏舟的这个夏天因为有吴晴的陪伴而变得缤纷美丽,他们携手进入了高二,他们相约在高二要努力学习,他们还是攀比谁看的书更多,不过在看书这个问题上他们有过很多的分歧,而且分歧似乎在不断的变大。在高二时,吴晴不再看唐诗宋词,而是迷上了顾城的诗和莎士比亚的悲剧,虽然吴晴不断的给苏舟推崇这些大师之作,可苏舟还是无法欣赏。

在十七岁的年龄,一个花季少年和一个花季少女都曾对未来迷茫,甚至产生恐惧,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生命的意义。他们会让对方描述一下怎样的生活才是有意义的生活,他们也向对方阐述怎样的死亡才是有尊严的死去。他们讨论的问题太过于严肃,却乐此不疲,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到了分叉口,他们正在商量该何去何从,当然选择同一条路是他们共同而又坚定的想法。

吴晴似乎在顾城的诗中找到生命的看法,她试图并且很努力的向苏舟阐述,可苏舟依然无法理解。十七岁的苏舟愁云满面,他为生活痛苦,他为未来迷茫。在他这个年纪,本该只有点小伤感,或者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可是吴晴让他早熟了,一本本的名著又迫使他去思考未来。吴晴本该是他生命中娇艳的牡丹,现在却成了扎人的玫瑰。苏舟当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由于吴晴而提前产生的,吴晴也不知道自己原来对苏舟会有如此大的影响,但他们都知道有一点是正确的——看书,思考,再思考。苏舟想知道一些名人是怎么生活的,于是在这段时间他选择看一些名人传记,《钱钟书》,《仓央嘉措》,《贝多芬》等等,古今中外都有所包含,看着这些书,苏舟的心开始慢慢平静,不再那么急躁。

读书真是个耗时间的事情,一晃就晃入了深秋,吴晴告诉苏舟说乡村深秋的夜非常的安静,在那里甚至还可以听见神仙的细语。苏舟当然知道这是吴晴一贯的表现手法,可是瞧着吴晴对夜的向往,还是有些不解,问道:“你家不是在农村吗?”

“不是,其实那里还算镇上,晚上也是摩托声汽笛声不断,哪里还有乡村的那种韵味。”吴晴说着觉得很可惜。

“我家也差不多,也在镇上。”苏舟说到,又好奇的问:“乡村的夜真有那么美吗?”

“那当然啦,不过我也是看别人的文章描述的。”吴晴脸上充满了对美好事物的向往。

“看什么时候,咱们有机会去农村住上一夜,让我也体会体会你描述的美景。”苏舟安慰吴晴到。

“我知道这个不太可能,我在那里也没有亲戚,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吴晴也安慰自己。

然而苏舟却将吴晴这个愿望牢牢地记在心里,无论什么事情,只要吴晴开心,苏舟都会尽力而为。苏舟开始为这个问题变相的问身边的同学,从同学各种稀奇古怪的回答中,苏舟总算还是找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答案。

“小晴,这次月假我们就去听一听乡村的夜。”苏舟和吴晴在一起后苏舟开始称呼她为小晴,可吴晴还是叫他苏舟。

“真的吗?有什么办法。”吴晴有点不敢相信。

“露营。”苏舟说的很干脆。

“不会有蛇吗?”吴晴最害怕这种软体动物,即使是毛毛虫她也敬而远之。

“你旁边还有个喘气的,怎么会让它靠近我的晴儿。”苏舟诙谐的语气化解了吴晴的恐惧,他对吴晴的称呼也是随着场合,说话语气的不同在不断的变化。

吴晴当然相信苏舟的话,吴晴也问过苏舟需要多少钱,她可以拿出,可苏舟轻描淡写的几句让她相信她只要有借口出来就行。其实去露营对苏舟一个穷学生来说还是比较奢侈,虽然这个月苏舟拼命的节省,可省下的钱也只能租个帐篷,苏舟现在还缺两个人的食物和一个帐篷。他回到家里翻箱倒柜,把所有的破铜烂铁都扔到了废品店,然后把读书以来还剩下的书一鼓作气的都卖了,总算是将食物都买好了,现在只有一个帐篷,跟吴晴商量一下看是否同意,大不了自己睡外面就行了。

“小晴晴,有件事跟你商量商量。”苏舟一脸坏笑的朝吴晴叫到。

“请讲。”吴晴对苏舟的这一套保持着不感冒的状态,她知道如果自己纵容,苏舟会得寸进尺,什么肉麻的话都说的出来。

“我前思后想,最终只租了一个帐篷,怕不怕啊。”

“我怕你打鼾。”吴晴对苏舟十足的相信,任何不轨的动作苏舟都不敢对吴晴为之。

苏舟看着吴晴对自己的信任,得意洋洋的问道:“那你滚不滚被子?”

“滚。”吴晴惊天一声吼之后,苏舟老老实实的跟着吴晴上了车。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颠簸终于下车了,其实他们对这个地方非常的陌生,他们来这个地方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是中巴车的终点站,在往里就不通车了,所以这里应该是农村中的农村了。看着四周的土砖瓦,放牛回家的孩童,苏舟彻底的相信自己来到了想要的地方。两人站在车站开始四处张望,找到了一个空旷的土地,在一棵树旁边支好了帐篷。这块地是在一个半山腰上,站在这里小小的村落尽收眼底,整理好一切后,两人开始分头捡干柴,当然是越多越好,苏舟打算让它燃烧一晚上,这样一些怕光的动物就无法靠近,而且还可以取暖。生好火后,吴晴开始来清理苏舟买的一大堆食物,在路上吴晴就开始对苏舟失望,她怎么也无法相信平时还算机灵的苏舟会买这么一大袋,而且还如此沉重的东西,他们才一晚上而已,这些东西足够吃上三四天了。苏舟在路上听着吴晴喋喋不休的责怪以及异样鄙视的眼神,一直不敢让吴晴触摸这些他卖尽家中破铜烂铁才换来的食物,吴晴在打开袋子后又接着大呼小叫了。

“苏舟,你买些玉米干什么?”吴晴很不能理解苏舟的思维。

“烤玉米棒啊。”苏舟似乎对自己加的这道菜还比较满意。

“可是你觉得这种柴火拷出来的玉米能吃吗?”吴晴听着苏舟的回答有点绝望。

“这个嘛……”

“苏舟,你买两瓶这么大的水干吗?这附近就有买,你也不嫌沉。”不等苏舟解释上一个问题,下一个惊讶的问题又在吴晴口中迸出。

“这个是用来预防火灾的,你知道起火了就不好办,你更知道我是个安全意识很强的人。”苏舟一说到兴奋的地方,话就越来越不靠谱。

“可是你还买两桶泡面干什么?难道这两个塑料瓶还能烧出开水。”吴晴已经对苏舟彻底绝望了,接着说:“我不翻了,你给我找点能吃的吧。”

“能吃的多的是,桂圆八宝粥,既营养有爽口,趣多多饼干,香脆可口,回味无穷,还有夹心加长法式面包,外加一瓶纯净水,这些足以让你一餐吃饱,三天不饿。”苏舟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满意,说的也是眉飞色舞。

“好,剩下的你都吃完,吃不完也给我打包带回去。”吴晴越来越觉得苏舟就像蜡笔小新,智商还只有五岁的阶段,急待自己去开发。

深秋的天暗的早,六点多就已夜色降临,而且丝丝寒意也从地上渗透上来,不过吴晴准备的十分充足,在一旁烤火的苏舟很佩服吴晴的这种“先知卓见”。两人也拿出一些能吃的食物,烤着火,看着慢慢降临的夜色,开始体会乡村的夜。苏舟记得三毛有一篇叫《寂地》的文章,讲诉三毛与一群朋友在沙漠露营讲鬼故事的事情,苏舟觉得此时自己就是在温柔的夜色中,他们人少,不那么热闹,却给彼此留下更多细细体会,慢慢欣赏的时间。

“苏舟,你说人到底有没有来生。”这个问题吴晴已经问过苏舟很多遍了。

“小晴,你看山下的炊烟是不是很美。”苏舟刚开始时还和吴晴认真讨论,他认为这个问题很有讨论的价值,可多次讨论都没有个结果,两人都坚信自己认为的是对的,甚至两人之间的分歧也越来越大,吴晴都在怀疑两人在一起到底合不合适,所以苏舟一听到这个问题连忙扯开。

“如果有来生的话,爱就可以连续,我们可以永远都在一起。”吴晴听的出苏舟的躲闪,她觉得苏舟变了,不再是那个事事都让着她的大哥哥,也不再是那个听话的孩子,苏舟开始有自己的想法,苏舟甚至还喜欢与别的女孩子打闹,两人亲密无间的话也少了很多,更多则是相互沉默的坐在一起。

“好,我们永远在一起。”说着用小手指勾着吴晴的小手指。苏舟也觉得吴晴变了,吴晴总会有一些怪异的想法,有些让苏舟觉得很新鲜,有些却让他悻悻然。吴晴似乎总是在不断的幻想,幻想着一些不切实际的行为,而冷落了身边实实在在的苏舟。“我们会不会不合适”苏舟想着,但很快打消了这个荒诞的想法,静谧,温柔的吴晴就坐在身边,还在胡思乱想干什么。

“小晴,我来给你烤玉米,让你来尝尝我的手艺。”苏舟试着将吴晴拉回现实。

“好啊,我看你怎么把玉米烤熟。”吴晴有点幸灾乐祸。

苏舟拿出买凉拌菜时拿的方便筷,用石头把方便筷插进玉米棒中,在从凉拌菜中涂点油和辣椒,开始和吴晴一起烤玉米。两人忙得不亦乐乎,一会添柴,一会又嫌柴少连忙去捡,粗心的苏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筷子被火烧断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玉米棒掉进火中,然后慢慢的燃烧。幸好在吴晴的精心照顾下,还留下一个看着还算是熟了的玉米,虽然有些黑黑的,苏舟从上面捏下几粒,还是蛮香的,两人就你一粒,我一粒的吃着自制的烤玉米棒。

接着就是背靠背的坐在火边,各自发呆。两人真是非常的有默契,足足两个小时没有一句话,苏舟还以为两人可以这样一直坐到地老天荒,还是吴晴打破了沉寂。

“苏舟,我饿了。”吴晴说的有气无力。

“吃了那么多还饿。”苏舟说的有点惊讶,其实自己也饿了。

“饼干,面包都不好吃,我想吃饭。”这个的这个想法近似于请求。

“饭是没有,泡面怎么样。”

“没有水怎么泡。”

“我有办法。”

于是苏舟将两人吃过的八宝粥瓶洗干净,装满水,又架了一个简易的小灶,把瓶子架上去,进过半小时的努力,总算烧出了所谓的开水。把水倒入后,飘香四溢的香味让两人顿时忘记了形象,开始疯狂的抢面吃。总算是把饥饿解决了,可又开始觉得冷,看来两人这次的露营算得上是饥寒交迫,连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吴晴已经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可还是觉得身体冰凉,即使躺在苏舟的怀里也无济于事,看着瑟瑟发抖的吴晴,苏舟问道:“要不来点酒。”

“酒?”吴晴听的莫名其妙。

“是啊,米酒,我在超市买了两罐,本来打算自己举杯邀明月的,不知能否与吴小姐对饮。”

“好啊,快拿出来。”吴晴催促到。

在一个深秋的夜晚,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坐在一片空旷的土地上,喝着酒,烤着火,谈天说地,谈情说爱。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也是一片漆黑,看着表已经是凌晨,吴晴的脸在火光的闪烁下如此娇艳,苏舟很想吻上去,可是他不敢,吴晴在他心中太过于神圣。

“还冷不冷。”苏舟温柔的问到。

“冷。”

“要不要我将面汤给你热一热。”苏舟玩笑到。

“讨厌。”吴晴的小手捶着苏舟的肩。

“困不困,要不你去睡觉,我帮你把风。”

“还不困,帐篷地气太重,不舒服。”

“来吧,躺在这里。”

吴晴很自然的蜷缩到苏舟的怀里,苏舟也将自己靠在背后的树上。

“小晴,这就是乡村的夜,你静静的听吧!”

“嗯。”吴晴微闭着眼睛,轻轻地答应到。

夜很静,夜太深,静的可怕,深不见底。苏舟不敢让自己睡着,他小心翼翼的添柴,唯恐吵醒怀中的吴晴,更要防止任何有伤害的物体接近吴晴,看着吴晴婴儿般纯真的睡态,苏舟陶醉了。

苏舟不知自己何时睡着,也不知醒来时是何时,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的吴晴正注视着自己,说道:“醒来了还压着我。”

“我是怕我走开,你会觉得怀里一空,突然惊醒。”吴晴说的很动情。

“darling,早安。”苏舟学起了蒋介石。

“早安。”吴晴很配合苏舟。

“我最大的幸福就是每天醒来能与你说句早安。”

“会的。”吴晴说的很执着。

然后两人将垃圾一打包,来到了破烂的车站,早知道帐篷都用不着,开始就不用为了个帐篷而砸锅卖铁了,幸好还只租了一个。早班车已开走,另一趟是在下午。于是两人又去看了这里的水库,拉着手在秋天的树林里到处转悠,踩着脚下的落叶“吱吱”响。

中午,两人又大着胆子来到一户农家,想以除了车费还剩下的几块钱吃上一顿饭,却得到了大婶热情又免费的款待,乡村人就是如此淳朴,善良。

“真好吃。”嚼着咸咸的腊肉,满口是油的苏舟忍不住赞叹道。

“这是兔子肉。”大婶给苏舟介绍。“小伙子,你怕是当做猪肉在吃吧!”大婶说着哈哈大笑。

“啊,是兔子肉。”吴晴也和惊讶,看来不止苏舟一人把它当猪肉。

“是啊,冬天大雪的时候,我家男人就去打点兔子,野鸡什么的,只是现在越来越少了。”大婶说着很惋惜,又继续道:“前几年,山里还有野猪呢。”看着苏舟和吴晴漠然的表情,大婶开始给两人讲起了打猎的趣事,两人也不约而同的被吸引了,甚至还相约有机会随大叔一起进山打猎。

饭后,大婶也问起了两人的身份,苏舟都如实相告,只是将两人说成是大学生。

“大学生好啊!”大婶在感叹。

“嗯。”苏舟不了解大学生活,不敢胡乱接口。

“小苏,年轻时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感情,两人有矛盾要相互包容,相互解决,不要意气用事。”大婶在给苏舟上感情培训课。

“嗯嗯,知道。”苏舟不停地点头。

在大婶家坐了会儿,两人起身告别,再次来到破烂的车站,坐在车窗边,看着缓缓离去的乡村,苏舟觉得恍如隔世,其实他们才来了一天而已。可是他觉得今天的自己完全不同于昨天以及之前的十七年,他有很多事情都开朗了,他对人生甚至更乐观了,而这仅仅是一天的变化。旁边的吴晴靠着他的肩慢慢睡去,抚摸着吴晴的头发,心里默默的说道:“有你在身边,足矣。”

其实吴晴不曾睡着,她只是微闭着眼睛,她只想靠着苏舟的肩,直到永远,永远。

第九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五节第四节第六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四节第八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三节第六节第八节第八节第五节第一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七节第五节第五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一节第七节第五节第一节第四节第五节第六节第五节第四节第六节第九节第五节第七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一节第三节第七节第六节第六节第六节第三节第四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七节第六节第六节第一节第三节第二节第五节第一节第九节第九节第四节第三节第四节第八节第九节第三节第八节第五节第七节第五节第六节第六节第六节第九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九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九节
第九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五节第四节第六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四节第八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三节第六节第八节第八节第五节第一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七节第五节第五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一节第七节第五节第一节第四节第五节第六节第五节第四节第六节第九节第五节第七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一节第三节第七节第六节第六节第六节第三节第四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七节第六节第六节第一节第三节第二节第五节第一节第九节第九节第四节第三节第四节第八节第九节第三节第八节第五节第七节第五节第六节第六节第六节第九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九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九节